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虐文主角不许我哭在线阅读 - 第 51 章

第 51 章

        左护法将燃情种呈上去之时,还有些提心吊胆。

        他害怕这个残暴的魔尊不知道燃情种的威力,随意的将东西喂魔后吃下。而娇弱的魔后承受不住这一份药力,伤了身体,最后愤怒的魔尊还是会拿他们来开刀。

        于是左护法小心的提醒道:“尊上,燃情种药性猛烈,寻常人难以承受,服下之后恐怕只有痛苦,难以得到快活。”

        郁澧垂眸看着手中木盒,淡淡道:“吾自是知晓,退下吧。”

        左护法弓着身倒退出去,大殿又重新恢复宁静。

        郁澧将盒子打开,看到里面散发着微光的一粒小小种子。

        上辈子,他被这一粒小小的种子困扰多时。他曾经以为,自己不会再想要见到这个东西。

        可他终究还是把它拿在了手上。

        燃情种对于中毒者,特别是得不到满足的中毒者而言,只有锥心刺骨般的痛苦,不会有丝毫的快乐。

        那小少爷是那么娇气的一个人,真的中了这个毒,恐怕会哭得眼泪流满一床,因为想要让痛苦减少一些,而任由他为所欲为。

        不过……

        郁澧将盒子装入怀中,仔细的收好。

        不过,他怎么舍得让小少爷承担着一份疼痛。

        他来承担这所有的痛苦,算尽天机,步步设陷,只为了换得一个轻柔的吻。

        刀口舔蜜,哪怕身负蚀骨之痛,也甘之如饴。

        那么接下来……是时候一分为二,让身外化身给他的本体,投下燃情种了。

        *

        宁耀在第二天出门时,就发现了好像有哪里不太一样。

        他一时之间也没能反应过来,直到盯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好一会儿后,才恍然大悟。

        薄纱没有了,魔族突然穿得好正经!

        今天的正经和昨天的放浪形骸比起来差距实在太大,宁耀没忍住,拉住一个路过人进行询问:“这位兄弟,怎么今天大家都穿得这么厚实?我看着都不习惯了。”

        被宁耀询问的那个人大概也是很不习惯穿正常衣服,一直在不停的拉着自己的袖子,愁眉苦脸道:“你不知道?别提了,魔尊突然发下通知,说我们衣冠不整,让他看了心情不好,再让他看见谁这么穿衣服,就砍掉谁的脑袋。”

        魔尊的威慑力可是半点也不虚假,能让魔界中人闻风丧胆,所以在大街上游走的人,这才穿得整齐了。

        宁耀恍然大悟,又继续暗戳戳地打听:“怎么还管这么宽呢,这里离魔宫那么远,他还能看到不成。”

        “你疯了,这话可不能乱说!”被拦下问话的人紧张的看看四周,“魔尊神出鬼没,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现在你我身边,你胆子真大啊,还敢说他管得宽。”

        那人被宁耀问怕了,急忙溜走。

        宁耀被那个人紧张的态度一带,也开始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他凑到郁澧旁边,小声的跟郁澧耳语:“你说,魔尊真的会伪装来到我们身边吗?”

        “我也不知。”郁澧的状态看起来和平时没什么两样,“既然是魔尊,总会有明显的特征。我们可以去打探打探,说不定还能问出他最近在何处出现过。”

        宁耀觉得郁澧说的有道理:“那你觉得,我们去哪里打探比较好呢?”

        “我在修真界历练时,曾经听说过一个传闻。”郁澧说,“在魔界,有一个活了许多年的魔族,他无所不知,只要能够拿出他感兴趣的东西,他就会告诉你想要知道的问题答案。”

        郁澧笑了笑:“不过只是传言,我也不知是真是假。”

        宁耀知道以郁澧的性子,不是有一定把握的事情不会说出来。更何况就算是假的,以他们两个的实力。也能保证最基本的安全。

        那还等什么呢,当然是赶快行动起来了!

        根据郁澧掌握的线索,那个魔族老人生活在罕有人迹的山脚下,而他居住的山峰剪影如象。

        说走就走,宁耀带着郁澧飞离城池,向着那群山环抱处。

        也许是他们运气好,又或者是那个地方本来就不难找,宁耀没过多久就找到了象型山山脚下,非常不起眼的一间小屋。

        环顾四周,没有看见攻击型的法阵,宁耀便和郁澧落了地,朝着小屋门口走。

        门是一间破破烂烂的木门,宁耀试探性的敲敲,直接把门给敲开了。

        屋子里面的摆设符合宁耀对于神秘老魔族的一切想象,不管是高高悬挂着的头骨,还是摆放着的从未见过的绚丽植物,又或者是在锅里面沸腾着的,气味难闻的不明液体,都衬得屋里的那个老人神秘非常。

        门被毫无征兆的推开,老人也没有惊讶,而是继续搅拌着锅里的液体:“我就算到今天会有贵客来临,果不其然。”

        宁耀屏住呼吸,示意郁澧站到他后面,然后用自己最亲切的语调笑着打了一个招呼。

        进行了简单的问候之后,宁耀开始进入正题:“听说您无所不知,不管什么问题都知道答案?”

        “只要你能给出我感兴趣的东西。”老人回答。

        宁耀犹豫片刻,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

        这里的灵石色泽和颜色都普普通通,但他所产的灵石就不一样,好看又璀璨,从外观上来说,比正常灵石好看了一大截。

        果然,灵石引起了老人的兴趣,他拿起来端详片刻,想要放到怀里,动作却是突然一僵,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把灵石摆到了桌面上。

        宁耀对这行为感到有些困惑,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郁澧,就见郁澧低眉垂目地看着地面,完全没有在他背后暗暗的做出威胁的表情。

        也是,郁澧顾全大局,知道轻重,怎么可能会做出威胁老人不许拿灵石的举动?

        宁耀放下心,又重新看向老人。

        “不错,这东西我很感兴趣,你想知道些什么?”老人问。

        “我想知道魔尊的模样。”宁耀谨慎的询问。

        “魔尊的真正模样,只有最顶层的魔族部将才能知晓,对于我们普通魔族而言,他的模样便是如此。”老者说着,从袖口内拿出一卷画。

        画卷打开,宁耀看见了上面画着的男人。

        男人戴着一张漆黑的玄铁面具,让人完全看不到他的真实容貌。

        老者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这面具只有魔尊才会佩戴,你若在某处看到了戴着这个面具的人,那他定是魔尊无疑。”

        宁耀了然,将那面具的样貌记在心里。虽然没能知道魔尊的真实相貌,但能知道这个也是十分不错。

        宁耀又问了魔尊的行动路线,可惜魔尊行踪不定,具体的行动日程老者也不可能知道,只知道大部分时间,魔尊都待在魔宫里。

        “我还想要问最后一个问题。”宁耀小心地进行试探,“你知不知道……魔域里有一个封印塔?”

        在宁耀紧张又期待的目光中,老人点了点头。

        不愧是什么都知道的人!

        宁耀松一口气,继续询问老人知不知道摧毁封印塔的捷径。

        “这种顶级机密,具体就不是我能得知的了,不过……”老人又摸了摸胡子,压低声音,“数百年前我曾听闻,在魔域的东南角,有一处现如今已经荒废的密地,你或许可以在那里找找看,有没有你想要找的东西。”

        宁耀将地点记在心中,再次向老人道谢后,和郁澧携手离开。

        *

        宁耀离开后,看起来只有老者一人的屋子里,从虚空当中走出一个身影。

        老者跪在地上,恭敬的说道:“尊上,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将您的话转告给他。您果然料事如神,连他会问什么问题都猜到!”

        “你做得很好。”郁澧拿起那颗被放在桌面上的璀璨灵石,放进自己的怀里,“自去领赏吧。”

        局已经设好,剩下的,就是等那人走进来。

        明明要再次承受燃情种的痛苦,他却已经迫不及待了。

        *

        在做好准备之后,宁耀和郁澧再次出发,前往魔域东南角的密地。

        这个范围很广阔,但好在修者寻找东西,用神识扫过一遍就是,很方便,所以宁耀他们的排查速度也很快。

        “等等。”郁澧控制着飞剑停下来,皱着眉说道,“下边有一片地方,不允许神识的进入。”

        “走,我们去看看。”宁耀当即拍板决定了接下来的行动,让飞剑降落下去。

        四处杂草丛生,这里看起来像是一个被废弃的四合院。宁耀试探着将自己的神识伸出,发现果然伸不出去。

        一定有问题!

        神识伸不出去,也就无法用神识寻找东西,只能靠双手。

        宁耀对郁澧说道:“为了尽快找完这一片地方,我们还是分头行动吧,你觉得呢?反正离得也不远,都在一个院子里,你叫我一声,我就能听见啦。”

        放在平时,郁澧断不会让宁耀就这么离开自己的视线,但现在这个时刻,到底是与平时不同。

        他们只有暂时分开,郁澧才有机会让化身进来袭击他,而且还能够避免宁耀挡在他身前。

        帮他挡住一切会有危险的东西,这怎么看,都像是宁耀可能会做的事情。

        他要避免这个可能的发生。

        “好,就按你说的。”郁澧答应下来。

        “那你先去屋子里面找找吧,”宁耀说道,“我先在院子里看一看,看看地面上会不会有密道。”

        郁澧于是进入到屋内,他闭上眼,将更多的神识,投入到所作所为都不能在宁耀面前露出破绽的身外化身当中。

        控制着化身的身体,很快,郁澧来到了这一片禁地前。

        蝉鸣喧嚣,郁澧伸出手,扶稳了戴在脸上的面具。

        掌心里的面具冰冷,浮起来的纹路上嘴角笑容狰狞,诉说着面具主人的不怀好意。

        他的计划……马上就要实现了。

        本体所在的屋子位于右侧,所以他只需要往右侧进入便好。

        郁澧是这么想的,然而在向右侧去之前,他看了一眼宁耀的所在。

        只是短短一眼,他便看见宁耀爬到了一个魔制品雕像上边,他一只腿翘着,另一只脚踮起站在台子边缘,伸手去够那魔制品的顶端。整个人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从那台子上掉落。

        在郁澧的意识反应过来之前,他的身体已经踏入了院子,朝着宁耀所在的方向前进。

        *

        宁耀是单纯的突发奇想,他看到这个院子里也有几座魔制品,便突然想到,万一魔制品本身就是个机关呢?比如说头顶上的帽子被扭动之后,院子中间就会出现一个通道之类的机关?

        于是宁耀爬上了台子进行摸索,在发现这就是一个普通的摆设雕像之后,正要失望的从台子上跳下来,眼角余光就看见了一个身影。

        一身漆黑,身形修长,脸上带着的,是狰狞恐怖的面具。

        ……魔尊。

        这个词猛的窜进宁耀脑海当中,将他吓得唇色一白。

        怎么会这么倒霉,在这里就遇上了最不想碰到的魔尊?

        ……冷静,这里不能使用神识搜索,他前面又有魔制品遮掩,说不定魔尊还没有注意到他!

        宁耀飞快的想着应对之法,情况紧急之下,还真的让他想出了一个办法。

        反正魔制品看起来和真人没有两样,那他为什么不可以假装自己也是魔制品呢?

        反正一个台子上并不是规定只能摆放一个魔制品的,他甚至在大街上见过摆放三四个一起的。

        既然要假扮,那么当然要尽量统一着装风格,不能太过突兀。

        宁耀探索的这个魔制品未穿鞋袜,半截小腿从提起的长袍下露出,小腿光洁,能看出也没穿长裤。

        宁耀咬咬牙,在自己一动不动的前提下,把鞋袜和长裤一同用灵力包裹起来,扔进了储物戒指里。

        做完这一切,也只是转瞬之间。宁耀闭上眼,安静的假装自己是一个死物,仅用听觉来判断魔尊的动向。

        *

        郁澧来到宁耀身边时,已经回过了神,也发现自己都做了些什么。

        计划出现偏差,他大可以先退出,下一次再寻找机会,可……

        面具之下,郁澧眯起了眼眸。

        多日的相处,让他能轻易看出宁耀的想法。

        比如现在,宁耀想着的肯定是假装自己是没有生命的死物,来避免和他的冲突。

        但在事态紧急之下,宁耀没来得及调整自己的姿势。

        未着鞋袜的脚露在外边,那片肌肤是毫无瑕疵的润白,每一个脚趾尖上都泛着粉。

        他的一只腿还是微微往外翘着,将半截小腿露在长袍之外。

        莹白的脚往上,便是一只手就能握住的纤细脚踝。

        一切都是寂静无声,那脚踝的弧度,就是一场让人心痒难耐的邀请。

        邀请看见的人前来,握住它。

        郁澧已然被蛊惑,他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在沸腾,缓缓伸出手,将那透露着脆弱与无助的脚踝,尽数握在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