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虐文主角不许我哭在线阅读 - 第 19 章

第 19 章

        这么久以来的心愿突然得到实现,宁耀感觉自己就像在梦里一样。

        他继续向前走,然后回头看,看见郁澧依然坐在原地,还在安静安睡。

        宁耀开始时小步的走,而后越走越快,最后大步奔跑起来。

        风在耳边吹过,带来不一样的气息。

        这就是自由的感觉!

        被自由的风吹得飘飘欲仙的宁耀跑了一会儿后就累了,他停下脚步喘气,现在他已经基本看不见郁澧的身影了。

        树上的麻雀叽叽喳喳的吵闹,一丝疑虑从宁耀脑海中闪过。

        郁澧一个人在那里安全吗?

        如果圆圈是完整的,他相信没有人能够闯进去,可现在的问题是,圈圈破了。

        他这么弱的修为都可以轻易的在圆圈里进出,更何况其他人呢?

        而且郁澧的体质,在修仙界里和唐僧肉也差不多了,那是吸引得各路妖怪挤破了头。

        对逃跑的向往和对郁澧的担忧在宁耀心里来回拉扯,最后他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解决的方法。

        他先试试看能不能把圆圈给补上,如果不行,就在这里守着两天,和周围的动物打打交道。最后一天他跑路,让周围的动物帮忙看着郁澧,如果有坏人来就进行干扰,反正只要拖过一天就行了。

        这真是一个完美的计划,他可真是机智过人!

        于是宁耀背着手,慢悠悠的往回走,又重新回到了郁澧旁边。

        宁耀居高临下的俯视坐着的郁澧,故作老成的叹了口气:“你说,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要我为你操心,哎,不懂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宁耀看见郁澧的神色有一瞬间的奇怪,可是当他仔细去看时,又没有了。

        大概是看错了吧。

        宁耀没有多想,他转头去研究那圆圈的破损部分。

        专研的时间往往都过得很快,太阳要下山,天色渐暗之后,宁耀回到了火堆旁。

        虽然他觉得自己挺聪明的,但不得不遗憾的承认,有时候隔行如隔山,对于如何修补圆圈,他一点头绪也没有。

        吃完了晚餐,为了防止半夜睡觉时突然有敌人来袭,宁耀专门打造了一个被树木枝叶和草地所掩盖的隐秘场所。

        宁耀用垫子把那块地面铺好,从新打造的秘密基地里钻出来,走到郁澧旁边,努力的把郁澧架起来,带进秘密基地里。

        “这里,就是你,未来几天的家了,你可要好好跟它相处。”宁耀气喘吁吁的把郁澧放在软垫,他自己也累得顺势瘫在了垫子上。

        躺在能让一切地形都变得柔软舒适的垫子上,宁耀感觉自己能就地变成化成一滩融化了的饼。

        他这两天就长在这里算了,他只是一个咸鱼,为什么要这么努力?

        这个垫子本来就是魔界的人献给魔王和魔后一起使用的,睡下两个人绰绰有余。宁耀挣扎了一下想要让自己起身,最后不出意外的失败。

        虽然按照以前的事情推算,郁澧是不接受跟别人同床共枕的。可现在郁澧反正要足足睡上三天,又不可能知道他干了些什么,他就来这里挤一挤睡吧。

        宁耀今天干了好多活,十分劳累,几乎是一躺下就睡着了。

        外面燃烧着的火堆离这里有些距离,火光朦胧的照耀过来。在这一片暧/昧的火光之中,有人睁开了紧闭的眼睛。

        郁澧听着近在咫尺的呼吸声,不适应的翻了一个身。

        可即使是背对着宁耀,躺在同一张垫子上,他们之间的距离仍然是那么近。

        修仙之人五感灵敏,修炼到郁澧这个程度的,更是能感知到空气之中最细微的不同。

        他的体温向来偏低,而他身后之人整个人暖乎乎的。那股暖意随着空气,慢慢朝着他这边流过来。

        郁澧烦躁的坐起身,避开那股暖意。

        宁耀的去而复返,出乎了他的意料。

        既然已经找到了破损的缺口,为什么不直接离开,是因为害怕,所以一个人不敢走?

        ……不,宁耀回来时所说的话,还在试图修补缺口的行为,种种迹象,都指向另一种可能。

        这小少爷,很有可能是因为不放心沉睡着的他一个人待在这里,所以才半路返回。

        郁澧记得清清楚楚,宁耀奔跑下山时脸上的喜悦,还有停下脚步,想起了什么时的纠结。

        最后,宁耀还是回来了。

        郁澧眉头不自觉的皱起,身下的垫子不知为何软得让人难受,空气也闷得慌。

        郁澧正准备起身离开,去其他地方待着,旁边躺着的人却突然在睡梦中轻声说了几句听不懂的梦呓。

        郁澧要离开的身形顿住,看向躺在旁边的人。

        宁耀似乎睡得不安慰,漆黑浓密的眼睫微微颤动。他翻了一个身,面向着郁澧的方向,看起来马上就要醒过来了。

        作为现在应该在沉睡调整内息的人,郁澧现在是不能被宁耀发现自己醒着的。他轻轻皱了皱眉,还是重新躺下。

        刚躺下,一只细白修长的手搭到了他的腰上。

        郁澧一僵,探查的神识在瞬间放出,结果发现那胆大包天的人还在睡梦之中,并没有醒来。

        来自宁耀的手摸索了几下。

        “好硬啊。”睡梦当中的宁耀说了一句让人听得懂的梦话,语气中有抱怨。

        宁耀试着把这个硬硬的抱枕抱在怀里,结果发现自己居然搬不动。

        他只好翻个身,把自己靠在抱枕上。

        往日里经常做的埋枕头这次并不顺利,挺翘鼻尖撞上坚硬抱枕,宁耀闷哼了一声。

        他今天实在是太累了,这样也没醒,只是在半睡半醒之间,觉得这个抱枕真是太坏了。

        于是他把抱枕推开,一边推还一边委屈的抱怨,“怎么这么硬,一点也不舒服,我不要抱着你睡了!我抱其他的……”

        这几句话一来,四下暖和的温度陡然降低,仿佛从初夏走入了寒冬。

        一道晕睡咒打在宁耀身上,半梦半醒间的宁耀呼吸一沉,陷入了深度睡眠当中。

        郁澧坐起身,捏住眼前人精巧的下颚,用仿佛冻结了的声音问:“其他的谁?”

        他不光明的套话手段多的很,之前从未用到过宁耀身上,没想到第一次会用在这里。

        已经熟睡了的人半张开粉色的唇,含含糊糊道:“其他的……小枕、枕头。”

        这个回答出乎郁澧的意料,更显得他现在的所作所为莫名其妙。

        ……他在做什么?

        郁澧放开手,让宁耀重新躺回柔软的垫子上。

        空气重新恢复寂静,半晌后,郁澧站起身,从原地消失不见。

        ————

        两天时间一晃而过,宁耀这两天都睡得出乎意料的好。

        本来他还打算不要睡那么沉,想要留着一丝意识,免得有人来了他都不能发现。可结果,他一沾垫子就睡死过去了!

        宁耀回想起这两天自己的所作所为,不由得心有余悸。

        幸好没有出什么事,否则他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郁澧了。不过这应该也说明,没有人在跟踪他们,也没有人发现他们的行踪,是好事啊。

        第三天的太阳升起到树梢,离开的时间到了。

        宁耀在这几天的时间里已经跟周围的动物植物打成一片,拜托它们帮忙照顾郁澧一天。

        宁耀虽然没能真正的修好那个圆圈的缺口,但尽量的隐藏了那个缺口位置,让缺口处轻易不会被发现。

        做完这一切,宁耀基本放心了,他最后看了一眼郁澧。

        墨发黑衣的男人紧闭着眼,看起来英俊而桀骜。

        “再见。”宁耀说。

        郁澧当然不可能给出回应,风吹动树叶发出沙沙声,宁耀转身离开。

        ————

        这一次,那小少爷是真的走了。

        郁澧睁开眼,他的神识扩展到了方圆百里,看着那小少爷骑着老虎离开了这一片深山老林,来到了平坦的道路旁。

        木马车被从储物戒里放了出来,小少爷钻上车,驱使着马车,头也不回地离开。

        在长久的时光里,郁澧早已习惯了独身一人,他喜欢安静,讨厌吵闹。

        可现在,身边的安静却不知为何显得难以忍受。

        在这股骇人的威压之下,森林里的昆虫鸟兽一声不敢吭,让这整座森林显得诡异的寂静。

        “为什么不出声,是哑巴了,还是死了,所以没法出声?”黑衣的魔头向着整座森林发问。

        下一秒,虫鸣鸟叫虎啸响彻森林,让整座深山显得热闹非凡。

        “闭嘴。”郁澧又说。

        于是深山又重新恢复寂静。

        没有人能够限制得住郁澧的来去,可这能让三界胆寒的男人。却没有移动自己的步伐。

        三日之期还未到,那么今日结束之前……他会一直待在这里。

        ————

        宁耀重新戴上了帷帽,在太阳下山之前,他来到了一个小茶馆跟前。

        宁耀走进茶馆,凭借着自产的优质上等灵石,迅速得到了茶馆老板的优待,被引到茶馆内尊贵的雅座上。

        老板在前边带路,宁耀隔着帷帽,观察着茶馆内的摆设和客人。

        坐在宁耀位置不远处的,是一桌子身形庞大的壮汉。他们围着的桌面上摆着一张地图,正在小声的说着什么。

        宁耀无意于偷看别人的东西,正要目视前方的走过,耳里听见了几句壮汉们交流时含糊又意味不明的话。

        “初步判定,那人就在这附近的山上。”

        “他现在应该身怀重伤,不会是我们的对手。找到便速战速决,不能给他恢复的机会!”

        “他也休养了几天,不能轻敌。”

        宁耀直觉不对,迅速往桌子上一撇,看向那上面的地图。

        这一看,宁耀马上发现了不对劲。

        他不知道这里山脉的名字,也不知道这地图上是哪里,可画出来的这个道路,这个路线,和他过来时的一模一样!

        宁耀没来得及深思,他的视线,已经被这一伙人给发现了。

        这种荒路旁的茶馆里怎么可能禁止得了斗殴,当即便有人五指成爪,迅如闪电般朝宁耀攻去:“什么人,胆敢偷看,这条命是不想要了吧!”

        爪风直奔偷看之人的心脏,只是在抓到心脏之前,手带起的风,先一步的吹开了那人帷帽遮住面容的纱。

        有一瞬间奇怪的安静。

        那五指成爪的人,慢慢的将手握成了拳,满脸横肉的脸上,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我、我没有。”那柔弱单薄的美人大概是被吓住了,慢慢红了眼眶,“我……我只是闻到了你们的茶香,想要知道你们喝的是什么茶,所以看了一眼,不是在偷看你们别的东西。”

        最先出手的人依然将手握成拳头,然后被同伴响亮的一巴掌,狠狠的把拳头拍了回去。

        “你们、你们是要杀了我吗?”美人低下头,满脸的伤心绝望。最后他鼓起勇气似的,飞快朝他们看了一眼,“那我能、能在死之前,喝到你们点的那壶茶吗?”

        这一眼对于宁耀来说,只是普普通通的一眼。

        对于被他看了一眼的人而言,却是勾魂夺魄的刀。

        美人修为低弱,仿佛一口气就能吹得他断了气,几个杀人如麻的修士却没有动他一根寒毛。

        “说什么话呢,多见外呀,哥几个是修真界里有名的仁善之辈,怎么可能会杀你。”满脸横肉的人摆出了和蔼可亲的架势。

        坐在离宁耀最靠近那个位置的人,被自己的同伙一把拉开,将位置空了出来。

        宁耀抿唇一笑,微微欠身,在椅子上坐下。

        这种近距离的观看,更叫人容易晕了头脑。当即有人豪迈道:“想喝什么茶?哥请你,算了,老板,店里每壶茶各来一壶!不,十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