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十年一晌,可见君否在线阅读 - 第3章 她在躲他

第3章 她在躲他

        叶雨薇被宇文轩的视线盯得直发毛,感觉到怀里人儿很僵硬,他缓缓收回视线,生怕一来便把人吓跑,宇文轩召开刘太医,让他为叶雨薇诊脉。

        刘太医隔着丝帕为叶雨薇诊起脉,不时抚摸着他那稀疏的山羊胡,眉头微皱。

        “刘太医,可是有何不妥?”宇文轩看到刘太医的表情,急促问道。

        叶雨薇怔了怔,闻言,抬起视线看了看眼前的男人,忽然间发现自己不认识他了。

        以如此温柔的态度对她的人,真的是她记忆中那个襄王宇文轩吗?

        宇文轩抬手,捋了捋她鬓角的碎发,嘴角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弧,然而接下来从他口中说出的话则更让叶雨薇怀疑,这人到底是不是宇文轩——

        “薇儿,今日你的妆容甚美。”

        叶雨薇惊得说不出话来。

        前世,和宇文轩相识,嫁与他那些年,从未见过他如今日这般温柔。

        每次,从他嘴里说出的话就如锋利的刀锋,刀刀正中要害,更妄论开口夸她好看,可如今……

        叶雨薇慌乱出声道:“父亲大人,女儿身体不适,就先回房歇息了……女儿告退。”

        说完,女子便落荒而逃,仿若身后有猛兽追逐,脚步要多快有多快。

        宇文轩目送着女子离去的背影,缓缓放下垂在半空的手。

        “刘太医,叶小姐身子如何?”宇文轩揉着刚才拂过她头发的手指,转头问向刘太医。

        “叶小姐想是之前受了风寒,尚未调理好,身体有些虚弱,待臣开一剂方子,按时服用便好。”

        宇文轩暗下眸色,他明显感觉到叶雨薇在躲着他。

        如此蹩脚的谎言也就只能忽悠旁人,但他知晓,她并无大碍,却也无可奈何。

        他不禁陷入沉思,这个时候的叶雨薇应是对他一见钟情,存了爱慕之心,可方才看她的表现,简直避他如蛇蝎。

        而一旁的叶汐,则目光愤懑的看着叶雨薇离去的方向,一口银牙几欲咬碎。

        心中妒忌的火焰熊熊燃烧着,她攥紧了手中的丝帕,正欲上前一步与宇文轩交谈,却被宇文轩冷若寒霜的视线一扫,僵在了原处。

        叶汐眉头轻皱,樱唇抿紧,泫然欲泣。

        以往她这个样子,但凡是遇见的公子都会被美人落泪弄得心软,岂料这次打错了主意。

        宇文轩心中冷嗤,还真是惯会装模作样。

        上一世他便是信错了人,才会被叶汐这贱人设计废后,直至叶雨薇去世后才得知所有真相。

        叶汐口口声声说爱他,结果她爱的只是权利和那高高在上的地位。小小年纪便玩弄人心,手段毒辣。

        这一世,他要让她付出代价。

        叶汐被宇文轩那蔑视还带着恨意的目光吓得连连后退,她不明白叶雨薇到底哪一点被宇文轩看上了?

        “请襄王殿下恕罪,长女雨薇年纪小不懂事,老臣定会好好管教的。”瞧着气氛不对,眼观六路的叶丞相赶忙打圆场。

        “怎会,她只是身体不适,刘太医,仔细为雨薇小姐治疗。”

        听到宇文轩这么说,叶丞相微楞,随后拱手,满脸笑意的回了个是。

        心里却不禁犯嘀咕,莫不是襄王宇文轩真看上他的大女儿了?

        如此,甚好。

        ……

        叶雨薇回到房里,不知在房间内反复踱了多少步,听到剪烛来回禀说襄王已经离开,她才微微缓了一口气,坐下喝了口已凉的茶水。

        傍晚时分,叶丞相让仆人传叶雨薇到前厅用饭。

        叶雨薇前脚刚迈进前厅的门,便见父亲眉开眼笑,朝她招手——

        “薇儿,你到为父身旁坐。”

        叶雨薇内心非常排斥与父亲靠近,但无奈只能走了过去,坐到叶丞相右手边的位置。

        叶雨薇刚坐下,便听见叶丞相笑道:“今日,我叶家喜事临门。”

        “不知道老爷说的喜事是?”柳姨娘好奇问道,她是叶汐的生母,从前安阳侯府养的艺伎。

        “襄王殿下明日便会求圣上赐婚,故而定好了大婚的日子,就在下个月中。明日赐婚的圣旨下来,薇儿你好好准备准备。”

        闻言,叶雨薇手一抖,筷子滑落打翻了汤碗,汤水洒了一片。

        赐婚!

        回想前世,她和宇文轩于宫宴相识,而贤贵妃对她十分喜爱,故而向当今的陛下提及赐婚事宜,而后她就嫁入了襄王府。

        现在时间居然提前了这么多,而且还是是由宇文轩亲自向贤贵妃和陛下求请赐婚……

        叶雨薇除了感到吃惊外,也觉得事情很不对劲。

        她深吸一口气,思索再三对父亲说道:“父亲,我尚未及笄,赐婚是否言之过早?”

        虽然叶雨薇知道用及笄为借口不一定能让父亲退步,但还是抱着万一的心态。

        只见叶丞相摇了摇头,不再说话,但脸色已经沉了下来。

        他似在告诉她,大局已定,她无法改变,唯有听天由命。

        虽然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她真的不想重蹈前世的覆辙。但以父亲如今这个态度,恨不得马上把她送到宇文轩的床榻上。

        这一晚,叶雨薇翻来覆去一整夜没有合过眼睛。

        翌日,她脸色憔悴,倚在廊下的座椅上歇息,满腹心事。

        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薇薇!”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镇远大将军之女苏婉柔与叶雨薇是自小就相识的闺中好友。

        苏婉柔远远看到叶雨薇,就挥舞着手与她打招呼,然后风一般冲了过来。

        叶雨薇看着眼前熟悉的身影,鼻尖微酸。

        这是她唯一的朋友,前世最悲惨的时候,也只仅有怀着身孕的苏婉柔为了她四处奔走。

        她被打入冷宫后,由于宇文轩的施压,苏婉柔才不得不与她断了联系。

        “婉柔,许久未见。”

        “薇薇,我们不是前两日才见过么?你是不是犯糊涂了。对了,听闻你生病,现下可好些?”苏婉柔招手,示意侍女将带来的药材呈上。

        “已经好多了,谢谢婉柔的关怀。”

        “客气什么,过几天是我母亲的寿辰,她最是喜欢你,特意让我来邀请你过府参加盛宴。”

        “难为婉柔亲自上门诚邀,我怎敢不去。”叶雨薇掩唇,嫣然一笑打趣着苏婉柔,恼得苏婉柔小脸通红,作势抱过来挠叶雨薇的痒。

        两人嬉笑打闹半天,尔后又一起聊了很久的体己话,叶雨薇开心之余又有点担心,今日时辰已经过去了一大半,但还未见赐婚圣职,心里总是忐忑不安。

        希望陛下不再记得赐婚这件事,宇文轩也不要出什么妖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