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虐文主角不许我哭在线阅读 - 第 43 章

第 43 章

        是真龙!

        在场的所有龙族都睁大了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那身影。

        他未着鞋袜,赤着双脚,从高高的祭坛顶端往下走。

        在他身后,是翻涌着的仿佛能将整座妖城压垮的乌云,阳光被完全的遮掩,光线暗沉而浓稠。

        在这一片昏暗当中,唯一的亮色,似乎只剩下了那人白得发光的肌肤。

        那行走时从衣袍底下伸出来的脚白得晃眼,它不曾踏在冰冷坚硬的祭坛台阶上,而是踏在虚空,洁净如初,不曾被地面上的灰尘沾染分毫。

        神……这一定就是,传说当中的龙神!

        “我听见了你们的召唤……都起来吧。”龙神淡淡道。

        “是!”跪着的龙族毕恭毕敬的又行了一次大礼,这才站起身。

        长着双角的男人腰间令牌亮了亮,给他传了一道简讯。

        张角男人皱起眉,冷哼一声,对着令牌说道:“哼,不知天高地厚。法事已经成功,把他们赶走,别让他们破坏了龙王的心情!”

        凤族的计划这一次不能成功,他们也是有真龙保佑的妖了!

        可那高高在上的龙王却是开了口:“说的可是外面的凤族?”

        男人一惊,心想龙王果然无所不知,低下头:“是,他们妄图打断您的归来,前来闹事,我这就让人去把他们赶走。”

        “不必。”龙族听见龙王淡淡的叹了一口气,“让他们进来吧,也有些事情……该让你们知晓了。”

        什么事情?

        众龙族一脸迷惑,但还是按照吩咐,让外面守门的龙族把凤族放了进来。

        这个发展让前来挑事的凤玄一行鸟也摸不着头脑,这个允许进入看起来就很不安好心,但事到临头怎么能退缩,这也太灭凤族威风了,于是一咬牙,扇扇翅膀飞了进去。

        他们一路飞行,来到了祭坛,也看见了祭坛上站着的那个湛蓝色长发的身影。

        哪怕只是背影,也能让妖一眼动心。

        这就是龙族的龙王?怎么看起来……还有点眼熟呢?

        凤玄眉头一皱,感到事情并不简单。而在这时,那龙王也转过头看向他们这边,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

        凤族:“……”

        这、这个龙王,为什么会长着一张和他们凤主一模一样的脸!

        等一下,仔细看看,他身上穿着的,还是他们送过去的法袍呢?

        晴天霹雳!发生了什么?他们的凤凰被吃掉了吗,所以才会被抢了法袍?

        果然,果然龙与凤不能和谐相处,这天杀的龙王,还他们凤凰命来!

        震惊与心酸同时涌上凤族心头,这种时候也顾不得用什么法术了,凤玄把头一低,直直朝着龙王撞去,心想最好能把这破龙王给撞死。

        撞不死龙王,把他自己撞死算了,还能跟凤凰一起合葬!

        巨大的冲力被轻描淡写的消去,凤玄只感觉自己的头顶覆上了一只温暖的手。

        那只手是如此轻柔的抚摸着他头上的羽冠,就像抚摸着一个不懂事的晚辈。

        “怎么,才几个时辰不见,就已经不认得我了?”龙王淡淡道。

        凤玄感觉不太对,他现在整个脑袋都在别人手里,也不敢乱动,只能睁大眼睛往上看。

        受于视野限制,他只能看见龙王淡色嘴唇,精巧的下巴,还有那垂落在身前的湛蓝色长……不对,不是湛蓝色了!

        那头长发在他的视线之下,竟然从湛蓝色,转变为每个凤族都深刻在心里的白金红!

        凤玄这个时候也不怕自己的脑袋被捏爆了,他猛地抬起头,看着站在身前的那个人,不敢置信的喃喃道:“凤主!”

        全场哗然,这一次,轮到龙族方寸大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的龙王,会变成凤族的凤凰?

        “你居然胆敢假冒!”龙族愤怒道。

        这居然是凤族的凤凰!可恶,害他们白高兴一场,作为惩罚,这就把凤凰留下来跟他们一起生孩子,生下更强壮厉害的后代!

        龙族正要扑上去,宁耀一挥手,震耳欲聋的雷声响起,一直在乌云当中酝酿着的暴雨倾盆而下。数道粗壮如水桶的闪电一起从空中劈下,劈在为首龙族的身边,把他脚下的青石,都给尽数击穿。

        只要再偏分毫,那天雷劈的就不是地板,而是他的身体。

        豆大的冰凉雨滴打在龙族坚硬的鳞片上,让他们冷静下来。

        能如此精准的操纵风雨雷电,这本领,的确应该是他们的龙王才会拥有的啊!

        在暴雨之中,那人依旧没有淋湿分毫。他脚踏虚空,在雨中漫步,围绕着这一群不敢动弹的龙凤两族走了一圈。

        “我是假冒么?”宁耀轻笑。

        没有龙族敢说话。

        宁耀不笑了,他的脸庞被骤然闪过的闪电照亮,低头垂目之间,犹如高高在上的神邸。

        “吾乃龙凤混血,是以同时拥有二者的血脉与能力。先前我只觉醒了关于凤族的传承记忆,是你们的召唤,让我将一切全部回忆了起来。”宁耀说,“如今,我为你龙凤二族之首,可有不服?”

        可怖的威压弥漫,如此强大的力量,甚至足以踏平三界。

        无妖不服,毕竟拥有这个实力,所有的事情,都在这个人的掌控之中。

        他们弯下腰,低下头。

        “恭迎凤主回归!”

        “恭迎龙王归位!”

        “很好。”宁耀点了点头,站定了,严肃道,“我为你们的王,也是整个妖界的妖王。我要你们齐心协力,相互监督彼此不足,辅佐于我治理整个妖族,你们可愿意?”

        “臣等必然尽心尽力!”在场的所有妖族齐声道。

        听到想要的回答,高高在上的王脸上露出一抹笑,声音也变得柔和:“很好,都去吧,让我独自在此处静一静。”

        鸟飞龙游,满满当当挤了一祭坛的妖,在妖王的一声令下之后,尽管都非常想再跟妖王多待一会儿,但还是听话的以自己的最快速度离开。

        *

        宁耀看着他们通通走远了,脸上的神秘与高深莫测消失,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感到相当兴奋。

        他真的做到了!虽然什么也没想起来,但还是成功的唬住了妖,让这两族联手,共同辅助他进行日常工作了!

        他可真厉害呀。

        好消息当然要和别人分享,踩在虚空之上的宁耀低下头,看向站在他下边,之前一直隐匿了身形的男人。

        宁耀从半空中往下一跃,而在他下方的黑衣男人张开双臂,将人稳稳的抱了个满怀。

        “你看到了吗?我好厉害呀!”宁耀得意的搂住郁澧脖子,情绪还相当兴奋,“我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他们可真好哄呢,谁能知道我羽毛都没长齐,按照年龄根本就当不了王呢?”

        “厉害。”郁澧的目光扫过宁耀那白生生的脚尖,闷声道,“穿好鞋袜,不要踩在地上着凉。”

        “嗯?”宁耀也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脚,晃了晃,“可是我不会踩在地上呀,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整个人都被一股力量托起来了!”

        他从祭坛上往下走的时候还担心过踩在那看起来又冷又硬的石阶上会不会难受,可没想到他根本没有踩在石阶上,而是被一股他自己都不清楚的力量给托起来了。

        所以地上的小碎石头和积水他都没有踩到,现在还是干干净净。

        “你以为是谁的力量让你飞,还不是我怕你踩到石头了又开始哭,踩到水又嫌凉,娇气。”

        郁澧面无表情,声音低沉,他抱着宁耀飞上剑,朝着来时的方向飞行。

        宁耀看着郁澧紧绷的唇线,后知后觉的发现郁澧好像心情不太好。

        可是在之前,他们都还好好的呀,是谁在他收小弟的这段时间里,惹郁澧生气了吗?

        “我就知道哥最好了!”宁耀抱着郁澧的脖子,在郁澧耳朵边蹭蹭,接着小声问道,“你怎么了,你是不是不太高兴?”

        宁耀这一蹭,蹭得飞剑都有些摇晃,但郁澧还是板着一张脸。

        宁耀看看郁澧,嘴巴一扁,装作委屈道:“你都不理我。”

        宁耀装模作样的准备要哭:“我在外面辛辛苦苦搞事业,回到家你还给我气受,我不活啦,我这就从这把剑上跳下去,呜呜呜。”

        宁耀话刚说完,腰上就被搂紧了。

        “不许哭。”郁澧沉声道,“没有不理你。”

        “是吗,那你在生什么气?”宁耀趁机问。

        这一次郁澧沉默了很久,久到他们都快要飞回到凤族领地了,宁耀不满的摇晃郁澧时,郁澧才终于开了口。

        “那鸟头很好摸,你摸那么久?”郁澧冷冷道。

        宁耀:“???”

        这是在说些什么东西?什么鸟头?

        宁耀皱着眉努力回忆了一下,终于在记忆的角落里回想起来,他在凤玄想用头锤他的时候,伸手把凤玄的头给摁住了。

        他也没碰多长时间吧,怎么到了郁澧的嘴里,就成了摸那么久?

        宁耀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的去看郁澧那张酷酷帅帅的侧脸。

        那张脸还是板着,看起来比平时更不好亲近了。

        不会吧,难道郁澧……是在吃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