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从老婆倒追我开始在线阅读 - 第123章 恶作剧之吻(求订阅,月票)

第123章 恶作剧之吻(求订阅,月票)

        出租车到站,两人付钱下车,通过安检后走进候车大厅。

        “你这个摄像头现在就已经打开了吗?”陈倦看了看苏浅头顶的帽子,疑惑道。

        “没有呢,我准备等到我们下火车再打开。”苏浅摇摇头:“它里面带着一张4g的储存卡,时间不是太长的话拍摄是够用的。”

        “这样啊。”陈倦点了点头。

        晚上八点整,由盛海通往武阳的火车开始发动。

        苏浅和陈倦两个人都坐在下铺,盘着腿剪辑着昨天录制的视频。

        洗澡终究还是影响到了两个人,导致他们用了一天半的时间才录制好了三个视频,至于剪辑工作,就只能在下午在候车大厅和火车上剪辑了。

        两个人都带着耳机,静静的剪辑着自己的视频。

        苏浅要剪辑两个视频,陈倦剪辑一个视频,工作量却都是差不多。

        等到两个人都剪辑好视频,火车也还有十几分钟的时间就要熄灯了。

        两个人匆匆忙忙吃了面包,又趁着周围人不注意偷偷亲了一下,各自上床睡觉。

        到武阳的停站时间是六点半,所以五点五十分的时候,陈倦定下的闹铃就响了起来。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陈倦关掉手机闹铃声,下床,刚准备叫醒中铺的苏浅,忽然发现中铺的床位上已经是空空的。

        “小倦,你醒啦。”身后传来苏浅的声音。

        陈倦扭头一看,苏浅正拿着牙刷,牙膏和水杯站在隔间门口,眉眼间尽是笑意。

        “嗯,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早?”陈倦开口问道。

        苏浅嘴巴鼓了鼓,明亮清澈的眼睛微微瞪大:“我起这么早很难以置信吗?”

        陈倦想了想,求生欲望瞬间占据了他的大脑:“不是,我只是想让你多休息一会,昨天晚上剪辑到很晚时间了。”

        “这样还行。”苏浅笑了笑:“你去洗漱吧。”

        “嗯嗯。”陈倦点了点头,从背包的一个塑料袋里拿出洗漱用具,向着火车里的洗漱间走去。

        眼看着陈倦离开,苏浅从自己的包里面找到昨天安装好微型摄像头的鸭舌帽,戴在自己的头上,小心翼翼的调整了一下帽子的位置。

        昨天在出租车上的时候,她已经试过了微型摄像头所能拍摄到的范围。

        开机。

        五分钟后,陈倦洗漱完回到隔间,见到苏浅头上的鸭舌帽,开口问道:“你现在准备要拍摄了吗?”

        苏浅笑着:“是啊,不过,大部分可能都用不上,只是试着录一下,为以后有可能出现的户外视频做个准备。”

        陈倦道:“我老婆真有先见之明。”

        “那是自然。”苏浅嘿嘿笑了笑。

        早餐依旧是昨天下午上火车之前的面包配上火腿肠和一瓶水。

        这只是为了让自己的肚子没有那么难受罢了,毕竟两个人回家后,肯定还是要有一顿丰盛的午餐的。

        凌晨六点半,火车准时到站。

        陈倦和苏浅两个人一人拉着一个手拉箱走下火车,开始顺着人群向出站口走去。

        “小倦,过来这边。”临近上电动扶梯的时候,苏浅突然拉着陈倦走到了一旁粗大的柱子旁边。

        “怎么了?”陈倦疑惑道。

        苏浅没说话,先看了看出站的人群大部分已经上了楼梯,扭过头,水汪汪的眼睛直视着陈倦:“你先闭上眼睛。”

        “……”陈倦听话的闭上眼睛。

        等了一小会,左脸处忽然有两片温软印了上来,印的很深,很用力。

        陈倦想要睁开眼睛,默默的说上一句:就这?!

        可惜,苏浅的小手将他的眼睛覆盖住,嘴唇移到他的耳边:“别睁眼。”

        又等了一会,陈倦又感觉两瓣温软又一次印在了自己的嘴唇,原味的。

        就这?!

        陈倦心中吐槽着,身体却很诚实,张开嘴就要咬住苏浅的唇,谁想苏浅退了回去。

        “好了,我们回去吧。”苏浅笑吟吟的背着手,向他挑了挑眉。

        emmm……人生啊,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亲了两口的苏浅似乎格外的高兴,拉着陈倦的手快步走向电动扶梯,走了一会,就开始在出站口的人群中寻找着苏禾的身影。

        陈倦被苏浅拉着,感觉周围很多人的目光都向这边看过来。

        这种感觉他很熟悉,毕竟苏浅长的实在太漂亮了,即使不化妆,靓丽的外表也能吸引不少人的注意。

        只不过,今天陈倦却感觉,还有不少人的目光放在了自己身上,眼神中充满了异样。

        可能……是羡慕吧。

        这边,苏浅已经成功的找到苏禾的身影,拉着陈倦就走了过去。

        “爸,我们在这里。”苏浅脆生生的叫了一声。

        苏禾听到苏浅的声音,眼神瞬间明亮起来,随即他又看到了旁边的陈倦。

        嗯……嗯?……嗯!

        等到苏浅和陈倦走到苏禾旁边的时候,苏禾深深的看了一眼陈倦,动了动嘴唇:“你……我们走吧。”

        说完,苏禾从苏浅的手上接过拉杆箱,向外面走去。

        什么情况?

        陈倦疑惑的看了一眼苏浅,苏浅却只是眯着眼睛笑,手里没了束缚,她就干脆抱着陈倦的手臂一起跟在苏禾的后面。

        苏禾的车停在火车站的停车场,三个人上了车,苏浅和陈倦都坐在后面,苏禾坐在前面。

        苏禾开车不怎么说话,只有苏浅时不时的小声和陈倦说上几句假期的事情。

        陈倦听着,眼睛无意间扫到后视镜,就在镜中和苏禾的眼睛对上。

        总感觉今天有些不太对劲的样子啊。

        二十分钟后,苏禾的汽车停在了陈倦家门口。

        陈倦下车,苏浅也跟着下来,等到陈倦从后备箱拿下行李箱出来,苏浅手指点了点自己的有些红润的小嘴:“亲亲~”

        mua~

        苏浅满意的点点头,附在陈倦的耳边轻声道:“一会到家里有惊喜哦。”

        陈倦挑了挑眉,看着眼前眉眼间都是笑意的苏浅,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

        目送着汽车消失在街角,陈倦拉着拉杆箱走进家门:“妈,我回来了。”

        “蹚蹚蹚。”急切的脚步声响起,梁玉兰身上围着围裙,一脸笑容的从厨房走到客厅。

        “咦,儿子,你脸上的口红印怎么那么重。”

        “嗯?”

        陈倦一惊,走进洗手间,目光看向镜中的自己。

        一道鲜红的口红唇印赫然出现在自己的左侧脸颊。

        什么tm叫惊喜!

        陈倦可算明白出站口那些人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了,他也明白了苏禾为什么看向自己的眼神会变得如此异样。

        等等,苏浅他是不是把这一切都录了下来。

        陈倦眯着眼睛,回想起今天苏浅一切的异常行为,再注意到苏浅头顶一直处于开机状态的微型摄像头。

        好家伙,原来是为了这个。

        “叮咚!”手机发出一道消息提示音,不出意料的是苏浅的消息。

        苏浅:宝~喜欢我的惊喜吗?

        陈倦:……你买微型摄像头就是为了拍这个?

        苏浅:嘿嘿,也不全是啦,只是顺便拍一下,就当小号的新视频了。

        陈倦:弹脑袋.jpg

        苏浅:抱头痛哭.jpg

        苏浅:好疼啊,求安慰(委屈)

        陈倦:……摸摸头。

        苏浅:亲亲~

        “小倦,早上没吃饭呢吧,洗洗手出来吃饭,中午给你做好吃的。”客厅内,梁玉兰的声音响起。

        陈倦应了一声:“好。”

        在qq上和苏浅说了一声后,陈倦洗了洗手,坐在餐桌上准备吃饭。

        ……

        苏浅家。

        苏禾也将做好的饭菜端上来,和苏浅一起坐在饭桌上准备吃饭。

        苏浅把手机放进口袋,抬眼看了看苏禾:“爸,我想在学校附近租一个房子。”

        “嗯?”苏禾停下手中的筷子:“为什么?和舍友关系不好吗?还是对住宿条件不满意?”

        “不是,就是我不是在拍视频吗?靠着这个也赚了一点钱,但是做这个需要一个比较安静的环境,所以就有了这个想法。”苏浅开口道。

        苏禾沉默了一会,开口道:“和陈倦一起?”

        “不是,”苏浅的大眼睛清澈又明亮:“不过他也会租房子,和我在同一个小区,他的视频也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

        “……先吃饭吧。”苏禾犹豫了一下,没有给出回复。

        苏浅点点头,也不追问,低头吃起桌上的饭菜来。

        深夜。

        书房的灯光依旧明亮,苏禾坐在电脑桌前,荧光反射在他的脸上,他的眼睛闪烁着认真的光芒。

        【网络视频up主的市场前景分析】

        【大学生女孩独居的十大益处与害处】

        【长时间食用外卖有什么害处】

        【……】

        翌日清晨。

        当陈倦习惯性的从床上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放假了。

        看了一眼时间,六点十分。

        秉持着坚持锻炼的思想,陈倦穿好衣服和鞋子,准备去外面跑一会步。

        没有苏浅陪着,也没有进口糖补充能量,陈倦跑了十分钟下来便感觉有些疲累了。

        恰好此时手机铃声响起,陈倦接通。

        “小倦,我爸爸同意我可以去外面租房子啦。”苏浅兴奋的声音直入陈倦的耳朵。

        “嘿嘿,我爸要是问你你不要说漏了啊。”苏浅还有些不放心的叮嘱道。

        陈倦应着:“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