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历史小说 - 利刃出鞘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1

        指挥部外,李二牛一个人坐在车上,拿着翠芬的照片发呆。老黑过来问:“怎么了,二牛?你怎么不进去开会?”李二牛起立:“老黑班长……”

        “你怎么了?”老黑拿过材料,“这是谁?你对象?”

        “是。”

        “也是这次的人质?!”

        “是,老黑班长。”李二牛声音低沉。老黑沉默了。

        李二牛看着老黑:“俺心里发慌,不知道翠芬咋样了……怕自己发挥不好……”

        “所以你就坐在这儿,没去开会?”老黑看着他,“胆小鬼!”

        “老黑班长,俺不是怕死的胆小鬼……”

        “你当兵是为了什么?”老黑看着他。

        “报告!保家卫国!”

        “保家卫国?说得比唱的都好听!”老黑怒骂,“你对象在敌人手里,你在这儿坐着两眼发直!你现在跟我说,你当兵是来保家卫国的?你好意思说吗?啊?!”

        “老黑班长,俺错了……”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李二牛怒吼:“报告!老黑班长,俺错了!”

        “你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吗?!”

        “是,班长!俺知道了!”

        “滚进去!该干吗干吗去!别让我再看见你这鬼哭狼嚎的死样子!你这样不配做我老黑的兵!不配做神枪手四连的兵!不配做铁拳团的兵!你就是个废物点心!滚!”老黑一顿暴骂。“是,班长!俺知道了!马上去!”李二牛提起自己的装备,往指挥部里跑进去。老黑看着他的背影,高喊:“打不赢仗,就别回来见我!”

        李二牛回头:“是,是……老黑班长……”“扑通”!李二牛摔了一跤,爬起来继续跑。老黑看着,摇头苦笑。

        机场机库,一架直升机旁,范天雷带着队员们在做出发前的武器装备检查。陈善明看他:“五号,你确定你要亲自带队吗?”范天雷没抬眼:“我确定。”

        “五号,这不是寻常战斗,我们要水上跳伞,潜水上岸……”

        范天雷抬眼看他:“你怀疑我的技术吗?”

        “不是,我不怀疑。我担心你的身体,能不能……”

        范天雷继续整理装备:“无论如何,我必须去,哪怕我死在那儿!”

        “为什么?!”

        “因为我该死!”范天雷怒吼。队员们都呆住了,龚箭也傻了。范天雷默默地拿出一叠材料放在桌子上:“我前妻,她也是这次的人质。”大家看着他,都很诧异。

        “我很爱她,她也爱我。我们离婚,是因为儿子的死。这件事你们都知道,不用我复述。我的儿子被蝎子杀了,现在我的前妻也在蝎子手里。我是军人,你们该知道我现在的心情。我为我刚才失去理智道歉。愤怒并不能帮我理清思路,所以我要平息这种愤怒,以免受到干扰。”队员们都默默地注视他。

        “希望在整个行动当中,我们都保持应有的冷静,去面对不可预知的危险。我们是职业特种兵,这是一次人质救援行动,我们不能失手!”

        门突然被推开,李二牛站在门口,呼哧带喘。范天雷看他:“你怎么来了?”

        “报告!参谋长,俺错了!俺知道自己错了!俺不该心神不定!俺要去打仗,救出翠芬!”

        范天雷默默地看着他。

        李二牛看着范天雷:“参谋长,俺没事。俺真的不会影响行动的!”范天雷看陈善明:“你的意见呢?”陈善明立正:“报告!五号,如果你也要去的话,我认为,李二牛同志没有理由不参加!”龚箭也说:“我相信我们的战士,一定会出色地完成任务!”

        范天雷看大家:“你们相信他吗?”

        “报告!是!”队员们异口同声,李二牛感激地看着大家。

        范天雷转向李二牛:“好吧,批准你参战。但是你要记住,在战斗当中要丢掉一切思想包袱,轻装上阵!你是军人,战斗是你的天职!不能感情用事,明白吗?!”

        “明白!”李二牛怒吼。

        “收拾你的东西吧,一会儿接收任务简报!”

        “是!”李二牛跑到何晨光和王艳兵身边,路过的队员纷纷跟他碰拳。

        “你们继续准备,我去指挥部。”范天雷出去了。

        “都把东西带足了!这一次,我们一定要干掉蝎子!”龚箭说。

        “是!”队员们怒吼。

        何晨光在检查武器,面色冷峻。王艳兵走过来:“从未见过你眼中有这样的杀气。”

        “三个敌人—一个是我的杀父仇人,一个是我昔日的兄弟,一个是我前女友的老公。你告诉我,我怎么可能没有杀气?”

        王艳兵呆住了。何晨光压子弹:“这一次,跟以前不一样!我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干掉他们!”龚箭说:“不是不惜一切代价,是用最小的代价去完成任务。我知道你不怕死,但是战友和人质呢?何晨光,你现在已经不是新兵了,这些道理不用我再教你!你不是去报私仇,是去救人!明白吗?!”

        “我明白!”

        “所有人,排除一切干扰!我们一定要救出人质,干掉海盗!”陈善明看着队员们。

        “是!”队员们低声怒吼。

        2

        指挥部里,海军少将站在大屏幕前:“我们的营救舰队只要离港,就势必会引起不必要的关注。现在是信息时代,我们很难躲过卫星监视,也很难躲过无孔不入的外国媒体。舰队一旦曝光,势必会引起虎鲨的警觉,我们的人质就危在旦夕了。因此,联合指挥部决定同意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的方案—特种部队提前渗透上岛,保障人质安全,与营救舰队和登陆部队配合,解救所有人质!”范天雷立正:“是!”

        “你有什么要求吗?”

        “报告!首长,计划很好,但是我有一点儿困难。”

        “你讲。”

        “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加上我,只有八个人,而海盗人数在两百左右。我们偷袭解救人质没问题,但是营救以后,需要坚守到大部队到来,有一定困难。”范天雷说。海军少将笑道:“也就是说,你们需要帮手?”范天雷点点:“对,我们需要。无论如何,我们都会保护人质安全,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只是我担心,我们就算都牺牲掉,可能也支撑不到大部队到来。”海军少将笑道:“就等你张嘴了。”一个海军少校出列,敬礼:“首长好!”范天雷还礼:“你是?”少校笑道:“首长不记得了?您给我们上过课—海军海狼特别行动小组组长,段世亮少校!”范天雷笑道:“想起来了,好多年前的事情了。”

        “是,首长。那时候我还是个上等兵,您给我们讲授的特战战术,记忆犹新。”

        “是啊,那时候我还是个上尉—不行了,不行了,进步慢啊,我的学生这么年轻就做到少校了!”

        “首长说笑。”段世亮立正,“海狼特别行动小组的十名队员,统一接受您的指挥!”

        “好,那我就放心了!希望我们陆海特种部队,同生共死,合作愉快!”范天雷伸出右拳。段世亮也伸出右拳:“同生共死,合作愉快!”

        机库,何志军站在队员们的面前:“知道你们要出发,我专程赶来给你们送行。”队员们背手跨立。“大不列颠空战的时候,英国首相丘吉尔曾经说过一句名言—在人类战争的领域里,从来没有过这么少的人对这么多的人,做出过这么大的贡献。这句话,我同样送给你们—年轻的中国士兵们。”队员们注视着他。“你们将要远离祖国,远离领海,到完全陌生的境外作战,到公海作战!同志们,在我三十年的军旅生涯中,这是第一次!对于年轻的你们来说,更是第一次!你们将在天空作战,在海洋作战,在陆地作战!我们的同胞在敌人手里,同志们,带他们回来!你们准备好为祖国献身了吗?!”

        “时刻准备着!”

        “我们是国之利刃,在祖国和人民需要的时候,就要拔鞘而出!出鞘,就要见血!出鞘,就要必胜!同志们,有信心没有?!”

        “有!”队员们怒吼。

        “士兵们,我们的荣誉是什么?!”

        “忠诚!”

        “同志们,出发!”

        “是的,我们是国之利刃,在祖国和人民需要的时候,就要拔鞘而出!出鞘,就要见血!出鞘,就要必胜!”

        3

        清晨,直升机在大海上飞翔。机舱里,队员们面色凝重,带着凛然的杀气。范天雷看着何晨光,何晨光笑笑,继续画脸。范天雷也笑笑,将一抹迷彩油涂在坚毅的脸上。

        李二牛拿出翠芬的照片,咬住牙关。王艳兵看他:“二牛,不要分心,我们会救出翠芬的!”李二牛点点头,收起照片。何晨光看他:“二牛,我知道这话可能不该说,但我还是要叮嘱一句。我们去,是要救出所有的人质,他们都是我们的同胞,都是中国人。我们要救的,不仅仅是翠芬。在行动当中,一定要保持冷静的头脑,否则会出事的!”

        “俺记住了,晨光。”李二牛点头。何晨光拍拍他的肩膀:“我们都和你在一起!”

        月牙岛上,蝎子坐在码头想事情,察猜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我真的有点儿不想干了。”

        “不干这个,你干什么?”蝎子看他,“寄人篱下,不得不低头。想再多也没有用,生存是第一位的。等到时机成熟,我再带你们走。”察猜看着水牢里的人质:“那些人,跟我们的家人有什么区别?”

        “是你的家人。我没有家人。”

        “冷血动物!”

        “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我只是感觉不好。”蝎子冷笑。

        “什么感觉?”

        “虎鲨也没有跟我打个招呼,就劫了中国的游船。太近了,我们距离中国领海太近了。你也接触过中国军队,他们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蝎子面色冷峻地说。

        “中国军队会进攻这儿吗?他们怎么知道是谁干的呢?”

        蝎子没说话,看那边。穿着黄色巴西队队服的王亚东走过来,蝎子的脸上露出特殊的笑意。王亚东走过来:“你们俩在这儿呢!”蝎子笑笑,说道:“今天穿得好鲜亮啊!”王亚东也笑道:“是,好久没踢球了。我是巴西队的粉丝,你忘了?”

        “嗯,记得。你救过我。”蝎子看着王亚东说。王亚东看他:“怎么想起来说这些?”蝎子道:“没什么,我在提醒自己,不要忘了—你救过我。”蝎子转头,“察猜,我跟他单独谈谈。”察猜点头,起身走开了。王亚东看着他:“想说什么,你就说吧。”

        “你是聪明人,我也不傻。有些事情,何必点破呢?”

        王亚东不说话。蝎子看着他说:“我早就知道,你跟我走的已经不是一条路了。我之所以一直没有点破,就是因为我告诉自己,你救过我。这不是我的个性,但是现在我只剩你一个部下了。我要想杀你,易如反掌。之所以迟迟没有下手,是因为我总想留下一个人,能记得我的名字。”

        “我知道你一直不相信我。”

        “我们一直在互相欺骗。但是两个互相欺骗的人,也会有真感情的。我已经预感到将要发生什么,我不介入。察猜,我也带走。”

        王亚东不说话。

        “我没祈求谁能帮助我摆脱厄运,我自己想办法。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一劫要是逃不过去,也是我命该如此。”

        “有些事情,我也无能为力。”

        蝎子笑笑,说道:“你有什么能力?你也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大难临头,各走各的吧!我知道你在做什么,注意你自己的安全。我半个小时以内带察猜进山。”

        “那个女人怎么办?”

        “怎么?你还想让我带她走吗?我不带走任何人质,还可能逃过一劫;我要是带走一个,尤其是范天雷的老婆—死路一条。交给你吧!你有本事或者她命大,就有命。我们谁都不是谁的上帝,兄弟的路绝了,就到这里吧。”蝎子扛起自己的武器,走向不远处的察猜。王亚东叫住他:“军士长!”蝎子停住脚步,王亚东表情复杂地看着他。蝎子转身,笑笑。王亚东立正,敬礼,眼泪在酝酿。蝎子也变得严肃,庄重地立正,敬礼。王亚东的眼泪慢慢滑落。蝎子笑笑,眼角有泪,赶紧转身走了。

        月牙岛的悬崖处,蝎子看着远处的水面:“我们现在有大麻烦了。中国军队不是好惹的,他们不会等着虎鲨拿走大笔的赎金,再把人质放回去的。按照他们的习惯,一定会以血还血,以牙还牙。我相信他们最晚今天就要上岛,中国的海军舰队也一定在路上了,我们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我们现在怎么办?等死?”

        “我们没有能力跟他们对抗,只能躲避,再躲避—躲过他们的行军路线,让他们去营救人质。他们要的是人质,不是我们这两条狗命。只要人质安全,他们不会费劲到处找我们的。”蝎子说。察猜说:“我明白了。”

        “我们只能在这里跟中国特种部队周旋。这里是山地丛林,丛林就是我们的老家。等到战斗结束,我们想办法逃命。这里不是中国的领海,他们的军队不会久待。他们的目的是救人,不是占领这里,所以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4

        月牙岛海盗驻地,人质被关在齐腰的水里,脸色惊恐。王亚东看着他们,默默地清点人数。海盗们还在聊天,王亚东看看四周,走向房屋。屋里,翠芬跟张丽娜蜷缩在角落里。王亚东走进来,蹲在她们前面。张丽娜吐了他一口唾沫:“禽兽!”

        “听着,想活命吗?”

        “浑蛋,你要是动我们一根手指头,我们就死给你看!”张丽娜搂着翠芬。

        王亚东看着她们:“我不想伤害你们,但是你们必须跟我走。”

        “我们哪儿也不去,除非我们死!”

        “要我说什么,你们才能明白?我是为了你们的安全!”

        “你说什么我们都不相信!”

        王亚东无奈,站起来,拿起冲锋枪,拉开枪栓:“你们只能跟我走!”“咣!”门开了,虎鲨走进来,身后跟着几个海盗。王亚东本能地举起武器。虎鲨吓了一跳:“自己人!”王亚东虎视眈眈,慢慢放下枪:“虎鲨老大,你来干什么?”虎鲨道:“哟?这不是我的地盘了?你能来,我就不能来吗?这身巴西队队服挺帅啊!我来找蝎子。”

        “他不在。”

        虎鲨笑着走过来:“放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女人,蝎子跑到哪里去了?”

        “我也不知道,可能去看地形了吧!他有这习惯,到了一个地方,就要去看看地形。”

        虎鲨走过来,突然抢了王亚东的枪。王亚东猛地出手,将虎鲨打倒在地,举起冲锋枪,但更多的枪口立即顶住了他的脑袋。王亚东呆住了。虎鲨爬起来:“敢打我?!反了天了!别以为你跟蝎子混,我就怕你了!给我打!”海盗们举起拳头,虎鲨一扬手:“慢!我看看这巴西队服!还是真的哎!不容易!我也是巴西队球迷!你从哪儿搞到的?”王亚东不说话。

        “脱了!”

        王亚东不动,枪口都顶在他的脑袋上。王亚东无奈,只好脱去上衣。虎鲨拿着巴西队队服:“不错!谢谢啊!”当场就换上了。王亚东呆住了。虎鲨笑笑,说道:“看在你是蝎子的人,我饶你一条命!下次记住了,这是谁的地盘!这俩女人,给我带走!”海盗们过来,抓起翠芬和张丽娜拽走了。王亚东愣愣地看着。

        “给我打!”—一枪托打在王亚东的额头,他猝然倒地,海盗们冲上来一顿暴打。虎鲨吹着口哨,走了。

        5

        海岸悬崖,礁石当中,慢慢地伸出一个戴着潜水镜,叼着氧气管的迷彩脸,还有一把自动步枪。宋凯飞的枪口随着眼睛快速移动,扫视整个区域。他对着耳麦低声说:“控制。”“哗—”又是三张戴着潜水镜、叼着氧气管的迷彩脸—何晨光、王艳兵和李二牛。

        片刻之后,后面露出一片迷彩脸,慢慢向峭壁移动。队员们拿出攀登工具。陈善明跟龚箭、段世亮对视一下。

        “上!”范天雷一声令下,宋凯飞举起手里的射绳枪,扣动扳机。随着一道尖锐的划破空气的声音,一支原本折叠起来的飞虎爪飞出弹膛,拖着一条黑色的细细的尼龙攀登绳,飞过峭壁上方,抓住了峭壁上的岩石。宋凯飞使劲拽拽,坚硬的锰钢爪尖将岩石抓得结结实实的。宋凯飞确定安全后,把步枪背在身上,拿出d形环套在攀登绳上。他双手抓住d形环,开始攀爬。其余的队员在水里,只露出脑袋和武器,环顾四周。范天雷面色严峻,看着尖兵在攀登。陈善明左右张望:“如果他们有一挺机枪,我们就全报销在这儿了。”

        “这是最危险的时候了。”

        “我们没别的办法,只能冒险。”段世亮说。范天雷观察着四周:“战斗的胜负,有时候也得看运气。”

        悬崖侧面的树丛里,一支枪口瞄准了宋凯飞。察猜对着耳麦:“蝎子,他们从我这里上岛了。我只要一个急促射击,他们就会全部报销在这里。完毕。”

        “不要射击,让他们上岛。我们不要刺激他们,杀了他们也无济于事,第二支突击队还会上岛。”蝎子隐藏在密林深处,“我们没有能力跟他们对抗,只能躲避,再躲避—躲过他们的行军路线,让他们去营救人质。完毕。”

        “收到。完毕。”察猜关上保险,悄悄隐身而去。

        海边悬崖,三根尼龙攀登绳陆续从不同的位置抛下来。拿着d形环的队员们分成三组,开始攀登。在土黄色的悬崖上,他们如同迷彩色的蚂蚁在艰难蠕动。何晨光和王艳兵在最后,负责整个队伍的警戒。何晨光和王艳兵爬上悬崖后,范天雷在悬崖顶上松了一口气,他挥挥手—四周担任警戒的队员们排列队形,陆续进入丛林。

        密林里,蝎子抬眼看看:“察猜,我们一定要躲开他们的行军路线!无论如何不能发生冲突,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在哪儿!躲避,再躲避,不能留下一点儿痕迹!他们的目标是人质,不是我们!我们藏起来,藏到他们的营救人质行动结束,我们就赢了!明白没有?”

        “收到!完毕!”察猜在另一处密林中奔跑。

        特战分队在密林里小心翼翼地前进,宋凯飞担任尖兵,何晨光警觉性十足:“我感觉不太好。”王艳兵说:“我的感觉也不太好。”宋凯飞突然伸手停下,大家就地隐蔽。龚箭小心过去,蹲在他身边:“怎么了?”

        “脚印。”

        在宋凯飞的面前,一个军靴的脚印,清晰地印在落叶之间的泥土当中。陈善明蹲下身:“是新的,刚走没几分钟!战斗准备!”队员们各自占据有利位置,何晨光的狙击步枪四处搜索。徐天龙说:“太安静了!安静得不正常!”

        “拉倒吧!是不是不死几个人你就不甘心,别说丧气话!”宋凯飞说。

        “这不是蝎子的作风,他连个地雷也没埋下。难道他没想到我们会从这里来吗?”范天雷想想说道。段世亮说:“上岸的时候,也没有任何动静。”

        “蝎子给我们布了一个什么局啊?”陈善明纳闷儿。李二牛起身:“就一个人,跑不了多远,俺去抓住他!”范天雷一把按住他:“他应该已经发现我们了。”

        “为什么我们没有遭到伏击呢?”

        “也许埋伏就在前面等我们。”何晨光说。

        “前面是山谷,倒是埋伏的好地方。”

        “我们不能走这里了,转换方案,走二号路线。那是沼泽地,他们想设埋伏也不容易。狙击小组断后,注意可能的敌情!”范天雷说。“明白!”何晨光和和王艳兵留下,队伍匆匆掉头,何晨光和王艳兵交替掩护撤离。

        灌木丛中,察猜的狙击步枪瞄准镜一直锁定何晨光。察猜深呼吸,很内疚:“对不起,晨光……”

        沼泽地中,分队小心翼翼地前进。何晨光皱着眉,思索着:“不对劲,蝎子在躲我们。”王艳兵问:“躲我们?为什么?”何晨光说:“我们在林子里走了这么远,蝎子不会笨到发现不了的地步。他在躲我们,不跟我们正面接触,也不想跟我们发生冲突。”

        王艳兵纳闷儿地问:“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何晨光想想:“我也没想明白。也许是个阴谋,也许是他根本就不想跟我们打。走吧。”

        远处山头,蝎子放下望远镜:“笨蛋!察猜,你真的笨到了让我难以置信的地步!你怎么会留下痕迹呢?!他们走了沼泽地,这让营救人质的时间推迟了两个小时!他妈的,我们还得在这里多待两个小时!”

        “对不起,蝎子……他们距离我太近了,我不得不转移位置。”

        “我们要在危险区多待起码两个小时!我现在恨不得喊他们回来!等吧!完毕!”

        “对不起,蝎子……我的错。完毕。”

        蝎子注视着在沼泽地前进的分队,心急如焚。

        海盗驻地,王亚东赤裸着上身,浑身是血,从昏迷当中醒来。张丽娜和翠芬已经不知去向。王亚东一惊,抓起枪顽强地站起来,跌跌撞撞地奔了出去。外面的海盗都一惊,王亚东没说话,拔腿狂奔。一个海盗拿着牌:“又打架了啊?”

        “不管了不管了,继续打牌。”

        山路上,一个海盗吹着口哨在撒尿,王亚东突然把他扑倒,眼露凶光:“虎鲨跑到哪里去了?!”

        “你……你、你干什么?!”

        王亚东的匕首猛地扎入他的手掌,捂住他的嘴,海盗呜呜地喊不出来。

        “虎鲨在哪儿?!”

        海盗艰难地点头,王亚东松开一点儿,海盗回答:“在……在罗汉洞!”

        王亚东用力拔出匕首,一下捅进他的心脏,爬起来跌跌撞撞地持枪狂奔。

        6

        一个很大的山洞里,张丽娜和翠芬蜷缩着,战战兢兢。穿着巴西队队服的虎鲨拿着火把进来,带着淫笑:“两位宝贝,久等了吧?一点点公务缠身,我要处理一下。”虎鲨拿火把照亮她们的脸,“不错!真不错!可惜蝎子那个家伙不会享受啊!哈哈哈!”

        翠芬害怕地躲在张丽娜怀里,张丽娜面色冷峻:“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你还不知道?哈哈哈!”

        张丽娜冷笑:“就你,你行吗?”

        “哟?还挑战我了啊?!行啊,那哥哥就要尝尝新鲜了!”虎鲨一脸淫笑。

        “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我们一个手指头,我们俩马上咬舌自尽。在你面前只会有两具尸体,你一个活人都别想得到!”张丽娜狠狠地说道。虎鲨一愣:“吓我?!”

        张丽娜看着翠芬:“你怕不怕死?”翠芬摇头:“现在不怕了!”张丽娜笑笑,说道:“好,我数一二三,一起咬舌头!”

        “嗯!”

        “一,二……”

        “等等,等等!别……别咬!我答应你!”虎鲨忙说。张丽娜冷笑:“你说话可要算话!”

        “那当然,我虎鲨说话当然算话!”

        张丽娜冷冷笑着,推开翠芬,站起来。

        “够味!够味!我喜欢!”

        洞口外,几个海盗在放风。突然一把匕首飞来,嗖地扎在一个海盗的咽喉。其余的海盗还没反应过来,王亚东已经出现,徒手连续格杀。洞内,虎鲨听到声音,一惊:“什么情况?”张丽娜一脚踢在他的裆部,虎鲨惨叫一声,倒下。张丽娜冲上来,虎鲨出手按住张丽娜,卡住她的脖子。翠芬扑上来厮打着虎鲨。

        “虎鲨!”王亚东持枪跑进来。“卧底!”虎鲨松手跑向洞的深处。张丽娜喘息着,不停地咳嗽。翠芬抱着她:“张总,张总……”王亚东急忙过来。张丽娜缓和过来,咳嗽着:“你到底是谁……”

        “我是自己人!你们不要怕!”

        “我凭什么相信你?!”

        “信不信由你!在这儿藏好了,不要出去!我去干掉虎鲨!”王亚东把冲锋枪塞给张丽娜,起身向洞里跑去。张丽娜拿着冲锋枪,翠芬扶着她:“张总,我们怎么办?”

        “先在这儿藏着吧!特种部队肯定会来救我们的!”

        “真的吗?那二牛他……”

        “他能不能来,我也不知道!但是,特种部队肯定已经在路上了!”

        “为什么张总这么肯定?”

        “因为我了解特种部队……”

        另外一处洞口,虎鲨钻出来,赤手空拳,夺路而逃。王亚东钻出来,左右看看,黄色的巴西队队服若隐若现。王亚东提着冲锋枪追了过去……

        虎鲨在山林中狂奔,突然往前跳去。王亚东跟上来,一脚踩到陷阱里面。“啊—”王亚东一声惨叫,陷阱里面的竹签扎在他的腿上。虎鲨回头冷笑:“小样,忘了这是谁的地头了吗?!”转头继续逃跑,消失了。王亚东咬着牙,往外拔出竹签,血淋淋的。他坚持着,一瘸一拐地追过去。

        7

        月牙岛的侧山上,何晨光的狙击步枪在瞄准,王艳兵和李二牛各在一侧。勇士们组成散兵线,一字在山脊排开。范天雷命令:“无声战斗。”队员们在各自武器上安装消音器。范天雷命令:“注意,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尽量不要有枪声。我们的人质在那边,两面包抄,接近人质,明白吗?”

        “明白!”队员们低吼。

        龚箭在点数,放下望远镜:“五号。”范天雷走过来:“怎么了?”

        “不在里面。”

        范天雷一愣,接过望远镜—人质中没有张丽娜和翠芬。李二牛也拿着望远镜:“翠芬不在里面……”他的眼泪在酝酿,咬牙,“翠芬……”何晨光用力拍拍他的脸:“兄弟!战友!你是军人!你是特战队员!”

        李二牛强忍着。范天雷看着他:“你行不行?”李二牛咬牙:“行!”

        “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如果你不能排除杂念,就立即撤回去!我们只要冲下去,就再也没有回头路!到时有危险的可不光是你自己,还有你的战友和人质们!”

        李二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俺中!参谋长,放心吧!”

        范天雷点头:“分头行动!狙击小组,狙杀零散目标,注意不要惊动敌人!”

        “明白!”何晨光和王艳兵准备狙击,队员们分成两组,悄然下去了。

        “汇报目标排序。”何晨光瞄准着。王艳兵拿着激光测距仪在观察:“一号目标,十点钟方向,420米,左翼前进道路的哨兵。可视范围内没有发现敌情,可以射击。”

        何晨光找到一号目标的位置:“收到。明确。”

        码头外的小路上,一个哨兵正懒散地坐在草坪上晒太阳。“噗!”何晨光扣动扳机,弹头无声地射出枪膛,旋转着直接钻进哨兵的眉心,他一声未吭就仰面栽倒。

        “一号目标解决。”

        “二号目标,七点钟方向,353米,右翼前进道路的两名固定机枪手。”王艳兵放下激光测距仪,拿起自动步枪,“我和你一起解决。”何晨光瞄准机枪手:“收到。我打机枪手,你打副射手。”

        码头另外一侧的山下,机枪手正在和副射手聊天,一颗子弹准确打中他的眉心。副射手还没反应过来,一颗子弹打在他的后脑小脑位置。两人在沙袋里面倒下,无声无息。王艳兵放下步枪,重新拿起激光测距仪:“三号目标,十一点方向,620米,半山腰晒太阳的。”何晨光调整枪口方向,找到目标:“收到。”

        半山腰上,正在看《playboy》的海盗躺在凉席上,突然一颗子弹打穿了画报,准确打中他的眉心。海盗猝然栽倒。

        “四号目标呢?”

        “九点钟方向,542米,侧行。周围没有敌情。”

        何晨光瞄准四号目标,扣动扳机。正在侧行的海盗太阳穴中弹,猝然栽倒在灌木丛中。

        王艳兵拿着测距仪:“八点钟方向,740米,两人。在我的射程以外,交给你了!”

        何晨光举起狙击步枪,瞄准那两个并排走的枪手。“噗!”里面的枪手太阳穴中弹倒地,另一个枪手大惊。何晨光再次举起狙击步枪,果断扣动扳机。“噗!”外面的枪手刚刚摘下冲锋枪,眉心中弹,仰面栽倒。何晨光微微调整着呼吸,平稳自己:“继续汇报目标排序。”

        另外两组也率队悄然接近,势如破竹,往驻地靠近。

        山上,何晨光一直在射击。王艳兵很纳闷儿地问:“奇怪,怎么一直都没有蝎子他们的动静?”何晨光举枪观察着:“他们三个才是真正的高手!一定要小心!”

        更远的山顶上,察猜举着望远镜:“这帮海盗确实是窝囊废,枪声还没响,已经挂了这么多人。何晨光他们确实很厉害,但是我没想到海盗这么菜!”蝎子放下望远镜,指着远处的山头:“我们运动到那个位置。”

        “去那里干吗?你说我们要远离中国特种部队的!”

        蝎子指着山头:“那里虽然距离他们很近,但是在他们的注意范围以外,战场也在我们的射程以内。武器加上消音器。”察猜疑惑地看他。

        蝎子笑笑,说道:“我们要帮他们。战斗就要打响了,他们人太少了。我们暗中帮他们解决海盗,越早结束战斗,我们就能越早脱离危险。”

        察猜一愣,惊喜:“帮他们打仗?”

        “他们的狙击手在那两个位置,战斗打响以后,他们会全力掩护驻地的防御。”蝎子指着何晨光的位置,“但是他们也很危险,因为距离驻地位置太近。为了不损失中国特种部队的火力支援力量,我亲自负责掩护他们的狙击手。你趁乱动手,不要暴露位置,不能连续射击。重点是海盗的机枪手和40火箭筒手,他们是真正可以威胁中国特种部队安全的人,其余的枪手都不在话下。注意,一定不要暴露我们的位置!”

        “他们不是傻子,会发现的。”

        “即使他们发现了,也不会对我们射击。”

        “为什么?”

        “因为我们在帮他们。他们只有十八个人,需要人帮忙。他们不是傻瓜,会判断出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会和我们达成默契,只要我们不在他们的视线范围内,他们是不会上山围剿的。”蝎子说,“我们掩护他们,直到他们的大部队到来,我们就撤到深山去。在林子里面我们棋逢对手。但对于他们来说,任务已经结束,何必徒增伤亡?他们要的是人质,不是我们,未必会追我们。”

        “这真的是一场奇怪的战斗。我们要帮中国特种部队打仗,而那些敌人在几个小时以前还是我们的盟友……”

        蝎子冷冷地道:“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8

        码头附近,李二牛手持消音步枪快速穿插,后面跟着宋凯飞和徐天龙,范天雷和龚箭跟在最后。突然,前面出现五个打牌的海盗,其中一个站在旁边观战,正面对冲过来的突击队员。李二牛举枪,命中他的头部。徐天龙和宋凯飞也在瞬间打倒了两个海盗。但是其余两个海盗都是作战多年的老油子,一个滚翻就躲到了角落,高喊着:“偷袭!偷袭—”手里的冲锋枪也开始招呼这里。枪声打破了无声的战斗。李二牛拿出手雷,高喊:“投弹!”后面两名队员躲闪在一边。李二牛手里的手雷顺着地面滚过去,在海盗面前滴溜儿打转。两个海盗惊恐地叫着,起身躲闪。“轰!”剧烈的爆炸瞬间把一切都吞没在一团烈焰中,两个海盗飞到了半空。

        范天雷命令:“上!强攻!”

        两侧的队员出现,枪声四起。李二牛对着迎面冲来的海盗速射,“嗒嗒嗒……”枪战开始了,范天雷怒吼:“上!”队员们冲上去。海盗们刚刚站起来就被密集的弹雨扫倒,队员们低姿据枪在肩,快速地穿越过广场。他们不断变换枪口位置,将前后左右露头的海盗准确射倒。人质们尖叫着,在水牢里抱成一团。宋凯飞冲过去,举起冲锋枪打碎铁链。徐天龙拉开门:“中国陆军!快出来!”队员们射击掩护着,战场很快平息下来。

        人质们被拉上沙滩,惊魂未定。队员们手持武器快速在人质当中穿插,搜索可疑残敌,往被击毙的海盗身上补枪。一个奄奄一息的海盗拔出手榴弹,拉住了铁环。他咬牙坚持着拉弦,“噗”的一声,白烟开始往外冒。一名海军队员看见,对着他的胸部就是两枪。手榴弹还在冒烟,“卧倒—”队员们按住人质卧倒。那名海军队员毫不犹豫,纵身一个敏捷的鱼跃,跳过地上卧倒的人质,扑到手榴弹上。“轰!”一声闷响,他的血肉之躯化为碎片,在空中散开。

        范天雷大喊:“再次搜索残敌!”队员们把人质拽起来,往一边推,枪口对准人质清点人数。一个混在人质当中的海盗举起手里的微型冲锋枪,对准人质狂叫着扣动扳机:“啊—”身材高大的海军电台兵毫不犹豫,张开双手,纵身挡在了他的枪口前。子弹打在他的前胸和腹部,打在他身后的电台上……段世亮举起手里的步枪,“嗒嗒”两声精确地速射。海盗头部中弹,猝然栽倒。

        彻底安静了。

        队员们虎视眈眈,面对人质和地上的尸体。范天雷命令:“撤到掩体后面去!我们要坚守待援!”队员们掩护着人质,躲闪到码头的掩体后面。徐天龙架起机枪,对着外面开始速度点射,“嗒嗒,嗒嗒嗒嗒……”

        “突击小组清点人数,解决残敌!卫生兵抢救伤员!其余人组成火力线!”

        李二牛对着人质高喊:“全部躺下,把脸露出来,双手伸开!看不见手的一律击毙!”队员们手持武器,挨个清点人质。他们已经记住了每一个人质的脸部特征,对于不符合特征的一概毫不犹豫两枪击毙,一枪打头一枪打胸。人质都惊恐地闭上眼,火热的弹壳飞到他们脸上,身边被击毙海盗的血和脑浆也溅到他们身上脸上。他们一声不敢吭,紧紧闭着眼睛。

        现在只是战斗的开始,真正的考验还未到来。龚箭组织着火力防御,范天雷问:“蝎子他们呢?他们还没露面!他们在哪儿?!”

        山顶,蝎子手里的狙击步枪已经装上消音器,瞄准下面。“噗!”蝎子扣动扳机,一个海盗中弹。蝎子迅速挡住自己的瞄准镜,以防反光。

        狙击阵地,何晨光正在瞄准,那名海盗猝然栽倒。何晨光纳闷儿,看着王艳兵。王艳兵还在寻找目标。何晨光想想,继续瞄准。前方出现一个海盗机枪手,何晨光刚要扣动扳机。“噗!”机枪手头部中弹。何晨光一愣,抬眼。王艳兵看他:“怎么了?”

        “刚才谁打的枪?”

        “不是到处都有枪声吗?”

        何晨光左右看看。

        “看什么啊?打仗了!”

        何晨光无奈,继续瞄准下面。王艳兵指示目标,何晨光射击。山下码头,又一个海盗栽倒。海盗头目大喊:“狙击手!有狙击手!”

        “肯定在我们后面!”

        “你们掉头,去抓狙击手!”

        一组海盗转身往山上射击,子弹啪啪啪地打在附近,枝叶乱飞。何晨光隐蔽着:“暴露了,我们冲下去!”两人滑下山窝,从侧面下去了。两个人在密林里快速穿行,一支狙击步枪瞄准镜锁定了何晨光的脸。察猜隐藏在灌木丛中,苦笑着挪开枪口。何晨光和王艳兵奔跑着,突然身后的树丛中闪出两个海盗。何晨光一把按倒王艳兵,转身抽出微冲。两个海盗突然头部中弹,倒地。何晨光一愣:“谁开的枪?”

        “不知道!”

        两个人急忙找掩护,持枪警戒。何晨光观察着:“有埋伏的狙击手!”

        “会是谁?”

        “还能有谁?上面没有我们的人,只有蝎子!”

        “为什么不打我们?是误伤吗?”

        “蝎子不会打不准的!他的位置在咱们正后面,山顶!”

        “我吸引他的火力!”王艳兵闪身出去,快速穿越灌木丛,跑到另外一片岩石后面,但是蝎子并没有对他开枪。王艳兵靠在岩石后面气喘吁吁:“他为什么不开枪?”

        何晨光闪身出来,找到了蝎子刚才的位置,一个穿着吉利服的身影闪到树后消失了。何晨光放下狙击步枪:“他在那个位置,刚才可以轻易干掉我们两个!”

        王艳兵躲在岩石后:“他在干什么?”

        何晨光举起狙击步枪搜索:“我找到察猜了!”

        “射击!射击!你在犹豫什么?!”

        “奇怪……”何晨光的食指放在扳机上犹豫着。王艳兵靠在岩石后面问:“你到底在等什么?!打不准把枪扔给我!”

        “他们在帮我们。”

        “谁?!”

        “蝎子和察猜—他们在帮我们!”

        掩体里,拿着望远镜的范天雷也注意到了,满脸疑惑。

        “五号,有新的情况。这帮雇佣兵出现了,他们好像在帮我们。完毕。”何晨光报告。范天雷听得有点儿蒙:“你再重复一遍,山鹰。完毕。”

        “蝎子他们在帮我们。完毕。”

        “你确定?完毕。”

        “确定。我看见他们在射击海盗,主要是机枪手和40火。他们在帮我们防御。完毕。”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龚箭问。

        “他们在后面的山上,要狙击你们轻而易举。他们在帮你们做正面防御,也在帮我们狙击小组清除威胁。完毕。”

        范天雷在思索。

        “五号,我们怎么办?我们和他们遥遥相对,可以抓住他们。请你指示。完毕。”

        范天雷还在思索。何晨光追问:“五号,我们怎么办?完毕。”

        范天雷下定决心:“你确定他们的位置,如果确实在帮我们,暂时不要射击!密切监控,等到战斗结束再说!完毕!”何晨光回答:“山鹰收到。明白。完毕。”

        陈善明蹲在沙袋后面纳闷儿:“蝎子跟我们并肩作战?为什么?”范天雷在思索:“也许他们跟海盗已经不是一伙了。”段世亮跑过来,蹲在他们的身边:“人质数量清点完毕!除了误杀的那个,就少了两个女人质,其余的都在。有两个受伤的,已经止血!我的人牺牲了两个!”范天雷手持无线电:“呼叫联合指挥部!我们的援兵怎么还没到?!岛上的形势越来越复杂,都乱套了!我们现在只有十五个人!雇佣兵就在我们脑袋后面!现在搞得一切都莫名其妙的!我现在就要援兵!”

        “电台被打坏了!”宋凯飞说。

        “你说什么?!”

        范天雷咬牙:“没别的办法了!坚持住!死战到底!”

        “明白!死战到底!”

        队员们突然一起从沙袋后闪身出来,对准冲过来的海盗一阵猛烈射击。十几个海盗抽搐着倒地,其余的海盗急忙退避。队员们蹲下,躲在沙袋后面。范天雷低吼:“节省弹药!我们要在这里坚持到援兵到来!”

        9

        山顶上,蝎子从岩石后缩回来:“进攻被打退了,我们换个地方。他们已经发现我们了,但是不要紧。不要刺激他们,避开他们的视线。他们的援兵应该很快就到,海盗不是他们的对手。我们到树林里面等着。完毕。”

        “收到。完毕。”察猜收拾好装备。

        蝎子探出脑袋,看见了对面山上举枪对着自己的何晨光。何晨光急促呼吸着,他的十字环已经稳稳锁定了蝎子。蝎子站在山顶上,没有躲避,冷冷地看着他。何晨光的食指在扳机上,松开又放上,额头上都是汗珠。蝎子转身下去了,何晨光还是没有射击。王艳兵放下激光测距仪:“他们在搞什么?怎么一下子变成三国演义了?乱七八糟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不开枪?”何晨光放下狙击步枪:“我比谁都想杀了蝎子!但是他们从一开始就在躲我们,不想跟我们发生冲突。现在我们人少,暂时留着他们帮忙吧。”

        “原因呢?他们现在不也是海盗了吗?”

        “可能他们和海盗已经不是一伙了。”

        罗汉洞外面枪声大作。张丽娜拿着冲锋枪,翠芬躲在她身后,两个人都蜷缩在角落里面。一个海盗一边往下射击一边过来,张丽娜对准他扣动扳机。海盗猝不及防,中弹倒地。

        “洞里有人!”外面的海盗喊。一颗手雷丢进来,在地上冒烟。张丽娜拉起翠芬:“快走,这里藏不住了!”

        “轰!”两个人从地上爬起来,满身是灰尘,往里跑去。海盗们进来:“是两个女人!抓住她们!”张丽娜转身射击,一个海盗倒地,其余的海盗躲了起来。张丽娜拉着翠芬跑出来,转身向洞里射击。“卡!”没子弹了。张丽娜丢掉冲锋枪:“快走!”海盗们小心翼翼地出来,四处张望,追了过去。

        码头,何晨光和王艳兵一跃而出,跑过枪战间隙的街垒。正面防守的宋凯飞和徐天龙等密集射击掩护,将海盗们打了回去。两人一跃而入,密集的子弹跟着就打了过来,他们卧倒在地上不敢抬头。队员们蜷缩在沙袋后面,沙土被打下来。王艳兵吐出嘴里的土:“我们的援兵怎么还没到?!”龚箭在一堵墙后面看着被打坏的电台发傻:“电台被打坏了,现在我们跟指挥部彻底失去了联系……”

        “翠芬呢?有消息没?”

        李二牛摇头:“现在顾不上这些了,先打仗吧。”

        范天雷低吼:“我们的弹药不够了!节省弹药!如果敌人再次冲锋,50米外不许开枪!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投手雷!”队员们神色肃穆,检查弹药。范天雷平稳自己的情绪,看向何晨光。何晨光低着身子运动过来:“五号!”范天雷问:“蝎子他们是怎么回事?”

        “我也搞不清楚,但是蝎子和察猜确实是在帮我们。”

        “我也发现了。王亚东呢?”

        “没有发现,也许他藏得更隐蔽。”

        “他们肯定遇到问题了。跟海盗闹翻了?”

        “他们帮我们,一定是有理由的,但肯定不是想弃恶从善,也不是真的跟我们在一条阵线。我想,他们可能想求生。”

        范天雷看他:“你说下去。”何晨光分析道:“他们帮我们是真的,但绝对不是为了帮解放军营救人质,而是为了活下来!”范天雷说:“让我们成功营救人质,尽快离开这里。他们藏在深山,跟我们不接触、不冲突,我们也不会主动去剿灭他们。他们不希望我们失败,因为失败会招来更猛烈的进攻。他们不想引火烧身,所以一直在躲避我们……真的是雇佣兵的思维—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何晨光看着他:“现在我们深陷重围,弹药不多了,援兵也迟迟没有到,肯定出了问题。不死鸟也没有找到,还有两个女人质失踪……可以说形势并不乐观—他们或许是我们可以利用的力量。”龚箭看他:“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借助蝎子一伙的力量,组织防御。起码现在,他们跟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希望我们成功,不希望我们失败。既然这样,我们为什么不利用他们的力量,组织对海盗的有效防御?”何晨光说,“他们一直养精蓄锐,弹药充足,并且富有作战经验。只有这三个高手参加防御作战,我们才能坚持到舰队到来!”

        陈善明怒吼:“让我们跟蝎子这帮雇佣兵做盟友?!”段世亮怒气冲冲:“我们是人民军队,跟他们是水火不容!”

        何晨光看着他们:“并肩作战不代表就是盟友,只是为了一个共同的利益暂时合作。行动结束以后,该干吗就干吗去。以后万一在战场上相遇,还是照样招呼!”

        范天雷说:“现在我们和指挥部失去了联系,来不及请示了。你有什么办法能找到蝎子?他们躲在深山,我们不能分散力量去找他们。而且双方在丛林相遇,肯定又是遭遇战!”

        “灯语。他们转战各国,对航行灯语非常熟悉。”何晨光说。范天雷想想,说:“记住,注意安全!蝎子是一顶一的狙击手,一定不要放松警惕!”

        “刚才如果他想要我的命,十个我也被他狙杀了。我不是说他有多善良,而是他投鼠忌器,毕竟我们身后是强大的人民军队!现在他被困在这个岛上,除了帮我们打海盗,别无出路!”何晨光说。范天雷点头:“你去吧,到塔楼上打灯语,小心点儿!”何晨光起身,猫腰往那边跑过去。

        “我也去!”王艳兵起身。范天雷拉住他:“留下!这是命令!”

        “可是我的搭档去了!”

        “我们现在深陷重围,每一个战斗员都不能浪费!留下!”龚箭命令。王艳兵握紧枪,看着何晨光猫腰前进消失,眼里都冒火了。他急促呼吸着,突然起身,提着枪快速跟了上去。陈善明低声吼:“王艳兵!”王艳兵头也不回地说:“我死也要跟他死在一起!组长,你随便处分我吧!”说完已经消失了。大家都看着他的背影,没再说话。宋凯飞在擦眼泪,徐天龙纳闷儿:“你哭啥?”

        “死都要死在一起……太他妈的感人了!”

        “没事,我死也跟你死在一起。我不嫌你脚臭。”

        宋凯飞看看他:“我嫌你嘴臭!”

        10

        海上,八一海军旗在舰队上空飘扬。中国海军特混舰队乘风破浪,高速航行。海军航空兵战斗机编队在高空翱翔。两栖登陆舰中,海军陆战队员整齐地坐着待命。老黑站在前面,心急如焚地看手表。指挥舱里,海军少将脸色冷峻,注视着海图:“舰队目前所在位置到月牙岛的距离,还是超出了舰载直升机的巡航半径!我们的救援还需要时间,必须进入直升机的巡航半径内才能起飞!”康团长脸色焦急地说:“我们跟突击队中断联系已经五个小时了!他们现在是生是死,人质是生是死,我们都不知道!造航母造航母,都喊了八百年了,现在连个航母的影子也没见着!”海军参谋走过来:“康团长,这两个特别行动小组都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被搞定的。他们现在不好过,海盗肯定更不好过。”

        “关键是弹药!他们采取突击行动要快速敏捷,所以随身携带的弹药不多。我不担心特种部队的战斗力,我担心的是弹药!如果到了需要肉搏的地步,人质的命也就基本保不住了!”

        海军少将看他:“那你的意见呢?”

        “我建议,只要直升机的飞行直径可以到达,就让我团的神枪手四连上岛!他们太需要支援了!”

        海军少将在思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