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虐文主角不许我哭在线阅读 - 第 82 章

第 82 章

        宁耀在回过神来之后,感受到了相当的震撼。

        他明明在严肃的跟郁澧谈论未成年人不能早恋的话题,为什么郁澧的思路能歪到天边去?

        他说的小明明是指年龄小,才不是那个小!

        宁耀怀疑,是他当初刚露出马脚时为了强行圆谎,假装自己很喜欢做这种事,会每天晚上都做梦梦到,所以让郁澧有了这种不正常的联想。

        这给了郁澧无形的压力,以至于他再正常不过的谈心,都被郁澧曲解成了另一种意思。

        宁耀的表情太过微妙,让郁澧皱起了眉:“我说得有哪里不对吗?”

        宁耀知道,这恐怕是唯一一个能够说服郁澧等待到成年的理由,于是含泪承认下来:“没有不对,我就是这个意思。现在的你还不行,完全不能满足我,加油,我等你长大。”

        迎着血红夕阳,郁澧表情郑重的点了点头。

        宁耀眼含热泪,回握住郁澧的手。

        ……等他们从这个封印塔当中出去以后,回想起他说的这段话的郁澧,一定会让他脚软得站都站不起来。

        不要啊,郁澧还是快点把这些话都忘了吧,他实在受不住。

        “等我十八生辰的那一日,我们就结为道侣。”郁澧的声音当中含着喜悦。

        宁耀正想说好,可刚张开口,喉咙之间那股熟悉的痒意再次出现。这一次他没能及时憋住,一口血从嘴中吐出,吐在了身前郁澧的衣襟上。

        宁耀觉得自己身体各方面状态良好,可他能所看见的整个封印塔里的世界变得扭曲,眼前郁澧焦急的呼唤仿佛是从遥远的地方传入耳内,以至于模糊不清。

        等宁耀眼中的世界恢复正常之时,他发现郁澧的脸色,已经难看到极点。

        宁耀被郁澧整个人搂在怀中,抱住他的双臂还在止不住的颤抖。

        “我没事,我……”

        宁耀想让郁澧不要太过担心,他的身体一点问题也没有,可刚开口,又一口鲜血从口中吐出,这一次吐到了碧绿的草地上。

        宁耀皱起了眉,封印塔在阻止他透露他身体其实没问题的这个信息,哪怕就算说出来,郁澧压根不会相信。

        宁耀闭上眼缓了缓,等到确定自己不会再表露出异常,这才轻轻拍了拍郁澧的背,示意郁澧放开自己。

        “别担心,我不是说过吗,这几年里我都不会出事,看把你吓的。”

        “你别说话!”郁澧整个声音压抑,这个时候的他完全听不进去宁耀说话,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带着宁耀离开这座小岛,前往附近城池,寻找大夫帮宁耀察看身体状况。

        郁澧顺利的找到了医馆,抱着宁耀就这么直直闯了进去。

        有一穿着白袍,留着长须的医者坐在正中,他手捧一卷书页泛黄的古书,正看得津津有味。

        “大夫,麻烦您看看他怎么样了?”郁澧急切的问。

        “别急,让我把把脉。”大夫摸摸胡子将书放下,他抬起头看向被抱着的宁耀,然后明显的一怔。

        大夫的眼神惊艳中带着探究,让宁耀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不会这么巧,这个大夫就是封印塔安排的,在这个世界里曾经见过他的人?

        宁耀一手摁住郁澧,尽量稳住声音的对郁澧进行劝说:“你知道我的状况,没有必要来看大夫,我们回去吧,等你找来能够延年益寿的宝贝,我就能完全好了!”

        郁澧皱着眉头:“不行,还是得看看……”

        郁澧的话还没说完,大夫惊诧的声音响起:“你不是那个……那个宁家的少爷?不会有错,你这张脸我看过一次就不会忘!你身体如何了?按照当初那个帮你算卦的大能所说,只要能找到道——”

        轰隆一声巨响将大夫接下来的话淹没,宁耀他们正上方的屋顶突然出现一个大洞。瓦块碎屑哗啦啦的往下砸,郁澧抱着宁耀及时往后撤退,躲避开掉落下来的砖块。而在这尘土飞扬的瞬间,宁耀屈指一弹,隐秘的将一丝力量缠绕到大夫身上。

        封印塔果然在见缝插针的挑拨他和郁澧之间的关系,但他绝不能给封印塔这个机会,任何一点苗头,都要扼杀在摇篮里!

        宁耀的力量扣医师命脉,等到郁澧再询问时,那医师果然就老实了很多。

        “你认识他?大能说过只要找到什么?”郁澧冷冷问。

        大夫的额头上隐隐浮出一层冷,他笑着回答道:“大能说,根据卦象显示,只要找到……只要找到合适的药材,相信就能恢复健康,所以不必太过担心。”

        在宁耀的紧切盯迫下,事情的发展没有再出现意外。大夫给宁耀开了一张药方,上面大多是名贵药材,可以说是吃下去有百利而无一害。然后大夫将这张药方交给郁澧,声称只要凑齐上面的药材,熬制后服下,就能延长寿命,容光焕发。

        郁澧仔细将药方收好,付了款后,又带着宁耀离开。

        这一次,郁澧的脚步轻松不少。他在客栈里开了一间房,让宁耀能够短暂的休息休息。

        郁澧给宁耀倒了一杯茶:“之前你有收集过上面的药材么?”

        宁耀理所当然的摇头:“找不到你,我当然没有心思去找药呀。只是这下要辛苦你跟我一起找了。”

        郁澧沉默片刻,走到坐着的宁耀身边,低头搂住了他。这个拥抱很紧,郁澧的头死死抵着宁耀的肩膀,不让自己此刻的情绪被宁耀看见。

        宁耀心中了然,纵然有些吃痛,但还是任由郁澧抱着他,只是轻声安抚道:“好了,相信你很快就能变强找到这些东西,我会活得长长久久,不要担心。”

        许久之后,郁澧应了一声,声音里还带着些许的鼻音。

        “除了延年益寿的丹药,我还会帮你进阶,到时候与天地同寿,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在哪里,你都别想就这么走。”

        不管什么时候?

        宁耀一愣,笑起来:“你说得对。”

        宁耀漆黑长睫垂下,郁澧所说的这些话只是无心,但却让知道所有真相的宁耀隐隐感到了不安。

        他在撒谎,哪怕吃下这里最珍贵的丹药,三年之后,一切结束,他还是会离开。

        只不过这一次是从封印塔的虚假世界中离开,回到现实的世界里,他还会与郁澧再次相见。

        可在之后呢?天道将他带离这个世界后,他还能和郁澧再次见面吗?天道对郁澧心怀莫大的恶意,必定不可能让他在离开之后又轻易找回来。

        ……也许这一次,只是对于他真正离开的演习。

        *

        拥有明确的目标后,郁澧的搜寻之旅就要容易上许多。

        他没有再耽搁,宁耀休息好之后,立刻就带着宁耀踏上了寻找药材的旅途。

        而宁耀发现,他极其熟悉的,爱对他管东管西的郁澧又回来了!

        甚至连不让他在饭点吃零食的操作都是一样一样的!

        “我吃点又怎么了!”宁耀不服气,“大人的事,你少管!”

        “不行。”郁澧冷酷无情的拒绝宁耀的不合理要求,冷笑一声,“是,我是还没完全长大,如果我也是大人了,想必你现在不会有精力再去闹着吃其他东西。”

        宁耀:“……”

        是他的问题吗,为什么他听郁澧说一句看起来很正常的话,都觉得郁澧在意有所指?

        他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他不会马上联想到那种事情上去的,是什么改变了他!

        “真烦人!”宁耀在马车车厢里一躺,把被子盖起来拉过头顶,生气道,“我一刻钟内都不要跟你说话了!”

        一刻钟很短,但郁澧一秒钟也不想等。

        他隔着被子将宁耀抱住,轻声道:“我会努力在十八岁时收集完所有药材,到时候熬成解药,你喝下去之后,我们就结为道侣,好不好?”

        宁耀在被子里哼哼几声,又把被子掀开。

        “好。”宁耀认真道。

        *

        时光飞逝,一眨眼,快三年过去。

        郁澧天资傲人,加上迫切想要变强,实力可以说是每一天都在飞涨,进阶速度让宁耀叹为观止。

        从万米深渊到高山之巅,所需要的药材在一样一样的凑齐,而最后一味药材,传说中被魔界的魔尊所收藏。

        宁耀基本上是寻找药材的前期出了些力,到了后面,随着郁澧的实力增强,他就被郁澧要求不准轻易出手,免得在打斗中哪里受了伤。

        所以现在,他就坐在专属于魔尊的宝座上,吃着桌子上魔尊手下给魔尊送来的糕点水果,看下边的郁澧和魔尊战斗。

        不得不说,郁澧实在是天资卓越,接近三年的时间就已经到了元婴期。普通元婴期修士当然不会是魔尊的对手,但郁澧意外的能吸收操纵魔气,所以丝毫不落下风。

        在现实当里,对于自己能够如此良好的吸收和操控魔气,郁澧也曾有过挣扎和自我怀疑,但现在,他只为拥有这个能力而高兴。

        只要这个能力让他能够守护最重要的人,那它的存在就有意义。更何况,宁耀接受并赞扬这个能力,那么其他人的观点又有什么紧要?

        这一个人的接纳与相信,足以抵过整个世界的质疑。

        过招数百下之后,郁澧敏锐的抓住一个破绽,他将魔尊的魔气固化后紧紧捏住,另一只手上的剑刺穿了避无可避的魔尊心脏。

        魔尊瞳孔一缩,吐出一口漆黑的血,而后嘴角流血,哑声笑了起来。

        “能吸收我的魔气而不被反伤,我猜到你是谁了……实在可笑,你如此拼命,就为了一个想要你命的——”

        上方悠闲围观着的宁耀一惊,正要出手堵住魔尊的嘴,郁澧就先他一步,扼住了魔尊的喉咙。

        很快,魔尊彻底失去声响,倒在地上。

        “临死之人的挑拨离间,不必在意。”郁澧说。

        宁耀不动声色的松一口气,装作不在意的点点头。

        击杀了魔尊,郁澧从魔宫里出去,没一会儿后又进来,身后跟着几个瑟瑟发抖的魔族。

        宁耀全程吃果围观,看郁澧冷静的跟魔尊被吓破胆的原手下进行对话交流,让手下把药材拿来,又叫人去寻找炼药师,将药熬好。

        做完这一切,郁澧朝着宁耀走去。

        如今的郁澧比起十五岁时高了很多,三年前他到宁耀的胸口,现在已经和宁耀持平,甚至隐隐比宁耀高了些许。他脸上年少的青涩褪去,成为了宁耀最熟悉的那个模样。

        “等药师把药熬好送来,就把药喝了?”郁澧说。

        “好哦。”宁耀答应得轻快。

        掐指一算,距离封印塔所给的期限已经很近,三年来的辛苦盯防,不让别人把所谓的“真相”告诉郁澧,如今终于可以落下帷幕。

        紧绷的神经得到放松,宁耀一边等药一边和郁澧闲聊。

        “你明天就要满十八岁了呢,呵呵,很紧张吧。”宁耀说,想到自己现在经验丰富,而郁澧什么也不会,他忍不住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

        郁澧修炼速度太快了完全不需要他教,他总算在一件事上可以充当郁澧的老师!

        宁耀的笑容太过奇怪,以至于郁澧瞬间明白了他在想什么。

        郁澧伸出手,按在宁耀扬起的嘴角上,把那个笑按下去。

        宁耀把郁澧的手打开,瞪郁澧一眼:“你居然胆敢捏我脸!大胆,以下犯上!”

        “这就叫以下犯上?”郁澧冷笑一声,“明天,我还能更过分的犯上。”

        药熬好了被端上,郁澧先接过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差错后,递给宁耀。

        药除了太苦以外没有其他问题,宁耀皱着脸把药喝下去,然后拼命往嘴里塞糕点。

        郁澧紧张道:“如何?”

        宁耀睁着眼睛说瞎话:“神清气爽,想必已经完全没有问题!”

        得到反馈的郁澧露出一个浅浅的笑,他把宁耀抱在怀里,如负重释的松了一口气。

        宁耀知道这几天大概就是被弹出封印塔的时间了,也同样如负重释的松一口气。

        他和郁澧一直在一起,不让郁澧有单独行动的机会,所以没人能有机会在郁澧面前说闲话。现在时间还剩下这么一点,他就不信还能再出什么意外!

        *

        郁澧十八岁前的最后一天,宁耀抱着郁澧,陷入沉眠当中。

        这是和所有平静夜晚一样的晚上,郁澧睁开眼,悄然起身。

        终于能和心心念念了三年的人融为一体,要说不紧张,那根本不可能。

        他得去了解一定知识,无论如何,绝对不能比宁耀的前道侣差。

        郁澧转身,从房间之中独自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