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虐文主角不许我哭在线阅读 - 第 52 章

第 52 章

        有力的手指握着纤细脚踝,指腹上的薄薄剑茧在摩擦着那一处不常经历碰触的细嫩肌肤,轻易就能引起脚踝主人的颤栗。

        宁耀闭着眼,用尽全力保持自己一动不动的状态。

        可那人似乎并不满足于只在脚踝上徘徊,从脚踝处往上移动。

        小腿有着流畅好看的弧度,不是干瘪的瘦弱,小腿肚微微鼓起,只要把手放上去,就能按出一个柔软的凹陷,青天白日之下,白得晃眼。

        暴露在空气中的小腿微凉,那只手却出奇的热。移动时掌心稍稍抬起,只剩下带着薄茧的五个手指指腹一路向上,摩擦时仿佛带着电流,让宁耀又痒又疼。

        宁耀用牙咬住下唇,在心里做下一个决定。

        如果这个人再继续往上摸,他就一脚踩在这个人的脸上。

        但那只手没有再继续往上了,它停在宁耀膝盖往下一点的小腿处,紧紧握着。

        这是一个很微妙的位置,这个位置是宁耀能忍受的极限,也是不会让宁耀留下心理阴影、不至于恶心想吐的一个位置。

        这个魔尊……到底想要干什么?

        他被发现是假的了吗?

        宁耀一动不动,在心里祈祷着魔尊快点离开,又觉得不对劲。

        魔尊为人定然心狠手辣,否则也当不上魔尊,单手掐断他的腿也不是没有可能。

        可现在,握着他的那只手力度轻柔,不敢用上半分的真正力道,生怕他被捏疼了似的。

        仿佛像在对待什么无价之宝,生怕伤了分毫。

        ……这绝对不是对待普通魔制品的态度,这种行为放在普通人身上都少见,更何况这么做的人是魔尊。

        宁耀正觉得奇怪,眼角余光当中,就见那黑色的身影往下低了低。

        这是要干什么?

        下一秒,宁耀就知道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一个柔软而微凉的东西贴在了他脚踝凸起处,然后微微分开,有湿而热的东西,在他脚踝处轻轻扫过。

        宁耀脑海当中一片空白,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个人在亲他……不,准确的说,是在舔他的脚踝!

        全身的寒毛在瞬间炸起,宁耀也顾不得会不会暴露,狠狠一脚就要踩在那魔尊的脸上,却是踩了一个空。

        定睛再看,那里哪还有魔尊的人影,只剩下一股黑烟。

        宁耀从台子上跳下来,用地上的草和叶子给自己擦了擦,朝着屋子里跑去。

        郁澧听见动静后从屋子里走出来,宁耀往前一扑,扑进了郁澧怀中。

        “怎么了,怎么不穿鞋?”宁耀听见郁澧的询问。

        “我碰到了一个变态!”宁耀生气地在郁澧身上蹭蹭,“他舔我的脚!”

        宁耀抬起眼,嘴巴不高兴的撅着:“可不可以先不找了?我想回去洗一洗,谁知道那个变态嘴上有没有毒呢。”

        郁澧眉头微微拧着,脸上是关切与担忧:“好,不找了,现在就回去。”

        他一手揽着宁耀,一手抽出剑,带着宁耀飞起来。

        一路上,宁耀在震惊感平复了些许之后,把事情详细的跟郁澧说了一遍,并认真作出分析。

        “那个人应该就是魔尊,脸上的面具和看到的那张画像一模一样!”宁耀皱眉沉思,“这也太巧了,怎么会刚好就遇见他呢,那里肯定暗藏玄机,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有没有发现我动起来了。”

        宁耀分析得认真,但郁澧的注意力好像根本就不在这方面上。

        “你……”郁澧欲言又止,最后说道,“我曾听闻,有人在遭遇类似事情后,会闷闷不乐数十年,甚至抑郁而终。如果你有这种想法,一定要告诉我,不要憋在心里。”

        他太冲动了,又或者说,这个人实在是太轻易就能将他诱惑。如果不是仅剩的理智控制着他,宁耀早就被他扯下来,摁在草地上,让那高高的荒草将他们两个一起掩埋。

        可在冲动之后,又有许多的后悔。

        他不希望宁耀因为这件事而抑郁寡欢,他总是希望宁耀能一直快乐。

        “也没有那么夸张啦……”宁耀被郁澧说得一愣。

        换做其他部位,他可能会恶心得睡不着觉,但是脚踝这个位置,他个人其实不怎么在意,不至于因此导致吃饭不香,睡觉睡不着。

        “洗一洗不就好了嘛,这种事还能记到明天哪?”宁耀不甚在意,“更过分的事情我都知道很多,比起那种真正的坏蛋,这都不算什么……奇怪,我怎么感觉,那魔尊还挺手下留情的呢,他的态度好奇怪?”

        宁耀说到后面,陷入沉思当中。

        对啊,魔尊怎么会抓着一个魔制品就亲?就算是看到他的脸,对他的相貌一见钟情,那按照魔尊那种飞扬跋扈的性格,难道不是应该把他整个扛回魔宫吗?

        宁耀还没能思考出一个结果,郁澧飞的速度很快,就这么一会儿,他们就已经飞到了一条小溪旁。

        他们在小溪边上降落,宁耀也不再思考了,开心的在岸边坐下,把腿伸进小溪里,让清凉的水流冲刷小腿和双脚。

        日光照耀在溪水中,破碎成无数小片的金色亮片,亮光折射到那一双白得晃人眼的腿上,更是显得腿上肌肤细腻,轻易吸引在场其他人的眼球。

        宁耀就这么静静的洗了一会儿后,皱起眉。

        “怎么,是水太凉?”郁澧又问。

        “也不是……”宁耀摇摇头,迟疑的将腿从溪水里抬起来。

        腿上干干净净,没有留下半点痕迹。但宁耀总感觉,魔尊那双又大又热的手,还覆盖在上面似的。

        宁耀将自己的感受跟郁澧说了:“这应该是我的心理错觉,认为他给我带来的痕迹还有残留。可能还要在过几个时辰,这种心理错觉才会消散吧。”

        郁澧一时没有说话,湖面上破碎的阳光碎片在他漆黑的眼眸中沉浮,他看着那线条姣好的小腿,微微眯起眼,开了口。

        “那你岂不是多恶心好几个时辰?”郁澧轻声说道,“我有一个更好的方法,能让这种感觉马上消失。”

        宁耀闻言看过去,又用手去摇晃郁澧的一只手臂:“是什么?你快告诉我呀。”

        “我帮你把那个痕迹覆盖,这样,你就不会再感受到他。”郁澧看向宁耀的眼睛,眼底最深处是被隐藏起来的疯狂,面上依旧一片和平。“你只会感受到我。”

        宁耀一愣,还没来得及回答,原本在旁边坐着的郁澧却是直接跳到了溪水当中,紧接着,宁耀感觉自己的脚踝,被紧紧握住了。

        他们在清凉的溪水中接触,宁耀却依然感受到了,郁澧掌心上那灼热的温度。

        “他是这样的,碰了你这里么?”郁澧轻声道。

        “嗯……”宁耀尴尬的想要收回腿,却被牢牢的禁锢住。

        郁澧的手顺着他的脚踝,缓缓的向上。

        隔着清凉的水流,那一股热意和痒易被加倍扩大,明明过程是相似的,但因为这么做的人不相同,也就一切都不同了。

        宁耀试着晃动了几下,没能将那一只手晃开,反而像是把自己的腿往郁澧身上送。

        意识到这一点,宁耀的耳朵都红透了。

        “你……你怎么这么厉害,能想出这一招!”宁耀弯下腰,把手伸进小溪里,往郁澧的身上泼水,“好了,放开我,也不能他做什么,你就跟着做什么啊。那个变态还舔,你也要跟着舔吗,别闹了,快上来。”

        宁耀的本意是让郁澧结束这一场奇奇怪怪的行动,可郁澧却像是被提醒了似的,点了点头。

        宁耀的脚被从溪水当中抬起,那脚踝处凸起的骨头上还挂着水珠,就这么被送到郁澧唇边。

        那一滴水珠被薄唇吻去,紧接着,因为泡了溪水而冰凉的腿,感受到了另一种热意。

        永远不近情爱、高高在上的杀神,正着低头,虔诚地亲吻他的神明。

        从宁耀的角度,他可以清楚地看见郁澧是如何贴上他,何时张开的双唇,又是如何将他脚踝上冰凉的水珠,变成另一种带着体温的热和湿。

        这个画面对宁耀的冲击性还是太大了,比他当初看的那几幅插画还要刺激,他猛地抽回自己的腿,把双腿屈起来,再把脸埋在膝盖上,用手臂把自己包起来。

        这样留在外面的,就只剩下那没办法遮掩的,红得要滴血的耳朵尖。

        郁澧无声地勾了勾唇角,从溪水里上了岸。

        他坐在宁耀旁边,用灵力蒸干身上的水汽,看似随意的询问:“还留有那个人手上的感觉吗?如果还有,我再帮忙一次,也不是不行——”

        剩下的话语被扑过来的宁耀用手堵在嘴了里,郁澧也因此而顺利看见了那羞红的脸颊。

        虽然满脸羞耻的红晕,但能肯定的是,宁耀脸上并没有恼怒。

        “你……哪有人这么帮忙的啊!”宁耀推了郁澧一把,“都怪你瞎闹,我生气了,我不想起来了!”

        “这就生气了?”郁澧看宁耀两眼,背过身蹲下,“那你不用起来,这样总行了?”

        宁耀哼了两声,爬上郁澧宽阔的背。

        算了,郁澧一直以来都是独身一人,肯定不能熟练的把握和一个人之间的距离感,他就原谅他了。

        只是脚踝上的鲜明的触感依然残留,像是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