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手机修仙游戏被我具现了在线阅读 - 143.亡灵骑士?

143.亡灵骑士?

        当建立在一些事实上来画大饼的时候,很难有人不心动。

        秦淮君现在的状态就是如此。

        面对宁安的这个大饼,他怦然心动,虽然师承东华上仙,但是早已被逐出师门,就算师傅还念着旧情,可那也是在生死存亡之际他老人家才可能会出手帮衬一下。

        平日里,    他更多的还是孤身一人,若是能加入大宁,在这么多训练有素的将士帮助下,他不管干点啥效率肯定都大大胜过从前。

        而且最关键的是因为这一次在药谷被宁安吊打的原因,下次再来诸天战场时,怕是也不能像前几次那样顺风顺水了,    药奴们怕是不会在老老实实听话了。

        所以,    加入大宁,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不过,他秦淮君还是要面子的,刚刚被人吊打,现在转头就加入对方,他也是要脸的。

        所以,嘴上虽然没有拒绝,但是他还是轻轻一哼:“下次若是还能看到你们活着,那再说这些。”

        秦淮君没有直接说明,但是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大家都知道什么意思,无非就是下次加入……

        俗称下次一定。

        宁安知道秦淮君也是个要脸的人,所以没有在继续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大家表现的都很默契,知道彼此心里的想法和态度就够了。

        有了这次的友好交流,宁安和秦淮君看待彼此也都顺眼了几分。

        下面的将士们也是在继续按照羊皮纸上的地图来规划出一个个战术。

        他们zai万丈原外围停留了三日之久。

        这三日里,可谓是收获丰盛,满载而归。

        就在大家继续之时,    靠近西边的将士急匆匆跑了过来。

        “启禀天帝,西方发现异常!”

        宁安一愣,来万丈原这么久,看到的都是各种各样的灵兽,它们都遵循着自己的生活规律,这异常还真是第一听到。

        瞬间,宁安起了兴趣:“走,过去看看,你先说说看,发现了什么?”

        秦淮君来万丈原的数次也是屈指可数,对这个所谓的异常也是多了几分好奇,也频频望来。

        那将是一边在前面领路,一边道:“启禀天帝,小的和一帮弟兄在探路之时发现了一处深坑,深坑里面一片漆黑,看不到底,但是小的和几位兄弟便试着往里面投掷了几个石子,可也都没有得到什么反馈。”

        “为了搞清深坑的底部,    我们便开始用较大的石块进行投掷,    可结果一样,依旧没有什么反应。”

        “或许是我们频繁的投掷石子,终于惊动了下面神秘的存在,隐约间,我们听到了一声声恐怖的嘶吼,同时还感激四周气温剧降,一丝丝凉意和阴冷在我们后背升起。”

        “甚至当时我们的精神还出现了一丝恍惚,有些兄弟控制力薄弱的,更是直接傻傻的要往深坑走去,好像有些兄弟比较冷静,大喊大叫叫醒了其他人,于是我们便咬着牙一口气跑了出来。”

        简短的介绍之后也让宁安了解了一些情况,他看了眼一边的秦淮君,后者见多识广,肯定比自己清楚这是一个什么玩意。

        不过秦淮君却是皱着眉,摇摇头:“我从未听说过万丈原有这种异象,或许是我来得少,以前发生过,但是我不知道,你手里不是有地图吗?看看上面是否有标记。”

        见从秦淮君嘴里得不到什么消息,宁安便打开羊皮纸,看了过去。

        但是按照下面将士的说法,靠近西方的位置上并未有什么深坑。

        若说是灵兽群聚,飘忽不定,那和羊皮纸地推有出入还很正常,但是这么大一个深坑,它不可能会长着脚到处跑,所以说,这个深坑,极大可能是刚刚才出现的!

        “羊皮纸上没有,看来这个深坑也是临时出现的,我们可以去看看,或许有一番机缘。”

        秦淮君也看着地图,他的想法和宁安差不多。

        这深坑的位置就在外围,更靠近里面的地方都有些标记,但是这里却没有,这足以说明这个是临时出现的了。

        宁安点点头,不在言语,众人继续朝着里面深入,心中都多了些好奇和猜测。

        在诸天战场,发现一些异常,意味着危险的同时也存在着机遇,这玩意,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足以让人冒险。

        一行人由那回来传信的将士领头,很快,他们便来到了一处深坑面前。

        正如这位将士刚刚所说的,深坑很大,深不见底,站在旁边,还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不断涌上背脊。

        “似乎是死灵的气息……”

        一边的秦淮君见多识广,看着深坑许久之后才轻轻说到。

        宁安扭头看了他一眼,等待着他的解释。

        秦淮君想了想,道:“人死之后有三魂七魄,或通往阴司,或飘荡世间,留有执念而不散,可称为死灵,这灵兽也同样如此,这深坑既然位于万丈原,本就是灵兽的栖身之地,那这里面,或许就是一些灵兽死后不散的魂魄。”

        “它们停留在此地,随着时间而积累的越来越多……”

        听完秦淮君的解释,宁安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这灵兽和人都是一样的,都是有灵魂的。

        不过这个深坑他暂时还没有发现其他的异常,继续留下来似乎也没有什么事,宁安想了想,决定暂且绕过此处。

        不过意念刚起,识海中就传来了秦广王的声音。

        “天帝,可以将它们收入阴阳镜内,以后我大宁将士若是阵亡,在阴阳镜内也可以驾驭这些死去的灵兽……”

        秦广王的这个意见直接打开了宁安新世界的大门。

        让死去的大宁将士驾驭死去的灵兽之魂,这还真就成了死灵骑士了?

        不过,秦广王的这个提议真的很棒……

        宁安想了想,然后便按照秦广王的建议,直接将阴阳镜拿了出来。

        看到宁安手中的镜子,秦淮君一眼就发现了不对。

        这镜子绝对不是普通的法器。

        他虽然看不透这镜子的来历,但是站在宁安身旁,他就能感觉到一股可怕的气息正在蔓延着。

        这股气息,远比这深不见底的深坑还要可怕!

        而现在,这股强大的气息,居然被宁安像拿捏玩具一样抱在手里,随意蹂躏着……

        阴阳镜现在本就属于宁安的专属私人物品,在外人眼里,它神秘莫测,充满了强大的能量。

        但在宁安手里,就是一件工具罢了。

        抱着阴阳镜,宁安直接将它对准了那深坑的口子。

        随着意念转动之间。

        一股莫名的吸力出现了,这深不见底的深渊口子下面好像刮起了一阵风,随着吸力的加大,这些风形成了龙卷的形态。

        然后一股黑雾升起,直接冲进了阴阳镜的镜面内。

        秦淮君在一旁看着,眼睛瞪得老大,他看清楚了,这黑雾里面,正是一只只灵兽魂魄,它们现在的样子真是它们死前的样子,被吸去了精血和肉体,只剩下一堆堆白色的骷颅架子,它们身体空洞,只有那一堆堆骨骼。

        面对阴阳镜的召唤,它们好像看到了什么法宝一样,拼命的往里面拥挤着。

        宁安不认得这些灵兽,看上去都是一样的,只是如今都变成了一只只骷髅,似乎曾经是某个灵兽群体,然后遇到了什么特别的灾难。

        秦淮君在一旁观望了许久,也没有多嘴去问宁安手里的是什么,只是说道:“这些灵兽看得出来,生前很强大,而且都是群体行动,可即使这样,依然不知道被什么人给吸干了精血……”

        宁安听后打量了眼下方还在源源不断被吸收的白色骷颅,实在分辨不出它们强大在哪里。

        主要这都是一堆骷颅,秦淮君是怎么看出它们强大的?

        见宁安疑惑的眼神望来,百事通秦淮君解释道:“灵兽虽然都死了,但是你看它们的骨骼,特别是丹田处,有没有发现那里的口子很大?”

        “这是它们灵气的储存之地,这口子越大,就代表它们自身的修为越强,能容纳更多的灵气,道理其实和我们人是一样的,只不过它们的更容易识别而已。”

        宁安微微点头,若是这些灵兽都是比较强大的,那确实不错,因为有着阴阳镜的存在,加上秦广王常年就驻守在镜内世界,他肯定可以轻松的驾驭这些灵兽。

        到时候大宁的将士战死沙场的话也能直接住进镜内世界,同时挑选灵兽,化为英灵,继续为大宁作战!

        宁安觉得,他可以借助阴阳镜,悄悄地为大宁打造出一支亡灵军队,由秦广王带队。

        这个秘密他可以不告诉任何人,让它们成为大宁的秘密部队,在关键时刻,或许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宁安脑海中瞬间就规划出了未来的种种方案,他现在做任何事都已经习惯性先为整个大宁考虑了,而不是和从前一样,首先想到的永远只是自己。

        人总会在环境变化下不断地成长,肩上也会担起越来越多的责任。

        宁安听从了秦广王的意见,依靠着阴阳镜特殊的能力,将这些深坑里的灵兽之魂挨个都装载入境内。

        秦淮君就在一旁一直瞪着眼,死死看着宁安手里的镜子。

        他绞尽脑汁,翻阅各种脑海深处的记忆,可始终也没想起宁安手里的这个东西是个啥玩意。

        这东西明明强的过分,可他却偏偏不记得它叫什么,是啥来历。

        就在宁安驾驭着阴阳镜源源不断吸收着深坑里的这些灵兽之魂时。

        那深渊底下,似乎也传来了一些动静。

        好像什么存在被惊醒了。

        嗡——————

        一声沉闷、清脆、响亮,好像一道闷雷,从深坑内传出。

        声音传递的速度很快,那深不见底的坑内,这道声音快速在每个人耳边响起。

        这一刻,整个万丈原所有的生灵仿佛都听到这沉闷的瓮声,那种感觉,像是远在天边,又好像近在耳前。

        灵兽天生就对危险比较敏感。

        在听到这道声音的时候,它们开始四处奔跑,显得非常的慌乱,瞬间没了之前的安详。

        而探路者们辛辛苦苦收集来的路线图,上面标记着每个灵兽的具体位置,此时也因为这道瓮声而毁于一旦。

        灵兽们不在栖身与它们的点,而是四处奔走,惊慌失色。

        整个万丈原,这一刻,都乱成一麻!

        “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惊醒了,好像是因为你这镜子闹出的动静太大了?”

        秦淮君看着深坑,眼里闪过忌惮,刚刚那道声音实在太恐怖了,仅凭声音就让他无力抵抗,放弃了所有对抗的心思。

        要知道,这深渊深不见底,声音从底下传递上来肯定也需要一些时间。

        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他居然被一道声音给搞得胆战心惊,可想而知,发出这个声音的存在有多么的强大!

        相比于一脸忌惮的秦淮君,宁安到是要平静的多。

        和担心自己比起来,他更担心底下的将士们。

        他不怕死,可以无谓,下面将士也不怕死,但是他们不能无谓,他们要是无谓,那就是真的得挂……

        “先撤离万丈原。”

        宁安果断的下令。

        身后的副将听后有些惋惜:“天帝,我们花了这么大的代价买了这么一张路线图,这才几天就要离开,实在太可惜了……”

        宁安摇摇头,扭头看了眼下面的将士,平静道:“和你们的性命比起来,区区灵石又算得了什么?你们都是我大宁的好儿郎,我既然将你们带了出来,那自然就要将你们再好好的带回去!”

        宁安的话没有作假,神色认真,下达的命令也完全对得上他现在说的这些话。

        下面的将士们听后眼中都有些湿润了,心中甚至感动,嘴里连连嚷嚷着愿为天帝效死力。

        一边的秦淮君默默斜睨了宁安一眼,这个家伙,别的不说,是真是假不说,至少这拉拢人心的手段自己是拍马也比不上啊。

        果然,能当上一国之君的,第一件事就要学会脸皮厚。

        “撤!”

        这边,天帝亲自下令了,底下的副将们也不在犹豫,直接挥手,开始组织人手退出万丈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