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虐文主角不许我哭在线阅读 - 第 9 章

第 9 章

        下雨难么?

        在狂风呼啸与电闪雷鸣中,无人敢开口说话。

        那乌云已经将日光完完全全遮挡,明明是白天,却有了夜晚的昏暗。

        有冰凉液体从高空降落,滴在仰望天空之人的脸上。

        雨丝由小变大,只在转瞬之间。

        这是一群有修为有妖力的妖,平日里自然不会让自己被风云淋湿。但现在,没有一只妖胆敢用出灵力。他们任由雨滴滴落在自己身上,淋湿衣衫,淋湿头发,

        与他们相对的,是站在院子最中间的那个青年。

        他静静的站在暴雨当中,虽然也同样没有用出灵力,却是半点没有被雨水打湿。

        大雨只残酷的对待其他人,对待那个青年却是百般呵护,万般不舍将他打湿,让他受凉。

        “如何?”宁耀看着如同落汤鸡的那一群妖,淡淡的开了口,“我不愿与他们成亲,是否是我违反了规定?”

        他笑了笑:“龙神会惩罚我么?”

        对应着这一句话,仿佛能撕裂天地的闪电亮起,照亮了众妖被淋得苍白的脸。

        “当然不会!”反应最快的老妖大声说道,然后他一瞪了霖绞兄弟俩,“老三老五,把他们两个拖下去,别让他们碍了大人的眼!”

        霖绞兄弟两人现在还是呆愣状态,他们看着宁耀,嘴巴微张,像是完全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

        很快,霖绞兄弟俩被带走。

        老妖谄媚道:“不知您大驾前来,我们这就给您接风洗尘。”

        “不用了。”宁耀保持着一脸淡然的表情,“我这次也只是顺便来看看,我还有其他事,不能在这里久留。你只需解开幻术,送我回到那座城池。”

        宁耀还是一幅修为低弱,随随便便就能被杀死的模样。之前众妖对他的修为低弱嗤之以鼻,完全不放在心上。但现在,这副模样在众妖眼里就变成了宁耀深藏不露,是他们根本无法识破宁耀的伪装。

        宁耀说的话压根没有一个妖敢反对,老妖连声答应,变回原形,让宁耀坐在他身上。

        感受到重量落在自己背上的那一刻,老妖差点激动的老泪纵横,也看到了其他同族羡慕嫉妒恨的眼神。

        他背着的不是别人,可是他们能轻易呼风唤雨的大人物啊!是他的荣幸!

        宁耀被带着起飞,往外边飞去。

        看起来一切顺利,但事情进行到了一半,还是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意外。

        霖绞担心有同族看上宁耀后,趁着他不注意把宁耀带着就跑。于是为了成亲能顺利进行,霖绞偷偷启动族内禁制,封锁了这一片区域,导致现在根本没办法轻易的进出。

        “这个混账东西!”老妖大骂,尝试着解开禁制之后,汗流满面的跟宁耀解释,“这个禁制无法随意解开,只有每天的正午才是解开禁制的时机。现在过了这个时辰,已经没办法解开了。”

        因为这个禁制极其复杂,甚至能防御当今最强者的攻击,所以老妖倒是也没觉得宁耀解不开有什么问题,只是小心翼翼的讨好道:“要不,您在这里住上一晚?明天中午,我保证带您出去!”

        宁耀脸上不显山不露水的淡定点头,跟着老妖返回。

        这一次,他们给宁耀安排的地方可比之前要豪华得多,甚至打算直接把族长的房间让出来,还是宁耀制止了他们。

        宁耀一脸隐士高人的挥退想要留下来服侍的妖:“我不喜妖服侍,都下去吧。”

        等全部妖都离开,房间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后,宁耀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好累。

        装大佬好累。

        瘫着一张脸也好累。

        呜呜,他连娱乐活动都不敢搞,就怕破坏了自己的大佬形象,可他只想当一条快乐的咸鱼啊。

        宁耀含泪躺上床,用被子裹紧自己。

        靠墙的小桌子上点着蜡烛,保持着房间的明亮。宁耀慢慢的闭上眼睡了过去,并没有注意到那根蜡烛燃烧之时,散发出的甜腻香气。

        ————

        霖绞房间内。

        霖绞阴沉着一张脸坐着,而不久之前还跟他针锋相对,恨不得拼个临死我活的他大哥,坐在桌子的另一头。

        霖绞大哥喝了一口茶,开口打破了这一室的沉默:“没想到,他竟有如此实力。”

        “说完没有,说完就滚。”霖绞声音里是明显的杀意,“若不是你横插一杠,哪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霖绞大哥轻笑一声:“自欺欺人可没意思,就算没有我,他难道就不是发色正统,能轻易呼风唤雨的他了吗?”

        霖绞没有回应。

        霖绞大哥又继续问:“我的好弟弟,一次也没有碰过他,你甘心吗?”

        这个问题,显然正中霖绞的心结。

        他们一族,性yin好/色,有时候兴致来了,甚至根本不在意对象又是谁。

        可在见过那个人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世间剩下的人变得索然无味,唯一的亮色只在那个人身上。

        这一抹亮色他们见过,却不曾触碰过,怎么能甘心?

        茶壶破碎的声音响起,是霖绞挥手摔碎了它。

        “不甘心又如何,以他的实力,难道我还能强迫得了他!”

        “你一个人或许是不行,但我们兄弟二人联手,未必没有片刻的机会。”霖绞大哥将茶杯里的茶水一饮而尽,手掌微微用力,那茶杯便变成了粉末。

        他笑道:“得手过一次,哪怕之后魂飞魄散,不也值了吗?”

        霖绞的眸色慢慢变沉,他思索了好一会儿后,咧嘴一笑:“你说的对。”

        霖绞又问:“你可有什么计划?”

        霖绞大哥自然是有计划的:“我猜到他们会给他安排更好的房间,已经提前在那个房间内点燃了情烛,等他吸入了足够的量,我们就……”

        ————

        夜深了。

        宁耀从睡梦中醒来,只感觉自己全身发热。

        额角是细细密密的汗珠,宁耀呼出一口热气,只是不知为什么,就连呼气声都变成了一种宁耀之前从来没听自己发出过的,奇怪的喘息。

        宁耀伸出手想擦掉额角汗珠,可手刚一伸出,他就愣了一下。

        那手本该是修长洁白,可现在,那包裹着指节的皮肤上泛着一层薄薄的粉。

        他的皮肤……怎么变成了粉的?是太热了吗?

        真的好热啊。

        除了热,还有一个地方,感觉特别的……

        宁耀对自己目前的状态感到难以启齿,同时又察觉到了不对劲。

        有诈。

        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对肉/yu感兴趣的人,要知道,但凡他有一点兴趣,只要勾勾手指,就会有无数的人围过来,服侍到他满意为止。

        可是他不喜欢,他只想跟交心又喜欢的伴侣有深入发展。

        全身都软绵绵的,宁耀再次呼出一口气,慢慢摸索着撑起身,想要下了床。

        他不知道是谁给他下了药,但继续留在房间里,显然不是一个明智的主意。

        他得跑,跑出去,藏起来,直到药效结束。

        然而宁耀脚尖还没着地,反锁着的门发出嗒的一声轻响,紧接着,被一只覆盖着细细鳞片的手推开。

        宁耀尽量挺直了腰板,冷眼看向走进来的那两个妖。

        他们踏进来的那一瞬间,两个人的脚下便共同结出了代表着封锁的妖力脉络。

        那妖力如同一张大网,通过特殊的运转方式,网住了整个房间。

        “看来我们的新娘已经醒了。”霖绞大哥看了过来,他上挑的眼睛眯起,唇边也是暧/昧的笑意,“还满意这个……我们要跟你度过洞房花烛夜的婚房吗,嗯?”

        这两人根本等不及了,没等宁耀回答,一个闪身便到了宁耀面前。

        宁耀想要起身躲开,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现在手脚愈发软了,强行站起身恐怕只会让自己摔倒在地,于是只好维持着原本的姿势。

        “你们胆子不小。”宁耀冷下脸来,尽量不露怯的想要用话术将人驱逐,“看在都拥有龙之血脉的份上,我给你们一次机会。现在滚出去,我可以当做一切没有发生,否则……”

        空气有片刻的凝滞,最后还是霖绞嗤笑一声:“太晚了,来不及了。”

        见到这个人的第一眼,便来不及了。

        宁耀因为睡觉而显得凌乱的衣襟微微敞开,露出了小半截锁骨和胸膛。

        那洁白皮肉上被异样的染上红粉,让人不禁想要碰一碰,看看它还会不会更红。

        霖绞大哥的手伸向宁耀的脸,他笑着道:“我们两个一起,可能会有些疼,得辛苦你忍一忍了。”

        霖绞也笑,伸手直接就要扯开宁耀的衣襟:“如果忍不住,就叫出来,我喜欢听。”

        宁耀恶心得想吐,他决定跟这两个傻逼拼了。

        如果风把所有房子掀飞,也能将这两个傻比同时掀飞吧?

        可那两个妖没能碰到他,有一道微光亮起,将宁耀整个护住。

        宁耀惊讶的低头,看到那块郁澧送给他的玉佩上散发着微光。

        这是……?

        宁耀还没能思考出个结果,就嗅到了冰冷寒气的味道。与此同时,鲜血的味道也在空气里弥漫开来。

        他惊愕的抬起头,就见那两个站在他前面的妖被从中斩成了两半,脸上甚至还带着来不及收回去的笑。

        在他们身后,郁澧一手拿着剑。

        他面无表情,仿佛是真正来自地狱的修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