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虐文主角不许我哭在线阅读 - 第 75 章

第 75 章

        从熟悉的人身边离开,前往陌生地点,这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多少会有些不舍。

        但郁澧丝毫没有没有这种感觉,他被身边的人牵着手,只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身边人坦坦荡荡的带着他离开,一路从上空飞出宗门,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进入市集。

        修士大多内敛,大庭广众之下,近距离接触的人可以说是一个也没有。唯一几个牵着手的,是大人带着自家小孩。

        那几个小孩一看就知道是备受宠爱的,穿戴得干净整齐不说,最重要的是脸上那一股只有从小被宠爱着长大,才会有的自信与昂扬。

        郁澧显然是不习惯被如此亲近的,他与宁耀相握的掌心上出了汗,打湿了宁耀的手掌。

        郁澧压低了声音:“你不用如此拉着我,我不会走丢。”

        “为什么不拉?”宁耀晃了晃郁澧的手,同时指了指集市上的其他孩子,“你看别人家小孩,也是牵着手的呀。”

        “别人家有的,我们家郁澧当然也要有啊。”宁耀理直气壮的说道。

        什么叫……我们家郁澧?

        这句话实在是太不含蓄,直白得将郁澧砸得愣在了原地。宁耀便继续拉着像是丧失语言功能的郁澧在这集市里面逛。

        他也不是漫无目的的来这里逛街,主要还是想给郁澧。买一把适手的武器,再买几件好看的新衣服。

        虽然他知道这里不是现实世界,但对于失去了记忆的郁澧而言,这里就是现实。

        所以别人有的郁澧全部都得有,一样也不能少。

        宁耀先带了郁澧去这里最好的藏宝阁。

        进入藏宝阁之后,宁耀还不用说一句话,整个店里的伙计都被惊呆了。

        不用说了,这等容貌,这等气度,虽然他们不认识这个人,但这个人必定是一位鼎鼎有名的大人物!

        就算不是大人物,也必定是大人物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的心尖宠!

        宁耀一句话没说,一手牵着郁澧,另一只手背在身后装模作样,就这么直接被领进了最顶层的珍宝室。

        “我等这次前来,是要挑选一把备用的长剑,”宁耀神色淡淡,“价格无所谓,直接把你们这里最好的长剑拿出来便是。”

        价格无所谓!果真是位大人物,没有看走眼!

        出来迎接的藏宝阁老板一边暗暗心惊,一边快速派人去拿珍藏的宝剑。

        宝剑被拿出来,虽然不能跟郁澧那一把真正的神剑相比,但眼看各方面都算合格。宁耀直接扔出去一袋自制灵石,然后带着郁澧大摇大摆的离开。

        走到一处风景秀丽,适宜送礼物的湖边柳树下,宁耀弯下腰,将手中长剑递给郁澧。

        “试试看顺不顺手,不顺手的话咱们再去另外一家武器店,把他那里最好的剑给买了。”宁耀说。

        郁澧下颚线条紧绷,他看一眼长剑,又看向宁耀。

        “……这是送给我的吗?”

        “当然,我身边还跟着第二个人吗?”宁耀笑着反问。

        郁澧抿着唇将剑接过,他拉开剑看一眼,然后又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眼角余光中,旁边的那个人身上。

        他人生的第一份礼物是如此贵重,放在以前简直不敢想象。习剑之人爱剑如命,每一把剑都可以说是他们的珍贵之物,可现在得到了如此宝剑,郁澧却发现自己压根不能将注意力放在剑的身上。

        “喜欢吗?”宁耀问。

        “喜欢。”郁澧将剑合上了,他没有看着剑,而是牢牢盯着眼前人的脸,“很喜欢。”

        “喜欢就好,不用对这把剑这么小心翼翼,这把剑还配不上你,你可是要成为三界第一人的大人物。”宁耀实事求是的说。

        郁澧没有说话,他整张脸绷得更紧了。突如其来的夸奖让这个还未完全成熟,又常年生活在打压之下的少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他板着一张脸,重新握住宁耀的手。

        买完剑,接下来就是去买衣服。

        宁耀带着郁澧来到了这里最好的法袍店,又是同样一番操作,得到了这件法袍店里最好的几件法袍。

        宁耀在郁澧身上比划几下,觉得挺不错,催促着郁澧去将衣服换上。

        没过一会儿,郁澧便从换衣间里走出。

        郁澧就算穿着朴素之时也挡不住一张脸长得好看,是个在人群当中,让人一眼注目的少年。如今换上了更好的衣袍,简直是闪闪发光。

        如此高调其实不符合郁澧的性格,但是如今,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听到另一个人对他的看法和评价。

        宁耀在看到郁澧的新装扮之后,眼前一亮。

        “好看!”宁耀拉着郁澧摆了几个造型,肯定的点点头,“不愧是我的人,从小就这么优秀,这得让多少少年少女芳心暗许啊。”

        一句话下来,成功说得郁澧脸上温度升高。

        有多少人会因此对他产生爱慕之情,那半点也不重要,重要的只是这个人的看法。

        他抬头看向宁耀:“那你喜欢吗?”

        宁耀一愣,笑道:“喜欢啊,我怎么会不喜欢呢。”

        他弯下腰,将郁澧衣襟处的一点褶皱抹平,同时轻声细语的说道:“你是我见过最优秀的人,不管是谁,只要有点眼光,都会对你产生好感。那些不喜欢你的人,不过是嫉妒罢了。”

        郁澧垂眸,看着衣襟处那一只白皙修长的手。

        太过于多了,短短一天之内,就从这个人的口中,听到了比过去所有年岁里加起来,还要多上数倍的夸奖。

        在这个人口中,他各方面都优秀至极,处处值得喜爱。而他在过去十几年中听到的各种否定,都是因为他人的嫉妒与阴暗。

        错的不是他,是这个世界。

        郁澧重新被握住手,走出店铺,走到外面的街道上。

        太阳从云层之后露出头,金色阳光洒落大地。

        温暖的阳光包裹着他,驱散他身上的阴寒之气。前进道路上的黑暗被照亮,像是到处都有光明的未来。

        *

        买完东西,宁耀打算带着郁澧先行撤离,找个山清水秀又没有人的地方隐居。

        虽然现在事情发展顺利,但这个封印塔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他和郁澧,后面肯定还有手段在等着他。

        而且除了要保证他和郁澧的安全,还得尽量想办法找出摧毁制作封印塔的方法,不能掉以轻心。

        宁耀这么想着,买了一份地图,大致确定接下来要去到哪里隐居后,带着郁澧离开这个集市。

        在离开之前,宁耀尝试了一下用郁澧的新剑飞行,发现自己完全不能用这一把新剑飞起来,并不能像现实里一样,轻松操纵郁澧的剑。

        算了,肯定不是他的问题,是这把剑还没能和郁澧心剑合一的原因。对随便用用的剑,果然还是不能要求太高。

        好在自从参悟了神迹留给他的力量后,要飞行对于宁耀而言也挺简单,完全可以御风而行,所以能不能操纵剑都无关紧要。

        “抱紧我哦,否则你就会掉下去,啪叽摔到地上,捡都捡不起来了!”宁耀趁着这个机会吓唬郁澧。

        “嗯。”郁澧回答,“我抱紧了。”

        宁耀得意洋洋,觉得自己成功吓唬到了郁澧,于是高高兴兴的往目的地飞行。

        但这一次飞行并没有那么顺利,不速之客的到来,终止了宁耀向前的脚步。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郁澧那看似和蔼,白发苍苍的师尊。

        “这位道友,”郁澧师尊拦在宁耀的前路,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突然到访,带本座首徒离开,也不经过本座同意,这恐怕不合规矩。”

        “什么规矩?”宁耀装作听不明白,“我喜欢就是规矩,从今往后,他就是我的了。郁澧,你来告诉他,你是要跟他回去,还是跟我走?”

        郁澧回答得很快:“跟你走。”

        宁耀笑了一声,看向郁澧师尊:“听见了吗?”

        郁澧师尊面色阴沉,他半威胁的唤道:“郁澧。”

        郁澧丝毫不退却的直视自己师尊的视线,更紧的抓住了宁耀的手。

        劝说不成,郁澧师尊也不再多费口舌,抽出自己的佩剑,直接动手。

        可他还没能真正的靠近宁耀,天际风云突变,数道深紫色的惊雷从天而降,劈在了他的身侧。

        其中蕴含着恐怖的气息,郁澧师尊身形一顿。

        “我早已证得大道,修成散仙,操控天雷也不过是顺手拈来。你大可以挑战我,只不过下次,这一道天雷就不会劈歪了。”宁耀神色淡淡,“它会直接劈到你的头上。”

        郁澧师尊沉默片刻,转过身,迅速逃之夭夭。

        宁耀没有追,他抱着郁澧,继续向前飞行。

        郁澧看着代表自己师尊身影的那个黑点越来越小,直到完全的消失不见。

        有温暖的手放在他的背上,轻轻拍了拍。

        “过去的所有一切都过去了,那些烦人的家伙都不存在,你只会面对崭新又光明的未来。”宁耀轻声说道。

        郁澧不再看向别处,他应一声后,将自己的头靠在眼前人的肩膀。

        这份感情好像来的太过突然又热烈,可却让他无法不沉迷。

        他并不渴望光明的未来,他只想要一个,能和眼前人一起共度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