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凉婚在线阅读 - 第441章 光想想就很窒息

第441章 光想想就很窒息

        赵凯儿咬着唇委屈地看着父亲。

        “你和阿卿现在就走。”赵仕凯说着看了一眼后面的随从,示意他们带赵凯儿和顾云卿离开。

        “现在吗?这么晚了,明天吧,爸,我想和你一起去找阿遥姐姐……”

        “你想干什么?”赵仕凯语气严厉,“我再说一遍,不要胡闹。”

        “爸……”

        “小李,小高。”赵仕凯抬了一下。

        他身后的几个男人立马上前,顾云卿还没反应过来,他就被其中一个男人按住了肩膀。

        “顾少,我们负责送你和小姐去机场。”

        “爸,你不可以这样对我,我要告诉我妈。”赵凯儿气哭了。

        赵仕凯使了个眼色,另外两个男人走到赵凯儿面前,朝她伸出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你妈在等着回家,先回去吧。”赵仕凯道。

        赵凯儿知道再对抗也没有用了,她用力擦掉眼泪,瞪了她父亲一眼,转身往酒店外走去。

        顾云卿晕晕乎乎走到了酒店门口,迎面有风吹来,他一个激灵,清醒了一些。然后他停住了脚步,用力挣开那个按着他肩膀的男人,他小跑着回到了赵仕凯面前。

        赵仕凯皱着眉看他。

        “赵叔叔,我请您把季安之送到g市好不好?我在那里读大学,你送他到我那里,我和他聊一聊,可以吗?”顾云卿很紧张,但还是把话说完了。

        赵仕凯上下扫了一番顾云卿,这是祖新莉和顾伯昭的儿子,二十来年了,这好像是他第一次看清楚顾云卿长什么样子。

        眼前这个年轻小伙子,眉宇间隐约有一些祖新莉的模样,但却半分不像顾伯昭。赵仕凯没从顾云卿脸上看到顾伯昭的影子,他心里有些莫名的安慰。当然,这种感情很快一闪而过。祖新莉对他而言,不过是世交伯伯家的女儿,而顾云卿只是一个小辈,有什么比他的前程更要紧的呢?

        外头都传他和夫妻伉俪情深,传他爱女儿如生命,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在这条通往青云之志的路上,外头的人最想看见的是什么?

        “赵叔叔。”顾云卿见赵仕凯神色不明,心悬到了嗓子眼。

        “好。”赵仕凯应了一声,“你劝劝凯儿,乖乖去机场,路上不许她闹。”

        “谢谢赵叔叔。”顾云卿得到了应承,顿时放下心,他很自觉转身往酒店外走去。

        次日上午九点,顾云卿搭乘飞机返回g市,赵凯儿则回了s市。不过十多个小时的时间,学校没有任何变化,而且因为他头天下午没课,辅导员甚至不知道他离开过。

        顾云卿一边回归正常的学习,一边焦急地等着季安之的到来。等了两日,没有任何动静,赵凯儿的手机也处于无人接听和消息不回的状态。

        顾云卿耐着性子,他想,既然赵仕凯答应了他,那么,他就一定会兑现承诺。

        又等了两日,顾云卿有些慌了,他发现,不但赵凯儿的电话打不通,连他妈的电话也都关机了,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情急之下,顾云卿给他外婆打了电话。

        外婆接到他的电话并不意外,只说顾氏出了点事情,新联媒体没完没了打祖新莉的电话,无奈之下,祖新莉才关机的。

        “外婆,顾氏出什么事情了?”顾云卿问。

        “你安心学习,公司的事情,你就不要问了。你相信你妈,她一定能处理好的。”外婆语气温和。

        顾云卿相信了外婆,他放心地挂了电话,继续等着季安之的到来。

        万万没想到,季安之没来,孙心文竟然来了。顾云卿接到她的电话时,听说她在校门口,他以为孙心文打错了电话。

        “我路过,请你吃个饭就走。”孙心文说。

        “我还有一节课,估计得十二点左右了。”顾云卿说。

        “行,我等你。”孙心文说。

        随后,孙心文将餐厅的地址发给了顾云卿。

        顾云卿当然不相信孙心文只是来请他吃个饭,她肯定是想从他这里打听季安之的消息吧。真是想得挺美,妄想从他这里探听到消息。

        顾云卿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之后去赴了孙心文的约。

        原以为会看到一个形容消瘦的女人,没想到孙心文容光焕发,倒像是迎来了第二春。

        “阿卿。”孙心文微笑着和他打招呼。

        “很久不见,孙心文。”顾云卿坐到她对面,一旁的服务员适时递上了点菜本。点完菜后,他才看向孙心文。

        “怎么样?这里的生活还习惯吗?”孙心文端过柠檬水喝了一口。

        “挺好的。”他静候着她的目的。

        “听你爸说,你前几天去了济州岛,去玩儿吗?”她切入主题。

        “凯儿有点儿事情,我陪她去了一趟,就呆了一个下午加晚上,第二天就回来了。”顾云卿淡定地回她。

        “哦,陪赵凯儿去啊?”孙心文若有所思的表情,默了片刻,她盯着顾云卿:“你们不是去找安之吗?”

        “孙心文,我是这么觉得,既然你们在一起并不开心,就不要勉强吧……”

        “谁说我们在一起不开心?”孙心文尖利地打断他,“这几年,只有安之不开心,但我很开心。所以,我不愿意离婚。结婚的时候,他答应过我,只要我愿意,他就不会提离婚,现在他拼了命要离婚,他就是一个出尔反尔的小人。”

        孙心文的声音太尖,附近桌的食堂都转过头来看他们。

        顾云卿也看着她,他无法想像,这些年季安之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他光是想一想都觉得要窒息了。

        “阿卿,你不要瞒我了。”孙心文压低了一些声音,“你们都把我当傻子,但我知道安之是爱上别的女人了。虽然你们都拼了命地把这件事情捂住,都不想让我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但我一定有办法知道。”

        “我没什么好瞒你的,只是觉得感情是双方的事情。你开心,他也开心,才是好的婚姻。他痛苦得都要死了,你还很开心,我很难理解你们的婚姻。难道你的兴趣就是将自己的开心建立在他痛苦的基础上?”顾云卿微笑着问。

        孙心文冷笑一声,她像一个战士般高高地昂起头来:“我知道,你们都欺负我,欺负我无依无靠,无权无势。但我不怕,只我活着,我就绝不可能答应和安之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