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从老婆倒追我开始在线阅读 - 第23章 苏浅的小习惯(求推荐票,月票)

第23章 苏浅的小习惯(求推荐票,月票)

        “如图,一个地区分为五个行政区域,现给地图着色,要求……”

        陈倦房间内,陈倦身残志坚的坐在租来的轮椅上,旁边是拿着教材给陈倦讲解着今天新学知识的苏浅。

        今天是陈倦出院的第一天,昨天陈倦醒过来后又在医院观察了一晚上,直到今天中午的时候才回到家。

        而傍晚放学后,苏浅就径直来到了陈倦的家里,开始给他补习功课。

        厨房,梁玉兰和陈国华正在包着饺子。

        “老陈,你觉得小浅怎么样?”梁玉兰一边把饺子馅放进饺子皮内,一边轻声道。

        陈国华想了想,回答道:“挺好的,知恩图报,性格也温柔……等等,你问这个干什么?”

        陈国华眼神有些异样的看着梁玉兰:“你不会……”

        梁玉兰白了他一眼:“像什么呢?我当然不支持他们两个现在谈恋爱,我是说,他们现在完全可以培养培养感情嘛。”

        “你不觉得,你儿子现在好学多了吗?那天儿子卧室门没关严,我走过去,竟然发现儿子在写作业,你想想,平时你什么时候见过儿子写作业了?”

        陈国华仔细想了一下,嘿,还真没见过。

        于是他明白了:“你是说,是因为苏浅?所以儿子才努力学习的。”

        梁玉兰一脸欣慰的点了点头。

        她这两天算是看明白了,苏浅对自己儿子可是关心的很啊。

        这个时候陈国华又说话了:“可是我看儿子好像没有这方面想法啊,对苏浅爱答不理的。”

        梁玉兰两眼一瞪:“谁说的?要不是对小浅有好感,咱儿子怎么可能努力学习,不就是为了和小浅去一个大学吗?”

        陈国华想说为啥不可能,陈倦努力学习就是不可能?

        不过,在看到梁玉兰的眼神后,他明智的选择了闭嘴。

        这,就是他的家庭弟位。

        房间内,苏浅和陈倦的进度很快,竟然不到一个小时,就把今天各科老师所讲的内容都讲完了。

        原本苏浅还有些不相信,直到她问了几道题,陈倦全部答上来后,她才相信了陈倦的话。

        收拾好书本,苏浅没有离开,反而在陈倦的房间转悠起来。

        她还从来没有见过高中时期陈倦的房间是什么样的呢?

        房间的东西不多,最吸引苏浅目光的就是墙上贴着的几张海报和放置的床边的几张画纸。

        海报是nba的几名球星,苏浅知道陈倦平时喜欢看看nba,受他的影响,平时不看体育类赛事节目的她也知道了几名球星。

        苏浅走到床边,伸手拿起一张卷起来的画纸。

        展开,是一幅人物素描画。

        苏浅一眼就认出来,这个人是侯俊。

        陈倦的素描画画的很好,这是苏浅在大学某一次生日收到陈倦画的素描画时知道的。

        只不过苏浅没想到,高中时期,陈倦画的素描就已经不错了。

        “你要是以后去当个画家,说不定还能出名呢。”苏浅一边看着画,一边说着。

        陈倦摇了摇头:“爱好就是爱好,把爱好当成了职业后,可能慢慢的就不会是我所喜欢的了。”

        苏浅有些诧异的回过头,刚才这番话实在不像一个高中生能够说出来的。

        陈倦高中的时候就这么成熟了?

        摇了摇头,苏浅放下手中的画,打开另外一张。

        依旧是素描,不过这次确实一张从最后一排的视角看整个班级全貌的一幅画。

        在这幅画上,苏浅几乎能看到班级每个人的身影。

        近一些的人和事物画的很细,远一些的则是有些潦草和随意。

        只不过,苏浅越看这画,眉头就皱的越深。

        她拿着那张画走到陈倦面前,展开,一脸严肃道:“你有没有发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陈倦见她一脸认真,不由得问道:“哪里画错了吗?”

        “嗯。”苏浅认真的点点头,指了指画,又指了指自己:“你少了一个很重要的我。”

        陈倦忍不住说道:“我画这画的时候你还没转班啊。”

        “所以呀,现在我来了,”苏浅背着手在房间走着:“你要把我加上去。”

        “可是没有位置了呀。”陈倦指了指画中那可怜的留白位置。

        “嗯嗯,”苏浅认同的点了点头:“不如,你单独画一幅我的素描画。”

        陈倦明白了,苏浅真正的目的原来是这个。

        他有些含糊的答道:“等有时间的吧。”

        苏浅撇了撇嘴,正准备说话,梁玉兰敲了敲门:“小浅,小倦,吃饭了。”

        陈倦应了一声:“来啦。”

        苏浅走到陈倦身后,推着他向客厅走,嘴上说着:“那你别忘了。”

        陈倦点着头:“不会忘的。”

        梁玉兰正把煮好的饺子放桌子上拿,见苏浅推着陈倦出来,脸上的笑容止也止不住。

        真好啊。

        饭桌上,梁玉兰对苏浅格外的热情。

        “小浅,你坐,不用你帮忙拿。”

        “陈倦,你腿受伤了手也受伤是不是,还不帮着接一下。”

        陈倦笑而不语。

        等到所有要拿的东西都放在了餐桌上,一家人才坐在椅子上准备吃饭。

        刚吃一小会,梁玉兰就发现了苏浅的碗里没有酱油蘸料,看了一圈,发现酱油瓶正放在陈倦的旁边,应该是陈倦用完顺手放在了那里。

        想是苏浅头一次在家里吃,有些放不开手脚。

        梁玉兰白了一眼自家儿子,这么没有眼力见,以后能找着媳妇么。

        她的脚尖碰了碰陈倦未受伤的右脚,开口道:“陈倦,把酱油瓶递给小浅啊。”

        陈倦随口答道:“她口轻,吃饺子不蘸酱油。”

        苏浅点头:“是的”

        啊,这样啊。

        梁玉兰也就不多说,忽然她愣了一下,自家儿子怎么对苏浅的小习惯这么了解。

        大部分北方人的口味都偏重,所以吃饺子大都会蘸酱油,甚至有的会蘸醋。

        儿子这么细心吗?

        陈倦刚吃下嘴里的饺子,正准备再夹一个,就感觉饭桌上的气氛有些不大对劲。

        一抬头,苏浅,梁玉兰和陈国华三个人都在看着自己。

        靠,多嘴,心里给自己抽了一个大嘴巴子。

        陈倦开始狡辩:“我听见我们班女生说的,她们说苏浅的口很轻,所以我觉得苏浅不用蘸酱油。”

        哦~

        梁玉兰三人点了点头,继续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