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虐文主角不许我哭在线阅读 - 第 81 章

第 81 章

        怀着急切从这里离开的心情,郁澧收敛了心神,对着敌人发起进攻。

        绿衣魔族要比郁澧高一个小境界,所以他在面对郁澧的攻击时,态度相当嚣张。

        绿衣魔族跟郁澧打斗了片刻后,自认为已经摸清了郁澧的底,并且掌握了郁澧所有的套路,态度变得更加张狂起来。

        “别挣扎了,就凭你能奈我何?哈哈哈,哪怕你们两个人一起上,也奈何不了我!”绿衣魔族哈哈大笑,他嚣张的挑衅,“等我把你杀了之后,那跟着你的人我就收下了。你一个黄毛小子,哪里能满足得了他,还是让我来——”

        绿衣魔族的说话声突然停下,他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低头看向胸口。

        那里被锋利剑身穿透,来自于郁澧的魔气附在剑身上,腐蚀着那一块血肉,让伤口不能愈合,失去生机变为一块腐烂的肉。

        绿衣魔族嘴角流出鲜血,他不敢相信的睁着眼睛,最终还是缓缓的倒下。直到彻底失去生息前,仍然死不瞑目的睁着眼。

        宁耀:“……”

        好一个标准的被主角打脸的炮灰。

        所以说打架的时候,废话一定不能太多。如果郁澧没有被那几句话气到,魔族说不定还有打不过逃跑的机会。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郁澧将魔族杀了,这整个小秘境居然都开始摇晃起来。

        之前的昏迷的人族修士们被摇醒过来,慢慢从地上爬起,一脸茫然。

        郁澧一个眼神也懒得分给这群人,退回去向宁耀说道:“这个秘境恐怕是魔族为了捕食修士,借助其他工具搭建而成,我们尽快离开这里。”

        宁耀点点头,反正来这里是为了锻炼郁澧的剑意,郁澧和魔族打的这一架,就已经让此行目的圆满完成。

        山洞外的天空之中已经出现了裂缝,宁耀抓住郁澧肩膀,带着郁澧一同往外飞。他们没有受到任何阻碍,顺利飞出这个小秘境,回到秘境之外的广阔空间。

        宁耀想带郁澧进城去看看大夫,免得郁澧因为这番打斗而留下伤口和隐患。可郁澧拽着他,直直的往另一个方向飞。

        “去那里干什么?”宁耀疑惑的询问,“我记得那个方向什么也没有啊?”

        郁澧不回答,他拉着宁耀一直飞,直到飞到一个地点,这才开始往下降。

        宁耀双脚踩在地上,看看四周,有些疑惑。

        这里是一片小小湖泊当中的湖心岛,岛中央是一颗巨大的树,葱葱郁郁的树叶当中,堆满了一朵又一朵的小白花。

        火红的夕阳降落到树冠上,仿佛是被这一棵树托起,又给那树枝上的白花花瓣渡上了一层红霞。

        配合上遍布整座岛屿的芳草于野花,此处可以称得上是风景绝佳,让人想要赋诗一首。

        此时一片岁月静好,时光流逝仿佛变得缓慢,让人心旷神怡,逐渐放松。

        郁澧带他来这里看夕阳吗?

        宁耀一边思考,一边跟郁澧闲聊:“你看那边的太阳,好像一个蛋黄。不知道你有没有吃过,这种颜色的蛋黄都好香。”

        郁澧没有接这个话茬,他表情严肃:“我有话要对你说。”

        “嗯?”宁耀一愣,“你说。”

        有话要说的郁澧板着一张脸,薄唇紧闭,迟迟没有吐出一句话。

        宁耀没有进行催促,他给郁澧留出说话的思考时间,同时无所事事的看着郁澧的脸,开始发呆。

        在夕阳下这样近距离的看着郁澧,总感觉郁澧更显小了。在现实当中,郁澧脸部线条和五官线条都锋利流畅,但是现在,这个线条就要柔和不少。

        特别是他跟少年郁澧在一起半个多月,每天都拼命的让郁澧多吃长身体,总算是成功的郁澧不再像刚见面时那样单薄瘦弱,而是多长了几斤的肉。

        少年本就稚气未脱,脸颊上终于有了符合年纪的肉,让少年英气的脸庞多了几分青涩。

        对了!他都还没有问过郁澧现在多大,不会是十四岁以下吧,那他岂不是诱/惑青少年进行早恋?

        宁耀想到这里,大惊失色,正要向郁澧询问清楚,就见郁澧整颗头向他靠过来。

        宁耀一惊,火速撤离,免得和现在这个还不知道年龄的郁澧发生碰撞。

        可是宁耀撤离并没有让郁澧停下,又或者说,正是因为宁耀的逃离,让本来还有些拘谨和羞涩的郁澧变得凶神恶煞起来。他直直追着躲避的宁耀,半点不放松。

        宁耀一退再退,整个上半身简直恨不得折成九十度角。最后实在没有空间,他撒腿就跑。

        撒腿就跑的宁耀回过头,发现郁澧正跟在他身后,那脸色阴沉得不能再阴沉,表情更是不用说,可以说是十分可怕了!

        “为什么要追我!”宁耀脚步加快,同时试图劝郁澧停下,“你先停下来,有什么事不能好好沟通呢?”

        “我停?你怎么不停?”郁澧冷笑一声,“你躲着我做什么,这就是你的喜欢,连亲吻都不愿意?”

        郁澧像是想通了某种关窍,找到了宁耀逃避的原因,脸色越发难看。

        “我早该想到的,你嘴里说着喜欢我,可行动上从未对我有所逾矩,这分明是不愿意同我太过亲近。”郁澧声音是咬牙切齿的,“你心里还想着你的那个道侣,除了他,其他任何人的触碰都让你恶心!”

        “什么,你说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宁耀越听越头晕,“够了,你不要再想了,没有这回事!”

        光是这么跑,而不用灵力去飞行,宁耀这个身娇肉贵的大少爷,完全不是少年郁澧的对手。

        没用多久,宁耀就被身后的郁澧追上,抱了个满怀。

        “抓到你了。”郁澧的双臂紧紧抱着宁耀的腰,他漆黑的眼眸紧紧盯着宁耀,嘴角往上挑起,露出一个颇为阴森的笑。

        “既然没有这回事,我说的都是错的,那我们两情相悦,你为何要躲避我的亲吻?”

        明明现在的郁澧还年少,但宁耀透过郁澧这个能把人吓个半死的笑容,仿佛看见了长大后的大魔王郁澧。

        果然有些骨子里的东西与生俱来,和童年怎么样没有关系,不管怎样都会存在的吗!

        宁耀深吸一口气,颤颤巍巍的提出浮现在脑海当中的疑问:“之前我告诉你,你是我道侣转世的时候,你不是说……你跟他不一样,不会对我产生爱慕之情吗?”

        郁澧脸上的表情渐渐凝固。

        宁耀继续小声的说道:“这才多少天呢,怎么我们就变成两情相悦了?”

        空气都变得安静,安静得很尴尬。

        许久过后,郁澧闷声开口:“我反悔了,不行?”

        “行,怎么都行。”宁耀忍着笑回答。

        这个回答勉强让郁澧满意,他保持着搂住宁耀的姿势,从宁耀身后转到宁耀身前,然后再次仰起头,想要亲上那一张柔软的唇瓣。

        宁耀:“!”

        宁耀眼疾手快,再次摁住郁澧的脑袋,保持着两个人头部的距离。

        眼看着郁澧就要脑补更多压根就没有的事情,宁耀及时开口。

        “哥哥问你一个问题,”宁耀趁机占郁澧便宜,“你今年几岁啊?”

        这个问题郁澧明显很不想回答,但在宁耀紧迫的目光之下,他总算吐出两个字。

        “十五。”

        还好还好,听到回答的宁耀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郁澧回答完问题后还想要继续,但宁耀牢牢摁着他,不给他任何一点机会。

        “不是你的碰触让我恶心,是你还小。”宁耀语重心长的跟郁澧讲道理,“这种事情,十五岁是不能做的,知道吗?”

        郁澧皱起了眉:“什么事情?”

        “当然是各种事情啦。”宁耀含糊到。

        听完这个解释,郁澧冷笑一声。

        “据我所知,不管是修真界还是凡间,十四时便都可拜堂成亲,我早已超过这个岁数,你再用小这个借口来搪塞我,让我如何信服?”郁澧厉声道。

        宁耀:“……”

        古代人结婚……还真的挺早的。

        可郁澧是古代人,他不是古代人呀!他会陪着郁澧,但不代表他能接受和未成年有这样的亲密关系啊!

        实在太有罪恶感了,他的良心不允许他做这样的事情!

        宁耀拼命在脑海中搜刮各种理由,力图让郁澧也接受他的观点。

        但宁耀也没有合适的头绪,只好想到什么说什么,显得有些前言不搭后语。

        “我不是在搪塞你,你看,你还在长身体,大人是不用再长身体的,所以还需要长高长大的你的确是还小呀。”宁耀定下一个合适的时间,“再过三年,等你十八岁,我绝对不会再躲着你。”

        宁耀说完,自己都感觉这些话没有说服力。

        这种话,郁澧怎么可能会信啊?站在郁澧的角度,他这妥妥的是在拖延能够亲近的时间,怎么看都是放不下已经死去的道侣!

        宁耀头疼不已,正要想新说法,就听郁澧开了口。

        “……我明白了,就按你说的,十八之前,我们保持现有的关系。”

        “?”宁耀一愣,惊喜道,“你真的明白了?”

        郁澧一瞬不瞬的看着宁耀,他的眼神复杂,眼底还残留着恍然,还有想到这件事时的妒火。

        这些情绪最终沉下去,郁澧低头,握住了宁耀的手。

        “是我顾虑不周,我的确还在长身体,没能完全成型,所以现在……会和你之前的道侣有差距。”郁澧闷声道,“等我再过三年,不会输给他,也同样会让你满足。”

        宁耀:“?”

        ???

        是他的问题吗,他怎么感觉,郁澧所领悟的,和他想要表达的……完全就不是一个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