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骗个大佬当老公在线阅读 - 第387章 破境难重圆

第387章 破境难重圆

        不过,君厉帆那样木,是不能让他太好过,他连欧阳煜都不如。

        欧阳煜:……我还挺羡慕君厉帆可以先上车后补票的。

        人都是这样,总觉得别人很好,但在别人的眼里,他也很好。

        慕晴和雨晨在凉亭下说着女儿家的心事,蓝瑞却蹲在老婆的房门口,大有老婆不开门,他就蹲到地老天荒的。

        知晓这对老夫老妻的故事,也没有人多管闲事,由着夫妻俩折腾。

        沈依墨哪是睡回笼觉呀,她也睡不着了。

        夫妻俩僵了好一儿后,沈依墨觉得为了一个臭男人,把自己锁在房里太吃亏了,天气这么好,她应该出去走走,慢慢欣赏丰宸山庄的风光秀丽。

        这样想着,沈依墨便换过了衣服,然后拉开了房门。

        “老婆。”

        蹲守着的老男人见门开了,大喜过望,忙站起来,赶紧把托盘递过去,“老婆,你还没有吃早餐,我给你送上来了。”

        沈依墨瞟了一眼那份早餐,便瞪着他,语气淡淡的,“蓝家主,你叫错人了,我不是你老婆。”

        “咱们又没有离婚,你自然是我老婆。”

        蓝瑞心知楼上没有了其他人,什么里子面子都不要了,就赖着老婆不放。

        欧阳煜:跟我有得一拼!

        杨希:你承认你自己是无赖了?

        沈依墨气结。

        她想离婚,这个老男人不肯离,她现在的确还是他的合法妻子。

        推开托盘,沈依墨脸色冷冷的,“我不饿。”

        说着,她抬脚便走。

        蓝瑞伸手拉住她,被她用力地甩开了。

        “蓝瑞,我警告你,你别对我动手动脚,否则我就一辈子都不原谅你!”

        “老婆,我只是想让你停下来,把早餐吃了。”

        蓝瑞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我说了,我不饿!”

        “怎么可能不饿,我问过了,你昨晚吃得不多,这么长时间了,肯定饿坏了,老婆,先吃了早餐,咱们再好好说说话。”

        沈依墨黑着脸,“蓝瑞,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厚颜无耻?说了,不要再叫我老婆,我不是你老婆也不想再做你老婆,你红颜知己一大堆,黑小姐还等着我给她让位呢,你那么喜欢她,叫她老婆去!”

        蓝瑞观她脸色那么难看,倒觉得庆幸。

        她要是真的对他无动于衷,连脾气都懒得发了,那他们之间才是真的玩完。

        “老婆,我和黑如月……我反正没有碰过她,她现在是老三的女人呢。”

        蓝瑞想解释一下他和黑如月的事,想到最近几年来,两个人的确是出双入对,竟然无从解释,只能说自己是真的没有碰过黑如月。

        黑如月算计蓝瑞不成,反而和蓝志平滚了一个晚上的床单,还被蓝家所有人知道了,对她来说如同天塌了一般。

        这几天,她都是把自己关在房里,不肯出来,也不吃不喝的,可把黑家主夫妻俩心疼坏了。

        蓝瑞却知道黑如月的房里有很多的零食,就算黑如月把自己关在房里半个月,也饿不死她。

        黑家主虽说想带人上蓝家闹事,但想到是自己女儿用的香,属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就算上蓝家的门闹事,也闹得理不直气不壮的。

        那天,他暴揍蓝志平一顿时,蓝志平就喊冤,说什么他的清白被黑如月毁了,导致他夫妻关系破裂,理应是他找黑如月算帐。

        把黑家主气得差点吐血。

        自然而然的又把黑太太骂了个狗血淋头。

        黑家主也知道他当爸的也有责任,女儿算计蓝瑞不是一次两次了,是无数次,他都知道的。

        只不过这一次算计蓝瑞出了错。

        总之,黑家现在还乱成一锅粥。

        沈依墨通过女儿的嘴,也知道了那个晚上的事情后续。

        儿女都对她说,蓝瑞不曾碰过黑如月,那又如何?

        他就是朵烂桃花,总是到处招蜂引蝶,年轻的时候,爱慕他的,追求他的女人就很多,现在一把年纪了,风度不减,桃花运也不减,连黑如月这般年轻的女孩子都能被他吸引。

        据说,黑如月还没有成年时就爱上他了。

        沈依墨审视着丈夫,她已经四十八岁,丈夫比她大两岁,今年是五十岁,五十岁的老男人,保养得很好,看上去不像蓝峥的爸,倒像蓝峥的哥。

        再加上他的身份地位,这样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的确很勾女孩子的芳心。

        “蓝瑞,我们没有什么好说的,除非谈离婚。”

        “老婆……”

        “我是疯了二十几年,但有些事我还是记得的,蓝瑞,不要以为现在找回了晴晴,我恢复了神智,就能把过去的一切抹掉,抹不掉的,你做过就是做过,不管你有什么苦衷,你对不起我就是对不起我。”

        “我也不想跟你修复夫妻关系,不相信什么破镜重圆,咱们儿女都这么大了,看在儿女的份上,我不想跟你撕破脸,闹得太难看,也请你端着你蓝家家主的架子,不要在我面前耍无赖,没得丢了你的身份。”

        “蓝瑞,咱们好聚好散吧。我理解你过去不与我离婚的原因,我疯了,峥儿年幼,我娘家又不给力,你担心离婚后,我日子艰难,谢谢你包容我这个疯婆子二十几年。”

        沈依墨不给蓝瑞接话的机会,“蓝瑞,离婚吧,我现在能自己照顾自己,不用再麻烦你了,那个家,我也不想再回去,你老婆这个身份,我也不想要了,我后悔,后悔当年不知道把你让出去,害得我与晴晴骨肉分离二十几年。”

        “我言尽于此,请你不要再纠缠我。”

        说完这些话,沈依墨再次抬脚走。

        蓝瑞还想拉住她,被她避开了。

        “蓝瑞,这里是君家,是你女儿的婆家,你若不想你女儿被人看笑话,就请你手脚放老实点。”

        沈依墨一句话,成功地让蓝瑞放弃了再拉扯她的念头。

        是呀,这里是君家,他不能太放肆。

        还得为女儿考虑考虑。

        蓝瑞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沈依墨撇下他,下楼去了。

        他肩上的担子还无法卸下,想修复夫妻关系,路漫漫呀。

        欧阳煜:蓝叔叔,没事,我追妻也路漫漫,咱俩正好做个伴!

        蓝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