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路明非:艾尔登之王的归来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索菲娅

第五十九章 索菲娅

        卡塞尔学院,图书馆。

        “很抱歉,图书馆清晨时段暂不开放,请晚些再来。”面对试图开门的访客,图书馆大门发出电子合成音。“图书馆开放时间为上午10点至夜晚12点,请晚些再......”

        “烦死了。”来者冷哼一声,掏出一张黑卡,直接划过图书馆的门禁系统。

        “嘀嘀”本不开放的图书馆大门,在这张卡面前,居然直接打开了。诺玛的电子音还未响起,就被黑卡直接压制下去。

        来者随手一推,直接步入了图书馆内。

        那张卡是真正的“黑卡”。虽然在学院里,每张学生卡都是黑色,但眼下这张卡,和那些黑色的学生卡全然不同。

        它意味着凌驾s级之上的权限。

        这张卡是代理家主弗罗斯特的授予,意味着校董级别的权限。弗罗斯特行事向来慎密,为了防止发生意外,他直接将校董级的黑卡借给了索菲娅。

        除了两张最高权限的“白卡”以外,校董们的黑卡,便是诺玛最高等级的钥匙。

        这样一来,即使那个s级想借助诺玛反击,凭借权限优势,索菲娅也可以轻松压制住他。

        索菲娅·加图索哼着走样的调子,直接找了个位置坐下。

        她按下隐藏的开关,面前的书桌摇身一变,立刻翻出先进的个人显示器。索菲娅熟练地刷过黑卡,接入了诺玛的校董级控制平台。

        虽然持有校董级的黑卡权限,但索菲娅知道,自己还是必须小心操作。

        黑卡在学院里并不是无敌的。学院中还有两位黑卡持有人,那是同为校董的两位校长。

        在这场刺探路明非的行动里,这两位校长,便是他们仅有的绊脚石。

        不过索菲娅很有自信。昂热的权限确实与她同级,但她可不是温文尔雅的教育家,而是满手血腥的“西西里岛执刑人”。

        身为家族九大军团中最残忍的情报局,索菲娅的第五军团,自然掌握最狠厉的情报战经验。

        在学院里,执行部无疑是情报战的头号专家。可是在执行部壮大之前,加图索家的第五军,就已经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战场支配者。

        在科技尚不发达的年代,第五军团便是撒旦一般的魔鬼。无论是阿富汗的宗教战争,还是意大利的黑道仇杀,只要是和刀与血有关的地方,“加图索家的第五军”都是血腥与恐惧的代名词。被第五军抓到的人往往音讯全无,再被发现时已经死得千疮百孔。有的死者失去了膝关节,有的死者脊椎节节断裂,更有死者,直接少掉了左半边身体。

        所以历史上每一代第五军执行官,都对血腥的拷问艺术研究颇深。索菲娅·加图索也深爱着这种艺术,她很期待能抓住那个细皮嫩肉的s级,看看他在鲜血和死亡面前,会有多少可怜的意志力。

        可惜,卡塞尔毕竟还是昂热的地盘。

        不能把这位s级抓来“审问”,实在是太可惜了。索菲娅已经拷问过数百位俘虏,无论那些家伙在被俘时显得多么顽强,在第五军的可怕酷刑面前,他们没人能坚持过三十分钟。倒霉的人在一刻钟内就死了,幸运者则有机会吐完情报再被砍头。

        索菲娅一直认为,自己是史上最仁慈的第五军团执行官。只要犯人吐出情报,她就慈悲地允许他们无痛地死去。

        而现在,她这个“西西里岛执刑人”竟然坐在这里,搜查一个大一新生的资料,这让索菲娅感到异常恼火!

        她可是第五军的执行官!整个意大利最恐怖的行刑者!她理应与鲜血和哀嚎为伍!而不是在这慢吞吞地,把时间浪费在一个18岁小屁孩身上!

        要不是学院里有昂热这根钉子,她早就直接杀进诺顿馆了!

        在恼怒的情绪里,索菲娅·加图索克制住情绪,将路明非的资料全部拷贝至硬件加密的u盘里。

        ......

        与此同时,顾世岳抱着数学书和文具袋,推开学院咖啡厅的前门。

        这个时间点,光顾咖啡厅的学生很多。顾世岳环视一圈,居然没找到一张空桌子。

        无奈之下,他只好壮着胆子,试探性地走到一个女生面前:“打扰一下,请问,您面前的这个位置有人吗?”

        “没有喔。”女孩握着一杯饮料,边吸边说。

        “那我,我能在这里坐一下吗?”顾世岳小心翼翼地问。

        女孩似乎没想到,顾世岳态度这么端正。“当然,这里是公共场合,当然可以。”女孩说。

        “谢谢您。”顾世岳长出一口气,在女孩对面坐下来,铺开草稿本,计算器和习题本,开始唰唰地赶起高数作业。

        我恨数学......凭什么屠龙专业还要上高数课啊?!顾世岳看着书上密密麻麻的数学符号,心里发出悲愤的呐喊。

        然而数学这玩意,很明显,不是你被逼急了就能解得出来的。

        顾世岳悲愤地敲着计算器,对着题目进行了许久的深沉思考......最后,经过十几分钟的计算和沉思,他小心翼翼地,在纸上写下了他算出的答案:

        “48.5608302”

        “噗。”见到这个答案,对面的女孩差点喷出一口咖啡,“你,你这错得也太离谱了啊!这答案,你写在纸上不觉得不对劲吗?”

        “噢噢......”被陌生女孩揭穿了错误,顾世岳顿时冷汗直冒,“我,我.......”

        “这一步错啦。”女孩伸手一指,竟清楚地指出了顾世岳的出错步骤。

        “您.....您每一步都看着?”顾世岳微微一惊。

        “这不是喝咖啡无聊嘛,就顺便看了一下你做的题。”女孩说。“不够细心啊。”

        顾世岳略一检查,果然发现了错误所在:“还真是,太感谢了!”

        这道题的解题步骤又臭又长,女孩明明坐在对面,竟然能一眼扫出问题所在!

        顾世岳急忙订正了错误步骤。当他惊喜地抬头,想要道谢时,女孩却已经喝完了咖啡,拿着空塑料杯,起身离去了。

        哎......看着女孩离开的身影,顾世岳心里竟有些怅惘。

        他只能记下了女孩的面容。她束着蓬松的微卷金发,戴着细致的眼镜,眼瞳瑰丽,仿若盛夏的湖泊。顾世岳觉得她有点像恺撒会长,不过,会长没说过自己有个漂亮的妹妹啊。

        他不知道,这位和他擦肩的女孩,竟是加图索家的第九执行官,斯蒂拉·加图索。

        斯蒂拉推开正门,把塑料杯投进垃圾桶里。她抬起头来,发出无声的叹息。

        索菲娅女士性情残暴,这点加图索家人尽皆知。那个路明非,一定会被索菲娅借机折磨.......可是归根结底,路明非做错了什么?就因为他是s级血统么?

        她蛮同情那个s级的,不过她也无权否决这次行动。

        有没有办法委婉地劝说索菲娅女士,请她改变下手的想法呢.......斯蒂拉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