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虐文主角不许我哭在线阅读 - 第 56 章

第 56 章

        宁耀眼疾手快,在魔尊要进屋之前,把人成功拦截在外。

        宁耀紧张的制止道:“你、你不能住在这里。”

        “不能?”魔尊嗤笑一声,“你要知道,整个魔域都是我的地盘,没有我不能进的地方。”

        道理的确是这么一个道理,宁耀自己也知道魔尊说得对,可就算再对,他也不能让魔尊进去,跟郁澧里面对面啊?

        宁耀绞尽脑汁的编造合理的谎言:“可是、可是这一间屋子是我住的,里面只有一个卧室,一张床,所以你不能进去一起住。”

        宁耀尽量让自己不心虚的跟魔尊对视,魔尊沉默半晌,做出了让步。

        “既然这样,那我就在你的小屋旁边另外搭建一个新的屋子,我住在你隔壁,这样总归是没问题了?”魔尊说。

        “唔,嗯……”宁耀欲言又止,想不出还有什么合情合理的理由可以拒绝,于是含糊的搪塞几句,以今天太过劳累的理由,把人暂且赶走。

        之前跟魔尊说的只有一个卧室一张床是真的,只不过这一张床上,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在睡,他还和另一个人一起分享。

        宁耀仔细把门锁上,回头在屋子里寻找郁澧的踪迹。

        郁澧正坐在床边,两人视线对上之后,郁澧张开双臂。

        “辛苦了。”郁澧笑着说道。

        面对魔尊时,宁耀警惕的选择不接触。但这一次,宁耀毫无防备心的一头扎进郁澧怀中,接受了这个在他眼里代表着安慰和鼓励的拥抱。

        “怎么办,那个魔尊说要住在我们旁边!”宁耀对着郁澧抱怨道:“那个魔尊好可怕呀,他居然要住在这里,怎么样才能把他赶走呢?”

        “为什么要把他赶走。”郁澧有条有理的进行分析,“他住得越近,越方便让我们套话,也就能用最快的时间解开封印塔。”

        宁耀皱起眉。

        是这样吗,他居然觉得郁澧说的有些道理。

        不对,这不是重点,差点就被郁澧给带偏了!

        “可是他住在旁边,如果发现了你的存在怎么办?到时候肯定会大打出手,如果他再拿出燃情种加害我们……”

        宁耀越想越忧心,而郁澧及时打断了他继续往下想的思路。

        “所以,我藏好不让他发现,这样就不会有问题了。”郁澧说道。

        宁耀的眉头皱得更深。

        好像的确是这个道理没错,可是……

        “真的不会被发现吗,我怎么感觉很容易露馅呢。”宁耀说着说着又否决了自己的想法,“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想那么多做什么。”

        郁澧微微弯起眼:“我也这么想,无需惧怕,只是需要做一些前置准备。比如……”

        郁澧指了指床上的两张被子,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恳切道:“比如把两张被子减为一条,这样就算那人突然闯进来,也不会因为两张被子而起疑,你觉得呢?”

        宁耀之前完全没有想到过这一点,被郁澧指出来后不由有些呆的看向床。

        虽然他醒过来的时候,时常会发现自己不老实的把郁澧当做抱枕,但是在睡着之前,除了在妖界失忆的那段时间,他基本都是很老实的和郁澧一人盖一张被子聊天睡觉。

        这次在醒着的时候,就要盖着同一张被子了吗?

        “那枕头,是不是也只能留着一个呀。”宁耀小声的问。

        郁澧一本正经的分析:“我认为最好只留一个,这屋里的东西,只需要一个人的份。”

        宁耀低头思考片刻:“你说得有道理。”

        他站起身,把多余的被子和枕头收进了储物戒内。

        宁耀百感交集的拍了拍剩下来了独被。

        也不知道郁澧晚上睡觉会不会和他抢被子,不过抢不抢也无所谓,毕竟郁澧整个人都已经是他的抱枕了。

        只希望不要发生意外,能顺顺利利的从魔尊嘴里套出信息。

        *

        一转眼,就到了晚上睡觉时间。

        这一次宁耀没有平时的干脆利落,他在床旁边磨磨蹭蹭好久,终于翻身上床躺下。

        郁澧一如既往地睡在外侧,看见一边躺得相当规矩,连手都安分搭在被子上的宁耀,不由得轻笑一声:“你紧张什么,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我才没有紧张!”宁耀矢口否认,“开什么玩笑,都多大的人了,我才不会因为这个紧张呢。”

        郁澧从善如流的改口:“好,不紧张。不就是盖一条被子,这有什么了不起的。”

        这一次宁耀没有马上接话。

        其实……还是挺了不起的。

        宁耀在此时此刻,突然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以前他以为不会有机会尝试的事情,正在一个个的经历。

        比如拥有一个至交好友,比如和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一起躺在床上,他也不用担心受到伤害。

        信任感和安全感裹着他,让他在躺上床之前想的不是如何保证自身安全,而是相比起来微不足道的,如何缓解紧张和尴尬。

        宁耀往旁边一伸腿,不出意外的踹到了郁澧的腿。

        宁耀耍赖道:“你看你,睡这么多地方,可怜的我只能睡一个小床角,你好坏啊,还不快让开点。”

        郁澧受到无端指责,不退反进,直接一翻身,把宁耀压到了角落里。

        “像这样让开吗。”郁澧挑了挑眉。

        宁耀被一堆的被子包裹,旁边还有一个人压着他,手忙脚乱的挣扎了半天,终于把自己解救了出来,把郁澧推到一边去。

        宁耀看着这一堆被子,突发奇想:“如果魔尊突然闯进来,我可以像这样把你全部埋进被子里挡起来,再用身体挡住你,这样就不会被发现了。”

        “他不敢进来。”郁澧懒洋洋的说道。

        他绝对不会让化身帮倒忙,打扰他和宁耀一起独处的时光。

        “凡事总有个万一嘛。”宁耀说。

        他费劲的把郁澧再推出去一些,然后自己躺下来。

        夜深了,但因为盖着被子,所以还是会感觉到闷热。宁耀把被子踢开,过了没一会儿,被他踢开的被子又重新回到他身上。就这么重复了几次,宁耀再傻也知道这是郁澧不让他踢被子了。

        “你干嘛呀,怎么你连这个都要管。”宁耀一边抱怨一边再踢了一次,发现被子又飞回来了,于是狞笑一声,“好啊,这可是你自找的,我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

        厉害的宁耀伸出自己的手脚,用四肢把睡在同一张被子里,还清醒着的郁澧五花大绑。

        “快把自己变得凉快点,不然我就把你捆死。”宁耀低声威胁。

        郁澧笑一声,将自己的体温变低,让宁耀能抱得更舒适。

        宁耀找到合适的角度,把自己的额头贴在郁澧温度清凉的肩颈上,舒服的叹了一口气。

        属于郁澧的气息冷冷淡淡的涌入鼻腔,宁耀蹭了蹭,眼底有些酸涩。

        但他还记得郁澧不让他哭,于是把眼泪憋回去,小声的感慨道:“我以为……我这辈子都没有机会跟人开这样的玩笑了。”

        “为什么?”郁澧轻声问。

        “因为,如果我这样缠着其他人,我可能就大事不妙了呀。”宁耀回答,“这不是很明显的吗,除了你之外,这么对其他人,我就要担心第二天能不能起床了。”

        说第二天还是含蓄的说法,实际上郁澧和宁耀都知道,碰上了别人,不能起来的天数,可能就不是以天来计算的了。

        “你真是我最好的朋友。”宁耀抱着郁澧真诚的说到。

        宁耀毫无保留的信赖,却让郁澧烦躁。

        他不想当朋友,可是这小少爷,似乎永远也意识不到。

        他试探着,用玩笑般的语气,将事实说出。

        “你这么相信我,就不怕万一哪天,我也对你产生爱慕之情?”

        “啊?”宁耀震惊了。

        察觉到怀里的人身体都变得僵硬,一副吓得不轻的模样,郁澧无声的叹了口气,伸手将人搂进怀里。

        “逗你的,你也真信。”

        宁耀的脸有些发烫,他重新把脸贴在郁澧身上降温,想说些什么,又感觉不合适,最后只好气呼呼的说道:“我要睡觉啦,你不要招惹我。”

        郁澧没有再说话,听着怀里人的呼吸逐渐变得平缓而规律,伸手将人抱得更紧。

        他让化身住到旁边,自然是想为自己谋取一些好处。不用太多,能在清醒时睡在同一张被子里打闹,就已经很好。

        剩下的,让他徐徐图之。

        *

        郁澧是这么想的,他一边抱着宁耀,一边作为魔尊,连夜在旁边建新房子。

        房子建得好好的,本该是个平静而一切顺利的夜晚,可郁澧没有想到,宁耀今晚睡觉会这么不安分。

        不只是缠着他,还一直在动来动去。

        不知道是梦见了什么,那只细长的手一直在滑来滑去,在郁澧身上煽风点火。

        “冰淇淋……”睡梦当中的宁耀小声呢喃,“好凉快,好大的冰淇淋。”

        郁澧本来就对宁耀有想法,被宁耀这么触碰的到的地方,就如同被点了一把火。

        郁澧强忍着,抓住宁耀作乱的双手:“冰淇淋是何物?”

        睡梦当中的宁耀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挣脱了郁澧的束缚,继续小声的说着梦话:“我的勺子呢,没有勺子要怎么吃呀。”

        宁耀的手一握,握住了长而意外粗的勺子柄。

        郁澧倒吸一口冷气,与此同时,外面的魔尊没控制好力度,用力一敲,这座新建的房子轰然倒塌,发出轰隆巨响。

        宁耀被这巨响猛地震醒,根本来不及思考,就听外面的大门砰的一声被打开。

        怎么回事,是谁闯进来了,是魔尊闯进来了吗!

        情急之下,宁耀也顾不得尴尬了,他把郁澧胡乱的塞进被子里,然后翻身坐上去。

        情况紧急,宁耀根本来不及看清自己到底坐的是哪里。

        可现在他知道了。

        因为根本不需要用肉眼去看,就能完全的确定这个位置。

        层层叠叠的被子之下,郁澧难耐的闭上眼,难得的爆了一句粗话。

        草。

        再坐一会儿,这小少爷又要哭鼻子掉眼泪,哭天喊地的喊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