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虐文主角不许我哭在线阅读 - 第 30 章

第 30 章

        又走了一段路后,宁耀看见了郁澧所说的木屋。

        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同,这木屋没有常年无人居住的屋子的破旧与满是灰尘,反而看起来非常干净,像是刚刚被建造出来一样。

        木屋里摆设简单,有桌子,两个房间里分别有两张床,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宁耀把自己的万能软垫子铺在硬邦邦的木床上,又去另一个房间看看郁澧那张空荡荡的床,提出建议道:“你要来跟我一起睡吗?我们把床推到一块,一起用这块垫子,这样你也可以睡着舒服点了。”

        郁澧毫不犹豫地拒绝。

        他今晚根本不会待在这里,和宁耀离得近了,反而容易被发现他的凭空消失。

        “那好吧。”宁耀也不勉强,他从储物戒指里找出自己为了旅途的舒适而准备的其他被子,送给了郁澧,让郁澧也能尽量睡上一个舒服的觉。

        太阳差不多要完全落下,是寻常人家劳作了一天后,开始吃晚餐的时间。

        虽然宁耀吃了不少零食,但还没有正式吃过晚饭,所以哪怕他说自己已经饱了不饿,郁澧还是皱着眉,去找可以烤着吃的东西了。

        郁澧的身影从视线中消失,宁耀感慨万千的在木屋周围随意走走。

        这一片都是密林,宁耀走出屋子没多久,便吸引了许多鸟类飞到他附近。

        宁耀若有所思,慢慢的走,走到一颗树枝下,仰头去看站在上边的一只猫头鹰。

        “你吃过了吗?”宁耀问。

        猫头鹰只是普通的鸟,不是妖,不会说话,于是咕咕叫了几声。

        “我也没吃,不过大魔王去帮我弄吃的了,我不用自己动手。”宁耀又说道。

        呆头呆脑的猫头鹰歪着头去看宁耀,又咕咕的叫了几声。

        宁耀伸出自己的手,那只肥嘟嘟的猫头鹰便从树枝上跳了下来,落在宁耀手心里。

        “他做了这么多事情,我也要做点什么才行,不能让他一个人把活都干了呀。”宁耀轻声细语的说着话,用另一只手去抚摸猫头鹰身上的羽毛,“你晚上是不是不睡觉?如果不睡,发现异常的时候,能来敲窗把我叫醒吗?我用吃的跟你换好不好。”

        这里靠近妖界,郁澧又身为道骨拥有者,说不定会有坏妖闻风而来,所以还是得多加小心。

        他把事情解决,这样郁澧就能再多睡一会儿了。

        猫头鹰似懂非懂,张开翅膀扇了几下,挺起胸膛。

        宁耀于是笑着把储物戒指里,鸟类可以吃的小零食和肉干拿出来,分给了这只猫头鹰。

        郁澧回来了,看见宁耀喂鸟也没说什么,自行处理手上的东西。

        宁耀让鸟飞走,凑过去帮忙又被赶走,于是在旁边瞎晃,同时给出自己的指导意见。

        “这里荒郊野外的,也没有什么守卫,到了晚上会不会不太安全,是不是弄一个结界比较好?”

        “睡觉时,我会设下防护结界,外人无法进来,里面的人也不能出去。”郁澧看向宁耀,一字一句的,将话说得很清楚,“那个结界,一旦被触碰到,所触之人会立即浑身犹如被刀割,疼痛非常。”

        “这么可怕吗?”宁耀一呆。

        郁澧把火生起来,把肉放上去烤:“不可怕,只要在房间里待一个晚上,等到天亮,我们要继续上路时,结界变会消散了,我们可以安心的睡到天亮。”

        说的也是,他们又不出门,完全不会触碰到结界,这个结界只会对想要趁夜来偷袭的人来说可怕。

        宁耀放下了心,甚至还有了心情去指导郁澧烤肉。

        “多刷一点蜂蜜啊,还有辣椒,不多涂一点酱料,怎么会好吃呢?你得多翻几下,不然受热不均匀,它不就糊了吗。”

        宁耀絮絮叨叨地说着,郁澧停下动作,似笑非笑的看宁耀一眼:“指挥我指挥得很顺手?”

        郁澧的威吓力还是在的,宁耀缩了缩脖子,安静的闭嘴等吃。

        郁澧烤出来的肉色香味俱全,宁耀吃得非常满意,吃饱之后摸着肚子回了房间。

        “晚安,明天见。”关上房门前,宁耀揉了揉眼睛,对郁澧说道,“祝你做个好梦。”

        郁澧没有回应这个祝福,只是勾了勾唇角。

        “睡吧。”

        *

        房门关上,四下陷入安静。

        郁澧灭了火,唯一的光亮,便只剩下了宁耀所在的房间。

        宁耀今晚依然在光亮之中,进入睡眠。

        他已经故意将结界的缺点说得很明显,小少爷那么怕疼,今晚一定不会再出房门。

        虽然实际上为了防止宁耀误碰,结界其实并不会带来疼痛。

        但这结界的确能防止外来人进入,也能阻止里面的人出去。如果有人想要硬闯,在远方的他也会知晓。

        事情前置准备已经万无一失。

        等到天色微亮,他也便能回来了。

        而宁耀在睡梦之中,什么也不会知道。

        郁澧起了身,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

        *

        宁耀的睡眠质量向来很好,只要不被打扰,他能一觉睡到大天亮。

        但今晚到底是不同,虽然有结界守护,肩负着的责任,仍然让宁耀不敢像往常一样的睡死。

        半梦半醒之间,宁耀听见石头敲击在窗户上,发出的清脆声响。

        宁耀紧张的睁开眼,坐起身,看见又一粒小石子被扔在窗户上。

        是怎么回事?

        宁耀披上外衣,缓慢又小心翼翼的走到窗前,露出半张脸往外一看,看见了一只还算熟悉的鸟。

        那一只被他叮嘱过,如果发现有不对劲,就来通知他的猫头鹰。

        猫头鹰不能进入结界,所以只能在外面飞着,一颗一颗的往窗户上扔小石头。

        宁耀露了脸,那猫头鹰便停下动作,冲他咕咕叫了两声。

        “怎么了?”宁耀推开窗,“你有什么想跟我说吗?”

        “咕咕咕!”猫头鹰叫着,把头扭了一个方向,“咕咕!”

        宁耀不明所以,顺着猫头鹰视线的方向看过去,看见的是郁澧的房门。

        房门完整无损,紧闭着,里面一片安静,看不出来有什么事情发生。

        可是猫头鹰总不至于无缘无故的过来叫他,宁耀探头出窗户看一看,确定没有其他人入侵的迹象,猫头鹰所指的确实是郁澧房间的方向之后,直接打开了房门。

        房门之外一臂的距离,就是郁澧为他所设下的结界。郁澧的房间在旁边不远处,但如果不越过结界,他是没办法敲到郁澧的房间,把门打开的。

        一层薄薄的结界,在这一个夜晚里,将他与这个世界隔绝。

        宁耀着急的朝着郁澧房门口喊:“郁澧,郁澧你听得见吗?”

        按理来说,以郁澧的修为,就算之前睡得再沉,被喊了名字之后,肯定立刻就会醒过来。

        可是现在,宁耀重复的呼喊着郁澧的名字,也没得到任何一点回应,郁澧的房门也没有推开。

        前面的结界散发着一层淡淡紫光,光芒当中时不时会闪过雷电般的东西,警示着看见它的人,让看见他的人都能意识到它的危险。

        宁耀站在结界面前,手伸出又下意识的恐惧。

        以他现在的实力,当然可以击破郁澧所设下的结界。可郁澧之前说,碰到这个结界的人,会感受到刀割一般的疼痛。

        可是不穿越这个结界,他就不能推开郁澧的房门,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宁耀咬咬牙,硬着头皮,将手伸了出去。

        光雷结界,传说中只要施咒者实力足够,便能禁锢世间万物。

        此刻,一只纤细修长的手靠近它,触碰它,最终穿过了它。

        光雷结界不停闪烁,最终还是恢复成最原本的状态。

        穿过它的人……不在三界之内,不在五行之中,它自然也没有限制他行动的能力。

        宁耀惊讶的发现自己一点也不疼,他顾不得太多,整个人穿过结界之后,直奔郁澧的房间门口。

        宁耀先是克制的敲门,见无人回应,敲门的声音便越来越大。最后他猛地一用力,把锁着的门直接推开。

        里边一片漆黑,宁耀拿出灯去照,就见房间里空无一人,他给郁澧的那几张被子,还好好的放在床上,半点没有被睡过。

        怎么会这样?

        宁耀头脑中一片空白,他看着空空荡荡的卧室,脑海中只浮现出了一个念头。

        郁澧……郁澧被坏人抓走了!这里离妖族这么近,肯定是被厉害的大妖给抓走了!

        他要马上去把郁澧救出来才行!

        这是半点不能拖延的大事,宁耀马上开始行动。

        他没有佩剑,现在郁澧不在身边,也不能用郁澧的剑来御剑飞行,只能想想别的方法。

        用树枝可不可以代替剑?

        宁耀折下一根树枝,按照上一次御剑飞行时的做法往半空中一抛。

        树枝直直掉落在地面,没有半点悬浮起来的意思。

        宁耀又尝试了几次,结果都和这次一样,根本不能起飞。

        不行,他得换个其他方法。

        飞是飞不起来,坐马车又太慢,跑过去更加不现实。

        宁耀急出了一头的汗,神迹给他的力量,为什么不能让他缩地成寸的瞬移?厉害的大人物不都是可以瞬间移动,一跟头就能翻出十万八千里远的吗,他为什么不可以?

        他要瞬移,移动到郁澧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

        “系统,你在不在啊,能不能发挥点作用,你看你到现在做过什么啊,垃圾!”宁耀病急乱投医,怒骂道。

        宁耀只感觉眼前一花,等到他能再次看清楚眼前景象时,面前早已经不是今天晚上所居住的小木屋,而是一块让他十分陌生的区域。

        身后河流里的溪水淙淙,适合睡眠的夜晚里没有声音,只有偶尔树叶被风吹动的声响。

        这里是……哪里?

        他真的一个念头就瞬移成功了吗?

        宁耀整个人都是茫然的,他摸摸脑袋,打量着四周景色,同时在脑海里尽量搜刮信息。

        到这边之前,他想的是,去到郁澧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会是这里吗?

        “系统?系统?”宁耀在脑海里呼唤了两声,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只能继续自己探索。

        周围没有任何标志性的植物或建筑,所幸地势开阔,让月光能够没有遮挡的照耀这里,所以不至于一片黑。

        虽然感到害怕,但现在显然是郁澧安全更重要一些,害怕也得继续找。

        宁耀思考过后,决定在这里等一等,看看郁澧是否真的会出现。

        出于隐蔽性考虑,宁耀躲到了一棵树后,免得和路过的其他妖起不必要的争执。

        宁耀躲好了之后,才发现他蹲着的位置旁边,地面上躺着一个看起来做工十分精细的,玉石一般的雕刻品。

        这看起来像是一个星盘,上边画着深奥的图案和文字,哪怕是不懂的人,也会明白这不是一个普通东西。

        这是什么?

        宁耀疑惑,但他也明白,好多作死的炮灰就是看见地上有东西就去捡,然后掉进陷阱里,他可不能也犯这样的错误。

        出于安全起见,他是绝对不会主动去碰的。

        宁耀这么想着,就见那星盘忽然立了起来。

        宁耀:“?”

        星盘迎风而起,迅猛如闪电的朝着宁耀扑了过来。

        宁耀:“!!!”

        怎么回事?怎么还带碰瓷的!

        *

        郁澧踏上了妖族领域。

        附加了隐匿的咒术之后,守门的门卫根本看不见郁澧,郁澧旁若无人的向前走着。

        擒贼先擒王,郁澧对于小兵无甚兴趣,他打算直接拿坐在最高位的那个妖开刀。

        对于这里,他称得上熟悉。

        上一世,他在这里停留过好一段时间。

        恍然之间,郁澧回想起了那段不愉快的时光。

        他来是为了解除封印,但因为没有头绪,实力也还远远不足以让他直接打上去,所以便先在妖城里潜伏着,收集线索。

        为了收集线索,他去过妖族里的很多地方,而在某一次路过一个地点时,看见了一个危在旦夕,浑身是血,还非常年幼的妖兽。

        虽然即将丢了性命,但仍然在拼尽全力的呼吸着,不放弃最后一丝生存的希望。

        郁澧看着它,仿佛看见从前那个遍体鳞伤,拼命想要活着的自己。

        他最终动了恻隐之心。

        这妖如此年幼,还不懂得很多东西。他救下这妖一条性命后就离开,总不至于被恩将仇报,被从背后捅一刀。

        郁澧是这么想的,但事实证明,他错了。

        年幼的妖族苏醒了,还还未脱离生命危险,伤口还未愈合前,就对郁澧表现出十足的感激。

        它感激郁澧救下它的性命,并说要将家里藏起来的宝藏送给郁澧。

        郁澧对宝藏不感兴趣,但对于年幼妖族口中那个神异的藏宝之地有兴趣,毕竟他此刻还没有寻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在幼妖修养了一段时日的伤口后,郁澧便跟着幼妖前往那个神秘的藏宝地。

        然而郁澧到达的不是隐蔽的藏宝之处,而是布满了陷阱,足以让普通人插翅难飞的凶地。

        在里面,等待着的是妖王和众多妖族,它们满脸的兴奋与狂热,讨论着在抓住他之后,如何将他分食。

        惊愕之后是强烈的心寒,郁澧回头看向年幼的妖族,便见它脸上的感激之情尽数消失,剩下的只有疯狂和贪婪。

        阵法中的妖王哈哈狂笑:“上古大妖的占卜的确精准,如此小小伎俩就能让人自投罗网。人类,真是天真啊!”

        后来郁澧九死一生,在艰难的逃出生天,将妖王踩在脚下时,郁澧也得知了事情的真相。

        妖族里拥有占卜能力的大妖曾算过一卦,算出道骨拥有者会路过妖族里的某个地点,并且会被恰好也出现在那里的某个生命体,勾去全部心神。

        于是妖族在那里摆放了神器,这个神器并不是攻击型的神器,它的威力在于,无论触碰到它的是人还是妖,都会被暂时性的变成妖族,并且忘却前尘,以为自己就是妖,并且只忠诚于妖族。

        再辅以妖王特意加进去的各种利诱,想要策反碰到了神器的妖简直轻而易举。

        那幼年妖族就不小心碰到了神器。

        郁澧救下的,从一开始就是一条彻头彻尾的白眼狼。

        他早该明白的,他做善事,从来就没有一个好结果。

        *

        身披夜色,郁澧再次路过了那一片小树林。

        上辈子,在这片树林,郁澧救下过一只妖,也杀死了许多只妖。

        郁澧如今心里已经没有什么波动。

        这一次的他不再对弱者抱有恻隐之心,估计再遇见,也只会早点将人送上路。

        做好人不适合他,那他便做恶人。

        郁澧正要抬腿走过,一只圆滚滚毛茸茸的嫩黄色小胖鸟,控制不住自己身体似的,滚到了他的脚边。

        郁澧倒是没想到,在不同的时间,同一个地点,居然会同样遇见挡住他去路的妖。

        郁澧神色淡淡,抽出了剑。

        锋利长剑正要挥下,那只圆球一般的小鸟受惊的睁大了眼睛,随即眼一闭,哭出声来。

        “嘤嘤嘤!”

        眼泪流出,变成了璀璨的宝石。

        长剑的去势骤然停止,郁澧瞳孔一缩,再也维持不住平静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