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其他小说 - 姐弟恋是一场豪赌在线阅读 - 五百四十五章 眼中只有叶倩

五百四十五章 眼中只有叶倩

        肖索霖冷冷的收回目光,步伐没停,径直离去,看都不看她一眼。

        这女演员追出去,还在喊:肖总,肖总……

        助理停下,“管好你自己的嘴,要是说出肖总不爱听的,你小心点!”

        .

        孙导和场务送客出来,都看到这一幕。

        等肖索霖的豪车走后,孙导说:“洪彤,行了。”

        “我就是不服,我比叶倩差在哪,我比她年轻多了。”

        是啊,某种角度上讲,女人年轻就是资本。

        而且这个洪彤也挺漂亮的,只可惜肖索霖看都不看她一眼。

        “行了你,这圈里漂亮的多了,可肖索霖只看上她了。”

        气死了,嫉妒死了!

        嫉妒叶倩的人很多,而让她们嫉妒到发疯的事,还在后面呢!

        .

        叶倩回家休假半个月,接到公司的通知,马上她就又有新戏了,还是女一号。

        《云月仙缘》是一部仙幻剧,当下最热的题材。她演女仙,服装扮相都是美到天际。

        只要这戏一播出,必然红的发紫,人气巅峰。

        太好了!

        太开心!

        原地欢呼!!!

        可是下一秒,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心里“咯噔”一沉。

        因为经纪人说,这部戏依旧是肖索霖投资,指定她演女一号。

        .

        叶倩握着电话,半响无声。

        挂了电话,她又僵坐了很久。

        这个好消息,这份喜悦在一瞬间就大打折扣,毫无成就感。

        肖索霖的做法往好听了说:就是捧你,捧红你,喜欢你!

        往难听了说:就是狼盯上羊,换一种方式的猎取。

        肖索霖的这种行为,叶倩无法理解成“追求”。

        因为他们不是一种平等关系,不是普通人的搞对象,和谈恋爱。

        肖索林给她投资,永远占据主动权,叶倩很被动,等着别人的“施舍”。

        而这个施舍还有目的,就和其他猥琐富商一样,想把叶倩约出去,私交私聊,再睡一觉。

        敢说肖索霖抱的不是这个目的?他们的根本目的都是一样的,只是用的手段不同罢了。

        肖索霖更高明,更有钱,更舍得放长线。

        叶倩防备心很强!

        看得很通透,活得很现实。

        她心里隐有恐惧和担忧,却又无法拒绝。

        如何拒绝?

        难道跟公司说我不演?

        这部片子你不演,那下一部呢?如果肖索霖再投资,你还不演?

        那你不用工作了,你啥也不用干了。

        再说肖索霖又没挑明,人家又没胁迫你什么。

        人家就是正常传媒投资,叶倩凭啥不演?

        害怕?

        害怕的事多了!

        在这个圈里拜高踩低,哪件事你不害怕?

        演,必须得演!还要演的好!

        要演出名气,要获奖,将来才能在这行业里站稳脚跟。

        ……

        这部新剧,开机的第3天,肖索霖来了。

        此时叶倩正在吊威亚,她恐高,可这仙幻剧,总有一些飞来飞去的动作,所以她必须克服困难吊威亚。

        仙衣罗裙,长发飘飘,这扮相就是仙女下凡,美丽不可方物。

        导演喊卡,经纪人过去帮她解开威亚,顺便告诉她肖索霖来了。

        叶倩马上过来,笑着说:“您来了,肖总。”

        经纪人递过纸巾,叶倩轻轻沾了沾额头上的汗。

        肖索霖观她面色,“你不舒服?”

        “不是,我是吓的,我恐高。"

        “那就用替身!远景替身,近景时剪切画面,你不要再登高了。”

        这是叶倩第1次听到他讲这么长的话。

        肖索霖低磁的嗓音很好听,不过他的语音很有特点,字正腔圆的太生硬。再配上一张冰块脸,就显得更冷感。

        但不管这位金主是冷脸,还是热脸。

        叶倩的心思是很明确的,控制好自己的表情,微笑着说:“不用,我自己克服恐惧!多练习就好了,一次两次害怕,100次就不会害怕了。”

        肖索霖用眼睛点了一下对面的凳子,“坐”

        “好,我给您倒杯水。”

        坐下之前,先给肖索林拧开一瓶矿泉水,倒杯水。

        喝不喝就是他的事了,叶倩尽到礼数。

        叶倩纤白的手拢了一下墨缎般的长发,一手扶住宽大的袖袍,另一只手倒水。

        她微微俯身,肖索霖的目光从她的脸上移到她的手上。

        叶倩的手在抖,倒水时有点洒出来了。

        刚才吊威亚连飞了二十几次,她每根神经都高度紧绷,吓得够呛,此刻神经还在抽搐。

        她自己都忍不住想笑,自嘲一句:“您看,这就是恐惧,克服了心理,神经方面也控制不了。我这手抖的,如果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是您把我吓得呢!哈哈……”

        肖索霖也被她这句话逗笑了,勾了勾唇角说:“你怕我吗?”

        她避他如蛇蝎,还能不怕吗?

        叶倩逡巡他面色,哎呀,原来这人也会笑啊!估计他此刻心情不错,那赶紧“顺毛捋”,有些话得说一说。

        “我是尊敬您,发自内心的尊敬!您栽培我,给我机会,我心里都是感激,怎么会怕你呢?”

        叶倩笑的灿烂,很狗腿的感觉,阿谀奉承:“您是老板,我是打工的。如果我有什么做的不好的,让你不满意了,那肯定就把我辞退呗!所以,我都是要求自己尽最大努力,做到最好!……唉……但是人不可能十全十美,有的方面我就是不会,那也没办法。”

        肖索霖看着她这副戏精上身的模样,怎能听不懂她的意思。

        肖索霖:“可以学,可以克服,你恐高,不也是做到了吗?”

        叶倩:“那不一样,有些事情我能克服,前提是主观性的。那如果我不愿意,总不能硬把我推下去吧,那我就摔死了!其实换一换、想一想,我恐高,可有些人不恐高,她们就爱玩蹦极,你不推,她们也自己往下蹦,那样高高兴兴多好呀!所以,我就祈祷千万不要有人在背后推我!推我我也不跳!”

        她的头摇的跟波浪鼓似的,又是双手合十,又是祈祷。

        肖索霖就笑了。

        “放心,不会有人推你的。”

        他声音不高,却是一句掷地有声的承诺。

        “以后所有恐惧的、害怕的、为难的事都可以不做。没有人会逼迫你,我更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