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十年一晌,可见君否在线阅读 - 第15章 襄王大婚

第15章 襄王大婚

        马车上两人分坐两边,无半句交谈。

        叶雨薇脸色惨白,连指尖也冰冷得吓人。身上虽披着厚厚的披风,但她还是觉得彻骨的寒冷。

        宇文轩发现她在发抖,便示意她坐过来,叶雨薇扭转过头不去看他。

        “雨薇,不要让我说第二遍。”说罢,他伸出手将叶雨薇用力扯到怀中。

        被禁锢在怀中的叶雨薇挣扎着,想挣脱他的怀抱,却听到了他低沉暧昧的声音:“雨薇,你再动一下,我就在这里要了你。”

        叶雨薇当场立马僵在,他倾身过去按住她的肩膀,薄凉的唇吻住她。

        他的吻十分的霸道,叶雨薇感觉自己要被他吃掉。

        她本就因为害怕而全身无力,此刻更是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大脑开始逐渐缺氧,想到无辜被连累的程知杰,他本应有大好的前程……前世的他除了因自己入冷宫求情之事被牵连,但也入仕为官了,今生又是受她牵连。

        眼泪再一次无声流出,她的想法终究是太天真了。

        总以为命运不公就要和它斗到底,可惜她心中仍有太多的牵挂,到头来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宇文轩的手虚扶在叶雨薇腰身上,唇沿着她的额头,眉峰,鼻尖再到脸颊,一点点吻了过去,温柔虔诚。

        “乖巧听话的雨薇,总是特别让人心动。”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描摹着她的轮廓,时不时低头对着她的唇轻啄一口。

        “我曾经想过,若你敢跑就打断你的腿,但后来发现,你倔得像一头牛,不要说一条腿,哪怕是用你的命来要挟,也得不到我想要的结果。于是,我换了一个想法,没想到效果极佳。”

        叶雨薇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宇文轩的言外之意,他真是将她的弱点抓得太准,只等她乖乖服软。

        一路上,叶雨薇默默不出声,蜷在宇文轩怀里,像没有生气的玩物。

        宇文轩也不出声打扰,静静看着她,只要她陪在他的身旁,他就觉得很满足。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抵达叶府门前,宇文轩先一步下了马车,然后掀开车帘,待叶雨薇准备下车时,却被他一把抱住,一直将她抱入府中。

        在大厅内,宇文轩将叶雨薇放在椅子上,细心的为她整理衣裙。这时,叶丞相以及他身后一片丞相府的姨娘小姐前来拜见襄王。

        叶汐见到宇文轩替叶雨薇整理妆容,并细心的为叶雨薇端来热茶,像极了一对新婚回门的夫妻,气便不打一处来。

        “老臣携家眷参见襄王殿下。”叶丞相话头一起,后面跟着此起彼伏的拜见之声,宇文轩在叶丞相膝盖即将落地前扶起了他。

        “今日本王与雨薇郊外踏青,恰逢刺客,雨薇想必是吓坏了。”宇文轩此言,是在场众人要统一口径。

        然后挥了挥手,便有一个身穿劲装的女子进来行礼。

        “今日遇刺,本王着实不放心雨薇的安危,故而安排一名贴身侍卫护卫本王的王妃,想必叶相也会应允的吧?”宇文轩丝毫不掩饰语气里的威胁。

        叶丞相略微尴尬的表情凝滞了片刻,才缓缓说到:“这是自然。”

        叶雨薇心底暗自嘲讽,宇文轩这是变相的囚禁自己,不由苦笑着摇了摇头。

        却不知这一个笑在叶汐眼里,却成了叶雨薇沉迷于宇文轩的宠溺,无奈甜蜜的微笑,是十足十的对她炫耀。

        叶汐被气得一跺脚扭身跑出了大厅,叶丞相见叶汐如此上不得台面,不禁叹气摇头。

        而宇文轩更是厌恶,自己当初怎么会觉得她这样做作的行为是娇俏可爱?

        ……

        第二日,叶汐便想要硬闯叶雨薇的院子闹事,被宇文轩留下的女侍卫拦了回去。

        叶汐便哭着去找叶丞相告状,却得来叶丞相的禁足令。

        五天后,襄王大婚,全城欢庆的时刻——

        一大清早便有宫中的女官前来叶府为她沐浴更衣,叶雨薇像提线的木偶,在女官的服侍下将一件件繁复的嫁衣穿上,珠绣的嫁衣沉甸甸的仿佛是一副枷锁,将她的余生都锁死。

        叶雨薇在长福嬷嬷快速动作下净完面,即将上妆时,突然听见房外传来争吵:“让开,本小姐是襄王妃闺中密友,特来添妆,即便是你家王爷也不会拦我。”苏婉柔与那个监视叶雨薇的女侍卫大声吵了起来。

        “清影,她是我的朋友,今日来添妆的,请她进来陪我说说话,你们都退下吧。”叶雨薇轻声道。

        只见叫清影的那个女侍卫皱了皱眉,思绪了片刻,才挥手示意其他人都退下。

        “雨薇,你还好吗?”苏婉柔担心的问道。

        “婉柔,程公子他……”

        “平安,只是受了些轻伤,因被人丢在大雨中淋了一夜,害了场风寒……”苏婉柔话头未落,便听到嬷嬷在催促叶雨薇上妆。

        在上妆嬷嬷熟练的手法中,叶雨薇上完了妆,并带上沉重的凤冠。

        侍女端来铜镜,叶雨薇仔细打量了镜中美艳的女子,细柳弯眉,明眸皓齿,只是脸上没有半分笑意。

        再看头上的凤冠发饰以及今日这一身喜服都与前世完全不同。

        难道宇文轩真的是为了避开前世种种不愉快的回忆吗?但她更愿意相信宇文轩只是为了将她娶回去,再次折磨她。

        叶雨薇在喜娘的搀扶之下,以扇遮面走到了叶府大厅,叶丞相正端坐高堂,一脸欣慰的笑着,时不时颔首。

        “薇儿,今你出嫁,万事从夫,有礼有节,开枝散叶。”叶丞相挤出两滴眼泪含在眼眶中。

        “女儿知道。”叶雨薇弯膝行了半礼,起身时她眼角余光看到了正坐在大厅中的叶汐,那眼睛像淬了毒一般不甘心地死盯着她。

        叶雨薇心底一阵苦笑,想得到的时候永远得不到,不想要的偏偏被死死禁锢着不放。

        真是可笑又可悲。

        叶丞相在为她盖上龙凤呈祥的盖头时,在叶雨薇耳边轻声说道:“外祖父母待你不错。”

        叶雨薇浑身一震,抬头看向前方,外祖父与外祖母一脸欣慰的看着她。

        他们如此欣慰自己嫁得如意郎君,而父亲这话更是带着威胁的意味。

        最终,叶雨薇在喜娘搀扶下,上了花轿。

        在锣鼓喧天的喜乐声中,被摇摇晃晃地游了大半个皇城。

        花轿停落之时,一只温热的大手将她牵出花轿,触及手上的剑伤,叶雨薇辨别出来人是宇文轩。

        随后便被他拦腰抱起,他抱着她一步一步踏进襄王府。

        前世他甚至没有到大婚现场,只留她一人被百官嘲笑,今生他要一步步带她进入他的世界。

        到了正厅,宇文轩将她放下,随后便听到有礼正唱和——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前两拜,叶雨薇都照做了,当听到“夫妻对拜”时,她不为所动。

        场面瞬间安静下来,在场观礼的来宾都面面相觑,不知所然。

        宇文轩唇畔的笑意好似渡了寒凉,让人大气都不敢出。

        叶雨薇后知后觉想起程知杰以及苏婉柔前世的处境,她以仅两人可闻的声音开口道:“殿下见谅,妾身方才走神了。”

        宇文轩听到这句话,以眼神示意礼正再次宣礼。

        礼毕之后,叶雨薇在众人的祝福声中,被送入了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