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虐文主角不许我哭在线阅读 - 第 70 章

第 70 章

        这一次的梦境,也是宁耀曾经去过的地方。

        无人的清澈小溪,柔软的绿色嫩草,正是宁耀第一次见到魔尊,被魔尊握住小腿亲吻了脚踝之后,郁澧带他来清洗的地方。

        宁耀坐在溪边的绿草上看着身边翩翩飞舞的蝴蝶,伸出一根手指,于是那色彩绚丽的蝴蝶便落在了他指尖。

        宁耀去拽坐在他旁边的郁澧袖子,炫耀道:“你看,我厉不厉害?”

        郁澧把停留在宁耀指尖的蝴蝶赶走,握住了宁耀的手。

        他将宁耀原本并拢着的手指分开,把自己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挤进那指缝当中,最后与宁耀十指相扣。

        “你好霸道哦,那么漂亮的蝴蝶也赶走了。”宁耀说着,靠在郁澧的肩膀上,“为什么会突然想到来这里?”

        这一次郁澧的心情应该是不错,这里山清水秀的,比之前宁耀所经历的那几个梦境里的环境都要好多了。之前不是狭隘的空间,就是被永远固定在一张大床上,连空气都是炽热的,哪里像现在这样心旷神怡。

        看来郁澧在做梦的时候,也不是光想着和他做那种事,还是会带他进行日常的普通玩耍的。

        但很快,宁耀发现他这个想法真是错的离谱。

        坐在他旁边的郁澧起身走下小溪,握住了他的脚踝。

        宁耀任由郁澧握着,他双手撑在身后柔嫩的草地上,歪着头看向郁澧。

        这是要像那个时候的现实当中一样,亲一亲他的脚踝吗?

        做梦中的郁澧居然都变得这么收敛了呢!

        宁耀这么想着,忽然身上一凉。

        他低下头看自己,发现穿着的衣服整整齐齐的从衣襟处裂开,直到衣袍最末端。

        郁澧在宁耀身前,握着宁耀的一只脚踝。他侧头亲吻那脚踝处小小的骨头,再正过头,便能轻松看见那一片大好的风景。

        草地碧绿,压在这一片绿色上面的肌肤白嫩如羊脂,绿草上的花泛着粉。

        郁澧就这么明目张胆的盯着看,丝毫不知收敛。

        哪怕知道这只是在梦境里面,不可能会有其他人看见,宁耀还是因为这一种大庭广众感而不自在地红了脸。

        果然在做梦的郁澧是不可能变得收敛的!真是只有他想不到,没有郁澧做不出来。

        宁耀用另外一只浸泡在溪水里的脚拨弄溪水,让水溅到郁澧的身上脸上,然后骂道:“你这是在耍流氓,你知不知道?”

        郁澧闻言,将视线从花上转移到宁耀脸上,扬唇一笑:“知道又如何?”

        宁耀做出凶狠威胁的表情,郁澧笑着压下,他便伸出手抱住郁澧的脖子。

        绿草芬芳,其中的粉花开得正艳。晶莹露珠从花蕊当中流下,更显得花蕊别样软红。

        地上又是一堆宝石,宝石源源不断的产生,娇气的人在喊着疼,又被掐住了下巴。

        “娇气。”郁澧嗓音沙哑,“喊疼的人是你,真的停下来,不愿意的人也是你。”

        宁耀被一语戳破,气哼哼的说道:“那我现在就是真的不要!”

        “不行。”郁澧果断拒绝。

        太阳渐渐西沉,又一次被盖上了章的宁耀,终于回想起他必行的目的。

        他一次来,是要好好跟郁澧谈一谈,剖析内心的,结果现在呢?

        现在又开始滚来滚去,根据他的经验,以郁澧的能力,不到梦境结束之前,绝对不会停下来。

        如果是之前,他并不介意错过这一次机会,反正来日方长,大不了慢慢再找机会说开。

        可如今,他们能够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他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拖延。

        宁耀在各种间隙当中,努力的跟郁澧正常说话。

        “能不能先停、停一停,我们好说、说话?”宁耀费劲的问,“我有些事情想要跟你说。”

        宁耀的问话就如同石沉大海,郁澧像是被他这句话刺激到了什么地方,面色骤然变沉,不仅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加凶了。

        宁耀再次被逼出了两滴眼泪。

        怎么这个人在现实里不愿谈论这个问题,在梦里面也不愿意跟他好好说啊!

        “我就、就要说!”宁耀倔强道。

        郁澧冷笑了一声。

        四周的场景突然变化,不再是山清水秀的草地,而是四处密闭,无门无窗,光线幽暗的房间。

        房间里只有一张华丽的大床,宁耀就躺在这一张床上面,而郁澧在他的上方,眼神恐怖。

        “说什么,”郁澧冷声说道,“说你发现我实力不凡,正常状况下根本不需要被保护,终于等到我解开燃情种,不想再继续这段尴尬的关系,想一走了之?”

        宁耀:“?”

        他从来都没有表露过类似的想法吧!郁澧这些奇奇怪怪的脑补是从哪里来的呀!

        那表情凶恶的人突然垂下了头,鼻尖与宁耀的鼻尖相抵。

        郁澧的长发冰冰凉凉的落在宁耀脸颊,他蹭着宁耀的鼻尖,语气里是浓得化不开的执着。

        “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抛弃我,背叛我,只有你不行。”郁澧一字一句,说得清晰,就像是在说一个不可更改的规则,“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宁耀一愣,反应过来之后,眼眶发酸。

        哪里有无缘无故就形成的想法,郁澧会有这种念头,全是因为被抛下过太多次,多次噩梦般现实的叠加,终于形成了这样的本能意识。

        因为太过喜欢他,太过在意他的心情与想法,所以郁澧在现实当中顾虑重重。只有在无论如何都不会让真实的他讨厌的梦境里,郁澧才会肆无忌惮,将阴暗的自己展现。

        郁澧轻轻吻了吻宁耀的唇,拉开距离,唇角含笑。

        “我觉得把你关在这里不错。”郁澧说道,“你说吧,在这里,你想说什么都可以,反正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那雪肤花貌的人眼眶还应为长久的哭泣而泛红,他的鼻尖与嘴唇也是红的,一副被强行占有了的可怜模样。如今被强行夺走了人身自由,脸上却没有带上怒意,而是微微弯起了眉眼,露出一个柔和的笑。

        简单的一个笑容,就足以让郁澧心神荡漾,觉得幸福美满。

        只是这份美满到底是不曾到达心底,还掺杂着些许的苦意。

        不愧是梦境,梦中的一切都按照他的意愿行动,不会违背他,所以就算他这么对待宁耀,宁耀也不曾生气。

        “你猜错了,我没有想说那些东西。”郁澧听到宁耀说。

        虽然知道这里不是现实,郁澧还是顺着这句话进行询问:“那你想说什么?”

        “你把耳朵贴过来,我悄悄告诉你。”宁耀笑着说道。

        于是郁澧俯下/身去,将耳朵贴在宁耀的唇边。

        “我想说……”属于宁耀的声音清脆悦耳,明明是没有实体的声音,传入郁澧耳内,却比最甜的糖果还要甜,“我想说,我也喜欢你。”

        世界在这一刻变得寂静无声,只留下剧烈的心跳声。

        郁澧整个人如同凝滞一般一动不动,最后缓缓直起身,神色复杂的笑了笑。

        “的确是无与伦比的美梦,凤族神器威力果然不小。”

        郁澧的表情,由惊愕喜悦,慢慢变回了平静。

        “自己欺骗自己,也能得到短暂的片刻快乐,不错。”郁澧对宁耀的表白进行点评。

        宁耀也笑了。

        “谁说这是梦?”宁耀看着郁澧的双眼。

        如同平静的湖面被投入一粒石子,完整的画面被打碎。

        有光从缝隙中透出,那光芒越来越大,最终将虚假的梦境场景彻底击碎。

        无声的世界里重新填满了各种声音,寒风吹在车窗上的呼啸声,马蹄踩在地面上的哒哒声,还有车内的暖炉燃烧时,燃料细微的噼啪声。

        人间烟火气息包裹着郁澧,睡在他身边的宁耀睁开了眼睛。

        那双形状姣好的眼睛弯起,宁耀看着郁澧,笑着说道:“要我说,这就是现实。”

        郁澧的神情是难得的僵硬与难以置信,他沉默了好长时间,突然开口问道:“我第一次入梦时,用两个身体一起在那通道中逼迫的人……”

        “是我。”宁耀回答。

        “第二次在妖王府,被我绑在床上强迫的人……”

        “也是我啦!”宁耀回忆起来那次还有些尴尬,他把自己的脸埋到被子里,闷声闷气道,“不要再问了,全都是我。”

        空气有片刻的宁静。

        盖着的厚厚被子被从外边大力掀开,有东西狠狠的咬住了他的嘴唇。宁耀将这个吻完全的接纳,一边用手顺着郁澧的脊背进行安抚。

        细密的水声连接不停,宁耀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嘴唇快要被吃掉了,才终于被放开。

        郁澧握住了他的手,不容拒绝的说道:“既然已两情相悦,从今往后,你便是我的道侣。”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郁澧眼底是浓得化不开的情。

        天道那带着恶意的笑声仿佛又回到耳边,这是一场才刚刚开始,就知道最后会被迫分离的恋情。

        只有他一人知晓的结局。

        宁耀垂眸,凑上前去,蹭了蹭郁澧脸颊。

        “对,无论何时,我们的心永远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