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虐文主角不许我哭在线阅读 - 第 18 章

第 18 章

        在一个如此随意而粗糙的环境下,宁耀本来是怎么也睡不着的。他翻来翻去,不管用什么姿势都觉得地面好硬,膈得他浑身上下都难受。最后只好委委屈屈的爬起来,坐在火堆旁边,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

        等到太阳升起,宁耀醒过来时,才发现自己躺在地上,睡得正香。

        他给郁澧盖上的那个垫子如今在他身下,让地面睡起来一点也不硬,反而软软的,十分舒服。

        昨晚的火堆已经熄灭,郁澧在旁边坐着,眼眸低垂,不知在想些什么。

        “早上好。”宁耀跟郁澧打招呼,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站起身,将垫子抱起来,“你怎么把这个给我了呀,昨晚你是怎么休息的?”

        郁澧看他一眼,眼底似乎有什么在涌动,和郁澧平日的眼神有微妙的不同。

        宁耀一愣,然而还没能多看几眼,郁澧便转回了头,淡淡道:“正午了,饿醒了?”

        宁耀一惊:“什么正午了,你胡说,我可是天天八点钟起床的——”

        宁耀一边说着一边抬头寻找太阳,然后迅速闭了嘴。

        细细密密的树叶遮挡住了直射下来的大部分太阳光线,然而从树叶的细缝当中,还是很容易就能看得出来,那金灿灿的太阳正悬在他们头顶。

        宁耀:“……”

        好尴尬,这居然是真的。

        他一觉就睡到了中午,郁澧居然也没有叫他,大魔头就不知道什么叫一天之计在于晨吗?

        想着郁澧还是一位重伤患者,宁耀决定不跟他计较。再去找一些吃的作为午饭,然后他们便可以启程继续前进。

        这一次宁耀没有继续抓鱼,他打算换个新口味,看看能不能抓到些飞禽走兽。

        郁澧这次没有让宁耀一个人去捕猎,而是起身跟着宁耀一块去,宁耀劝阻无果,只好让郁澧跟着他一起走。

        宁耀对于如何寻找猎物没有任何经验,全靠运气,而幸运的是,他的运气一直不错。

        翅膀巨大的苍鹰从空中飞行而过,在经过这里时收敛了翅膀,停在不远处一根树枝上,歪着脑袋往这边看。

        “别看了,我要把你抓住吃掉了。”宁耀严肃的通知。

        苍鹰看起来是没有听懂,还是歪着头在看。

        “好吧,就是你了。”宁耀叹口气,跟郁澧说道,“我去想办法抓住它,你在这里等我哦。”

        郁澧一言不发,他朝着那苍鹰看一眼,那自动送上门来的午餐便从树上掉下来,咽气了。

        郁澧也没指望这小少爷真的能把这玩意儿处理好,于是沉默着将宁耀的午餐拎了起来。

        “这多不好意思啊。”宁耀围在郁澧身边转了几圈,到底还是没有把午餐拿回自己手里,快乐又困惑的跟着郁澧去合适生火的地方。

        郁澧这几天怎么对他这么好呢,他都快怀疑这是断头饭了!

        行走之中,一直沉默的郁澧突然开了口。

        “此为风鹰,擅于远距离飞行。其一生会飞过无数地域,甚至能将整个修真界飞一个遍。”

        宁耀原本不知道这是什么,听完科普之后,惊叹道:“真厉害,这可比我去过的地方多多了。”

        并不是土著,只是穿越到这里一段时间而已的宁耀感叹道:“我还基本上什么地方都没去过呢。”

        郁澧的步伐有瞬间的停顿,他很快恢复如常,细小的差错并没有让没有发现。

        郁澧的唇角不明显的向下压了压。

        ……宁耀这两句话里面的意思足够明显,被禁锢后没有自由,哪里也不能去,只能跟在他的身边。

        这是郁澧一直都知道的事情,可如今被宁耀这么直接说出来,让他感到了万分的不愉悦。

        郁澧再次恢复了沉默,宁耀作为一个伸手等吃的人,也没好意思多说什么,两人继续往前走,然而没走几步,他便听见不远处穿过来动静。

        宁耀转头一看,看见一只雪白长腿兔在被一头狼追着。

        长腿兔红色眼睛里是一眼就能看出的惶恐害怕,它拼了命的向前跑,而身后追着它的狼越来越近。

        在被咬到前的最后紧要关头,长腿兔逃到了洞穴前,一头扎了进去,消失不见。

        狼嗷嗷叫了两声,不甘心的刨了两爪子洞口,最后只能无奈放弃。

        垂头丧气的狼离开了,宁耀看了看兔子钻进去的洞口,松了口气。

        郁澧冷冷地问:“怎么,同情那只兔子?”

        宁耀摇了摇头:“那倒没有,弱肉强食的食物链,说不上什么同不同情,只是觉得它很幸运。”

        “毕竟,也不是每一个猎物,都有逃离虎口的机会的,有很多直接就死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宁耀无意中发出的一两句感慨,到了郁澧耳里,就完全变了味。

        很明显了。

        宁耀想要逃离他的手中,但又觉得自己没有这样的运气。

        说来也是,这小少爷跟着他到处吃苦,如果不是他,小少爷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在这样的深山老林里席地而睡,又怎么可能想要待在他身边。

        许久不曾有过的烦躁涌上心头,到达合适位置,郁澧默不吭声的处理好了手中的食物,生起火,把食物放在火上烤。

        后面的步骤由宁耀自己掌控,郁澧坐到了稍远的地方,眼不见心不烦地闭上了眼。

        过了一会儿,大概是吃的烤好了,宁耀朝着他的方向小跑过来。

        香甜的肉味涌入鼻腔,郁澧睁开眼,看见一块肉被举在他面前。

        “我的储物戒里有一点蜂蜜,我把它涂上去了,你也尝尝,这样真的特别好吃!我觉得你应该没有尝试过。”宁耀得意的向郁澧这个古代人炫耀自己的蜜汁烤肉,觉得郁澧说不定会被他这来自现代的烹饪手艺征服胃口。

        郁澧看着这块肉半晌,才终于伸手,把肉接了过来。

        随着距离的靠近,香甜的肉香愈发扑鼻而来。

        郁澧食不知味的吃完了这一块肉,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宁耀。

        宁耀小口小口的吃着东西,看起来斯斯文文,没有半点的粗鲁,和这片深山老林格格不入。

        这样一个人,应当坐在奢华的宫殿里,吃着下人给他端上来的精致餐食。

        不知从何时而起的恻隐之心,在叫嚣着让这个人得到应有的待遇,郁澧的手从撑着的石头上抬起,原本被他手掌覆盖的坚硬石头,已经成为了粉末。

        ……罢了,他就给宁耀这一次机会。

        一次逃离他身边的机会。

        ————

        宁耀东西还没吃完,就见郁澧突然站了起来。

        宁耀莫名其妙的看着郁澧以他为中心走动,画出了一个圆。

        圆圈画完,散发出金色光芒,将他们两个都圈在了里面。

        宁耀:“?”

        郁澧稍微思索了一下即将要说出的谎话,最终敲定一个方案。

        由于怕宁耀听不懂,郁澧将信息说得很直白:“你知道的,之前那场打斗让我受了内伤。我刚刚发现,这个内伤对我还是有不小影响,以前被我下了追踪咒的人,往后我大概都找不到了。”

        宁耀缓缓瞪大了眼。

        “真、真的吗?”宁耀不敢相信的再次询问。

        “骗你做什么。”郁澧冷声道,“我体内灵力因为这个内伤而混乱,无法再随便使用。我需要在此沉睡三天三夜,调整内息。这三天里,你便待在这个圈里。”

        郁澧靠着一棵树坐下,闭上了眼:“你出不去这个圈,也没有人能从这个圈外进来,别想着用些什么小手段,三日后我自会醒来。”

        郁澧说完,便假装自己陷入了沉眠。

        他所画的圈并非完全封闭,有一个隐蔽的出口,只要有心便能寻找得到。

        他只给宁耀这一次逃跑机会,其他的不做插手。

        不管这位小少爷是因为胆小而不敢逃跑,还是因为太过愚钝而发现不了圆圈缺口,都与他无关。

        过了这三天……

        他不会再给宁耀任何一丝选择的自由。

        *

        宁耀被这个发展惊呆了!

        眼看郁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了,宁耀叫了几声郁澧的名字,没得到回应,于是大着胆子,去推了郁澧肩膀一把。

        郁澧直挺挺的往另一个方向倒,宁耀连忙在人被他推倒在地之前重新把人扶正了,让郁澧靠在树上,还给他调整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

        看样子是真的睡着了!

        宁耀松了口气,在确定郁澧的呼吸脉搏都正常之后,站起来打算随便走走,消消食。

        幸好那一只鹰够大,他一点一点的吃,撑三天没有问题,否则等郁澧醒过来,他早就因为出不去找东西吃饿死了。

        郁澧画的这个圈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宁耀随意的走到圆圈边边处,打算观察以下这个圈是怎么发挥作用的,却是一眼发现了脚底下的圆圈边不完整。

        这是……?这个圈怎么还是破的呢?

        宁耀尝试着将一只手从缝隙处伸出去,发现没有受到半点阻碍。

        宁耀一愣,迅速站起身,身体比脑子还要快速的反应过来,一脚踏了出去。

        宁耀往前走了几步后,回过了神。

        结合郁澧跟他说的那几句话,宁耀心里渐渐浮现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三天三夜,足够他跑到很远很远的地方,而且现在,郁澧也没办法再追踪他的行踪。

        那他岂不是……自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