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武侠小说 - 从镇魂卷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诱敌之战

第一百二十七章 诱敌之战

        这世上从没有完美无缺的存在。

        陆靖确信这一点。

        因此在意识到眼前这头异喰本身具有多种堪称变态的能力时,他就开始寻找后者隐藏的缺陷。

        没成想一道突如其来的闪电带来了战局的转折点。

        从雷声传来的方向判断,这道闪电十有八九来自于山谷外主战场的战斗。

        暂且不论是谁释放的法术。

        它在照亮林地的瞬间,意外的给陆靖指明了问题所在。

        异喰犬兽的攻势仍在继续,陆靖却已经放弃主动进攻,他开始主动后撤。

        回头看了眼勉力支撑,身上已有多处伤口的另外两人。

        相较于陆靖怪物般的体制,徐佰九与程紫英经过这半个晚上的长途奔袭加战斗,体力本就大量消耗,如今对上这难缠至极的异喰,难免落入下风。

        不能再这么下去!

        “秦若臻,别再找人了,回来帮忙!”

        在周围搜寻多时的秦若臻仍没有枪声传回来,可见对方必然藏的极深。

        之前是只能赌她找到操控异喰的摩诃教徒,眼下陆靖已有新的计划,自然不必再如此。

        喊完话的陆靖一刻不停,猛地挥刀前劈。

        结果与之前一般无二,异喰再一次分裂并生成两张巨口,而这正是陆靖想要的。

        只是这一次,陆靖丝毫没有与其僵持的意思,几乎是在异喰身形扭曲的同时激活符宝,为自己加持一张轻身符,旋即一个轻巧后跳,飞掠而走。

        异喰自然不肯放过陆靖,只是在它再度追击之时,陆靖已然落至之前发现周晁几人尸体的树下。

        垂眼望去。

        原先不过缺胳膊断腿的尸体,如今已有三具只剩衣物和骨架,血肉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是被什么东西吞噬殆尽!

        “抱歉了,几位兄弟,为了赢下这场战斗只得委屈你们,炽火,敕!”

        抬手激活一道炽火符,将地上仅剩的两具官差的尸体点燃。

        火焰以极快的速度蔓延至尸体的全身,陆靖的目光在旁边的泥地间搜寻。

        直到某一刻,目光倏然凝滞。

        只见得火焰灼烧下的尸体陡然一颤,紧接着便有一团黢黑的粘稠液体从中涌出。

        它的边沿却像是蛛网般牵扯出大量的细长线绳,它们一直延伸到泥地之中,而另一端在分明联结着同陆靖战斗到现在的异喰犬兽。

        之前因为雨夜的环境再加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异喰犬兽身上,陆靖从未注意到它身后贴地的那层细密的黑色丝线。

        可就是那道闪电,让周围的环境瞬间变得黑白分明!

        “果然如此......我当是什么不死不灭的家伙,原来是有尸躯在给你不断充能!”

        陆靖之前见到尸体时便觉得那几名邪道修士身上的伤口十分奇怪,只是当时想的是尽快赶往主战场,没有太过在意尸体。

        现在看来,那根本就不是兵器砍出来的,而是被这头犬兽吞噬血肉后造成的。

        毫无疑问,犬兽不断的承受攻击,分裂,甚至是吞噬灵力,其本身同样存在着剧烈的消耗,只不过之前一直有尸体再给它再补充血肉能量,这才使其看上去近乎于无解。

        将剩下的两具尸体彻底烧成焦炭,陆靖看着继续扑上来的犬兽,冷笑一声,攥紧手中的下山虎再度迎了上去。

        此时浑身都已经湿透,衣袍满是泥点子秦若臻在听到陆靖的呼喊后已然返回。

        尽管为了找到操控异喰的幕后主使她已经拼尽全力,可她的视力再好也做不到在这种雨夜迅速找到在目标。

        没来得及去管陆靖焚烧玄明司官差尸体的异常行为,第一时间加入了战场。

        两柄左轮手枪分别瞄准程紫英和徐佰九身前的异喰犬兽,果断扣下扳机,伴随着枪口澎湃的能量,两头灵力凝成的豹子裹挟着子弹飙射而出。

        “没用的,这异喰能够免疫......哎?”

        嘴角带血的程紫英刚想开口提示,却发现子弹竟是轻松轰开了身前的犬兽。

        它就像是突然丧失了能力一般,在裹挟着灵力的子弹冲击下向后飞出,子弹命中的区域更是直接炸开坑洞。

        这两头从主体分裂出来的异喰犬兽再也没有之前那般受伤后飞速恢复的能力,摇晃着起身,前端的伤口处想要汇聚到一起却又难以为继,最终连带着整具身躯都变得极为松散,垮塌。

        ‘我的枪原来这么强吗?’

        注意到程紫英和徐佰九投来的诧异目光,秦若臻亦是满脸惊诧的看向自己手中的双枪。

        当然,这只是暂时的错愕而已。

        很快三人就发现那两头垮塌的犬兽重新变回了粘稠的胶状体,以极快的速度飞回本体。

        等他们将视线投过去,便发现异喰犬兽的本体正在陆靖的连番攻势下苟延残喘!

        失去血肉能量的补充,又没能击杀在场的其他人得到新的能量来源,这头能力堪称变态的异喰犬兽终于到了崩溃的边沿。

        下山虎的每一次劈斩都会在它身上留下豁口,哪怕依旧没有出现血肉组织,可这头异喰犬兽的恢复速度相较于之前却是下降了一大截。

        它无法再继续分裂,哪怕将分裂出去的两头犬兽吸摄回来之后能量得到补充,体型肉眼可见的膨胀了一圈,但是这头异喰对血肉能量的消耗速度无疑极为恐怖。

        与陆靖的战斗每多持***,它的身躯都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

        又一刀斩在异喰犬兽的头颅中央,将它劈飞出去。

        没等它落地,陆靖便直接激活符宝,甩出最后一张炽火符。

        炽火,敕!

        不出意外的,此时的异喰犬兽已经彻底丧失了吞噬灵力来让自身形态做出相应改变的能力。

        它在火团中甚至无法再重新凝聚成形体,如之前被分裂出去的那两头犬兽一般开始融化,最终变成一大团难以辨明模样的黑色胶状体,带着残余的火焰摔落在地。

        再也没有声息。

        呼~

        提着下山虎,陆靖长吁一口气。

        饶是他,面对这种难缠至极的异喰亦是觉得颇为棘手,要不是意外发现对方的缺陷,这一仗想要获得胜利怕是得付出不小的代价。

        踏前两步装作查看这异喰的尸身,发现表面没有任何能够被镇魂卷吸收的能量溢出。

        陆靖毫不犹豫的转身,示意其他人赶紧离开此处。

        一如之前在客栈内遇到的情况。

        摩诃教徒才是真正的异喰本体,眼前这头怪物不过是他控制的一部分。

        陆靖可不想让之前发生的事情再来一次,眼下四人小队只有他和秦若臻还有战力,另外两人都已是强弩之末,这时候继续留在这显然不是什么好想法。

        “对方的援兵说不定已经在路上了,我们先离开这,越快越好!”

        收刀回鞘,辨明离开山谷的方位,陆靖边招呼另外三人跟上自己,边将自己刚才发现的情况大略告知三人。

        “摩诃教......难怪,我刚才还在想咱们的运气怎么会背到这种程度,居然在这种地方碰见异喰,现在看来,咱们的运气算好的,碰见的只是异喰,而不是对方的高层战力。”

        回头看了眼后方一片狼藉的战场,程紫英低啐了一句,闷声说道。

        另外两人应该也多少听说过摩诃教的存在,同样面露恍然。

        “我查探过周围的情况,没有发现有人隐藏,对方应该是远程控制的异喰。”

        秦若臻在说话的同时看向队伍里的另外三人,顿了顿,补了一句,

        “我们现在该立刻赶往山谷外与大部队汇合。”

        “现在吗?”

        刚往嘴里塞了枚丹药的陆靖不太认同秦若臻的想法,

        “我们这支队伍的战力剩下不足五成,若是参与到主战场的战斗,怕是力有未逮。”

        “我的意思是山谷外的战斗已经结束了,玄明司大获全胜,我们现在过去能够得到庇护,不用担心邪道修士的追杀。”

        取出怀中已经将能量耗尽的传音符,秦若臻开口说道。

        “什么......已经赢了?”

        陆靖脚步一顿,诧异的问道。

        另外两人的表情也差不多,毕竟他们跑了大半夜,目标就是为了增援。

        结果人还没到,主战场居然已经取得胜利。

        “是的,我也是刚才在寻找摩诃教徒的时候才收到的信息,这一次的战斗是玄明司提前布下的局,以......山谷外的某件东西做为诱饵,将近段时间涌入岚阳府境内的邪道修士吸引出来,而我们只是计划的一环,玄明司这边表现的越着急,支援的力度越大,那些在暗处观望的邪道修士才会按捺不住!”

        隐去诱饵的情况,秦若臻说这番话时的表情多少也有些古怪。

        事实上不只是她,此次参与行动的大部分玄明司官差都没有得到真实的计划。

        他们收到的命令确实是支援主战场,就连带领隐部衙门众人的那名尉官也被蒙在鼓里,冲到主战场后才意识到情况不对。

        “从一开始玄明司就在山谷外藏了多名高手,还记得刚才的闪电么,那就是动手的信号。”

        随着秦若臻的解释,陆靖三人这才明白此次行动的真正目标十有八九是玄明司想要在秘境开始前先解决掉一批邪道修士,这才将战场选在城外的山谷,荒原。

        在这种地方打起来,动静再大也不过是破坏些自然环境而已。

        今晚出现在此处的邪道修士要是进入岚阳城,能够造成的破坏和平民伤亡不堪设想。

        当然,陆靖其实更好奇玄明司究竟用什么做为诱饵,才能将如此之多的邪道修士骗到此处,甚至连摩诃教都派人过来帮场子。

        只不过看秦若臻言谈间的避讳,想来应该是机密。

        陆靖自然不会贸然开口问,他现在也没这份心情。

        这次的紧急征召任务对他们来说已然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