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虐文主角不许我哭在线阅读 - 第 90 章

第 90 章

        身下的床软得如同云朵,带着淡淡的香味。

        房间里的温度和湿度正正好,勤勤恳恳的空调连续不断的工作,给主人提供一个最好的睡眠环境。

        “滴滴,到时间起床啦,一日之计在于晨哟。”闹钟发出憨厚可爱的声音。

        躺在大床上的人浓密的眼睫一颤,睁开眼。

        入眼的一切是他所熟悉的,床边落地窗的窗帘自动拉开厚重的那一层,只留下轻薄的白纱,让窗外的阳光柔和不刺眼的照耀进房间。

        ……他回来了。

        明明他在那边度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在这里却只是一觉睡醒。

        怀里抱着一个大大的东西,宁耀拿出来一看,发现是一只呆头呆脑的玩偶熊。

        这是他穿越之前,最喜欢的玩具小熊,手感舒适绵软,抱着睡觉最舒服。

        之前无可挑剔的质感,但现在却只显得蠢笨。没有冬暖夏凉的温度,不会主动抱着他给他取暖,也不是他想看到的那一张脸。

        宁耀不开心的把熊扔到一边,从床上站起身。

        被整个世界所宠爱的人,房间自然是竭尽所能的气派,这个房间简直一眼望不到头。

        大得不可思议的床铺低调奢华,宁耀按下床头的一个按钮,一个滑动秋千便从顶上的隐藏处掉落,落到他面前。

        宁耀坐上秋千,让秋千带着他来到房门门口。

        打开房门,宁耀看见了一如既往等候在他房外的管家爷爷。

        “早上好,小少爷。”管家和蔼的说道。

        宁耀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对着老管家笑了笑:“早上好。”

        管家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好让自己看得更清楚些,惊讶的开口跟宁耀说道:“您今天看起来……和平时不太一样。”

        宁耀一楞。

        他想起天道跟他说的那些话,他的力量消失,他现在不一定还是主角,大家也就不会再被他那奇怪的体质所迷惑了吧。

        “是没有以前看着那么讨人喜欢了吗?”宁耀垂下眼,微微笑了笑,“我长大了,是没有以前可爱了。”

        “您怎么会这么说?”老管家大吃一惊,他把眼镜摘下来擦了擦,又重新戴上。

        “小少爷一天比一天更让人喜欢,今天也是如此。而且今天的小少爷更让人心潮澎湃了,您今天出到外面,所有的鲜花都会为您盛开。”老管家确信道。

        宁耀眨了眨眼,发现管家的神情不像在说谎。

        他那奇奇怪怪的体质难道还在吗?

        宁耀坐上老管家所开的飞机,经过一段时间的行驶,到达了餐厅。

        许久未见到的家人们和睦的坐在餐桌前,等着他到来后一起用早点。

        “耀耀,快来。”宁妈妈朝着宁耀招手。

        宁耀走到母亲身边,宁妈妈给宁耀整理了一下发型和衣服,满意道:“我儿子今天还是如此帅气。”

        宁耀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碗里瞬间被哥哥姐姐们夹满了爱的早点。

        久违的亲情让宁耀有些眼眶发酸,同时心里仿佛有一个填不满的空缺,像倒扣的沙漏一般不停的漏。

        应该有一个人坐在他旁边,和他形影不离,一起接受来自家人的关怀。

        宁耀二哥抢先询问道:“怎么了,你表情不太对,是做噩梦了吗?”

        噩梦?

        宁耀摇了摇头。

        被全世界宠爱,完全不必为感情伤心难过的小王子压抑住眼底的情绪,只是柔和的笑着。

        “不是噩梦,是一个很好很好的美梦。”

        所以他不愿意醒来,所以哪怕只是刚刚分离,也有了刻骨的思念。

        如果梦想能照进现实,如果郁澧能一起做到这一张桌子前……那就好了。

        *

        昔日里威严气派的通天塔,如今被厚重冬雪覆盖。

        有裹着厚厚冬衣的民众迈着笨重的步伐来到目的地,将手里的食物放在了朦胧的金色阵法之外。

        跟在她身边的小女孩好奇的问:“妈妈,这里面是谁呀,我们为什么要给他送吃的?”

        女人将小女孩抱起来,轻声细语的解释道:“里面住着世界上唯一的神,他会保佑我们风调雨顺,我们为了感谢他,当然要给他送些好吃的。”

        小女孩似懂非懂,她抬眼看向高耸入云的塔身,但整座塔被阵法笼罩在内,模糊的光隔着,让人看不真切。

        “神也需要吃东西吗?”小女孩好奇的问。

        “神可以吃,也可以不吃,”女人说,“大家只是单纯的想让他尝尝人世间的美味,顺便来他身边说说话,这样神一个人呆着,也不会太过寂寞孤单。”

        “原来是这样,那我明白啦,下次再来,我也把珍藏的糕点带给神尝一尝。”小女孩拍拍手,又看见远处的其他人,开心道,“啊,有其他人也来送东西啦!”

        女人笑着点点头,带着小女孩离开,给后来的人让路。

        银装素裹之下,这一切不显得肃杀,反而很是温馨。

        灿烂阳光之下,欢声笑语相伴,是一片和谐而有爱的人间。

        *

        昏暗的高塔内。

        整个高塔里一片漆黑,只有破碎的顶端泄露下几缕光线。而那里露出的并不是蓝天白云,而是光怪陆离、不停闪烁变化的星辰世界。

        穿着黑衣的身影静静坐在塔底,他一动不动的仰望天空,完全融入了黑暗,如果不存在的幽灵,只有手里握着的璀璨灵石,在黑暗当中闪闪发光。

        郁澧眼睫微动,注意到了那些到来的人。

        地上的食物还冒着热气,所有人脸上神情都温和友善,不带有任何一丝恶意和阴霾。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这是对着他所散发出来的善意,像是这个世界在对着他说,留下来。

        ……留下来?

        郁澧握紧了手,让手中坚硬灵石硌在掌心。

        虽然已经过了不知多少岁月,但郁澧还记得,尚且年幼之时,他还每天都生活在诋毁与指责当中,面对的每一个人都对他带有恶意。

        那时,他也曾幻想过这个世界对他满是善意,每个人都真心的对他笑脸相迎。

        就像现在。

        曾经的梦寐以求,如今变得触手可及。他只要从这座封闭的塔中离开,就能走进这份热切当中,近距离接触全世界对他的喜爱。

        郁澧盯着塔顶处的星空,轻声向不在身边的人发出询问:“这就是你给我留下的,你想让我开心的在这里生活?”

        一片安静,没有人回应。

        郁澧闷笑一声。

        那个人总是如此大度,喜欢一个人,就会给那个人最好的。不会多求,只求他过得开心快乐。

        可他是个小心眼,他不求开心,不求自由,不求地位,不求权利,只求那一人。

        哪怕他们要为此经历种种磨难,他也不会放弃。

        绑在身边,锁在身边,不管对方是否愿意,都要永永远远的在一起。

        “我想见你。”

        拥有了全世界善意的神,对着遥远星空之外的另一人说。

        想再次相见,所以愿意丢弃过去的梦寐以求,丢弃拥有的整个世界,愿意枯坐数千年不能有片刻松懈,只求再次见到,那个人微笑着的脸。

        *

        “发什么呆呢,快来,妈新学了一道菜,来尝尝喜不喜欢?”

        柔软黑发被揉乱,望着室外蓝天的宁耀回过神。

        他最后看一眼天空,走进屋内。

        “也许我发呆的这几秒里,另一个地方已经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呢。”宁耀轻声说。

        “对,耀耀说得都对。”宁家人对于宁耀向来是无限包容,宁妈妈同意了宁耀异想天开的观点,给宁耀舀了一碗汤。

        宁家人陆陆续续的工作回来了,家里又开始热热闹闹。

        “最近又有好多人向妈打探你喜欢的类型,不过妈一句也没跟他们说。”宁妈妈笑着说道。

        宁爸爸一抖报纸:“他还这么小,谈什么恋爱?”

        “就是就是,谈什么恋爱啊!”正在猛吃的二哥深表赞同,“有哪个人配得上咱们家小耀?”

        这句话得到了全家人的一致赞同,除了宁耀。

        宁耀握着手里勺子,抿了抿唇。

        ……不是的,有人配得上他,而且他们互相喜欢。

        这个解释其实没有必要说出口,因为郁澧不能来到他身边,他说了之后,也只会给自己徒增麻烦,让家人认为他被网络骗子欺骗了感情,从而对他展开漫长的教育。

        可是,不说出来,没有人知道郁澧曾经存在于他的生命之中,没有人知道他们两情相悦,没有人知道,他还在等着他的到来。

        勺子碰撞到白瓷碗壁上,发出叮铃一声轻响。

        “我有男朋友了。”宁耀一字一句的说道。

        宽阔的餐厅在瞬间安静,连针掉落在地也能清晰可闻。

        手里报纸都歪掉了的宁爸爸,顶着一室寂静,艰难的开了口:“……你说什么?”

        宁耀直视父亲的威严的眼睛:“我说,我有男朋友了,我很喜欢他,他也很喜欢我。”

        像是炮竹炸开,轰的一声,在场所有人都炸开了锅。

        “对象是谁,哪家的黄毛小子?”

        “什么时候的事,你什么时候谈的恋爱,怎么我一点都没听到过风声?”

        “我的宝啊,你是不是被骗了,外面的人不可以轻信的啊!你肯定是被骗了!”

        在一众震惊又焦急的声音当中,宁爸爸表面还算镇定,他缓缓推了推眼镜,问出致命的问题:“他人呢,都确定关系了,一次也不跟我们见个面?是哪家的孩子,你先告诉我,照片我看看。”

        这一下问到了要害之处,宁耀努力做出一副这很正常的表情,回答宁爸爸的问题道:“暂时在现实生活中见不了,也没有照片呢。”

        这话一出,全家人更震惊了。

        “还是……网恋?”

        宁爸爸眼神中的怀疑简直要冲破眼眶:“就算是网恋,谈朋友也得互相发个照片,说说自己的家庭情况才对,他跟你说过吗?”

        “说过,他的条件我都清楚,我跟他在一起很久了。”宁耀缓缓吸一口气,把实情说出,“他那里还是古代,可以修仙,他是全世界最厉害的人。”

        所有人:“……”

        每一个人头上,都缓缓堆满了问号。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这个话太不好接,就怕一不小心让宁耀的梦碎。

        “……想演戏了?”严肃的大哥开了口,“我这就让一百个编剧过来,按照你说的编写影视剧,到时候你看看哪个满意,就演哪个。”

        “是真的,我没有骗人,他真的是这样子的!”宁耀想让自己的话更有说服力。

        这怎么可能是真的啊!除了宁耀之外的其他人不约而同的想到。

        宁爸爸狠下心:“别怪爸棒打鸳鸯,以我在社会这么多年的经验,这百分百是个骗子,今天你就跟他说清楚,他和分手!”

        宁耀从小都很听家人的劝,但这次他只是轻轻的笑笑,如同往常一样撒娇道:“我好不容易有了恋爱对象,你们都不相信我,也不祝福我吗?”

        所有的难过都被压在眼底,不吵不闹,却让发现了这份伤心的人更加心疼。

        这个家里没有人真的舍得宁耀伤心难过,宁爸爸沉默片刻,最终一扬手,指向没有关闭的宽敞大门。

        门外是花草修剪得井井有条的大院子,这里的环境好,院子前没有任何遮挡物,所以视野辽阔,能看见遥远的地平线。

        宁爸爸说道:“这样,你口中的他那么厉害,想必穿越时空见到你也不难。这顿饭结束之前,如果他出现了,全家人无条件的相信祝福你。如果他没出现,你今晚睡觉之前冷静想一想,这件事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好不好?”

        宁爸爸一番苦口婆心,只希望宁耀从这场骗局中清醒过来。可没想到宁耀看向他手指的方向,整个眼睛忽然亮了。

        这份光亮不仅出现在眼睛里,宁耀整个人的面容,就像黑夜中沉睡的玫瑰,忽然被太阳唤醒。

        嗖的一下,动作几乎快得看不见,宁耀从位置上跑走。

        宁爸爸:“?”

        全家人动作一致的扭过头,从敞开的大门,看见了一个漂浮在半空,周身气势可怕的黑衣男人。

        而宁耀跑到了院子里,而黑衣男人那份可怕的眼神,在触及他时,瞬间化为绕指柔。

        所有人:“???”

        *

        那张熟悉的脸庞近在眼前,宁耀张开双臂,在下一秒,被抱了个满怀。

        熟悉的气息充盈在鼻腔内,宁耀眼眶一酸。

        明明分开的时间还没有一天,他却感觉过去了好多年。

        ……又或许,这的确就是郁澧的很多年。

        有带着剑茧的指腹按在他的眼角,将他的泪尽数抹去。

        “不许哭。”郁澧说。

        这句话已经听过不知多少遍,如今换了一个世界,再次听见这句话,宁耀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他闭上眼任由郁澧擦掉他的眼泪,同时嘴硬道:“就哭怎么啦,给你每天哭满一箱。”

        郁澧没再说话,紧接着,宁耀唇上一软。

        这个吻如同蜻蜓点水一触即离,却承载着无数厚重的思念。

        “按照之前的诺言,我来见你了。”郁澧轻声说。

        他没有食言,这份想念终究将他,带到最想见的人身边。

        宁耀抿住唇,他一把擦掉眼泪,抓住郁澧的手降落到地面,展开一个笑颜。

        他侧过身,指了指屋子里面,扬唇笑道:“你来之前,我刚好和他们说到你。他们说,无条件的祝福我们在一起呢。快来,我带你认识认识他们。”

        宁耀拉着郁澧往回跑,属于这个世界的风吹拂过他们的头发,吹散过去的烦恼和忧愁。

        跨越漫长的时光与距离,他们再次相见。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