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虐文主角不许我哭在线阅读 - 番外

番外

        饭桌上一片安静,好似吃饭的人在食不言寝不语的端庄用餐,可实际上,宁家人的眼神全部都在忘一个方向瞟。

        在那里,一个黑色长发的男人坐在宁耀身边,他身上穿着复古的长袍,一举一动之间,仿佛有某种肉眼不可见,但十分可怖的力量。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

        怎么宁耀的男朋友就突然冒出来了,这让人怎么接受啊!这谁有点心理准备?

        因为之前答应了宁耀,只要他的对象出现,他们就给予祝福。所以现在表面上大家都在和和气气的吃饭,但背地里,那小心思多多少少有点难以控制。

        二哥率先在桌子底下偷偷掏出了手机。

        十秒钟后,一个没有宁耀在的相亲相爱一家人群新鲜出炉。

        二哥:【怎么办,应该怎么搞,大家觉得那人是骗子吗?我亲眼看见他飞过来的,麻了!】

        大哥:【不要迷信,世界上哪会真的有人修仙,可能是他用了什么手段,先试探试探。】

        同样偷偷在看手机的宁妈妈,在桌面下掐了一把宁爸爸的大腿。

        这种话由同辈的哥哥去问未免不够体面,当然是长辈去问最好了。

        宁爸爸面不改色,喝下一口八二年的佳酿定定神,脑海中想好了要问些什么。

        “小……小郁是吧,”宁爸爸威严的沉着声音,给这个不知底细的上门女婿不动声色的施加压力,“耀耀之前没详细的跟我们说过你的情况,不介意我问问你吧?”

        在郁澧表示不介意之后,宁爸爸正式开始了自己事无巨细的询问,力求问出郁澧言语之中的漏洞。

        “你今年多大岁数了?我看你样貌很年轻,想必岁数不大。”宁爸爸问。

        宁爸爸已经想好了后手,在郁澧说出自己年龄之后,他就说这个岁数还太年轻,性子还没定下来,让郁澧和宁耀先作为普通朋友相处。

        年轻人,说不定多处几天就自己分手了呢?

        宁爸爸的算盘打得啪啪响,但这所有的算盘在郁澧开口之后破碎。

        “记不清了。”郁澧淡淡道。

        这哪有记不清的?宁爸爸一瞪眼,刚想说话,郁澧就在他之前开了口。

        “几千年,上万年……”黑色长发的男人勾唇笑了笑,他的眼神里没有属于年轻人的天真,也不曾暮气沉沉,仿佛超脱了时间,回忆起这段漫长岁月,只剩下平静,还有终于得偿所愿的喜悦。

        “修行无岁月,是以不会特意的去记年岁。”郁澧说道。

        宁耀强忍住泪水,眼含热泪的握住郁澧的手。

        他和郁澧倒是相亲相爱,旁边围观了这一幕的宁家人震惊无语的心都要顶到了头顶。

        这也行,居然还能有这一招?

        如果这家伙几千上万岁,那岂不是和他们祖宗平辈?

        宁爸爸的“小郁”是叫不出口了,他面部微微抽搐,换向下一个话题。

        “那你家里长辈是……算了,这个我也不问了。”

        都过了这么多年,长辈都能化成灰了吧!

        宁爸爸推了推眼镜,又问道:“那你都是做的什么工作呢?修行虽然很好,但也得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我们家一直比较惯着宁耀,如果你没有固定工作,他跟着你到处跑,恐怕会不适应。”

        “爸,你说什么呢,”宁耀不乐意了,“我哪有这么娇气,我很能屈能伸的!他没工作我也可以养他啊。”

        宁耀这颗胳膊肘往外拐的大白菜被宁爸爸瞪了一眼,郁澧轻轻拍拍宁耀的手,示意宁耀不用再帮他说话。

        “我的工作……不过是维护一个世界规则平安有序的运行,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活。”郁澧说,“口说无凭,无人会相信,还是眼见为实的好。”

        宁家人:“?”

        这怎么眼见为实?

        宁耀也很疑惑,然后他一眨眼,就眼睁睁的看见家里人从座位上凭空消失了。

        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再一眨眼,一家人又重新整整齐齐的坐到了座位上,仿佛刚刚的凭空消失只是他的错觉。

        但不是错觉,因为大家脸上还留有世界观受到剧烈冲击后的震惊茫然。

        郁澧开了口:“那就是我的世界,以及我所负责的工作,不知大家可还满意?”

        宁家人:“……”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宁耀之前跟他们所说的居然不是幻想,而是真实存在的东西!

        坐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世界的至高神,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和财富,至少在硬件条件上,半点没有比他们家差。

        可恶啊,有钱又怎么样,就算这样,这也是突然出现把他们家翡翠白菜给叼走的混蛋,想想就让人心梗。

        有钱有实力有什么了不起,他们家耀耀眼泪还能变成价值连城的珠宝呢!头发还会变色,还能随着心情改变天气,怎么想也不差啊。

        “叮。”

        勺子在碗中发出清脆的碰撞声,打破了餐桌上显得有些凝重的气氛。

        一直保持着基本礼仪的郁澧抬起头,薄薄的唇勾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既然你们的问题已经结束,那么现在该到我了?”

        这问得乍一看没什么问题,可空气中的温度突降,伴随着令人窒息的压迫感,很容易就能让人察觉到,这绝不是一个温和的询问。

        除了宁耀以外的宁家人坐直了身子,脸上的震惊也收了起来,转变成严肃。

        “你这是什么意思?”当家作主的宁爸爸问。

        宁耀也察觉到了不同寻常,对他而言辨别郁澧的情绪轻而易举,很容易就能分辨出郁澧不对劲。

        现在的郁澧绝对是不高兴的,甚至说得上生气!

        可郁澧为什么生气,是因为觉得受到了不好的待遇吗?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问我呀。”宁耀紧张的说。

        宁耀的手被郁澧安慰性的拂过,郁澧看着坐在对面的宁耀家人,直接开了口。

        “没什么意思,只是有一个不能理解的问题想要询问。”

        郁澧的视线从屋子内部到处都是的璀璨宝石装饰上扫过,声音里带着寒意。

        “你们作为他的家人,明知他哭出宝石会非常难受,为何还要如此鼓励性质的,将他眼泪变成的宝石作为装饰?你们应该很清楚,以他的性格,一旦被亲近之人这么鼓励支持,就会不顾及自己的身体,努力哭出更好的宝石作为装饰。”

        宁家人:“?”

        宁耀:“……!!!”

        宁耀整个人惊呆了。

        糟糕了!居然还有这一茬,他都快忘了自己曾经跟郁澧撒过谎,说自己眼泪变成灵石会很难受,所以为了循环利用,不能每天都哭半箱灵石。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现在这个情况,除了坦白实情,已经没有更好的解决误会的方法。宁耀一手捂住脸,鼓起勇气坦白。

        “别、别怪他们,是我的错,那时候我害怕,所以就骗了你。其实我的眼泪变成宝石,根本不会对身体有任何伤害和损耗。”宁耀小声的说。

        餐厅里面一片安静,让宁耀的解释能清晰的传到每个人的耳内。

        宁耀继续嗡声嗡气的解释:“爸妈,你们也别怪他,他可能……把你们当诱导我更多的制造宝石的坏人了,他平时不让我哭的,看到家里摆这么多宝石就有些生气,都是误会。”

        宁耀被握住的那只手,掌心里被郁澧惩罚性的挠了挠,宁耀能感觉到郁澧的怒意渐渐平复。

        而宁耀爸爸大声的哼了一声,宁耀妈妈轻柔的笑了笑,两个哥哥则痛饮一口面前的柠檬水。

        场面上的气氛有微妙的改变,宁耀把捂住脸的手拿下来,眼睛一转,根据对家人的了解,瞬间明白过来。

        郁澧这次的误会反而误打误撞,让他家里人的印象变好了。

        对他的家人而言,他的伴侣最重要的也许不是所谓的财富实力,而是那一颗真正爱他的心。

        宁耀又来了精神:“过几天我们就去领结婚证啦,大家有点心理准备哦,我马上就不是未婚人士了!谢谢爸妈的祝福,谢谢哥的祝福!”

        “你说什么你这个臭小子,我们有说同意吗!”

        宁爸爸恨铁不成钢的一拍桌子,宁耀握着郁澧的手,快速开溜。

        “他睡我房间啦,不用给他准备客房!”跑远了的宁耀冲着家里人喊。

        自然又是一阵鸡飞狗跳,宁耀笑着,带着郁澧跑远。

        等回到遥远的房间,关上门,宁耀迎接来了重新见面后的第一个深吻。

        郁澧的动作很急切,像是在确认这不是一场梦境。宁耀张开唇,没有任何抵抗的接纳了这个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这个吻终于结束。

        郁澧垂眸,帮宁耀擦干净唇边上的水渍,轻声道:“就这么走了,你家里人那边没关系吗?”

        “没关系啦,我们这又不是什么规矩森严的家庭,现在他们反而需要一点时间平复心情,接受一下你这个会修仙的女婿。”宁耀眨眨眼睛,心虚道,“我之前骗你,你没有生气吧?”

        郁澧笑了笑:“没有。”

        宁耀瞬间又支楞起来:“我就知道你舍不得生我的气,走,我带你参观一下我的房间。”

        宁耀的房间那是相当的大,如果有擅自闯入的人,大概还没能找到宁耀睡哪,就已经走得精疲力尽,被赶来的保镖们抓住。

        宁耀平时上下床都借助会移动的秋千,现在郁澧在,他就直接让郁澧抱着他飞。

        有男朋友就是好啊,完全不用担心从房间门口走到睡觉的地方的过程太无聊了,宁耀高兴的想。

        等到飞了一段路程,宁耀给郁澧指路:“那里就是我平常喜欢睡的地方,在那里下去就好了。这张床好大的,我们两个可以随便睡。”

        滚到天昏地暗,也绝对不会滚到床底下!

        郁澧把宁耀放到指定地点,再次克制不住的在那张红唇上亲了亲。

        但这次宁耀要没让郁澧亲多久,而是抛出了他的问题。

        “我已经把瞒着你的东西都向你坦承了,这次该到你跟我坦白了吧?”宁耀说,“当初你打天道带来的那个家伙的时候,我就觉得奇怪,你的实力也太强了,根本不是需要我保护的小可怜啊。而且按照正常的升级过程,那时候的你完全不可能那么厉害的,到底是为什么能那么强呀?”

        郁澧:“……”

        “不要说谎哦。”宁耀警惕道,“我很聪明的,如果我发现漏洞就要生你气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郁澧:“……”

        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那个时候已经是他的第二辈子,两辈子的修为叠加,成为一个根本不需要保护,也不弱小的他。

        不如说,他当时装出弱小的模样,就是为了宁耀能主动留在他身边。

        将实情告诉宁耀恐怕会引发不少连锁反应,比如宁耀发现他从开头就在伪装,再进一步思考,说不定会发现魔族里面的魔尊就是他。

        郁澧保持着微妙的沉默,让等待着的宁耀惊了:“你到现在了都不愿意告诉我,这里面是有多大的隐情啊!”

        宁耀催促道:“快点说,不然我就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郁澧转念一想,他已经打通了连接两个世界的通道,无论如何,至少宁耀不可能再从他身边消失,就算跑到天涯海角,他也能把人重新找到。

        郁澧伸手摸了摸宁耀如今变短的黑发,笑道:“好,我把所有事情,全都告诉你。”

        *

        宁耀整个人都傻了。

        “居然还会有这种事!怪不得,怪不得你的行动顺序,和天道给我看的书里完全不一样,原来如此!”宁耀恍惚的说道。

        他还在理清头绪:“那你当初装弱,是害怕我走了以后,天道带其他人来找你麻烦。所以拉着我,让我帮你变得更强?你好聪明啊,还能想到这一招!”

        郁澧:“……”

        他就不应该对宁耀的脑回路抱有太多的希望。

        “不是,是我想独占你,把你留下来,留到我的身边。”郁澧直接了当的说出了事实。

        宁耀脸一红:“你这人真讨厌,没想到啊,你居然这么早之前就喜欢我了。”

        宁耀看起来完全没有生气,他抱着郁澧在自己柔软的大床上翻滚了几下,突然又直起身。

        “不对啊……”宁耀喃喃自语,“你这么厉害,又这么喜欢我,那个狗魔尊占我便宜,你居然能忍住不把他给砍了?这不是你的性格啊。”

        宁耀怀疑的看向郁澧,郁澧难得的没有看他,这是对窗外风景饶有兴趣。

        宁耀心中渐渐得出一个非常不得了的猜测。

        重生的郁澧对于魔气的使用也是炉火纯青,实力又强,当场杀穿了魔宫,假扮一个区区魔尊完全不成问题。

        ……魔尊有一个长得和他一模一样的白月光。

        世界上哪来的这么多巧合,最有可能的就是某人乔装打扮,在那里跟他演戏呢!

        宁耀头发都气红了,不仅气自己被骗了如此之久,也是气郁澧不顾身体,自己给自己喂下燃情种。

        可恶啊,这人一点都不知道珍惜自己的!

        宁耀把自己裹在雪白柔软的被子里,留下一头如火的发在外边,彰显自己的怒气。

        “不气了,”郁澧隔着被子抱住宁耀,“怎样才能原谅我?”

        “这半个小时内都不原谅你了!”宁耀气道,“你小时候明明很乖的,又乖又单纯,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怎么长大了,就对我这么多心眼呢?”

        宁耀在被子里抱着自己的小熊玩偶,一个劲的揉玩偶的耳朵泄愤。

        玩偶可可爱爱,弹性十足,就是可惜没有温度。

        但是突然,被他抱着的玩偶熊身上有了温度,形状也发生了改变。

        宁耀受到惊吓,猛地掀开被子一看,就在怀里抱着的熊变成了一个他相当熟悉的人。

        瘦瘦小小的郁澧脸上还带着为脱的稚气,一双漆黑的眼睛真诚的看着他。

        “你说的对,这段时间里如果生气不想跟他说话,就跟我说话吧。”少年的郁澧说。

        宁耀:“?”

        宁耀被怀里少年的郁澧抱住了,那瘦长的四肢像蛇一样缠绕着他,牢牢霸占着自己的所有物。

        少年的郁澧扬起头,就要吻上宁耀的唇,宁耀连忙避开。

        “为什么躲开我,连我你也讨厌了吗?”少年郁澧阴郁的问。

        “太……太小了,真的不行。”宁耀流着冷汗道。

        宁耀指的是年龄太小了,但这句话在不管哪个郁澧耳内,显然都不是这个意思。

        怀里面十五岁的郁澧砰的一下变大,变成了十八岁的郁澧。

        “这样够大了吗?”模样刚刚成年的郁澧问,“这样的我,能让你满意吗?”

        和宁耀面贴面的是十八岁的郁澧,在他背后,还有几千上万岁的郁澧本尊。

        郁澧意味不明的笑一声,他从背后抱住宁耀,贴住宁耀耳朵说道:“果然比起我,你是更喜欢他吧,他有什么好的?”

        这句话里面多多少少有些阴阳怪气,说到后面,郁澧咬住了宁耀耳朵。

        宁耀能肯定这一大一小两个都是郁澧本人,他被这么一闹,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哪里都好啊,他是我从小养到大的呢!”

        “他不小?十八岁能有什么份量?”郁澧冷笑。

        宁耀:“……”

        应该不是他有问题吧,这绝对就是郁澧在说荤话吧?

        宁耀严正声明:“我可从来没有这个意思啊,我说的小,就是单纯指年龄小!”

        郁澧明显的不信,十八的郁澧从身前抱着宁耀,给了宁耀一个吻。而身后的郁澧咬着宁耀后颈,似乎不甘心自己受到了冷落。

        宁耀从这个密不透风的吻里挣脱出来,忍无可忍:“你够了,自己的醋也吃,疯掉啦!快变回来,变成一个!”

        两个郁澧,他可吃不消啊。

        仿佛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十八岁的郁澧抬头看着他,漆黑的眼里满是委屈。

        “哥哥……我好想你,我们连第一次都没能好好完成,不要让我消失,好不好?”

        被抱着的地方因为这眼神而变得酥麻,宁耀哼了一声,听见身后的郁澧跟他说的话。

        “我也很想你……我找了你,很多很多年。”郁澧轻声说。

        宁耀完全控制不住的心软了。

        他侧过上半身,摸摸郁澧的脸。

        “辛苦你了。”宁耀拂过郁澧高挺的鼻梁,柔声细语道,“以后我们就不会分开了,开心起来吧。”

        “太久不见,我想全方位的感受你。”郁澧说。

        宁耀:“好……等等,全方位是什么意思?”

        郁澧唇角勾了勾,很快,宁耀就知道了全方位到底代表了什么。

        长夜漫漫,这张巨大的床,终于发挥了自己的实际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