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虐文主角不许我哭在线阅读 - 第 55 章

第 55 章

        宁耀等待着郁澧的回答,可平日里一直很聪明的郁澧,今天的反应格外的慢。

        宁耀再一次去推郁澧:“你说话呀,你觉得我的计划怎么样?虽然我们两个很厉害,但魔尊肯定也不是等闲之辈,手上还有燃情种,直接跟他对上多少会有风险。如果能让他心甘情愿的把事情说出来,那多好啊!”

        宁耀一脸想出了好方法的开心表情,就算是普通人看了都不会忍心打击他的积极性,更何况是郁澧。

        郁澧不久前还在忧心,因为一时冲动而让宁耀发现了真相该如何是好,宁耀就雪中送炭的给他提供了解决方法。

        这个方法甚至不需要他去引导宁耀相信,是宁耀自己想出来的,并且对这个思路信心满满。

        “太危险了。”郁澧假装思考,“这么做,需要你跟那个魔尊直接正面接触,万一他心胸狭隘,对你下了燃情种……”

        “世界上哪有什么东西是一点风险都没有的。”宁耀故作老成的叹了口气,“就算不用这个方法,就能完全消除魔尊找上门,对我们使用燃情种的风险吗,我看也未必。”

        更何况,根据那短短的碰面,他感觉魔尊不像是那种会对白月光使用强制手段的人,否则也不至于会对一尊魔制品都那么怜惜,舍不得用力。

        宁耀看向郁澧:“你觉得呢?”

        郁澧漆黑的眼睫半垂着,仔细的思考。

        按照宁耀的这个方法,他只需要让魔尊装作被迷得神魂颠倒的模样,交出宁耀所想要知道的一切,就能顺利度过这一关,和宁耀离开魔界。

        ……也不需要伪装,被迷得神魂颠倒,这本就是事实。

        至于燃情种……他还是得另找时机,毕竟首先要保证的,是不能引起宁耀的怀疑。

        “这的确是个好方法,”郁澧握紧了宁耀的手,“就是让你受累了。”

        宁耀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有什么呀,是我应该做的呀。”

        其实,宁耀还有一个更大胆的猜想,只是碍于他是穿越过来的,所以没有敢跟郁澧说。

        他怀疑,现在的这个魔尊,和书里给郁澧下毒的那个魔尊,不是同一个人。

        因为在书里,那个魔尊肥头大耳,身形彪悍。而他见到的那个魔尊,虽然穿得严严实实,但是光看轮廓,就能知道身材绝对不错。

        为什么魔尊的人选会有所不同?他怀疑,是因为他穿越过来而引起了蝴蝶效应,魔尊为了白月光奋发图强,击败旧魔尊,自己当上新魔尊。

        把这些事情全部联系到一起,很容易就得出一个猜想。

        ——有人用了他的容貌到处去坑蒙拐骗,成功骗到了当年尚且名不见经传的魔尊。魔尊奋起后觉得招惹不起了,于是逃之夭夭。

        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那现在的这个魔尊,也是一个受害者。那他这个事情的源头,也不能逃避,应该出面去解除这个误会才是。

        下了决心的宁耀深吸一口气,握住郁澧的手严肃道:“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我们先找一个地方布置起来,在那里等他来。”

        郁澧眼神深邃:“好,那你觉得在哪里等比较合适?”

        宁耀皱眉思索。

        不管怎么样,郁澧总得跟在他身边呀,而如果魔尊看见自己的白月光旁边,跟着一个男人……

        宁耀戳戳郁澧:“你想象一下,如果你有一个很喜欢的人,可他身边总是有一个亲密好友形影不离,你会怎么做?”

        郁澧挑了挑眉:“亲密好友,有多亲密?”

        “就……”宁耀想了一下自己和郁澧之间的关系,“也还好啦,就是晚上会睡在同一张床上聊聊天,会拉着手走路?”

        其实还会在对方中了媚药的时候,在旁边陪着对方,不过那毕竟不是常态,不能作为例子。

        郁澧漆黑长睫如鸦羽般压下,半晌,如玩闹般勾了勾嘴角:“你确定,有一个关系如此要好的好友?”

        宁耀肯定的点了点头,就见郁澧愉悦地笑了。

        “那当然是悄悄杀了他,或者将他放入永远不能再出来的秘境,这种人,岂能久留?”

        宁耀:“……”

        好,不愧是曾经的魔王郁澧,说起话来果然够可怕!

        郁澧是这么想的,多年来没有再见过白月光一面的魔尊,内心想法肯定不会比郁澧要仁慈多少。

        既然如此,他就要找一个地方,既能让郁澧一直跟着他,又不会被魔尊发现郁澧的存在。

        哪里会有这么一个好地方呢?

        宁耀冥思苦想,突然间脑海中灵光一闪。

        有了,他们和魔尊第一次碰面时的那一个区域!那里无法用神识翻找,只要魔尊没看到郁澧,就不会发现郁澧的存在。哪怕只有一墙之隔,而郁澧躺在他的床上,都不会被发现!

        所以,他们完全可以将那一片区域,作为本次行动的据点。

        宁耀把自己的想法跟郁澧说了,得到郁澧的高度赞同后,两人立刻开始着手准备。

        *

        原本荒芜的院子焕然一新,一切都变得整洁而干净。

        距离上一次在这里遇见魔尊,已经过去了三天。

        宁耀穿着一身白衣,站在重新变得干干净净的屋子门前。

        他抬头看着天上的白云,心里的第六感一直在突突直跳。

        “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不会再拖了,今天一定会见到他。”宁耀严肃道。

        “你说得对。”郁澧附和道,“他今天一定会来。”

        既然郁澧也这么想,那这件事就八九不离十了。宁耀不安的绞着自己的手指:“我有点紧张怎么办啊。”

        正式和魔尊相遇的第一面,他应该说些什么呢?

        之前他也有试着跟郁澧讨论,可是郁澧对他太信任了,觉得不管他说什么话都可以,只需要保持一个自然的状态就好。毕竟他现在扮演的是失忆了的白月光,也不需要担心因为接不上话而露馅。

        道理是这么一个道理,可第一次当一个超级大骗子,骗的还不是妖族那样好骗的妖,而是看起来就智商在线的魔尊,这压力实在是大。

        郁澧帮宁耀理了理外袍,宽慰道:“别担心,如果他想对你不利,我们就一起把他抓起来。”

        宁耀深吸一口气,点点头。

        “我去院子里等他,你就躲在屋子里等我回来吧。”

        郁澧放开手,看着宁耀一步步走到阴凉的树荫下,便也闭上眼,操控着身外化身前往。

        在赶往目的地之时,一个想法突然闯入郁澧的脑海当中。

        既然两个他同时在场,那么有没有可能,让身外化身帮助本体,使宁耀进一步开窍?

        *

        宁耀百无聊赖的坐在树枝上晃着脚,被他坐着的大树将自己弯出一个弧度,让他能够坐得更舒服,而且不会掉下去。

        “谢谢你啊,”宁耀摸了摸身下的树枝,“你说,魔尊什么时候才会来呢,?我好怕他来,又怕他不来。”

        树枝轻轻晃动,给身上的人解乏。从高空之上飞下来一只小鸟,扑腾着翅膀,叽叽喳喳地冲着宁耀叫了几声。

        宁耀抬起手,把这只小鸟接在手心:“怎么了,你是想跟我说些什么?”

        “叽叽!”小鸟焦急道。

        宁耀似有所感,猛地抬起头,就见一个脸戴面具,浑身漆黑的男人正站在院门之外,此时此刻伸手推门而入。

        魔尊终于来了!

        宁耀浑身紧绷,一动不动的看着那身影走进来。魔尊抬头与他的视线相对一瞬,立即无声而迅速的朝着他所在的大树走了过来。

        那身影近了,更近了,最后在他下方停下脚步,抬头与他对视。

        要说什么,他这个时候要说什么比较好?

        宁耀脑海里一片空白,他还是第一次这样子直视魔尊的身形,看着下面的那个身影,明明一切都被黑袍笼罩着,什么也看不清,可不知道是为什么,有种奇怪的熟悉。

        这是一种能让他为所欲为的熟悉,宁耀什么台词也没能想出来,下意识的抱怨道:“你怎么才来呀,我在这里等你等了好久呢。”

        这句丝毫不见外的话语让魔尊沉默片刻,朝着宁耀张开了双臂:“是我来迟了。”

        宁耀怎么可能跳到一个压根不熟悉的人怀里,他拍了拍坐着的树枝,树枝便弯下,将他送到了地面。

        魔尊的声音非常低沉,他透过面具看着宁耀,哑着声音道:“跟我回魔宫。”

        这个问题在宁耀的意料之内,他当即拒绝:“我不要,我不要离开这里,这里是我的家。”

        为了防止魔尊把他强行带走,宁耀摆出一脸委屈的表情:“你这个人怎么这么霸道,我也不认识你,只是看你眼熟,你就要强行把我带走,我好讨厌你。”

        魔尊再次沉默。

        虽然知道这具身体只是化身,在听见宁耀说讨厌他时,郁澧依然打心底的感觉到了焦躁。

        整个世间,只有这个人不许讨厌他,不管在何时何地,何种身份,他们都必须是最要好的。

        郁澧将这一份烦躁压在心底,继续陪着宁耀演戏。

        “……你不记得我了?”魔尊的声音中有哀痛。

        宁耀摇头,再然后,就听到了他们两个失散已久,而失散之前是关系最亲密的人的故事。

        果然,之前的猜测都是正确的。

        宁耀冷静下来,按照计划对魔尊进行引导:“我也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既然如此,以后我们在这里见面好了。先慢慢熟悉,我才能确定你说的是真是假。”

        魔尊没有立刻答应,他朝着里边的屋子看了看:“你是在这里居住?”

        “对。”宁耀点头,“你也不用担心我突然跑掉,反正你都是个这么大的人物了,我跑了你还找不出来吗?”

        “以后我们可以每隔几日,就在此见上一……”

        这一次宁耀的话没能说完,就被魔尊所打断。

        “为何要隔上几日?”魔尊问,他嗤笑一声,“既然你要慢慢熟悉,好,那我便也在此居住。多说无益,就这么定下了。”

        魔尊说完,也不等宁耀同意,大步朝屋子走去。

        宁耀:“???”

        不是,等一下,这里面还金屋藏娇着一个郁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