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历史小说 - 利刃出鞘在线阅读 - 第十章

第十章

        1

        欧洲小镇上,酒吧里灯光幽暗。现在没什么客人,一名东南亚女歌手在台上唱着《demlaoxao》,整个酒吧里飘荡着忧伤的旋律。穿着一身便装的蝎子拿着伏特加,眼睛血红,一饮而尽。吧台另一面,一男一女和他相对而坐。男人问:“蝎子,你刚才说,因为一群没有武装的中国陆军特战队员,你放弃了营救袭击?”蝎子继续喝酒:“是的。”

        “为什么?”

        “因为这不在我们的预案当中,我们没有应对措施,董事先生。一旦纠缠在战斗当中,会全军覆没。”

        “你们的家人会得到合同规定的抚恤金,但是撤出战斗,我们要按照双倍赔付客户—这是多大的一笔数字,你想过没有?如果战斗打响,失败了,我们只需要偿还一半的酬金!”女人有些气急。蝎子苦笑:“抚恤金?”他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一个身材高大的白人出现在他的身边,是他的上司—北极熊。蝎子没抬头:“董事会最后怎么说?”北极熊在旁边坐下,看着他:“还是伏特加?”蝎子苦笑:“这不是你教我喝的吗?”北极熊闻了闻:“故乡的味道。”也是一饮而尽。蝎子看着杯中酒,有些阴郁:“我在想,这样做值得不值得。”北极熊看着他:“值得,你保住了自己部下的性命。你不能要求那些董事们,他们只是投资人,在他们的眼里一切都是生意。”

        “我知道,包括我们的命,都是生意。”

        “蝎子,你不是毛头小伙子了,稳住情绪。”

        “我刚才突然在想,我在为了什么而战斗?我为什么要离开自己的军队?那时候虽然我没钱,我穷得要死,但是我有信仰!虽然这个信仰是谎言,但是总比没有好!我为了国家战斗,为了军旗战斗,为了光荣的人民军战斗!”蝎子有些激动。

        “现在你是为了自己战斗。”

        “对,你说得都对。我离开我的祖国,离开我的军队,跟随你去了外籍兵团—你是我的教官,我信任你!然后我又跟随你离开外籍兵团,还带着自己的兄弟,跟着你做了职业杀手!一直到今天,我挣了钱。挣了钱有什么用?我什么都没了!我的信仰,我的国家,我的军队,还有我的母亲,都没了!”蝎子苦笑。北极熊拍拍他:“会过去的。你还年轻,你会想明白的。”蝎子看他:“你是想告诉我,让我滚蛋吗?”

        “不是,我说服了董事会,他们同意留下你。虽然你不能再担任行动主管,但是你的基本酬金没有变—蝎子,你还是我们最贵的王牌。”

        “没有意义了,我打算离开。”

        “离开?”

        “是的,我想回国,去我母亲安葬的地方,安安静静度完我的下半生。也许我会出家,为那些被我杀掉的亡魂去超度……”

        “你回得去吗?”北极熊看着他,“你的祖国比国际刑警更想抓住你。在他们的眼里,你是个潜逃者,还是个—叛徒。在国际刑警的红色通缉令上,你也排在十大职业杀手的榜首。蝎子,你没有选择了,这条路只能继续走下去。”

        “总有一天我会走不动的,那时候,我只有死路一条。”

        “我们都一样,总有一天会走上死路。”北极熊看着他,“蝎子,享受过程吧,思考对于杀手来说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总有一颗属于自己的子弹,会打穿你的脑袋。知道结果,就要享受过程—去找个女人,放松放松。”蝎子默默地看着舞台上的歌手。北极熊笑笑,拍拍他的肩膀:“祝你好运,我的兄弟。”北极熊走了,女歌手还在唱歌,忧伤莫名。

        2

        清晨,军区首长会议室里,以陆军中将朱世巍副司令为首的将官们济济一堂。这时,穿着一身常服的唐心怡走上讲台,背后的墙上挂着一面大投影幕。唐心怡看着面前将星闪烁,不卑不亢:“各位首长,今天我的演示题目是‘军事游戏对新世纪军队军事训练与精神养成的意义和作用’。请各位首长看投影,这是由美国陆军投资并研究开发的军事游戏《美国陆军》。早在1999年,一位美国陆军经济学家就曾经计划为美国陆军制作一款杰出的游戏,这个设想在2002年实现了。这款名为‘美国陆军’的游戏,由美国陆军投资并且研究开发,真实性极强。就像这位经济学家所说的那样,这款游戏将会把年轻人吸引进来,让他们感觉到军队生活的莫大乐趣。这款游戏中包括新兵入伍、新兵基础训练、班组战术、车辆驾驶、轻重武器使用、空地协同、真实度极强的模拟战争等,一应俱全。可以说,这是一部关于美国陆军军人养成的百科全书,真实地还原了军队营区、训练设施以及武器装备、军人级别、军事术语等。”

        啪!墙上的投影幕布上,打出了一幅“二战”场景。

        “这是由美国艺电公司开发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荣誉勋章》系列。《荣誉勋章》是一款风靡全球的战争游戏,从1999年开始,已经开发成为系列战争游戏,包括《地下抵抗》《前线》《联合袭击》《奇袭先锋》《突袭珍珠港》《突破防线》《渗透者》《太平洋之战》《欧洲战役》《先锋部队》《神兵天降》《铁胆英豪》等。值得注意的是,2010年,《荣誉勋章》系列一改‘二战’风格,而开发了以当代特种作战为背景的最新款游戏。根据美军特种部队真实战例改编的这款最新版本游戏中,出现的兵种、武器装备、车辆、直升机、空地协同、激光引导打击等,都是在美军特种部队官兵的指导下完成的,非常严谨……外军军事专家分析认为,游戏练兵作为当今信息时代的产物,不仅体现了快乐练兵的时代理念,而且提供了一种高拟真化的战争预演,从而达到‘在游戏中战斗,在战斗中游戏’的境界。美国国防部在一项研究报告中指出:游戏不是战争,战争也绝不是游戏,但游戏技术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战争艺术的巨大变革,更新了战争方式。”

        将官们陷入了沉思。唐心怡抬手敬礼:“我的汇报完毕,谢谢各位首长!”朱世巍副司令起身:“好了,听完课了,我们现在开个短会。”唐心怡回到后台,顾晓绿竖起大拇指:“唐工,太棒了!我都听入迷了!”唐心怡笑笑,说道:“瞧你说的!咱们收拾收拾回去吧。”这时,主任推门进来:“小唐,你来一下,首长找你。”

        “首长找我?”唐心怡一惊。主任笑着说:“对,是大首长。”唐心怡一愣。她来到会议室,在门口喊道:“报告!”

        “进来。”

        唐心怡小心地进去,敬礼:“首长好!”朱世巍副司令笑笑,说道:“你对军事游戏很有研究啊!”唐心怡立正:“报告首长,我只是在工作当中有所接触。在研究外军特种部队的时候,他们利用游戏进行练兵,一直是我关注的训练方法之一。”

        “你多大了?”朱副司令笑着问。

        “报告,二十三!”

        “不错!年轻,有知识,有干劲!”

        “谢谢首长鼓励!”

        “刚才我们开了个常委的短会,军委首长现在也很关注军事游戏这个新领域。”朱副司令说,“为什么我要求你们搞一个关于军事游戏的汇报呢?因为解放军要面对未来,面对现在的年轻人,面对高科技战争的挑战,就要涉足这个新领域。”

        唐心怡瞪大眼:“搞军事游戏?”朱副司令笑道:“对,你说得很对。军区已经决定,成立一个军事游戏办公室,组织开发属于我们自己的军事游戏,解放军的军事游戏。”唐心怡高兴道:“首长,那太好了!”朱副司令道:“好是好,但熟悉军事游戏的干部,可以说是凤毛麟角。刚才你的课讲得不错,深入浅出。从你的教案上也可以看出来,你非常熟悉军事游戏。所以常委会决定,由你担任军事游戏办公室的主任。”唐心怡张大了嘴:“啊?!”

        “怎么,你有不同意见吗?”

        “首长,我太年轻了啊!我……我要是搞不好,我……”

        “探索嘛,总是要摸着石头过河的。我给你时间,也给你协助。你要的人力、物力,我们都会想办法保障。对于解放军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充满了挑战,充满了未知数。”

        “首长,我……我还不够格……”

        “军人的天职是什么?”朱副司令正色。唐心怡立正:“是!我服从命令!”朱副司令笑笑,说道:“去吧,小唐主任—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军区游戏办公室主任了!”唐心怡瞪大眼:“是!谢谢首长!”朱副司令看着她,笑笑,说道:“有压力吗?”唐心怡想想:“有,首长!”朱副司令笑着说:“有压力才会有动力!小唐主任,即使有千难万险,我相信,你也能啃下这个山头。”唐心怡一咬牙:“是,首长!保证完成任务!”

        3

        清晨,雾气寥寥,红细胞基地肃穆如常。鲜红的国旗下,十七个菜鸟背手跨立,英姿挺拔。前面的地上摆着伪装好的88狙击步枪、85狙击步枪、自动步枪、吉利服、激光测距仪、背囊、水袋等狙击手专用装备。基地旁,伞兵突击车、猛士越野车停在边上,甚至还有两架直九武装直升机停在远处。宋凯飞看着,眼睛发亮:“是学交通工具驾驶吗?直升机!我太久没开直升机了!手痒痒啊!”徐天龙撇撇嘴:“看这架势不太像……”

        陈善明站在武器装备后面跨立,范天雷走过来:“今天我们玩个红蓝对抗的游戏,也算是狙击手战术课程结业的测试。游戏的名称很通俗,叫作打猎。怎么玩呢?”他拿出一副扑克牌,“抽个生死签,抽到大小王的就是猎物,其余的都是猎人。猎物两人一组,一个狙击手,一个观察手;猎人自由编组。猎物只有两条腿,猎人有所有的交通工具—伞兵突击车、猛士越野车,还有武装直升机!游戏的范围,二十平方公里。自由潜伏,自由搜索,自由射击。猎物是红队,猎人是蓝队。一方全部阵亡,游戏结束。如果在二十四小时内红队还幸存,则蓝队失败。”菜鸟们互相看着。王艳兵笑道:“两个打十五个?有点儿意思啊!咱俩上?”何晨光笑笑,说道:“得抽签决定。”

        “妈呀!俺可别当猎物啊!俺想当猎人!”李二牛看着地上的一堆武器。王艳兵说:“为什么?当猎物不是更刺激吗?”李二牛看着他说:“人多力量大啊!就俩人,还不被打得满头是包?这咋也跑不出去啊!”王艳兵笑笑,说道:“要不你跟何晨光当猎人,我当猎物?”李二牛斜眼看他:“你咋那么喜欢被群殴呢?”

        “以少胜多,才够味!”王艳兵不以为然。何晨光淡淡地一笑:“他的意思是,如果他是猎物,必将一个一个干掉猎人。”王艳兵侧头看他:“还是你了解我。”何晨光目不斜视:“也包括我。”王艳兵口气很大:“等的就是干掉你!”何晨光笑笑,说道:“那你可以试试。”陈善明扫了一眼队列:“别在下面开小会了!过来抽签!”

        菜鸟们笑着,走上前抽签。何晨光抽了一支,没翻。王艳兵一脸失望。李二牛拿着签,闭着眼不敢看。陈善明大吼一声:“出牌!”大王—是何晨光。李二牛闭着眼出牌,大家一看,都笑了。李二牛战战兢兢地睁眼,傻眼了—小王。陈善明清清嗓子:“猎物产生,猎人待命。”李二牛双腿发软,看着大家。

        “猎物,带上你们的武器装备,上一号机!猎人们,一小时以后出发!”陈善明大吼。李二牛不情愿地抱起东西,眼巴巴地看着大家。何晨光冷静地收拾好,看向王艳兵。王艳兵竖起大拇指,冷笑:“小心我!”何晨光也竖起大拇指:“我希望最后一个干掉你!”

        “谁干掉谁,还真的不一定呢!”

        何晨光笑笑,转身走了。李二牛被何晨光拽着,走向一号机,三步一回头:“那什么,何晨光,你心里有底吗?”何晨光问:“什么底?”李二牛带着哭腔:“咱能不能最终活下来?”何晨光看看他,笑笑,说道:“只有天知道。”

        “完了完了!”李二牛快哭了,“这样,俺不能拖你的后腿。到时候俺吸引开他们,你就找个地方藏起来。你那么机灵,肯定能找到地方!藏够二十四小时,咱就赢了!”

        “狙击手不是神风敢死队,你不能玩自杀式攻击。”

        “那咱们咋办啊?”

        “冷静,会有办法的!”

        两人上了直升机,关上舱门,一号机拔地而起。陈善明看看剩下的猎人们:“你们准备吧,一小时后,自由编组出发!”猎人们走向自己的装备武器。王艳兵面色冷峻,整理着自己的武器装具,不时转头看着渐渐远去的直升机。

        晨雾里,直升机快速降落在丛林中的一片空地上。已穿好吉利服,背着背囊,涂好伪装迷彩的何晨光和李二牛刚跃下来,直升机再次拔地而起。飞行员对着无线电:“天狼一号报告,猎物已经到位。完毕。”

        红细胞基地,陈善明一直看着表。范天雷坐在躺椅上,一脸悠闲地拿着ipad玩游戏。王艳兵等猎人已经换好了cp迷彩的吉利服,面部涂好迷彩,杀气十足。“时间到!”陈善明一挥手,菜鸟们立刻奔向各自的交通工具。宋凯飞上了直升机,动作娴熟。徐天龙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宋凯飞看着他:“你会开吗就坐这儿?”徐天龙说:“在游戏里开过。”宋凯飞看着他,无语。王艳兵爬上直升机,催促着:“快飞快飞!”

        宋凯飞驾驶着直升机,在巨大的轰鸣声中拔地而起。数辆猛士、伞突也点火开动,掀起了漫天尘土。猎人队伍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机舱里,宋凯飞操纵着直升机,徐天龙在旁边拿着激光测距仪观察着。丛林一片葱郁,将大地笼罩得严严实实,除了一片绿色,什么也看不到。王艳兵坐在后面,旁边是另外一个少尉军官张渝洋。徐天龙说:“他们是在b121点下的直升机。”

        宋凯飞将直升机在空中悬停:“这地方没动静。别说藏俩狙击手了,就是藏一个团在这片丛林里,我们也很难用肉眼看见。要是有热成像设备就好了!”

        “如果有热成像设备,就不需要撒出去找了,直接导弹对地攻击覆盖,他们绝无生路。”王艳兵讥讽道。宋凯飞说:“行了,咱们总得想想要去哪儿吧?要在这方圆几十公里来回兜圈子吗?”宋凯飞问。王艳兵看看下面,又看看地图,伸手在图上丈量了一下。张渝洋凑过来:“你在找什么?”

        “他们的活动半径。”王艳兵说。

        “有这么大?!一个小时,他们跑得了这么远吗?”张渝洋看着地图。

        “他们是跟我一起当兵的,我们在一个新兵连,一个团—我了解他们俩。”

        “我看看地图。”徐天龙伸手接过地图,一看,也傻眼了,“乖乖,飞毛腿啊?”宋凯飞偏头一看:“扯呢?!一个小时,在这样的山地丛林负重30公斤行军,活动半径能达到十公里?!编故事呢?”王艳兵认真地说道:“他们的能力不是故事,是真实的。”

        “王艳兵说的可能是真的,我们要扩大搜索半径。”徐天龙拿着测距仪说。

        此时,正藏在树下的李二牛战战兢兢,一动不敢动。何晨光从树叶下露出脸:“我们走吧。”李二牛抱着狙击步枪,忧心忡忡:“咱能逃得掉吗?”何晨光问:“我们为什么要逃?”李二牛一脸苦相:“十五个兄弟到处追咱们呢!他们哪一个都不是好惹的啊!”何晨光笑笑,说道:“我们也不是好惹的。”

        “你不是好惹的,”李二牛看看何晨光,“俺只会给你拖后腿……”

        “听我说,二牛,咱们现在是一个狙击小组,就是一个人!不要再说谁给谁拖后腿的话,没有任何意义!你忘记了老黑班长说过的话吗?一个人强不是强,再强也是只绵羊;全连强才是强,团结起来是群狼!你忘了吗?”何晨光目光坚定地看着李二牛。

        “俺没忘……”

        “你能挺到现在,跟我一起参加红细胞特训,你就是狼,不是绵羊!”何晨光说,“你要跟我一条心,心无杂念,干掉他们!我们一定能赢的!”何晨光伸出右手,“嗯?”

        “嗯!”李二牛的目光也变得坚定起来,两只大手紧紧握在一起。何晨光笑笑,说道:“神枪手四连—”李二牛铿锵有力地答道:“狭路相逢勇者胜!”

        4

        山路上,一辆猛士越野车快速行驶,车上坐着蓝队的一个狙击小组。越野车在路边停下,两个猎人站起来,拿着望远镜和激光测距仪到处观察着—什么动静也没有。

        “连根人毛都看不见!奶奶的!”狙击手抓起车上的轻机枪,哗啦一下拉开枪栓,对着山头一阵胡乱扫射,观察手捂着耳朵。一个弹链打完了,一点动静也没有。狙击手喘息着,观察手笑道:“肯定是没用的。谁也不会傻到还待在附近,早就溜走了。”山林里,在一片腐烂的枝叶当中,露出一支狙击步枪的枪口。枪口伪装得极好,几乎跟树枝一模一样。何晨光如同一只迷彩色的蜥蜴,潜伏在枝叶当中。在他的身边,趴着另外一只蜥蜴。李二牛拿起激光测距仪:“目标二人,方位4390,距离50米。太近了!他们在打什么?”

        “空气。”

        “这太近了,俺也能打了。”李二牛拿起自动步枪。何晨光阻止:“再等等。”

        “等啥?”

        “他这梭子快报销光了,等他换下一个,开枪的时候一起射击。他的枪声会掩盖我们的枪声,我们杀人于无形当中。”何晨光冷笑。李二牛想想:“你的办法,中!”

        山路上,蓝3狙击手扫射完毕,爽快地出了一口恶气:“妈的!”观察手说:“走吧,别跟这儿发泄了,我们搜一下东南方向。”蓝3狙击手又换了一个弹鼓:“等等,我再扫完这一梭子!”“嗒嗒嗒嗒……”又开始扫射。何晨光轻声令下:“一对一,射击!”两个人几乎同时扣动扳机,连续的机枪声完全掩盖了狙击步枪的声音。正在扫射的狙击手身上的反应器开始冒烟,他看看旁边,观察手也冒着烟,一脸纳闷儿地看着他。两个人都是一头冷汗。狙击手停止扫射,怒喝:“你不是说他们都没影了吗?”

        “你自己他妈的在这里胡扫,还说我!”

        何晨光和李二牛从树丛当中钻出来,小心翼翼地搜索着前进,对这二人视若无物。

        5

        狼牙特战旅的营区,战车林立,战士们不时地来回穿梭,一派特种部队的凛然杀气。哨兵站在门口。一辆猛士开来,范天雷跳下车,快步上了台阶。他的余光看见角落里一辆军区机关的猎豹,想了想,进去了。范天雷快步走进旅长办公室:“报告!”

        “进来!”

        范天雷走进去,看见唐心怡站在何志军旁边:“参谋长,来得真快啊!”范天雷一愣:“嗯?唐工?”唐心怡笑道:“怎么,参谋长,不认识了吗?”

        “小唐现在可不是唐工了,是唐主任!”何志军笑着说。

        “唐主任?特战研究中心的李主任退休了?”

        “不是,是军区新组建的军事游戏办公室!”

        “哟嗬!升官了啊!祝贺祝贺!唐主任,欢迎来特种部队视察指导啊!”范天雷笑着说。唐心怡也笑着说:“别损我了,参谋长!我这个主任是个光杆,手底下就一个死党!这不是专门来咱们旅求援了吗?”范天雷说:“要说玩军事游戏,我们旅确实有不少高手!”

        “对啊!我就听说,咱们范参谋长是著名的军事游戏高手,曾经有过休假两个月,一个月出门一次,其余时间除了睡觉吃饭就是玩游戏的记录!”

        范天雷苦笑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玩物丧志的事儿,唐主任都知道了!旅长,是你说的吧?”何志军笑道:“就你那点事儿,还用我说?军网上早就传开了!代号金雕的玩家,多出名啊!”

        “哎,老了老了,在军网上玩游戏玩出名了啊!”

        “参谋长,对我来说,这可是好事啊!咱们的部队里面,玩军事游戏的高手可不多,而且大都集中在特战旅!听说参谋长还组织军事游戏竞赛,算做军事考核的参考成绩!”唐心怡说。范天雷点头:“对。很多同志看不起军事游戏,其实军事游戏是一种非常重要的辅助训练手段。不光是飞行员可以利用辅助软件进行模拟飞行,其实步兵、装甲兵甚至特战队员,都可以利用这种辅助软件进行模拟训练。”唐心怡看着他:“哎,知音啊!本以为远在天边,没想到近在眼前啊!参谋长,我们军事游戏办准备特聘你为总顾问!”

        范天雷笑道:“别逗了,唐主任。瞎玩玩还行,什么总顾问啊,我不行我不行!”

        “哎呀!说你行,你就行!那么婆婆妈妈干什么?小唐一说军事游戏的事儿需要个顾问,我想都没想—我的参谋长啊,玩游戏都能耽误机关会,这顾问非你莫属啊!”何志军笑着说。范天雷苦笑:“旅长,就这点儿丢人的事,你全给抖搂出来了!好吧,这个什么总顾问,我干!不过我有个条件,唐主任。”

        “还是叫我小唐顺耳点!”

        “好吧,小唐主任,我做你的总顾问可以,但是你要做我的客串教员!”

        “我?你没开玩笑吧?我做你们特战旅的客串教员?”

        “没开玩笑。”范天雷说,“这里就旅长跟我,你也没必要再谦虚了。你不仅身手了得,而且有作战经验—你以前可不是搞科研的。”唐心怡笑而不语。何志军一惊:“哟!这我可没想到啊!这么漂亮的丫头,以前是干我们这行的?”

        “对,旅长,”范天雷说,“她可不单纯是什么工程师,不只是从书本上学的知识!她到科研中心以前的档案,我可没找到,全都是空白的—有不能说的秘密啊!她肯定是有实战经验的,而且是绝对的高手。咱们旅的年轻作战干部们,真打起来还未必是她的对手呢!”

        唐心怡笑道:“参谋长,对我搞侦察,这可不太好吧?”何志军看唐心怡:“想不到想不到,机关里面还真的藏龙卧虎啊!”唐心怡笑道:“旅长见笑了,参谋长是在说笑话呢!”范天雷笑道:“小唐主任,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别耽误旅长办公啊!”唐心怡哈哈一笑,点头道:“走吧,参谋长,看看这笔买卖划不划算!”何志军笑道:“你们俩赶紧都给我滚蛋!让我清净清净,下午军区首长还来视察呢!去吧去吧!”两个人笑着,敬礼出门。

        唐心怡跟范天雷走出办公大楼,顾晓绿从猎豹车上跳下来:“唐主任,我们去哪儿等你啊?”唐心怡看看她:“到门口吧,我跟参谋长聊聊。”两个人边走边聊。

        范天雷看看她:“言归正传,我能帮你的军事游戏办公室做点什么呢?”

        “参谋长,你能做得太多了。现在这个军事游戏还是一无所有呢!从脚本、故事、人物、武器装备和战斗战役的设定等,全都要靠你的主意了!”唐心怡说。范天雷笑道:“我对什么脚本、故事、人物可不在行,你要说武器装备和战斗战役,或许我还能帮上点忙。”

        唐心怡看他:“你玩过那么多军事游戏,对脚本、故事、人物什么的肯定会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呢,我就特别想听听你的想法!”范天雷摆摆手:“小唐,我是粗人,是带兵打仗的丘八!你的这些脚本、故事、人物什么的,最好还是你自己动手!要是说感觉,或许你能在我们旅找到一些。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全军区的军事尖子会集成的尖刀部队!既然你要做中国的军事游戏,我想你来我这里,肯定也不只是想请我做什么总顾问。”

        “参谋长说得不错,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唐心怡笑道,“关于这个军事游戏,我确实有一些初步想法。我想以咱们特战旅为背景,以咱们的狙击手为主人公,以一支特战分队为主线—这个设想怎么样?”范天雷想想,笑着:“不错!做好我肯定要玩玩!游戏的名字呢?”

        “《国之利刃》!”

        “《国之利刃》?好啊!这个名字好!我们特战旅正是当之无愧的国之利刃!”

        “参谋长喜欢就好!对了,参谋长,你说让我做教员,我还不知道给谁做教员,教什么呢!总不能教大家怎么搞科研吧!”唐心怡说。范天雷说:“教特种侦察和特种作战。”唐心怡笑着说:“那参谋长这儿可不缺高手。”

        “不一样。我的人都是在这个小环境中培养的,思维和见地超越不了现在所处的环境。总部首长把组建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的任务交给我们旅,我希望他们能接受不同的训练,而且是最好的训练!小唐主任,我们都是为了军队建设,所以你没必要再藏着掖着了!”范天雷说。唐天怡笑笑,没说话。范天雷看着她,继续说道:“小唐主任,你肯定是绝对的自己人了,就跟你详细说说吧。总部命令我们旅组建一支全新的特别行动小组。”范天雷看看她,“之所以说全新,不仅是要求装备新、技术新、训练新,而且要战法新、思维新、手段新。总之,针对未来战争的所有可能性,针对特种部队非战争行动的所有可能性,组建一支全天候的全能型特别行动小组。”

        “小组的代号呢?”唐心怡问。范天雷笑笑,说道:“红细胞。”

        “红细胞?”唐心怡想想,“倒是很有创意啊!如同红细胞一样无形、隐秘、渺小,却能引发巨大的癌变!参谋长,够狠!”

        “战争,是迫使敌人服从我们意志的一种暴力行为,使敌人无力抵抗是战争行为的目标!”范天雷说。唐心怡道:“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第一卷。”范天雷笑笑,说道:“不简单,连《战争论》都看过。”唐心怡笑笑,说道:“参谋长过奖了,只看过一点儿皮毛。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想让我给这个小组上课。”

        “对,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注定要采取跟传统特战分队不一样的作战方式,在不一样的作战理念指导下行动!所以,我希望你可以教授给这些队员不一样的东西!”

        “你以前不是说过,我不懂狙击手,只从书本上了解吗?我能有什么不一样呢?”唐心怡苦笑着说。范天雷呵呵笑,说:“那是我说错话了。你或许不了解特种部队的狙击手,但是你对秘密行动绝对是内行。化装渗透、心理作战、敌后接头、交接情报、安全点的选择和使用、徒手格杀、对象国家和地区的风土人情与政治军事,诸如此类的知识他们都要学。并且,你要教会他们,怎么样去做一个无名英雄。我相信,你会是个好教员。”

        唐心怡一愣,笑了:“参谋长,内行!你才是绝对的内行!佩服!你一眼就看出来,我接受过这些训练!”范天雷笑:“你我就不要互相吹捧了!自己人就别说外话了!”唐心怡说:“参谋长,不知道你的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在哪里,我想先去见识见识。”

        “还在选拔当中。”范天雷说,“今天和明天,都要进行狙击战术对抗训练。”唐心怡笑道:“那我更想见识见识了!他们在哪儿?”

        “在那儿!”范天雷的目光转向苍茫的群山。唐心怡一愣:“哪里?只有山啊!”

        “他们在山里,现在我也找不到他们了。一直到对抗结束,他们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是丛林当中的隐形杀手。”范天雷说。唐心怡也看着群山:“我还是想去看看。”

        “好啊。我派人带你去。”范天雷说。唐心怡笑道:“不用了。你不相信我的徒步山地穿越?”范天雷苦笑:“不是不相信,这一片的地形地貌太复杂了,我怕—”

        “怕我迷路啊?”

        范天雷笑笑,唐心怡说:“不会的,你放心吧!”

        “那好吧。带上这个,随时联系。”范天雷摘下自己的电台丢给唐心怡。唐心怡拿起电台,笑笑,说道:“谢谢参谋长!”

        6

        山头上,王艳兵拿着激光测距仪正在观察着,张渝洋站在他身边,徐天龙在后面对着地图标注:“蓝队又挂了两个,现在是十一比二了。”宋凯飞愤愤不平:“这俩小子够狡猾的,刚开战就搞掉我们四个人了,居然还是俩列兵!”张渝洋笑笑,说道:“艳兵,你了解他们俩。你说说看,他们俩最有可能在哪儿?”

        王艳兵看着地图:“一定在我想不到的地方,他们也了解我。”

        一处破旧的厂房,烟囱林立,周围一片破败的景象。厂区的外围墙处有一个缺口,被茅草遮挡着。何晨光和李二牛穿着吉利服,跟两团茅草似的,小心翼翼地接近缺口。李二牛悄声问:“咱们进去吗?”何晨光谨慎地看看缺口,用枪口轻轻挑开一点茅草—扇形防步兵地雷露了出来。李二牛一惊:“你咋知道有地雷的?”何晨光看看四周:“换了我,也会在这种地方埋雷。蓝队有狙击小组在里面活动,小心点。”

        “我来排雷。”李二牛说。何晨光笑笑,说道:“别,留着,省得咱们再埋了,留着给蓝队尝鲜吧。”李二牛也笑了:“你够坏的!咱们进去吧!”何晨光悄声说:“等等。武器上消音器。”李二牛点头。两人把携带的狙击步枪、自动步枪和微冲等旋转上消音器,小心翼翼地从缺口处通过。何晨光和李二牛低姿匍匐,沿着厂区建筑的墙角缓慢前进。何晨光猛地一抬眼,看着高大的烟囱,笑了笑,停止前进。李二牛拿起激光测距仪看看:“没什么异常,你看见什么了?”

        “我也什么都没看见。如果有人,他藏得很好。”

        “那你怎么知道上面有人?”

        “如果是我,进来第一件事就是占据那个制高点。帮我看着周围,我来个火力侦察。”何晨光说,李二牛立刻警戒。何晨光找到射击位置,跪姿瞄准了烟筒。“噗噗噗!”何晨光均匀地向烟囱连开三枪,声音很闷,离远了根本听不出来是枪声。李二牛看着:“还是没动静啊!”话还没完,一阵烟雾升腾,一个人头冒出来,左顾右盼。李二牛笑着竖起了大拇指。

        “观察手就在附近。”何晨光说。李二牛拿着激光测距仪寻找:“俺找到了—九点钟方向,屋顶上!”何晨光挪动枪口,“噗”一声闷响,又一阵烟雾冒出来。观察员站起来四处张望:“鬼影子都没看见,地雷也没炸!小史,你就是头猪啊!你出的什么烂主意?”烟囱上远远传来喊声:“嫌烂你别听啊!你不也没主意吗?”

        李二牛看着烟囱:“我们上那个制高点?那是很好的狙击位置。”何晨光思索着:“不能上去,没有退路。如果王艳兵进来,他首先也得对着烟囱射击。那儿虽然控制范围广,但是逃都没地方逃,等于在那儿挨打。”李二牛观察着四周:“里面还有人吗?”狙击手和观察手还在对骂,声音很大。何晨光思索着,眼一亮:“有!他们在报信!”

        “他们挂了,不能使用电台报警,所以只能喊话。这是约定好的信号,在给潜伏的其他蓝队小组报警!其他小组在看不见他们的地方,否则就不需要报警了!”何晨光说。李二牛看看那片破旧的建筑物:“那只能在楼里。”何晨光苦笑:“没办法,挨屋搜索。”

        “到那儿要经过那么大一片开阔地呢!”李二牛惊呼,“跟这儿一直趴到天黑?”

        “熬到天黑吧!”何晨光苦笑,“没别的办法了,一动就可能被发现。”两个人收拾好,藏在角落里,等待天黑的来临。

        山路上,一身迷彩服的唐心怡和顾晓绿远远走来。顾晓绿满头是汗:“唐主任,唐主任……我不行了,不行了……歇会儿吧!”唐心怡稳健地走着:“这才走了几步啊?”顾晓绿苦笑:“唐主任啊,我在军校的时候学的是信息工程,可不是作战指挥啊!从来没有进山走过!”唐心怡停下脚:“看来这现代化信息战,也不能丢了解放军的铁脚板啊!走吧!坚持下!”顾晓绿一屁股坐下,脱下靴子,袜子上有殷殷的血迹浸出来。唐心怡摇头,左右张望,发现远处有一辆猛士车:“坚持下,那边有辆车!咱们过去吧!”扶起顾晓绿,往那边走去。

        车旁边,四个人还在斗地主,脸上都贴了不少纸条,还在嚷嚷着。唐心怡扶着顾晓绿过来,狙击手看见了:“起立!”另外三人目瞪口呆,互相看看,急忙站起来。狙击手一使眼色:“首长好!”其余三个兵含糊不清地喊。唐心怡看着他们:“不用喊了,不用喊了。你们四个怎么在这儿啊?”狙击手说:“不是搞红蓝对抗吗?我们挂了,按照规矩,只能原地待着。”唐心怡叹息:“哎!不过如此啊!这车是你们的吗?”

        “是。”

        “我临时征用了。上车,小顾。”唐心怡跳上车,四个人目瞪口呆。

        “首长,这车是部队提供给我们训练的,你要是开走了,我们没办法交代啊!”狙击手一脸难色。唐心怡笑笑,说道:“没事,我认识你们参谋长。”狙击手眨巴眨巴眼。

        唐心怡发动汽车,打不着,纳闷儿:“嗯?这车有毛病?”

        “不知道,刚才还好好的呢!”狙击手说。唐心怡跳下车,掀起发动机盖子,苦笑:“算了!小顾,下车。”顾晓绿惊愕:“啊?还要走啊!这车怎么这时候坏了呢?”

        “走吧!人家不借,咱别赖着了!下来!”—顾晓绿不情愿地跳下车,唐心怡扶着她走了。狙击手看看远去的背影,又看看其余三个兄弟:“谁干的?”旁边的狙击手笑嘻嘻地拿出手里的零件:“这车要被她征走了,咱回去怎么交代啊?”

        “行啊,你小子下手真快!什么时候弄下来的?”

        “不能说,绝活!说了咱就没本钱了!”

        “拉倒吧,我还不想学呢!”接着招呼着,“来来来,继续打牌!”

        7

        黄昏,太阳慢慢落山,映得山头一片金黄。一名狙击手和观察手还在观察四周,寻找目标。在他们身后的山坡下,停着一辆猛士越野车。唐心怡扶着顾晓绿悄悄地爬上车,顾晓绿悄声道:“唐主任,这不太好吧!”唐心怡低声道:“嘘!他们在附近,估计就在山上。”顾晓绿担心地说:“咱们这可是偷车啊!上面不会处分咱们吧?”

        “要处分也是处分我,你怕什么?再说了,在特种部队的狙击手对抗训练当中,他们的车被偷了,肯定是他们被处分!咱们又不是特种部队的人,你怕什么?处分不到咱们头上!”唐心怡坏笑,“再说了,他们也该被处分!”顾晓绿问:“为什么?”

        唐心怡拿起车上的95轻机枪:“把自己的车丢在这儿,居然还把轻机枪留在车上,就这么被人偷走了—还红细胞呢!红烧肉差不多!这也算是我给他们上的第一课吧!坐稳了!”顾晓绿紧张地抓住车身把手。唐心怡直接高速起步,猛士车一路扬尘,径直开走了。还站在山巅上观察的两个人回头,狙击手大惊:“嗯?谁把咱的车给偷走了?”

        山路上,顾晓绿紧张地抓着把手,车跟野兔子一样在疾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