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虐文主角不许我哭在线阅读 - 第 33 章

第 33 章

        宁耀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可是一个天大的秘密!能直接引发妖族动荡,他可得暂时把秘密守好了。

        宁耀整个圆球一般的身体都憋紧了,向那个妖道过谢后,躲到了郁澧的衣服里,催着郁澧赶快回家。

        这一段时间以来的相处,让郁澧能轻易猜到这只小胖鸟脑袋里在想些什么,他摸摸在怀里拱成一个球的宁耀,继续去购买这次出来打算要买的幼崽食物。

        “都这个时候了。还买吃的呢!”宁耀恨铁不成钢,去啄郁澧的腰腹,“我有大秘密,比天还要大的大秘密要告诉你,快回去!”

        郁澧没说话,找到专卖幼崽食物的店铺之后,

        “您的眼光真好,这一款青鸦奶泥是我们店里卖的最好的,不仅口味好,酸酸甜甜,幼崽们爱吃,最重要的是营养丰富。里面蕴含的灵气,足够支撑高资质的幼崽灵脉扩张。虽然价格稍贵,但绝对物有所值!”

        卖东西的店家口若悬河,躲在郁澧怀里一心想着大秘密的宁耀听了,也不由得蠢蠢欲动,从郁澧怀里探出个头来。

        眼前是玲珑满目,摆满了商品的货架,每样食物都做得精致可爱,吸引幼崽的眼球。

        宁耀克制不住的咽了咽口水。

        这些看起来……都好好吃啊。

        宁耀抬头去看郁澧的脸,正巧郁澧也低下头来,一人一鸟视线相撞。

        “想要哪个?”郁澧问。

        “想……”宁耀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反应过来后又闭了嘴。

        此时再看看郁澧,一身非常朴素的黑袍,袍子上也不见纹着什么保护性的暗纹。任谁都能看得出,这衣服连下品法衣都不是。

        行走在江湖,哪个人哪个妖。不穿着一身防御的法衣呢?恐怕只有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三界里没人再能够伤得到他时,才会无所谓穿的是什么,衣服有没有防御能力。

        一般情况下,不穿法衣只有一个原因,穷。

        也就是说,他们家很穷。

        宁耀眨眨眼睛,将口边的话改了一个方向。

        “不要了,吃你给我抓的鱼就可以,我爱吃那个。”宁耀努力在毛绒绒的脸上摆出一副严肃认真的表情,“我没有想吃这个,真的。”

        心思单纯的胖鸟还不懂得掩饰太多,圆溜溜的眼睛里满是心疼。

        郁澧垂眸看着宁耀半晌,揉揉他的头,对老板说道:“都包了。”

        “多好的崽,干脆我免费送你一包算了……哎?啊?都包了?”老板反应过来,吃惊道。

        郁澧也不多说废话,从储物戒里拿出几颗上品灵石。老板眼睛一瞪,火速将整个货架上的所有商品拿下来打包好,递到宁耀和郁澧面前。

        “大气,怪不得您家崽被您养得这么好,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过几天我们就进新货了,下次您也一定要再来啊!”老板眉开眼笑的,将宁耀和郁澧送了出去。

        宁耀整只鸟都处于目瞪口呆的状态,等到他们离得远了,才受到惊吓般的询问道:“咱们家哪里来的这么多钱呐?你是不是偷偷背着我,去干坏事了?”

        宁耀脸上的担忧绝无伪装,郁澧自然没打算告诉宁耀,自己的灵石是以前三界的人妖魔,出于恐惧一起供奉给他的,于是说道:“你哭出来的。”

        宁耀:“……?”

        哎对,他都忘了,有他在的地方怎么会穷呢?

        哥哥以前这么简朴,一定是因为不舍得让他多哭,所以省吃俭用。

        哥哥真好。

        宁耀美滋滋的想通了,回到家以后,开始享受被投食的快乐。

        专门做给幼崽吃的食物都又甜又软,多数还带着一股奶香,宁耀吃得整个鸟都快要走不动,在郁澧要带他出去消食的时候,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忘了点什么。

        “不对不对,我要跟你说一个大秘密,你看你打岔,我都差点忘记了!”宁耀在地上蹦了两下,看看窗户和门,确定都关上了之后,这才神神秘秘的,让郁澧把他抱起来放到膝盖上。

        “那个妖说,凤凰羽毛的颜色是白色金色和红色,你还记得吗?”宁耀压低了声音。

        郁澧挑挑眉:“然后?”

        “他还说,只有凤凰的羽毛,会是那种颜色。所以……”宁耀缓缓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把气憋住,抖了抖翅膀。

        三种颜色一起上,对他来说也是一个挑战,他还从来没有尝试过,把身上的毛变成一种以上的颜色。

        掌控颜色的力量需要更加精细,需要照顾到全身每一根羽毛。

        宁耀闭上眼,将翅膀一扇。

        百鸟朝凤,万妖拜服,他就是凤凰!

        热量从身体深处迸发,传递到皮肤,再传递到羽毛上。

        宁耀睁开了眼,紧张的问:“怎么样,漂亮吗?”

        郁澧的表情很有些琢磨不透:“不错。”

        宁耀:“?”

        这不对啊,郁澧难道不是应该激动得泪流满面,为家里出了一个凤凰而感到高兴吗?

        再不济,也应该为他美丽的羽毛而感到惊叹吧?

        宁耀皱起眉,从郁澧膝盖蹦跶到另外一张椅子上,然后再跳上桌面,看那里摆放着的小镜子。

        干净的镜面,清晰的印出宁耀现在的模样——火红的脑袋,以背部正中央为分界线,一边是全白,另一边是金黄。

        这模样,路过的妖看见了,都会称赞一句:长得好有趣的小鸟!

        宁耀:“???”

        这和美丽高贵圣洁不说一模一样,简直就是毫无关系啊。

        还有那么一丝丝的……诡异滑稽。

        宁耀委屈又不服气,再次闭上眼睛。

        他可以的,白金红三种颜色混合,搭配出雍容华丽的色彩,只要一出现,就能吸引住所有妖族的视线!

        热量再次涌到羽毛上,宁耀满怀期待的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一只三等分的小鸟。

        从头到尾,按照长度均匀的分成了三个区域,每一个区域对应一个颜色。

        一点也没有混合,看起来就跟用不同颜色的刷子,刷了一遍一样。

        宁耀委屈了,他倒在桌面,一整颗鸟变成抑郁的紫。

        郁澧把镜子放回储物戒,把忧郁的紫鸟拿起来:“竟然是凤凰,了不起。”

        “真的吗?”宁耀睁开一只眼睛,“你是不是在心里偷偷笑话我?”

        郁澧摇摇头,宁耀便满血复活了。

        其他人怎么看他不重要,郁澧觉得他很厉害,那就可以了。

        宁耀想了想,还是把真相告示郁澧道:“其实我应该不是凤凰,因为我除了红金白三种颜色,其他颜色我也都可以变呀。”

        宁耀叹了一口气,坐在郁澧手心上:“我是一只奇怪的鸟。”

        他很清楚,正常的鸟绝对不会像他这样,能随意改变身上羽毛的颜色。

        难道他是变色龙的变种,变色鸟吗?

        “说不定,会比凤凰厉害。”郁澧捏住了宁耀的后颈皮毛,又把这一只小圆球给推倒了。

        宁耀听着郁澧的话,决定暂时不计较他推倒自己的行为,连忙转头看过去:“真的吗,比如可能会是什么?”

        “比如……”郁澧看着宁耀期待的黑眼睛,勾唇一笑,“比如你是龙凤混血,不仅拥有凤凰血脉,还拥有龙的力量。”

        龙凤混血!

        宁耀倒吸一口凉气。

        “你能控制风雨雷电,而这是龙族才能做到的事情。”郁澧继续补充。

        他能控制风雨雷电吗?这件事连宁耀自己都不知道,他憋了一口气,尝试着去控制风,果然见外面的大树被突如其来的风吹弯了腰。

        ……这居然是真的。

        他是两大神族的后代!

        种种念头在宁耀心中闪过,强大力量所带来的地位,世人的崇拜,会被送到手边的权力……

        这些念头最终定格,集中在一个想法上。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总是隐隐觉得,郁澧在妖族受过很重的心伤。

        如果他当上妖王,他就能创建一个快乐的世界,构建一个能让郁澧自由行走,不再感受到恶意的妖族。

        宁耀张开了翅膀,认真的说道:“我要当妖王!”

        “嗯。”郁澧点点头。

        剩下的其他话,宁耀没有跟郁澧说。这是他的小秘密,是到时候给郁澧的惊喜,所以先不能告诉郁澧。

        那么首先当务之急,就是把凤凰羽毛颜色给成功好看的变出来。

        失败乃成功之母,他得再试几次,不能那么容易就被打倒。

        宁耀让郁澧再把镜子拿了出来,他站在镜子前面,看着镜中自己,不停在心中模拟着把羽毛变成好看的三种颜色的感觉。

        最终,宁耀闭上了眼。

        金色与白色大面积的扑撒在身躯之上,耀眼极了。而火一般的。红色羽毛点缀在尾羽与翅膀之上,又或者点缀于那白金之中,却半点不会显得杂乱,只让人觉得华丽。

        成功了!

        宁耀开心的跳了几下,跳到郁澧的膝盖上。

        “去找凤族?”郁澧摸了一下这颗漂亮的绒毛团子。

        宁耀想怎么玩他都无所谓,只要能少点受到挑拨离间就是最好的。而凤族后裔的领地,就是妖王几乎不可能踏足的领地之一,正好现在用这个理由,把宁耀骗过去。

        宁耀低头看了看自己这幅圆球一样的身材,却是摇摇头。

        “不好呀,你想,我现在还这么小,他们很有可能不会听我的,现在去就有危险。只有当我长大了变成大鸟,他们才会听我的。”宁耀认真的说着,“我得快点长大,这样才能去竞争妖王。”

        宁耀很少这样坚定的说要得到什么东西,他本来就是一个不爱争抢的性子,就算有想要的,那也只是路边的一串糖葫芦,又或者是墙角开得漂亮的一朵小花。

        这是郁澧第一次听见宁耀说,想要获得某种地位。

        第一次他当宁耀随口说一说,可连着说几次,语气还那么认真,显然就不再是玩笑话。

        因为知道了自己血统的尊贵,所以也想要相应的地位么?

        郁澧没有什么表情的勾了勾嘴角。

        “睡吧,已经很晚了。”

        *

        宁耀就这么过了安静祥和的几天,每天除了吃和睡,就是去寻找能快速让自己长大的方法。

        为了不显得太过招摇,他把身上的毛又重新变回了嫩黄色。

        他也问过郁澧有没有方法能让他变成一个大鸟,但遗憾的是,郁澧也没有方法。

        似乎他只能保持这样小小的身躯,直到一年又一年的时间,让他成熟蜕变。

        这一天,宁耀怀着早日长成大鸟的心愿睡了过去。

        夜深人静之时,他又忽然睁开了眼睛,表情呆滞。

        那双平日里乌黑眼神的圆眼,现如今黯淡无光,没有焦距。

        ——他虽然睁着眼睛,但并没有醒过来。

        在旁边躺着的郁澧也第一时间睁开了眼,皱起眉:“怎么了?”

        宁耀没有回答,他坐起身,接着站起来,爬过郁澧的身体,跳下床,向外走去。

        做出这所有动作之时,他乌黑的眼珠里依然没有光,整只鸟都呆呆的。

        郁澧试着将宁耀抓回来,然而只要他稍微阻碍到这个熟睡当中的宁耀前进的步伐,宁耀就浑身颤抖抽搐,一副很痛苦的模样,郁澧只能放手。

        有人在通过控制宁耀的梦境,来控制宁耀的行动!

        念头急转之间,郁澧一指那小小的身躯,将灵力从指尖放出,试图将宁耀唤醒。

        很快,郁澧发现背后的妖是通过那影响了宁耀的神器来进行的控制,并非他短时间轻易就可破解。

        熟睡当中的宁耀还在继续往外走,郁澧眉头紧锁,隐匿了身形,跟着宁耀一块走了出去。

        他们的屋子本来就建在偏僻之处,附近便是一大片竹林。郁澧看着宁耀一路往前走,走到了竹林当中。

        郁澧悄无声息的跟上前,在那竹林葱郁之处,看见了一只黄鼠狼。

        黄鼠狼腰中带着一块玉牌,玉牌上刻着一个浮雕,上边正是妖王殿的标志。

        这恐怕正是妖王派来游说宁耀,好让宁耀把他引入那个凶地的妖。

        上辈子他不曾关注过那个被他救下的妖的动向,这辈子跟着宁耀,倒是见着了他们的面。

        郁澧的剑无声无息地出了刀鞘,然而还没来得及挥出,原本一声不吭的宁耀哼了一声,从梦游的状态惊醒了。

        宁耀左右扭头看了看,身上的毛都炸了起来。

        “我怎么会在这里!”宁耀退后了几步,和眼前的黄鼠狼保持一定的距离,“你又是谁?”

        隐匿身形的郁澧垂眸看着清醒的宁耀片刻,将剑重新插回剑鞘当中,侧耳聆听他们之间的对话。

        “我是谁?我是妖王派来,特意实现你愿望的妖。”黄鼠狼一笑,打量宁耀和后边的木屋几眼。

        黄鼠狼很快就抓住了突破点:“这如此破旧的屋子,住起来很难受吧?”

        “什么?”宁耀皱起了眉,“不难受啊。”

        黄鼠狼只当这小胖鸟是抹不开面子在嘴硬,继续说道:“只要你帮我做成几件事,你不用再住如此破旧的屋子。不管是钱财还是地位,又或者是其他你想要的,王都会赏赐予你。”

        宁耀皱紧的眉头有些松动,黄鼠狼是看脸色的一把手,一看这表情就知道有戏,继续加把游说道:“需要你帮忙做的事非常简单,绝对是你能做到的事情,完成之后,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哦……”宁耀虽然不知道这妖要让它干嘛,但他还是想了想,问,“如果我成功帮你们做成这几件事之后,妖王会直接退位,把王位让给我吗?”

        黄鼠狼:“……”

        “这恐怕是不行。”黄鼠狼汗颜道。

        “这也不行,那吹什么所有愿望都能实现?”宁耀对这不能兑现的承诺嗤之以鼻,正要狠狠拒绝转身离开,又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个急迫的愿望。

        “你们有没有办法让我变成成年体?我不想当幼崽了。”宁耀说。

        “没想到你鸟虽然小,想要的东西倒不简单。”黄鼠狼摸了摸自己的胡须,“能让幼崽直接变为成年体的方法没有,但短暂性变个半刻钟的药丸还是有的。”

        宁耀眼睛一亮:“好啊,那我就要这个,你想让我帮你做些什么。”

        终于上套了。

        黄鼠狼又摸摸胡子,从怀中拿出一小粒药丸,和一个玉瓶,递到了宁耀的身前。

        “很简单。”黄鼠狼说,“这个玉瓶里装的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毒药,你把它下到就救你的那个人族修士的水杯里,如此便可。这颗药丸是你想要的,能让你暂时成为成年妖的药丸,作为我预先支付的报酬。光是半刻钟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等你将毒药全部下完了,我可以再给你数十粒。”

        宁耀一愣,终于反应过来。

        这个妖,竟然想让他对郁澧下毒手!

        而隐匿了身形的郁澧沉默地在一旁围观着,注视着这一场应该发生在私底下的交易。

        宁耀一动不动的站着,圆圆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颗药丸。

        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想要长大,很想长大之后,顶替了现在的妖王,自己坐上王位。

        ……天真无邪的小少爷,终于开始渴望权利与地位了吗?

        “好哇。”郁澧听见圆滚滚的小胖鸟说,“这不是很简单嘛,他对我根本不设防,你把东西给我吧。”

        今夜无风,空气沉重得让人能感到窒息。

        郁澧闭了眼,头一次,心中没有被背叛的愤怒,而是一种让他喘不过气的压抑。

        郁澧转身,离开了这片竹林。

        他回到了屋子里,躺上床,变成未曾睡醒过的模样。

        不想对着宁耀下杀手,修炼到他这种程度,几乎是百毒不侵。就算小少爷想办法给他下了毒,他也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既然不曾受到影响,他也可以当做无事发生。

        反正,宁耀总还是要被他带在身边,无法离开的。

        只是那喘不过气来的压抑,一直不曾消除。

        又过了一段时间,他听见宁耀哒哒哒跑回来的声音。

        小鸟自己上床不容易,他扯住郁澧在床沿垂落的长袍,小声的喊:“醒过来了,醒过来了,哥!”

        郁澧心中压抑并未平息,他睁开眼,发现宁耀一边翅膀上抱着一种药。

        其中一种,正是应该藏起来,不让他看见的毒药。

        惊愕涌上心头,那股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开始缓缓消散。

        取而代之的,是被沸腾血液涌入心脏时的感觉。

        “真的有妖要害你呢,他要我给你下毒。”宁耀没有察觉到郁澧的异常,一五一十的这样事情说了出来。

        “哈哈,我不用给你下毒,还能白白骗到他一颗长大药,他可真笨!”

        宁耀愉快的眯起眼睛,想起那黄鼠狼愚蠢的操作,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