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十年一晌,可见君否在线阅读 - 第20章 喝下毒酒

第20章 喝下毒酒

        “别担心,顺其自然就好。”

        接受新的开始吗?这对于叶雨薇来说,恐怕很难。

        只是不想贤贵妃担心,她只好说道:“母妃,我知道该怎么做。”

        “好孩子……哎呀,嫣儿回来了,这小家伙最是喜欢你,昨晚听闻你要来,平时要花三五天才习得一篇字,昨晚把这几日欠下的,都习完了。”

        两个人结束那个沉重的话题,贤贵妃岔开话题。跟叶雨薇聊起宇文嫣,她看得出叶雨薇对宇文嫣的喜爱不比自己这个母亲少。

        宇文嫣从小厨房拿了糕点出来,高兴的像一只可爱的小兔子,走路都是蹦蹦跳跳的。

        “嫂嫂,你看,我拿了你最喜欢的玫瑰酥饼,栗子糕还有冰梅糕。”宇文嫣从宫女递过来的食盒小心翼翼的取出一碟碟的糕点放在桌上,然后拉着叶雨薇的手,一边摇着一边说,把身后的贤贵妃都看不到了,眼里只剩下叶雨薇这个她喜欢的小嫂嫂。

        叶雨薇失笑道:“嗯,嫣儿真厉害的,都知道我爱吃什么。真棒!”

        “嫂嫂,既然安然这么厉害,是不是要奖励一下呢。”宇文嫣舔了舔唇角,露出渴望已久的表情,叶雨薇仿佛想到了什么,眉眼笑得更弯了。

        只见宫女递上一把烧槽琵琶,叶雨薇无奈的摇了摇头,接过琵琶,稍稍调试音色,转过头问宇文嫣:“嫣儿想听哪个?”

        宇文嫣摇了摇头,随便挥手边有宫女送上另一把琵琶,叶雨薇惊了一下。边听见宇文嫣说:“我想学采薇。”

        叶雨薇打量着小姑娘稚嫩的脸庞,突然发现宇文嫣咬唇佯装认真,而小眼神滴溜溜的打转的样子,别提多可爱。

        “好呀!”叶雨薇轻轻揉搓了一下宇文嫣的头,“但是,练习琵琶是非常辛苦的事哦,嫣儿要有心里准备。”叶雨薇打趣宇文嫣到。

        宇文嫣怔住了,呆呆的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不一会儿扁了扁嘴道:“嗯,嫣儿不怕,请嫂嫂教我。”

        一脸委屈巴巴的样子。

        贤贵妃在一旁看着一大一小的互动,忍不住笑了。心想,为了宇文轩的幸福,她们得多多努力,慢慢打开叶雨薇的心结。

        三人在贤仪宫的花园里,有时贤贵妃与叶雨薇聊天说笑,逗着学琵琶不得技巧的宇文嫣,有时贤贵妃一脸欣慰的看着一大一小的两个女子练习琵琶。

        不知不觉时间便过去了,直到宫女来禀报该前往御花园参加晚宴了。

        叶雨薇抬起头与贤贵妃相视一笑,原来时间过了那么久,这一下午没有宇文轩在场,叶雨薇情绪稍微好了些。

        看到宇文嫣还在同一个曲调计较,沉迷其中,叶雨薇拍了拍她的头,“好了,嫣儿,今天就到这里吧。走,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嫂嫂,我手指都痛了,不想吃……除非嫂嫂喂我。”宇文嫣突然冲着叶雨薇撒娇耍赖,但是看到如此可爱俏皮的宇文嫣,叶雨薇说不出拒绝的话。点了点头。

        “嫂嫂最好了,我最喜欢你了,嫂嫂。”

        因着耍赖却得到了叶雨薇的宠溺,小姑娘的嘴比甜食还要甜,好话一叠一叠的往外搬。

        然后就拉着叶雨薇往御花园的方向跑去,贤贵妃在后面哭笑不得,只得让宫女太监赶紧随侍上去。

        当宇文嫣牵着叶雨薇的手走出晚宴的时候,所有在坐的官员、官眷都齐齐起身行礼请安。

        不远处叶家家眷的位置上,被禁足的叶汐也出席在场,不情不愿的低头屈膝向叶雨薇一行人行礼。

        服侍了贤贵妃入座后,叶雨薇回到了宇文轩的席位,表情淡淡的坐下,但宇文轩明显感觉到了叶雨薇多了几分生气,不似往日那般死气沉沉。

        随着皇帝的一声开宴,在座众人在皇帝的举筷后,纷纷举筷,一轮品尝敬酒过去后,贤贵妃扯了扯皇帝的衣袖。

        皇帝会意笑了笑,随后开口:“十日前,王室又添一位成员。”

        在场众人听闻,面面相觑,难道是后宫哪位宠妃有了身孕?

        贤贵妃又扯了扯皇帝的衣服,皇帝大笑着说:“是襄王宇文轩娶了一位贤惠有礼的王妃,成家立业,朕甚是欣慰。”

        皇帝话音刚落,便有官员向着宇文轩的座位拱手恭贺,此起彼伏的恭贺声顿时充满了御花园。宇文轩站起身,叶雨薇也随着宇文轩的动作一一回礼。

        这时,听到一个娇滴滴的声音说道:“恭喜皇上和姐姐喜得好儿媳,真是让人羡慕,也不知臣妾那个丫头片子能不能做好人家的儿媳。”说话的是也算颇得皇帝宠爱的佳贵嫔。

        “妹妹哪里话,云宜公主端庄有礼,是个难得的好孩子,现下才几岁,妹妹便急着将公主嫁出去了。”贤贵妃话里满满的打趣额,但在场的众人也有好些人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佳贵嫔掩唇娇笑了一声,说道:“且不说云宜公主了,妹妹敬姐姐一杯,恭贺姐姐得佳媳。”

        说罢,便端起桌上的酒杯,遥敬了贤贵妃,昂头满饮下杯中酒,随即便看见有宫女准备上前为贤贵妃倒酒。

        叶雨薇看着倒酒的宫女格外眼熟,脑海中飞快闪过什么,突然开口道:“母妃,臣妾方才听闻您有几声咳嗽,不便饮酒,不如臣妾代劳吧。”

        前世自己被打入冷宫皆因谋害当时的皇太后,也就是现在的贤贵妃。

        当日自己离开慈宁宫时恰巧是这个倒酒的宫女带着一个食盒进去,随后就传出皇太后和宇文嫣被毒害的消息。

        叶雨薇的话音刚落便瞧见宫女端着酒壶的手一下握紧了,但是叶雨薇没看到叶家席位里的叶汐冷笑浮上了脸庞。

        叶汐心想反正最终要的都是叶雨薇的命,最好是她自己毒发身亡。

        叶雨薇款款走上前,对贤贵妃行了一礼,便端起酒杯回敬了佳贵嫔,昂头便要把杯中酒饮尽,只听到清影突然闯进御花园大喊一声——

        “王妃莫喝。”

        叶雨薇听到声音停下了动作,却不料那个倒酒的宫女冲上来推了一把叶雨薇的酒杯,酒液瞬间有大半入了叶雨薇的嘴中,叶雨薇触不及防的吞咽了一口,但立刻把口中剩余的酒吐了出来。

        坐在位置上的皇帝和贤贵妃看到这一幕,脸色瞬间煞白,宇文轩翻过酒桌便襄叶雨薇冲过去。

        此时,花园已经乱成一片,宴会上的官眷宫人一边惊恐的叫着,一边快速的闪躲。

        叶雨薇觉得腹中一痛,喉头依然感觉到血腥上涌,她没忍住,猩红的血液沿着嘴角流下,她只觉得头晕目眩,身子一软便要倒下。

        宇文轩一把将瘫倒的叶雨薇拥在怀中,此时花园中的动乱已被御卫镇压住,宇文轩大喊着御医。御医连滚带爬的到了宇文轩面前,也顾不得礼仪马上为叶雨薇诊脉。

        与此同时,宇文轩搂紧怀中的叶雨薇,环视着席下脸色苍白的众人,那眼神仿佛要将在场的人都凌迟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