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虐文主角不许我哭在线阅读 - 第 62 章

第 62 章

        长路漫漫,哪怕使用着速度极快的飞舟,也要经过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能到达目的地。

        而这一路上,宁耀就尽量寻找有也许可以帮助郁澧缓解痛苦的东西。

        “前面有一个千年冰潭,”宁耀拿着当初从妖族那里拿的地图仔细研究,对郁澧建议道,“下去泡一泡,看看能不能好受一些吧?”

        郁澧没有反对,总归只要不是去找解药,那么去哪里都行。

        宁耀让飞舟朝着目的地飞行并降落,很快,在群山环抱之中,找到了那一方冰潭。

        池水极寒,整个池水上方是缭绕的烟雾寒气,几乎要让人看不清几米开外的东西。

        宁耀带着郁澧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很快走到了池水边。

        离得越近,那寒气便越逼人了,宁耀没有立刻让郁澧下水,而是自己在池水边蹲下,伸手去触摸里面的水,想要知道温度到底有多低,是不是合适。

        刚把手指伸进水里一秒,宁耀迅速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可就算是这样,指尖上也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壳,就像是一层晶莹剔透的冰指套。

        “嘶……”宁耀小声的吸气,想要把手指上的那一层冰壳拿下来,可冻的是太严实了,他一时之间还真扒不下来。

        “不能这样强来,万一把手指弄伤了可怎么办?”郁澧说着,拿起宁耀的手,贴在自己的脖颈上。

        那片肌肤的温度很高,很快,宁耀贴着郁澧脖子的指腹那一侧,手上的寒冰渐渐融化。

        宁耀看着自己手指另一侧没有被暖着的地方,小声说道:“能不能换一面呀,均匀受热比较好?或者你用手给我握一握,这样子冰很快就能融化了。”

        郁澧却是没有动,抬起眼,用黑漆漆的眼眸去看宁耀,缓声道:“如今我体热难耐,有一个办法或许能让我更舒服些,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什么方法?”宁耀着急道,“有什么不愿意的,你别卖关子了,直接做就是了。”

        郁澧不再多言,他将宁耀的手指往上抬,同时张开口。

        宁耀一愣。

        指尖被湿/热口腔所包裹,那坚冰快速融化,手指便直接与那一股热接触。

        指尖上的寒意被快速驱散,接着沾染上不属于自己的高热。

        主人并不躲避突然到访的来客,热情的迎上去,将来客浑身上下都染遍自己的气息,并热情的与其一起玩耍。

        娇嫩的指腹皮肤被来回磨蹭,宁耀头皮一麻,下意识的把自己的手指抽了出来,眼睛还没反应过来的看着郁澧。

        郁澧那漆黑眼眸直直的看着他,一点猩红舌尖伸出,舔了舔薄唇,像是意犹未尽,还想再次品尝那美味。

        宁耀后知后觉的感到脸热,他移开自己的视线,转移话题:“这里的温度会不会太低了,你进去会冻伤的。”

        郁澧却是笑着摇摇头,在宁耀反应过来之前下了水。

        冰寒池水很快将郁澧的黑袍凝结上一层寒冰,可那寒冰不能再进一步,在触碰到躯体时,便化为晶莹水珠。

        宁耀担忧的蹲下去:“真的没问题吗,冷不冷?”

        “我也不知,只是觉得热。”郁澧的黑发飘散在水中,“我感知已不准确,不如你来帮我摸摸看,温度有没有下去些?”

        这邀请对于普通人实在是有些奇怪,但放在中了毒的郁澧身上,又好像很正常。

        郁澧趴在岸边一脸期望的看着他,宁耀犹豫的伸出手,摸上郁澧的脸。

        那脸庞还是很烫,可是脸又没有在冰水所浸泡,说不定其他地方会降温呢?

        在郁澧鼓励的眼神中,宁耀伸手向下,触上那坚实的胸膛。

        所及之处还是火一般的滚烫,和浸泡冰水之前比起来没有丝毫变化。

        有了变化的,是郁澧脸上的表情。

        那张平时桀骜不羁的脸上,出现了难耐而隐忍的神色,隐秘的春/意堆在眉梢,有一种难以言喻,让人脸红心跳的色/气。

        郁澧伸手将宁耀的手摁紧了,让宁耀放在他心腔上的手微微凹陷下去,装作茫然的问道:“怎么样,有用么?”

        宁耀回过神来。

        种了燃情种以后的郁澧……和以前实在是太不一样。

        “没有用,起来吧,”宁耀定定神,不让自己瞎想,将郁澧拉起来,“不在这里浪费时间,我们继续去找解药,不然你又要多难受一段时间了。”

        郁澧不做反抗的顺着宁耀的力度从水中起身,正想再说些什么,眼神一厉,转头看向身后的某个点。

        四周都被雾气所包围,宁耀看不清那里有什么,一阵狂风刮过将雾气吹散,他看清了那里所站着的人。

        那是一个男人,因为被郁澧的头发所遮挡,他看不清那个男人的眼神,但吞咽口水的动作,和猴急着解开腰带的动静,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宁耀碍于位置受限看不清,郁澧却是能将全局看得明明白白。

        那人的眼神看着宁耀,眼中的急/色简直要化为实质流露而出。

        ……他因为中了毒假扮柔弱而特意将威压收敛,没想到不管什么猫猫狗狗都敢找上门来。

        郁澧垂眸,接着整个人扑到宁耀身上,将自己的佩剑递到宁耀手里。

        “他定是想要对我……”郁澧的眉头轻拧,说话时还微微喘着气,“我如今精力不支,还得麻烦你将他赶走了。”

        手里的长剑还在散发着来自主人身上的热气,宁耀没有过多犹豫,将剑抽出。

        长剑有灵,轻轻在空中一划,便划出一道锋利剑气。

        剑气速度很快,瞬间到达了那个男人面前,如同切豆腐一般切掉了他的小半截耳垂。

        “滚。”宁耀冷下脸,“下次割的,就是你的脑袋!”

        “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吓得屁滚尿流,连腰带都没顾得上系,连滚带爬地迅速离开。

        宁耀眼看着人重新消失在白雾之外,俯身抱抱郁澧,安慰道:“没事了,我会保护好你的。”

        在宁耀看不见的烟雾缭绕之外,可怖的魔力追上了那逃跑的男人,先是封住了他的嘴让他不能发出惨叫,然后一点一点的,将人彻底溶解,化为地上淤泥。

        悄无声息的结了一条命的郁澧,面上虚弱的靠在宁耀肩膀上:“幸好有你在我身边,否则……我或许已经没有脸面,再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你,我可怎么办?”

        宁耀越听越心痛,这么柔弱的郁澧,他可一定要保护好才行!

        事不宜迟,还是继续接着出发寻找解药。

        他们的路程才走了短短的一部分,宁耀重新回到飞舟后研究地图,发现距离最近的那一条路,是需要穿过一部分妖族领地的。

        这一条路对于寻常修士来说不能走,对于他而言,就跟回自家的后花园没有什么两样。

        宁耀灵光一闪。

        虽然离解药的路还很远,但说不定妖族里面会有能够稍微缓解燃情种的药?

        虽然在传说之中,燃情种除了特定的解药外无药可解,可龙族和凤族同样是生活在传说当中的妖族。虽然血脉已经被稀释,但他们说不定会有上古大妖流传下来的神器呢?

        宁耀将自己的想法跟郁澧说了,在得到支持后,迅速略微调整方向,好让自己能更快的到达妖族。

        他们日夜兼程的赶路,终于紧赶慢赶的到达了。

        在到达之前,宁耀通过当初离开之时,妖族所给他的令牌提前发了通知,所以现在远远的,就能看到在城门口等待迎接他的一众妖族。

        宁耀将自己的头发改变成为白金红三色,到达之后也废话不多说,在给郁澧安排好了休息的地方之后,召开了一个紧急秘密会议。

        他没有说出郁澧中了燃情种,只是大致的说遇到了一些麻烦,问各族有没有能够暂且缓解痛苦的东西。

        宁耀其实也没敢抱太大的希望,但让他高兴的是,还真的有!

        “凤主你忘了吗?我们凤族的神器,就能让人在睡眠当中免受痛苦,又有一个美梦。”凤族圣子凤玄说着说着,开始歌颂宁耀伟大,“凤凰守卫一方安宁,一声鸣叫就能让人心旷神怡。是您赋予了这个神器力量,寻常神器根本做不到这一点,只有接受了您福泽的神器才能做到!”

        宁耀艰难的维持高冷的表情:“……好了,别说了,带我前去。”

        凤族神器在平日里被小心仔细的看守着,不管哪个时候都有至少四个守卫在保护神器,不管谁来都压根别想碰神器个角落。

        至少在今天之前,是这样的。

        宁耀来到凤族禁地,还没等开口,守卫就哗啦啦的跪了一地,然后恭敬的给他让开了路。

        正儿八经的凤凰想要神器,哪有不给的道理!

        不仅要给,还要担心神器是否太过沉重,让凤凰拿着的时候感到劳累。

        这神器怎么就不能懂事点,自己跳到凤凰手上呢!

        凤族们对神器恨铁不成钢,但宁耀也不知道凤族们的所想,直接上前将神器拿起。

        神器造型古朴,看起来像是一个造型别致的法杖。

        长老贴心的上前来给宁耀进行讲解:“上边这一头只要摁下,再将它放到需要使用的人手上,就能在入睡之时消除痛楚,做一个圆满的美梦。”

        “那这边这一个呢?”宁耀指着另一边问。

        “这边这个摁下,可以让心意相通之人入梦,您与妖后感情笃深,也可以继续在梦中陪伴着他。”长老说道,“神器还有很多其他的力量,能击退强敌,净化魔气,但我想您作为凤凰,那些其他的小功能,应该是入不了您的眼的。毕竟您的本体,要比这力量强大的多。”

        宁耀:“……嗯,你说得不错。”

        假凤凰宁耀也不好多问其他功能,拿着神器,背着手,一脸高冷的离去。

        回到郁澧的休息所,宁耀迫不及待的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给了郁澧。

        “如果真的能奏效,那一天能减少一半的痛苦时间!”宁耀兴冲冲的将东西塞进郁澧的手里,“快试一试。”

        郁澧看着手中的神器,也略微有些惊讶。

        上一辈子,凤族隐世不出,他其实并没有跟他们打过交道,也就更没有使用过这个神器。

        居然还会有这种东西?

        感觉到计划被隐隐的破坏,郁澧也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点点头。

        如今他们处在凤族内部,安全性能得到一个基本的保障,郁澧又再次加了好几道防护,这才躺上床。

        “睡吧,睡醒以后告诉我,有没有用哦。”宁耀帮郁澧盖上了冰凉的冰丝被。

        看着郁澧闭上眼,宁耀轻轻将阅郁澧手中神器的另一端也摁下了。

        刚刚他特意没有告诉郁澧,他也可以进入到梦之中。

        大概是想要在这一段苦日子里,给郁澧一个小小的惊喜吧。

        宁耀在床的另一边躺下,握住郁澧的手,也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宁耀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脑袋一沉,同时眼前一白,整个人像是站立了起来。

        宁耀睁开眼,眼前已经不是凤族的那个房间,而是一片厚重的白雾。他也不是躺着,而是直直站立着。

        这是……成功入梦了吗?

        宁耀感到疑惑,他尝试着伸出手去触碰那些白雾,在触碰到的瞬间,就如同电影拉开序幕,周身的整个场景,唰的一下改变了。

        他身处于狭窄而又拥挤的空间里,眼前站着应该已经死去的魔尊,而身后紧贴着他的,是他所熟悉的郁澧。

        “站得和我这么近,是想与我多亲近亲近么?”魔尊说出宁耀熟悉的台词。

        宁耀反应过来。

        他的确应该是进入到了郁澧的梦境当中,只是他没想到,郁澧梦见的,居然是这样一个过去的场景。

        ……这样一个片段,和美梦这两个字哪里搭边了?

        “不说话,那就是默认。看来,你的确想跟我多亲近亲近……”魔尊整个人凑近了,压低声音说道,“真巧,我也想。”

        宁耀的鼻尖上不由他自己控制的冒出汗珠,他想起来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魔尊会把他鼻子上的汗珠刮掉,然后郁澧会在他的背后,帮他把后颈上的薄汗吻去。

        可这一次,事情却没有再按过去那样发展。

        “你看,你都出汗了。”魔尊轻声说道,伸出一只手摁在自己的面具上,缓缓将面具拿开。

        宁耀打起了精神,好奇心作祟,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那面具挪开,露出被遮掩的脸庞。

        面具之下,居然是和郁澧一模一样的脸!

        宁耀整个人目瞪口呆,没等他作出反应,身前的这一个魔尊郁澧,一只手捧住了他的脸。

        “出汗没关系,我会帮你把它舌忝掉。”魔尊嘴角愉悦的勾起,他整个人上前,宁耀感觉自己鼻尖上一热,那上面的汗珠便消失无踪。

        “你很美味。”魔尊微微眯起眼。

        “你——”

        宁耀努力在震惊当中回过神。

        对了,郁澧是没有见过魔尊本人的,反正是光离怪路的梦境,直接自己当魔尊也不是不可以。

        “这么看着我,是想让我再来一次?”由郁澧装扮而成的魔尊笑着询问。

        他根本不等宁耀的回答,在自己说完话后,就再次捧着宁耀的脸凑上前,将一个吻印在了那鼻尖上。

        “你……你别闹!”宁耀想要摆脱这个奇奇怪怪的郁澧,可他一动,腰上的禁锢就更为明显。

        “只注意着他可不行,”身后也传来郁澧的声音,那一双放在他腰上大手将他抱紧了,“告诉我,还有哪里出汗了?我会帮你,一点一点地舌忝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