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虐文主角不许我哭在线阅读 - 第 8 章

第 8 章

        宁耀被带着一直带着飞啊飞,看着下边的地面,有些头晕。

        不得不说,带翅膀的妖修行动速度真的很快,不过短短的时间,他们便已经飞出去很远,已经再看不到之前那座城池的痕迹。

        宁耀还保持着镇定,他不知道郁澧是不是去解决剩下的几条漏网之鱼了,所以没发现他被带走。不过按照郁澧的速度,估计很快就会找上门。

        他只需要在心里祝愿,这个把他抓走的妖去的安详就好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宁耀发现这个妖减慢了飞行速度。

        底下是一片茂密的森林,一道灵力打入森林里,森林显露出他的真正样貌。

        宁耀眨眨眼,看见那片森林中央出现一片房子。

        长翅膀的妖怪带着他降落,然后变成人形。

        这人看起来有些眼熟,宁耀想了想,发现这正是他之前见过的,那个青色头发妖修首领,据说还拥有龙的血统。

        那人的眼睛都快要直接贴到宁耀身上,宁耀不适应的后退了一步,反倒让那个男人回过神来。

        “想跑?”男人阴邪一笑,“是不是想着会有人来救你?呵,这里可是我们一族的本家所在地,除了我们一族人亲自带过来的人,没有人能识破那个幻术。”

        真的吗?

        宁耀开始感到了紧张,主要是那个幻术看起来真的很厉害,而且进来之后到处都是古老的图腾,看起来非常神秘。

        如果给这里分一个等级,那这里就像是中后期才会出现的地图。

        而郁澧来杀他的时候,按照系统给的书,剧情线才进行到中前期。

        中前期的郁澧,能不能打得过中后期的地图啊?

        宁耀紧张得双手握起了拳,他觉得自己要自食其力,不能安静等着郁澧来救他了。

        男人走上前一步,伸出手就想要搂住宁耀的腰。

        宁耀再后退一步,小声道:“你的人形好可怕,一点也没有原型好看。”

        男人一愣,下一秒,面前的这个男人消失,地上多了一条两脚蛇。

        “好哇,”那条蛇围着宁耀爬来爬去,三百六十度的围着宁耀转,一边转一边说话,“好哇,很好!”

        宁耀不知道这个妖在说什么很好,但他知道这种时候要尽量把握住主动权。

        按照系统说的,他的体质只对郁澧不生效,对其他人都是有用的,那么……

        可能是因为情况危机,宁耀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变聪明了。

        他要尽量多见几个这条蛇的族人,引起混乱。有了乱子,他才有逃跑的机会。

        “你不带我参观一下你家里吗?”宁耀看向围着他转的蛇,看一眼,又把目光移开到别处,轻轻的咬了咬唇,垂下眼睫。

        美人羞涩,当真是比夏日里含苞待放的莲还要美。

        霖绞只感觉一股热气直冲脑袋,比喝十坛千年美酒还要上头。

        哈,美人果然被他的原型迷倒了!

        “带,谁说不带!”霖绞扭了扭蛇身,昂首挺胸的带着宁耀走进大院里。

        院子里面张灯结彩,具有喜庆色彩的大红灯笼高高挂,还有各种红色的剪纸贴花,让这座处于密林深处的妖族大院都带上了喜意。

        “这是……”宁耀打量着四周,试探着问,“有人要成亲了吗?”

        “哦,这个。”蛇脸上露出一个邪笑,“原本是我和那个狐狸精成亲用的,不过现在没有她了,这就是我和你成亲用的。”

        宁耀:“……”

        “今晚便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霖绞心情激动,把长长的舌头吐出来,就要过去舔舔宁耀的腿。

        宁耀连忙往后退了一步,为了不让这条蛇继续过来舔他,假装生气道:“我们成亲,你居然要我用别人的红灯笼,用别人的剪纸贴花!”

        霖绞一愣,蛇信子渐渐僵硬:“……啊。”

        宁耀把脸扭到另一边,冷哼一声,阴阳怪气道:“呵,你这妖可真有意思。”

        霖绞听到那一声冷哼,把自己搅成麻花,痛定思痛道:“换,给我两天时间,我把这些全部换了新的!”

        宁耀得到两天缓冲时间,心里松一口气,但尽量控制着脸上的表情,还是一脸委屈:“好吧,那我就暂时相信你。”

        “别担心,你夫君我这点小事还做不好?”霖绞又开始围着宁耀爬,不过鉴于宁耀脸上的委屈表情,而且这次确实是他不占理,霖绞难得老实下来。

        敌人老实了,这种时候就要继续乘胜出击,继续搅浑水!

        等到这方池水足够乱了,就是他的机会。

        难得勾心斗角一次的宁耀感觉脑壳好痛,但还是谨慎的继续他的计划。

        他又跟着霖绞走了一段路,站定了:“你带我回来,也不领我去看看你的家里人,他们也没有在门口等着我。”

        霖绞心里升起一丝警惕:“我们成亲,跟他们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见我的家里人?”

        “怎么没有关系!”宁耀假装生气的抱起手,学习以前看过的婆媳剧台词,“没人迎接我,就是不欢迎我跟你成亲,就是在给我下马威!”

        围着宁耀的蛇妖吐了吐蛇信子。

        霖绞时常往返于人界和妖界,也不是没有听闻过人族的习俗。不过他们族里没有这个习惯,加上他往常成亲,一直都是随心所欲,从来不会在意这些东西。

        族里人当然也不会前来迎接,没有这个习俗是其一,其次就是……他们一族并不专一,基本上隔一段时间就会娶一个新媳妇,成一次亲。

        所以大家对成亲习以为常,连围观都没有热情。

        霖绞看着美人伸手捂住半张脸,声音更咽的说道:“我只是想要一个最好的待遇,我有什么错?”

        那美人纤长的睫毛垂下,唇角紧抿,嫣红的唇失了些血色,整个人如同一朵脆弱易折的莲。

        霖绞把蛇信子收回来,咽了口口水。

        没有错。

        这样一个人,理所应当得到最好的待遇。三界最闪耀的宝石做他的装饰,最柔软的织物做他的衣服,最强壮的人做他的侍卫。

        这肯定也是他这辈子最后一次结婚了,叫上全族人来祝福怎么了!

        “好,你等着,我发通讯,叫他们回来!”霖绞说。

        宁耀满意了,他跟着霖绞继续逛完了这个大院,努力争取将线路都记下来。

        霖绞把宁耀安顿到了一处舒适的客房之中,不甘心的退了出去,火速去让手下购买成亲用的灯笼等用品,自己再急匆匆的联络族人。

        临走之前,他再次提醒了宁耀一句:“我们一族所用的隐蔽之法乃是从上古传承下来的,一般人根本没有破解之法。就算是现如今最顶尖的那几位尊主,想要解开也得花上至少六七日,你别指望着同伴能救你出去。”

        宁耀眉头一皱:“你又冤枉我,走开!”

        霖绞吐了吐蛇信子,快步爬开。

        夜色渐深,宁耀躺上了床。

        床上铺着的是之前郁澧给他的那匹布料,让这张本来宁耀很不适应的床变得柔软。

        宁耀摸摸身下垫着的料子,叹一口气。

        希望郁澧不要浪费时间找他了,既然现在最厉害的那几个大佬都得花六七天才能解开幻术的话,现在还处于成长期的郁澧肯定是没办法的。

        这里一看就很危险,郁澧又是虐文主角,一路过来受的罪可能比他还多。

        宁耀慢慢困了,睡着之前,他又想。

        他也太自信郁澧会为了他到处寻找了,他只是一个跟郁澧有旧仇的小弟啊!

        太自信不好,是病,得治。

        ————

        宁耀见到的第一个霖绞的族人,是霖绞的大哥。

        那是宁耀被抓到这里的第二天,他正站在一个池塘前,一边心不在焉的应付着霖绞,一边在心底盘算着逃跑时走哪一天路最好。

        嘴里一直说着话的霖绞不知为何忽然一停,偏头听了听,对宁耀说道:“我大哥回来了。”

        霖绞大哥和霖绞有五分相似,都是一副阴冷的长相。比起霖绞,霖绞大哥看起来更目中无人。

        那一份目中无人在两人视线对上时消失。

        宁耀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那个人第一眼见到他时,眼底一闪而过的惊艳。

        “你就是那个,让我的好弟弟决定这辈子以后不再成亲的人族?”

        宁耀假装无措的躲到了霖绞身后。

        霖绞立刻把宁耀挡住:“你别吓他,他脸皮薄。”

        “我能怎么吓他?”霖绞大哥笑起来,用蛇类竖着的瞳孔看向躲在后面的宁耀,“这么不禁吓,怎么承受得住两根一起?”

        “这就不关你的事了大哥,”霖绞声音也冷下来,“你只是回来参加我的婚礼的。”

        而宁耀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霖绞大哥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那人居然在跟他开黄/腔!真恶心!

        宁耀生气的在心里给那个人记了一笔,决定以后让完全体的郁澧把那个人揍一顿,最好揍得只能在地上爬。

        也许是因为以后不再成亲这个消息太新奇,霖绞族里的人回来得很快,短短两天,竟然就已经全部回来完了。

        所有妖聚集在大厅里,宁耀能明显的察觉所有人的视线都聚在他身上,而其中,当属霖绞大哥的视线最黏腻。

        霖绞当着这么多族人的面宣布自己的婚事,无数夹杂着羡慕嫉妒的眼神便从大厅的各个角落里响起。

        霖绞大哥却是轻笑一声,放下手中茶杯,慢条斯理的说道:“兄长没成亲,你一个做弟弟的,怎么能先成亲?这不合规矩。”

        霖绞大哥的话一出口,整个大厅里都安静下来。

        霖绞一愣,回过神来后便是狂怒:“你没成亲?放屁,你娶的那么多房妾室呢?”

        霖绞大哥笑得阴冷:“都死了,我现在是孤身寡人。好弟弟,你的那些妾室可没死呢,不如孝敬一下大哥,把这一个给我。”

        “你——!”霖绞暴怒,终于知道这两天他这大哥在忙着什么。

        原来是忙着在这里给他挖坑,意图从他手里横刀夺爱!

        霖绞化为原型,狠狠一尾巴朝他大哥拍去。

        这一拍一点没留情,啪的一下,把整张椅子都抽飞了出去,砸在墙壁上,砸出一个大坑。

        霖绞大哥躲过了这一击,丝毫不让,反手也打了过去。

        宁耀看他们两个打起来,就差给他们鼓掌叫好了。

        打得好,再打得响亮些!

        可惜的是,这两个兄弟没打多久,族里最年长的妖便出来主持公道。

        可惜这公道没法主持,因为两人全都寸步不让。

        最后老妖没办法,只好询问宁耀:“如果让你来选择,你会跟谁成亲?”

        宁耀毫无心理负担的无视了霖绞的眼神:“当然是最强的,龙族血统最纯正的了那一个了。”

        所以最好让他们两个打的你死我活,打得所有房子都崩塌,打得幻术解除,好让他快点跑路。

        那个老妖摸摸胡子,赞同了宁耀的话:“我也觉得应该如此。”

        宁耀期待的打架事件没有再发生,他们所有人和妖从大厅里出去,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

        那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里边诡异的一丝风也没有,院子四周围着的墙壁高耸,抬眼向上看,只能看到被围起来的一小片四四方方的天空。

        院子最中央,摆着一尊巨大的真龙雕像,雕像栩栩如生,一条就要一飞冲天的巨龙映入众人眼球。

        “如此,在这里决择出谁才是实力最强的那一个,”老妖说,“龙神在上,明察秋毫。在这里用不了法术,只能运用血脉的力量,做不了假。”

        宁耀有些茫然。

        咦,他们检测谁是最强的,居然不需要打架的吗?

        宁耀委婉的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老妖又摸摸胡子,摇摇头。

        “我龙族自有一套独特的检测方法。一看发色,发色越湛蓝,则血脉纯度越高。他们兄弟二人发色相同,都是青色,这个方法无用,只能用第二种判定方法。”老妖说。

        宁耀听见第一种检测方法时心脏剧烈的跳,他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继续若无其事的问:“那第二个方法是什么?”

        老妖抬头,看向那片被围起来的天空,轻声道:“龙神掌控雷电暴雨,传说凡龙神所过之处,必定会暴雨倾盆。”

        “而龙族血脉拥有者,也会继承这种能力。越接近于龙王,能力越强的人,便越能呼风唤雨。”

        “所以,第二种方法,便是比在规定的时间内,谁在龙王的见证下,降下的雨最大。”

        *

        宁耀听见了自己的心跳,还有血液沸腾的声音。

        郁澧知道他滴泪成珠,可他还有两个没有告诉过郁澧的秘密。

        他的头发颜色会随着心情变动而改变,还有……他的心情,会影响天气。

        开心时的阳光明媚,生气时的狂风大作,难过时的大雨倾盆。

        如同学会控制头发颜色一般,他也学会了控制如何不让心情影响天气。

        所以不管是阳光明媚还是狂风大作,又或者是倾盆大雨,都掌握在他手中。

        宁耀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唇,嘴角扬起,露出一个笑:“真让人是期待,比试的结果。”

        ————

        开始之前,霖绞在真龙雕像面前叩拜,然后才直起身,双眼闭上,双手合紧,嘴里念念有词。

        他看起来全身都用了力,肌肉线条紧绷,眉头紧皱,一副痛苦的模样。

        那一小片天空原本是阳光明媚,一片云也没有,在霖绞的咒语声中,开始有薄薄的一层乌云飘过来,挡住太阳。

        宁耀站在乌云的阴影里,继续眯着眼睛看。

        但那片乌云没有再继续增大,他只是艰难的维持在那里,等规定时间一到,便尽数消散,恢复了之前天气晴朗的模样。

        啊?这就结束了?

        宁耀目瞪口呆,为那小小的一片乌云感到不可思议。

        可其他围观的族人居然鼓起了掌,口中响起真诚的夸赞:“居然能够凝聚起乌云,霖绞的实力又增强了。”

        “不错,这个年纪便能做到这幅程度,日后恐怕会位列族里前列!”

        霖绞一脸得意,走到宁耀身边:“我说过,你会是我的。”

        宁耀嘴角抽搐,默默迈开腿,远离了原来的位置。

        接下来,就是对霖绞大哥实力的检测。

        霖绞大哥一样的吃力,但他看起来比霖绞要强。

        有一缕风吹动耳边的头发,宁耀将头发按住抚平,看见太阳被更大些的乌云遮住了。

        但也就仅止于此,风只能吹动发丝,乌云也只是遮住太阳。

        时间到,这一切又便都消失了。

        胜负明显,霖绞大哥大步走过来,他脸上是狂热的笑,伸出手,就要握住宁耀手腕,将人拉到自己的怀里。

        宁耀再次退一步躲开。

        “胜负已分,全族都在看,这可容不得你反悔!”霖绞大哥眼神阴冷又狂热,如同一条盘绕在猎物身上的蛇。

        “没错,龙神在上,在龙神面前定下的赌约,不能反悔!”主持大局的老妖说道。

        “我没有反悔。”乌发雪肤红唇的美人在笑,“可是……谁说最强者在他们两个之间呢?”

        “什么,你这是什么意——”

        霖绞大哥质问的话语打在嘴里,他瞪大了双眼,看到了妖生中最不可思议的一幅场景。

        眼前人那一头墨一般漆黑的长发,在众目睽睽之下,改变了颜色。

        由黑转为蓝,只需要短短的几秒。

        那是毫无疑问的湛蓝,是海洋深处最纯粹的颜色,是刻在他们一族传承记忆里,真龙的颜色。

        这个不大的院子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但很快,这诡异的寂静被打破。

        怒号的狂风从耳边呼啸而过,吹动头发,吹动衣袍,甚至将某几个修为比较弱的妖吹得一个踉跄。

        与此同时,遮天蔽日的厚重乌云翻涌而来。

        粗壮闪电在云层里出现,仿佛能撕裂天地,轰隆隆的雷声压迫着耳膜,让一般人连说话声都不能听清。

        但在场的所有妖,都听清了站在院子最中央,那神色淡淡负手而立之人所说的话。

        “听说,你们觉得下雨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