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虐文主角不许我哭在线阅读 - 第 89 章

第 89 章

        得到了想要的结果,宁耀带着郁澧,再次踏上行程。

        宁耀如今彻底放飞自我,一脸看破红尘的架势,随心所欲,就差骑在郁澧头上撒野。

        “从此以后,你的大名就在凡世间流传。家家户户给你上供烧香,每到重要的节日,就会高呼你的名字,天神郁——呜呜!”

        宁耀被捂住了嘴,他努力的把自己从郁澧手下拯救出来,委屈道:“你好凶啊,干嘛呢,还不让我说了?”

        “……不会有这种事情。”郁澧挑了挑眉,“如果你想要,我以后可以强迫他们这么做。”

        别啊,那岂不是和邪神一样了吗?

        臭郁澧,根本不懂他的心思!

        宁耀生气地在垫子上躺下,但他没能气多久,又自己把自己开导了,找郁澧说话。

        “以我们的速度,还有多久到呀?”

        “快了。”郁澧回答,推开一半车窗,让宁耀往外看。

        随着他们的行进,天空的云朵越来越诡谲,遮天蔽日的乌云翻涌。而在远处可以肉眼看见的地方,那里的天空像是破了一个洞,黑色的云朵如同水柱一般倾泻而下,连通了天与地。

        郁澧说道:“那里,就是我们的目的地。”

        宁耀脸上的笑收敛了,他沉默的看了那云柱几眼,想起天道跟自己说过的话,便又想要拐弯抹角的提示郁澧。

        “马上要见到它了,不管什么时候,你都要切记保证自己的安全知道吗?如果有一天,我没有——”

        宁耀的话没有了声音,郁澧困惑的看过来。

        “什么?”郁澧问。

        “我没有……力量帮助你,只能让你去对付他,那你千万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宁耀换了一个词,艰难的将话讲下去,“它想要你的命,绝对不能让它得逞。你答应我。”

        比起分离,宁耀唯一不能接受的是死别。

        只要郁澧还活着,他远在异国他乡,也不会失去希望。

        郁澧笑了笑:“这是自然。”

        “我们还要一起去很多的地方,”郁澧轻声道,“玩得多慢都可以,反正时间还很长。”

        宁耀也笑了起来,脸上是对未来的满满憧憬。

        “好,我等你带着我去。”

        *

        因为逗留得越久,寻常普通百姓就越有可能受到天灾,宁耀没有故意拖延行程。以修仙者的速度,肉眼可以看到的距离,根本无需多久就能到达。

        宁耀他们最终到达了由乌云制造而成的圆柱前。

        在远处看时,这柱子不过是细细小小的一根,但当来到面前时,就会发现这是一个庞然大物。

        它将方圆数公里的东西都笼罩在内,又让人无法窥探里面到底有什么。

        “最后一个封印塔……是在这里面吧?”宁耀试图将神识伸进去,但失败了。

        “我先进去打探打探,你在这里等着我。”郁澧说。

        宁耀怎么可能让郁澧一个人这么进去,在郁澧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乌云当中之前,他一把抓住郁澧还留在外面的衣角,跟着郁澧一同进入。

        屏住呼吸地穿过云层,宁耀在过程中被郁澧紧紧握住了手。他们一同穿过目不可视的区域,眼中映入亮光。

        宁耀抬起头,入眼的,便是一座高耸入云,看不见顶端的通天塔。

        一座天梯连接着塔身,而一个身影便站在天梯之前。

        那是一道全黑的身影,他没有五官,整个人就像是一道剪影。

        “来了?”那黑影率先开了口,语气随意,就像是在拉家常,“比我预想的要早上许多,我还以为你们会再多玩一段时日,没想到这么快就过来了。”

        那黑影阴森的笑起来:“凡人都知道断头饭要吃好的,怎么你们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过来送死呢?”

        已经无需再多说明,郁澧和宁耀都在第一时间里确认了这个黑影是谁。

        天道!

        郁澧没有再多说一句话,直接抽出剑,朝着天道击去。

        剑气锋利而冰寒,天道不敢硬接,一个闪身避让开。他没有着急出手回击,而是继续像是给临终人送行时,总结性的说着话。

        “一个人出生时,他的命格便已定好,一切都是命中注定。郁澧,你可知道你的命格是什么?”

        郁澧根本不可能做回应,于是天道便又自顾自的说下去。

        “你的命格便是献祭自身,让这个世界成为更高等级的世界,明白吗?”天道的语气是那么的理所当然,“这一切已经注定,我劝你不要再挣扎,我还能让你死的痛快些,让你的道侣送你最后一程。”

        郁澧之前便和天道交过手,很快察觉到不对劲。

        正常情况下,天道不会这么多废话!

        郁澧皱起眉,冷声道:“你在拖延时间。”

        “你看出来了,”天道哈哈一笑。“不过晚了。”

        巨大的黑影从天道背后升起,那黑影自带一股阴冷气息,无数人脸在里面挣扎哀嚎,看一眼就让人心底发寒。

        “如果你以为只有你在变强,而我原地踏步,那是大错特错。”天道得意的扬起手,身后黑影便随着他做出同样的动作,像是最衷心听令的忠仆。

        天道的头偏向宁耀的方向,得意的说道:“你和另一个被我带来的家伙给了我灵感,既然世界的爱意能成为力量,那恶意自然也能。这里的恶意……可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啊!”

        天道大声狂笑。

        “上一次我没有时间准备,但这一次可和上一次完全不同。”天道十指勾成爪状,猛的往前一扑,凶狠道,“受死吧!”

        天道的这个武器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宁耀不慎触碰到了一些,顿时通体生寒,脑海当中炸开无数凄惨哀嚎,恐惧、愤怒、嫉恨,种种情绪涌便全身。

        下一刻宁耀回过神,一掌将靠近他的东西拍开。

        “凝神,”在一旁的郁澧开了口,“这种东西,只要心志坚定没有杂念,它便无缝可钻,发挥不出威力。”

        宁耀明白过来,按照郁澧说的做,再碰到黑影时,果然没有产生不良反应。

        按照这个发展,天道的这个招式就无法对他们产生太大的伤害。

        自己的招式就这么被破解,可天道看起来一点也不急,反而还能悠哉悠哉的袖手旁观。

        郁澧的剑尖上剑气凝聚成一个点,正要将黑影捅一个对穿,天道突然开了口:“他其实并不喜欢你,他很久之前就在计划,等你实力足够,抛弃你也不会感到愧疚时,就远走高飞,去到另一个世界,这样就再也不用和你相见。”

        天道的声音低沉沙哑,如同一条毒蛇在嘶嘶作响。

        “这件事……你知道吗?”

        郁澧的动作一顿,就在这一瞬间,黑影趁机反扑,趁虚而入,往郁澧心口处涌入,将他团团包围起来。

        “郁澧!”宁耀一惊,正要上前解救,他和郁澧之间就被一个人影隔住了。

        是天道。

        “我们还没怎么说过话呢,”天道的声音里带着笑意,“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谈。”

        宁耀骂道:“谁要跟你谈,滚!”

        天道并没有被激怒,反而笑起来:“这么急做什么,应该没有人跟你说过,相反的世界力量是可以抵消的,消失的力量不会再回来。你的力量来源于爱,与恶意相反,你要过去帮他,你的力量可就大大衰减。”

        “减弱到一定程度……你还会是那个万众瞩目的主角么?”天道笑着问。

        宁耀一楞。

        “我好心劝你,不要多管闲事。你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和他有不一样的未来,没有必要损害自己的切身利益帮他,你说对吧?”天道的语气诚恳。

        宁耀低头看向自己的手,上边闪烁着一团暖融融的白光,光是看起来就能让人心情愉悦。

        这是他的力量,来自于那个世界的力量。

        “你知道的,这种小花招,他靠自己的力量就能挣脱出来。”天道继续低声引诱,“何必为了他靠自己就能解决的东西,永久性的消耗自己的力量呢?”

        宁耀又抬起头,越过天道的肩膀,看向郁澧所在的地方。

        黑影并没有密不透风的缠绕郁澧,宁耀可以隐隐约约的看见郁澧的脸。

        郁澧眉头紧锁,唇角和下颚都绷紧了,看得出来在某种幻境当中寻找机会,破局而出。

        “我很久之前就听说过你不太聪明,光凭一张脸去讨人喜欢。但这一次,利益权衡如此明显,就不要再犯蠢了吧。”天道轻声道,“你是很聪明的,对不对?”

        天道看着宁耀的脸。

        这里的光线是昏暗的,最大的亮光,就来自于宁耀手中光团。

        光亮自上而下的照亮宁耀的脸,正常人被光线这么照着都不会多好看,可在这种死亡光线下,那一张脸却完全没有显得哪个部位不尽如人意,依然细致到了每一分每一毫。

        《全世界都爱上我》这个世界,可以说是很出名的一个世界,在接触之前,他就有所耳闻。

        说这个世界的主角傻,但因为长得好看,也以足以所向披靡。

        这样一种人,没有什么主见,最好说服和欺骗。

        它会成功把人说服的。

        天道缓缓的,勾了勾别人看不见的嘴角。

        在天道的注视之下,宁耀恍然大悟的说道:“原来……破解这个世界对他的恶意这么简单,只要用我的力量去抵消就可以了呀!”

        “……你说什么?”天道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

        这个回答实在出乎了天道的意料,这话一出,就显得天道之前所有满怀信心的说服像是在白费口舌,滑稽又可笑。

        而宁耀开始朝着郁澧所在地冲刺。

        天道大声的进行最后说服:“别犯蠢了,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的话?你这么做,只会让你的——”

        “你闪开,不要碍事!”宁耀一把将天道推到一边,跑到了郁澧面前。

        白色光芒将他们两个包围,暂时性的将天道隔绝在外。

        昏暗的空间中,天道发出一声咆哮。他想要将那屏障击碎,但那毕竟也不是什么普通力量,他在短时间内也是无可奈何。

        怎么会这样,他的整个计划都因此而乱套了!

        宁耀不出手,郁澧在这里为了突出重围而消耗力量并且受伤,这是他在这一阶段所需要达成的。

        再然后,他将宁耀送走,面对受伤并且心神大乱,可能会走火入魔的郁澧,才会有大概率的胜算。

        若是计划的第一步就出了问题,他接下来又该如何行动?

        这样一个人,绝对不能再留!

        天道一挥手,打开了通往外界的通道。

        *

        宁耀手中白光,源源不断的输入到郁澧体内。

        在黑影渐渐消散的过程中,宁耀察觉到了那些改变。

        天上的乌云渐渐消散,一直被遮挡在乌云之后的太阳再度露出面容,将阳光洒向大地。

        还有原本他看不到的,飘荡在天地之间,无形之中渗透万物的黑色瘴气,也渐渐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白色暖光。

        相互攻击的修士停止动作,满是戾气的眼神渐渐缓和。他们不敢相信的摸摸自己,抬头看向天空那一轮金色太阳。

        人类、妖兽、魔族,无数的人或动物在这一刻停下自己的打斗或争吵,抬头看向天空。

        郁澧似有所感,睁开漆黑的眼,对上宁耀的视线。

        宁耀笑得柔软,他凑过去,贴了贴郁澧的脸颊。

        “在我力量的影响下,所有人都会喜欢你了。”宁耀笑着说。

        他们明明脸颊相贴着,郁澧却没感觉到任何的碰触。

        “你——”郁澧伸手去握宁耀的手,入手一片轻飘飘,没有实感,仿佛只是投影的空气。

        隔绝外界的光屏破碎,露出外边同样身形发虚的天道。

        “你居然……你居然毁了我的大计!”天道的声音里满是狂怒,“我的计划失败了,你们也别想好过,互道永别吧!”

        郁澧紧紧的抓宁耀的手,可什么也抓不到。

        电光火石之间,郁澧瞬移到了天道身后,一剑捅穿了天道的身体。

        这一下用尽了所有力量,天道身上的伤口无法愈合,往外不停滴着黑色的瘴气。

        计划整个崩坏的天道深知自己打不过眼前人,等到郁澧把他杀了,便能踩着他成功上位,在这个世界里为所欲为。

        “哈哈,我死了,你们也不会好过。”最后的疯狂时刻,天道哈哈大笑,“以为杀了我就能阻止他的离开?你做梦!”

        天道用所有的力量,让他们头顶的神秘通道整个破碎四分五裂。然后带着满腔的忌恨与不甘,再无声息。

        郁澧持剑的手发着颤,有玄妙的知识进入到他的脑海,他认出了头顶上的那一片破碎是什么。

        那是阻挠他顺利找到宁耀所在地的……破碎之路。

        宁耀的身形越发淡了,他笑着看向再次回到他身前,想要伸手拥抱他的郁澧。

        “你能平安无事的活着,我就很开心啦。”话是这么说,宁耀的声音却是渐渐小了下来。

        “我们还会再见面吗?”宁耀问。

        “会的,在家里等我,”郁澧的声音轻柔,“到时候带我去认识你的双亲,认识你的兄弟姐妹,认识你的世界。”

        宁耀应了一声,他沉默短短的片刻,又开口说道:“其实在这里也不错,这里已经被我的力量影响了,大家都会喜欢你。”

        这里变成对郁澧很好很好的世界,郁澧拥有所有人的喜爱,不想再离开这里,也是人之常情。

        他当初会选择这样帮助郁澧,就已经做出了决定。

        “不管你最后做出什么选择,我都不会怪你。”宁耀轻声说。

        “等我。”郁澧闭上了眼,他漆黑的眼睫变得湿润,“如果等得无聊了,可以和其他人一起去游玩。但是不要和别人结为道侣,因为我一定会到。”

        宁耀说不出话来,他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滴落,又被郁澧接住。

        离开的最后时限到了,宁耀眼前世界变得模糊。

        他看见郁澧将眼泪化成的璀璨灵石举到心脏处贴近,直到最后一刻,郁澧依然在一动不动的注视着他。

        像是要将这个姿势,保持千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