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虐文主角不许我哭在线阅读 - 第 66 章

第 66 章

        郁澧的心情恢复平静,于是便跟宁耀说已经休息得差不多,可以继续上路,燃情种所带来的难受,不会再造成很大影响。

        宁耀:“……”

        大骗子,什么休息好了,是终于把心里面的火发泄出来了,所以才不影响上路吧!

        宁耀完全知道真相,但又不能拆穿,只能强忍着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继续跟郁澧上路。

        飞舟飞出山洞,和之前一样在深山老林上空飞行,一切看起来都很平稳正常。

        努力让自己守口如瓶的宁耀看了郁澧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自从做了那个梦之后,郁澧好像更加的对他寸步不离了。

        他在船舱外面看风景要跟着他,他睡觉要跟着他,他吃饭也要跟着他。

        宁耀吃着今天的午饭,努力对郁澧摆出一张凶神恶煞的脸:“干嘛啦,为什么我吃饭也要看着我?”

        “好吃么,”郁澧眉眼柔和,“我看你不怎么动筷子了,是已经吃饱了吗?”

        明明是很正常的日常好友之间的谈话,宁耀听到之后,拿着筷子的手微微抖了一下,差点就要脱口而出说已经吃饱了,再也吃不下了。

        宁耀:“……”

        可恶的郁澧,居然差点害他形成条件反射!

        宁耀忍不住瞪了郁澧一眼,怒气冲冲地继续进食正常的食物。

        郁澧看着宁耀耳朵尖上逐渐蔓延开来的一点红,突然开口问道:“你跟我说实话,在梦里,你拒绝了梦里的那个我以后……我是不是没有知难而退,而是强迫你了?”

        宁耀心里咯噔一下。

        不会吧,这么快就被郁澧猜出来了吗?

        宁耀一边迅速在心里思考着对策,一边缓缓抬起眼,就看见郁澧那隐含着愤怒的眼。

        这份怒气来得莫名其妙,宁耀摸不着头脑,于是含糊道:“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你干吗突然这么问啊。”

        以宁耀的性格而言,这样迂回的回答就相当于是肯定了,郁澧缓缓的深吸了一口气,还是没能忍住,对宁耀梦境当中那个自己的怒火。

        “他居然胆敢强迫于你?”郁澧怒道。

        也不知在梦境当中的宁耀是什么心情,被如此对待,想必定是又愤怒又屈辱。

        这样的情绪,又是否会由梦境当中带入现实?

        宁耀发现自己的脑回路,根本没办法跟郁澧的接上轨,只能呆呆的回了一句:“啊?”

        宁耀的手被握住,握住他手的人神色认真。

        “我不会这么对你,希望不要因为这种毫无根据的梦,就疏远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宁耀:“……”

        这句话由一个在梦里把他绑起来,哪也不许去,强迫了不止一次的人说出来,未免也太黑色幽默了吧。

        不过话说到这里,宁耀大概懂了郁澧的愤怒由何而来。

        “我没有把梦境当成现实!”宁耀耳根微红,轻轻拍了郁澧一下,“你能不能有自己是病人的自觉啊,不要老是想这些有的没的,伤脑子,好好卧床躺病行不行。”

        郁澧没有顺从地躺下,还是坐在一边安静看着宁耀吃午餐。

        宁耀也没有说话,一边吃一边进行思考。

        经历了这样一个梦境。值得他深思的东西比之前更多。

        第一次入梦时,他发觉了郁澧对他的喜爱,并且容许了郁澧对他的亲密行为。

        第二次入梦,他同样容许了郁澧的所有所作所为,虽然最开始有因为不能适应而产生的抗拒,但那也只是身体上的,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感觉到被折辱的痛苦。

        就算亲近到这个程度……他也没有感到很排斥。

        这说明了什么?

        这足以说明太多东西,也许他一个人不能很好的将这种感受代表什么分析出来,但加上一个郁澧,总可以分析个透彻了。

        现在郁澧还这么难受,说这个也许不太合适。等郁澧身上的燃情种解开,他就好好的跟郁澧谈一谈吧。

        宁耀暗暗做了决定,他看了一眼郁澧,感觉自己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一个人要保守这样巨大又八卦的秘密,实在是太艰辛了,这谁能忍得住啊!

        虽然已经决定好等郁澧服下解药之后再正式挑明,宁耀还是忍不住开始旁敲侧击。

        “以前我当妖王的时候,说要帮你找几个性格好的凤族作为道侣,你也不愿意,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啊?”宁耀问,“你总跟我在一块儿,别人就算喜欢你,也不敢来向你表达心意了。”

        郁澧淡淡道:“修行路漫漫,有你在,我就不会孤寂,为何需要别人向我表达心意?”

        宁耀一愣,在心底感慨郁澧可真会说话,如果是之前不知情的他听到这一句话,肯定会觉得郁澧的意思是友情万岁。

        可实际上,郁澧指的并不是友情。

        宁耀一点信息都没办法从郁澧口中套出来,于是又旁敲侧击的说一说自己的情况:“那你就不担心我找到心仪的对象,跟我的心仪道侣离开,没有办法再继续陪着你?”

        身边的氛围瞬间凝结。

        “你有心仪之人?”郁澧的语气看似平常,但仔细听,能听出里面隐藏着的杀意,“…是谁?”

        “但是这还要问吗,”宁耀理直气壮的说,“肯定是个长得特别帅,修为又高,又对我好的人啦。”

        郁澧微微眯起眼,看起来还想再说些什么,就听从地面传来一声巨大的冲击声响,飞舟被强烈的灵气气流冲得一阵摇晃。

        在这一股气流当中飞行似乎有些危险,船的最边缘处开始隐隐出现裂缝,眼看事情不太对劲,宁耀没有让船强行冲过这一股灵气气流,而是控制着船,朝着气流最平缓的地面降落。

        那里出现了一个大坑,坑底处躺着一个人。

        这两个人,正是林冷炎。

        林冷炎根据自己的多次搭讪经验,制定了一个方案,让自己假装受了伤,再吸引目标人物过来查看。

        在功法之下,他会与那美人的心仪者有几分相似,所以他受了伤之后,出于某种不可说的情愫,美人必定不可能将他扔在这里不管。

        而他在疗伤期间,会理所当然的和美人之间发展出暧昧关系。

        之前勾搭上的魅魔在这个时候就可以出来了,负责在美人面前说他的各种好话,展示他的种种深情,并表达出对于正宫只会留给美人的羡慕。

        在种种攻势之下,好事便这么成了。

        林冷炎心里头的算盘打的啪啪作响,他特意的挑选了角度,让美人能看到的,是他最帅气的那半张脸。

        这一眼,必叫那美人一眼倾心。

        想必很快,美人就会从那飞舟之上下来,心疼的把他扶到飞舟里——

        美妙的算盘还没能完全打完,由飞舟降落而引起的滚滚烟土将林冷炎淹没。

        林冷炎强忍着咳嗽的欲望继续趴在地面上,终于等到了他想要等的人。

        美人走出船舱看了他一眼,大吃一惊,在打量了他几眼过后,马上又退了回去。

        没有想象当中的关切,没有担忧又亲密的搀扶,林冷炎听到了那美人的声音。

        “有一个人躺在地上,怎么办啊,我们明明没有碰到他呀。”

        “我看看。”另一个声音开了口,然后脚步声由远及近,哪怕闭着眼,林冷炎也能感觉到那冰冷而不带善意的视线从他身上扫过。

        脚步声返回船舱内,男人再次开了口:“是讹诈,他还有气,以他的修为,这点小伤用不了多久就会恢复,不用管他。地面的气流小,我们飞低一些,靠着地面离开就是。”

        “那你快坐好,这就出发了。”

        滚滚烟尘再次袭来,这一次是因为飞舟的离去。

        不是欲擒故纵的试探,是真的离开。

        李冷炎从地上坐起来,不敢相信的看着飞舟离去的背影。

        整个事情的发展,和他预想中实在要差的太多了。

        ……怎么会这样?

        他一直以来都引以为豪的魅力,居然也有了不灵的时候?

        拥有三百七十二房妾室,自信能征服一切不管喜欢他还是不喜欢他的美人的林冷炎,第一次陷入了怀疑当中。

        “我早就与你说过,这个法子不管用。”有声音从上方传过来,是一直关注着这一边动静的天道,“你要用上你的实力,去将我要你杀的人杀死,然后才能将你想要的美人抢过来。”

        林冷炎的脸色阴晴不定,最后冷笑一声。

        “我的魅力不可能失效,如今出了问题,肯定是因为美人受到了那人的胁迫。”

        “没有我征服不了的人,看好了,我要让那个人抑郁寡欢,惧怕于我。”

        *

        宁耀真是被吓了一跳。

        那个修士真是阴魂不散,居然又让他们碰到了。上一次碰到那个修士之后,郁澧因为吃醋而把他这样那样翻来翻去的事情,他可还没有忘呢!

        居然还想陷害讹诈他,真是好坏的一个人!

        “这一次看到他不笑了?”郁澧在一旁问。

        “笑什么笑,本来就不是因为他笑的,你讨厌死了,走开走开。”宁耀用手推了推郁澧,没有推动,于是放弃。

        “不是因为他笑,那是因为谁笑。”郁澧捏住了宁耀的胳膊,他还没有忘记意外发生之前,宁耀和他说的话。

        “因为你的心仪之人?”郁澧沉声问道。

        “哎呀,你真是……”宁耀被郁澧敏锐的猜测和神一般的联系所惊。他不想让郁澧误会,但在还没和郁澧进行详谈,确定这份感情之前,也不能就直接说郁澧是他的心上人了。

        他可不能随随便便,仪式感可还是要有的!不能学郁澧这个混蛋,连告白都没有就直接把人拖上床。

        ……虽然是在梦里面拖上床。

        “哪里来的心仪之人,你不要乱猜,总是猜些根本没有的事。”宁耀进行否认。

        郁澧没有刨根问底的再进行询问,宁耀自觉已经彻底将郁澧说服,于是继续去看地图。

        等他们穿过这片三不管地带的深山老林,便离目的地很接近了。和郁澧坦白的时间,想必也不会太久。

        *

        月亮爬上树梢,又到了夜深之时。

        郁澧不用每天都睡觉,但宁耀一个从正常世界里来的人,还是保持了原本的生物钟,每天都要进行睡眠。

        “你真的不睡吗?”宁耀打了个哈欠,“我们可以一起睡,你生病了呀,不好好休息怎么能行。”

        郁澧摇了摇头。

        那一个梦境让他警惕,他在梦里强迫宁耀时,宁耀也会梦到相似的事情。这到底是巧合,还是有某种特定的原因?

        是前者还好,如果是后者……他不能再在梦境里暴露过多的事情,类似的梦做得多了,难免会免引起宁耀的警惕。

        现在他的实力还不足以和两个天道对抗,等四座封印塔全部推翻,他的实力也足够之后,他就和宁耀挑明一切。

        到那时,不管宁耀是接受还是拒绝,他们都会永远在一起。

        至于宁耀所说的心上人……

        郁澧的心情缓缓下沉,心脏如同被一只手捏紧了。

        宁耀就连否认时,脸上的表情都那么的不自然,

        撒谎都不会撒,哪里能骗得到人?

        但那又如何,就算宁耀不喜欢他,他们也还是会在一起。

        飞舟继续飞行,郁澧走出船舱,走到外边去吹一吹夜晚的冷风。

        冷风吹拂,带着其他人灵力的气息。

        郁澧猛地回过头,在黑暗当中,第三次的见到了林冷炎。

        这一次林冷炎将真正的实力威压放了出来,是猛如洪水般的朝着郁澧袭去,又被郁澧挥手打散。

        “不错,值得一当我的对手。”林冷炎傲慢道。

        郁澧微微皱起眉。

        这个人所拥有的力量很奇怪,像是自成一个体系……绝非等闲之辈。

        一个实力不弱,又明显对宁耀有歹心的人,自然不可能放过。

        夜深人静,是悄无声息抹除掉对手的好时机。

        一切的攻击都没有发出声响,能让船舱内部的人继续安静沉睡。

        两股灵力发生碰撞,僵持了一瞬,还是郁澧占据上风,击碎了对方的防护罩。

        护身法宝破碎,林冷炎闷哼一声,突然说到:“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第一次见到我时,就对我笑?”

        “因为我长得像他无法得到,只能怀念的白月光,所以他见我的第一面,就对我有好感。”这类事情干得多了,林冷炎早已知道应该如何击溃情敌,“这一点,你能做得到吗?”

        “费了这么大力气,还只是好友的你?”

        “你想如何,将我击杀?可以,我完全能撑到他出来的那一刻,到那时,他会再次亲眼目睹你残忍的手段。你猜,他会不会回忆起,心上人离他而去的那个瞬间?”

        “你猜,他会不会对你心存芥蒂?”

        郁澧握紧手中的剑。

        ……这个人,废话实在太多了。

        心脏像是再次被大手捏紧,五脏六腑都是隐隐的闷痛。

        他没有回头路,就将这个人,和日后可能会遇到的宁耀真正的心上人,一同化为灰烬。

        脑海当中宁耀仇恨的眼神一闪而过,让郁澧的动作有了瞬间的停滞。

        危险立刻逼上,郁澧避身闪过,正要回击,眼角余光看见了现在他最不想看见的人。

        宁耀看着他,惊恐的睁大了眼。

        郁澧下意识的停下动作,一切都在转瞬间发生。

        手中的剑被宁耀夺下,身后男人得意又猖狂的笑,还有那男人被一剑划伤手臂时的惊愕。

        血液开始恢复流动,郁澧转过头,眼眸微亮。

        “他要打你,你怎么不打回去。是生病太难受了吗?”宁耀一脸的担忧还有愤怒,“到我后面去,看我给你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