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70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70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2:01:44下载: TXT全本下载

掰开。卫临怎么会让他如愿,马上就更紧地抱紧他。
   看到这个场景,魏痕顿时忍不了地站了起来,原本他也只是顾忌到答应了叶幕,所以勉强给他们一个谈话的空间,但这并不代表他可以容忍卫临对叶幕这么动手动脚。
   拼力气,叶幕是比不过身为高级异能者的卫临的。很快,叶幕就放弃了自己白费力气的行为,他看了看卫临,突然问道,“你爱我?”
   卫临连忙点头。
   叶幕的表情微妙地变了变,卫临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可紧跟着,叶幕就毫不留情地打破了他的希望,“可是,我已经不爱你了。”
   刷拉拉——这是某人心碎的声音。
   卫临拾掇拾掇自己的小玻璃心,勉强笑道,“小幕,不要说气话。”
   魏痕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却近得很缓慢。魏大人特意给他留了时间,叶幕当然得更给力一点。
   叶幕又挣了挣,当然还是挣不脱,于是他开始很认真地问卫临,“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是在说气话?”
   干涩的苦意让卫临根本开不了口,不过叶幕也没想要他的回答,只是继续反问,“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在被你拒绝了那么多次以后,还会继续爱着你?”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一直喜欢一个把我的尊严踩在脚下的人?”
   “卫临,你不要这么自信。”叶幕转头看向魏痕,尽管几乎是龟速地走,可他最终还是走到了厨房门口。
   叶幕的眼神突然变得温柔,但这次他的温柔,却不是对着卫临了。
   “我也有人爱,不是非你不可的。”这是在魏痕把叶幕从他怀里抢走前,叶幕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紧接着,卫临就感觉自己的手臂一麻,魏痕已经把叶幕抱到了怀里。
   尽管只是手上的血管被短暂地麻痹,可卫临却觉得,自己从头到脚都仿佛被冰封了一般。
   叶幕乖顺地靠在魏痕胸前,任由魏痕一下一下地抚摸他的发顶。
   “累了吗?”魏痕问。
   叶幕点点头,疲惫地在魏痕胸前蹭了蹭,然后魏痕就心疼地在他额头上亲了亲。
   在卫临眼里,他们在他面前相拥而立,仿佛彼此最亲密的恋人,再没有任何人能够插足。
   卫临痛苦地闭上眼睛,裴雨澄却“霍”地一下站了起来,他正要发作,却看到叶幕的手在背对着魏痕的地方朝他摇了摇。
   一场闹剧过后,最终,魏痕以叶幕需要休息为由,把裴雨澄和卫临都“请”了出去,然后他也被看穿他不可描述想法的叶幕以同样的理由赶了出去。
   999看着毫不留情地甩门把boss关在外面的宿主大人,颇有点忧心忡忡,“宿,宿主大人,这样没问题吗?”毕竟是基地主人的说!
   叶幕逗逗满脸不高兴的小陆晨,“反正攻略完了,而且……”叶幕想到什么,突然笑了一下,“他估计也只会以为是情趣吧。”
   999:情,情趣!(懵逼ing)
   陆晨在叶幕的逗弄下表情微微好了点,他“哼”了一声,正要叫叶幕去吃早就不早的早餐,这时,叶幕的房门开了,陈之远从里面走出来,一副失神的模样。
   叶幕:……
   999几乎吓cry,“!!!一波未平一波又起!QAQ”
   完全忘了房间里其实还有个人的叶幕默了一秒,然后一抬脸笑得灿烂。他若无其事地站起来,摸摸陆晨的头,“小晨你好好招待这个哥哥,哥哥先去睡一觉。”
   陆晨转头看陈之远,淡紫色的眼眸中好像瞬间凝结了一层霜。
   叶幕说完就闪了,陈之远想抓他,却因为一层更强大的力量而动弹不得。
   在投身大床柔软的怀抱之后,叶幕依稀听到了有什么东西被丢出去的声音,紧跟着是一阵响亮的关门声,最后,一切又重归寂静。
   叶幕其实本来也想好好安慰下远远弟弟,可惜他旁边还有个陆晨,这样一来,如果他要做什么,事情又会变得非常麻烦。刚处理完一堆麻烦的叶幕于是很不负责任地选择——遁了。
   此时,太阳已经慢慢升到中空,阳光下的基地在今天也是一样地祥和。叶幕抱着被子往外看,想起原文的剧情,不由得有些感叹,谁能想到,十多天后,这个在末世里和天堂一样的地方,一转眼就要变成地狱了呢?
   ·
   陈之远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走到了楼下。他有点摸不着头脑,他明明记得,他是想着要问叶幕什么,可他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就突然莫名其妙地被陆晨轰了出来。
   他会被一个小孩轰出来?!陈之远有点难以置信。
   奇怪……陈之远摇头晃脑地想,却又想不出什么所以然,只依稀想到,叶幕和他那个哥哥,似乎还是不清不楚的。
   陈之远有点黯然地看向二楼的窗口,然后他发现,同时看着二楼的人居然不止他一个。
   在他五步开外的地方,裴雨澄正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他微微抬着头,痴痴地看着二楼的叶幕的窗台,眼中流露出执着与迷恋。
   陈之远当时躲在房间里,其实并没有看得很清楚,只依稀听到裴雨澄似乎也说了几句意味不明的话。难道他也对叶幕……
   靠,又多一个情敌!陈之远郁卒,然后不怎么友好地打招呼,“喂,裴绿茶。”
   裴雨澄注意到旁边有人,只好依依不舍地挪开自己的目光,眼里的痴迷迅速散得一干二净,让陈之远颇有点叹为观止。
   听到陈之远对他的称呼,裴雨澄也不生气,还很好脾气地和陈之远打了个招呼,然后才淡定地点头离开。
   ……突然有种被比下去的感觉,陈之远想,然后更郁卒了,他站了一会儿,不久后也离开了。
   ·
   999升级了,感知能力也强大不少。比如这次楼下的小摩擦,它就看得一清二楚,并且直接汇报给了宿主大人。
   叶幕食指轻扣窗台,裴雨澄,好感度90;卫临,好感度95,所以两个人都还差一把火。
   999蹲在叶幕的臂弯里晒太阳,两只爪捧着松果仁“嗷”地啃了一口,小眼睛欢快地眨动,“宿主大人要怎么攻略他们呢?”
   “这个嘛……”,叶幕摊开手心,然后又立马合上。
   999果然被叶幕的举动吸引了注意力,小松子迅速失宠,999牌毛团子迅速扑倒在叶幕的手上,然后就开始四爪并用地扒宿主手心里的“秘密”。
   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999终于成功扒开了叶幕的手,它兴冲冲地叼出一只纸团,期待值爆棚地打开一看,然后它就悲伤了,因为他——看不懂!
   999:TAT
   叶幕笑眯眯地欣赏了一会儿哭唧唧的999,然后拎起它放到手心,一字字地念道,“十号早十点,小花园见,等你——by 雨。”
   999:“原来是约会!”
   叶幕笑着摸摸下巴,“不对,是私奔。”
  
   第139章 末世逃生文
  
   都说暴风雨前总有别样的宁静,这几天,叶幕就过得十分悠闲。魏痕那边直接给陈之远安排了新的教练,叶幕乐得清闲,当然就没有丝毫挣扎地接受了,从此继续开始帮从前给他送过海鲜的大爷大妈运货,搬运的帅气身姿迷倒了底下一众大妈。
   自从“确认心意”之后,魏痕几乎每天都要各种明示暗示地让叶幕搬去和他一起住,叶幕当然不会答应,每次都是给点甜头后就“保守”而“害羞”地拒绝了,魏痕也不好勉强他,虽然有些遗憾,却愈发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恋爱”的感觉。
   对此,叶幕表示,这全都是错觉。
   陈之远在得知教练被换之后也发了很大一通脾气,然后最后还是不得不屈服于boss的淫威之下,从此开始每天玩命地训练,从另外一种程度上,倒是达成了促进他进步的目的。
   十号早上,叶幕在镜子前面拾掇自己,他扯了扯自己的领带,还是觉得麻烦,于是放下扔到一边。
   999蹲在叶幕头顶,很是捧场地手舞足蹈着拍爪:“宿主大人好帅哒!宇宙最帅!^0^”
   “谢谢你了。”叶幕毫无波动地回应——每天听到同一只毛团用同样的话夸自己几十遍,任何人都不会有太大的波动的。叶幕顺手把奋力撒花的毛团从头顶摘下来放到肩上,然后打开卧室的门。
   在叶幕换衣服的时候,陆晨一直害羞地捂着眼,然后偷偷从指缝里悄咪咪地偷瞧,一副偷窥地不亦乐乎的样子。但在发现叶幕往卧室走的时候,他就立马紧张了起来。
   叶幕假装没看到陆晨的紧张,蹲着从床底下拉出一个木箱子,打开一看,是厚厚的食谱。
   陆晨脸色刷得惨白,而叶幕还在毫不留情地把食谱一本本拿开,知道看到了最底下的小盒子。
   叶幕打开小盒子,从里面拿出一条项链,水滴一样的吊坠中是一片流动的湛蓝——正好是裴雨澄当初砸坏的那一条,不过前几天,叶幕已经把它修好了。
   修复这条项链还真花了叶幕不少功夫,不过好在终于还是修好了。
   陆晨一脸的绝望,本就白皙的小脸蛋苍白到几乎没有血色,他一直不满叶幕太对裴雨澄上心,每次看到叶幕拿着这条项链,他就想起裴雨澄那副可恶的嘴脸,于是,前几天,他忍不住就把项链偷偷拿走了,他本来是想摔掉,可是他又担心叶幕发现之后会生气,于是只能退一步地选择把项链藏在床底下,为了掩饰,他还把食谱放在了上面,可是现在,叶幕还是发现了。
   陆晨又害怕又伤心,脸上的无助让人望而生怜。
   999:熏疼!QAQ
   叶幕走了两步,心里还是不忍,又回头摸了摸陆晨苍白的小脸蛋,“没事,别怕。”
   陆晨一把抱住他,无比委屈地把脸埋在叶幕胸前,声音里也带了哭腔,“我不是故意的。”
   叶幕认真地说,“嗯,哥哥知道,项链是自己跑到床底下藏起来的。”
   陆晨突然就哭不下去了,他很不好意思地搂紧叶幕,耳根悄悄红了红。
   叶幕抬手看了看手表,推开陆晨,“哥哥出门一下。”
   陆晨马上紧张起来,“小幕要去哪里?”顿了顿,他又紧跟着说,“我也要去!”
   平时让陆晨跟着去看看卸货也就算了,就当带个吉祥物,攻略男人嘛,再带着个随时准备着搞破坏的吉祥物就不太妙了,于是叶幕坚定地拒绝了,并且语气强硬,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叶幕飞快地走,陆晨在后面紧追不舍,他眼看叶幕这次是真的不让他跟了,只能可怜巴巴地抱着门,淡紫色的眼眸中涌起一点晶莹,“你不是去见那个讨厌鬼对不对?”
   999:“讨厌鬼是谁?”
   叶幕:“一二三四……”其实他也不知道是谁,但他还是面不改色地回答,“当然不是了。”
   叶幕一脸的坦诚,顺带摸了摸门框小挂件的脑袋,“很快就会回来的。”
   陆晨抿着嘴巴犹豫了一会儿,最终才不情不愿地说,“你要快点回来。”
   叶幕满口答应。
   陆晨看着叶幕慢慢走远,他却一动不动地停在门边,眼中满是浓浓的不舍与眷恋。
   走着走着,叶幕突然停下了,陆晨蓦然挺直了身子,僵硬的脸上浮现出一个浅浅的梨涡。可叶幕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回过头来,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放到耳边,一边加紧脚步一边说话,“喂,雨澄?嗯,我已经出门了。”
   陆晨脸上的笑意倏然褪去,淡紫色的眼眸中,一股蠢蠢欲动的暗流突然涌动起来。
   ·
   裴雨澄站在蔷薇花丛边,高挑的身姿映照着雪白的蔷薇花,在早晨的阳光下竟然有种王子般的优雅。到现在,谁也不知道在很久很久以前的过去,他只是一个靠着发霉的面包饱腹的小孤儿。
   裴雨澄按了按口袋里的戒指,其实他不止有一个空间项链,通过上辈子的记忆,他还想尽办法得到了一只储物戒指,那条被杂碎的项链中其实只有他一半的储备。
   一半的储备换叶幕的信任,他认为是很值得的。在上辈子的记忆中,五天后,这里就会被丧尸攻陷,这里几乎所有的人,也会沦为丧尸。只要叶幕来了,他就带他离开,远远地离开,他知道哪里最安全,他戒指里的储备也足够他们过完这一生,他们会一直在一起。
   哒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伴随着树叶被踩碎的沙沙声,裴雨澄似有所感地回头,正好看到叶幕在曦光中缓缓向他走来,他穿着一身雪白的衬衫,没有系领带,掀开的衣领下露出一截性感的锁骨。
   叶幕看到了他,然后冲他微微笑了笑,嘴角漾开的弧度温暖一如往昔。裴雨澄突然感到炙热汹涌的情感似乎要从胸口冲破出来,他勉强镇定下来,正要迎上去,这时,地面突然传来一阵强烈的震动,这种震动仿佛从地底下最深处传来,沉闷而剧烈的震感竟然像极了——末世来临时那场震动。
   裴雨澄靠着的树干才没有被震得摔倒,可当他抬头的时候,却看到了叶幕背后猛然窜出了一只巨大的丧尸。
   这只丧尸与他以往看到的都不相同,浑身上下的肌肉鼓胀到几乎要爆裂出来,身上丝丝缕缕挂着的碎布条上有着破碎的标志,那是S市基地的徽章!这只丧尸是S市的异能者!
   在丧尸的爪子拍向叶幕的那一刻,周围的蔷薇枝蔓突然像是有了自主的生命,条条纵横着刺穿了丧尸的身体。
   裴雨澄紧紧地搂住叶幕,身体还在微微颤抖,在丧尸扑向叶幕的那一瞬间,他的心脏都要停止了跳动,还好,还好。
   叶幕脸色有点凝重。按理说,这种二次变异的丧尸,现在是不应该出现在S市基地里的。而距离原文中市基地沦陷,也应该还有五天,他想起魏痕也是在本不应该受难的时候遇险了,所以这次难道又是——蝴蝶效应?
   叶幕心里忍不住一惊。这时,系统突然响起紧急提示音,“叮叮叮,检测到有攻略对象卫临遭遇生命危险,请宿主尽快前去营救!”
   裴雨澄还在后怕,脑子却飞快地转动起来。他也想到了,或许二次末世,提前来了!
   得赶紧离开这里。S市是重灾区,只要离开了这里,其他地方都会安全地多。可是,要怎么说服叶幕呢?
   裴雨澄看着脸色苍白凝重的叶幕,正犹豫着要开口,叶幕突然一把推开了他。
   叶幕脸色白得吓人,桃花眼也不复从前的潋滟,里面满是仓皇与心惊,他说,“卫临出事了,我去救他。”
   说完之后,他不等裴雨澄有所反应,就迅速地往基地大楼奔去,速度快到不可思议。
   裴雨澄连叶幕的一片衣角都没抓到,就眼睁睁看着叶幕从他眼前消失了。
   又是卫临!裴雨澄狠狠地咬牙,望向基地大楼的方向。前世,他就是在那里,被疯狂的二次变异丧尸撕成了碎片。噩梦一般的记忆压得他喘不过气,那种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剖腹挖肠的感觉他根本不想回忆第二次,可是……叶幕在那里。
   裴雨澄只的犹豫只持续了一秒,下一秒,他就毫不犹豫地追着叶幕,跑向了那个在他记忆力如地狱一般的地方。
   ·
   卫临醉醺醺地从桌子上滑到地上,他的整个世界都是摇晃的,在叶幕完完全全拒绝了他之后,他才发现,没有叶幕的日子,竟然是那么难熬。这是他第一次尝试醉酒的感觉,从前,他最不屑用酒精麻痹自己的酒鬼,认为这是失败者才做的事,可现在,他发现,醉了以后,心好像真的可以不那么痛了,在醉醺醺的时候,他甚至还能自我欺骗地认为叶幕还在他身边。
   门突然被猛烈地敲响了,与其说是敲,不如说是砸,可喝醉了的卫临却毫无所觉。
   他颤颤巍巍地从地上站起来,提着个酒瓶子醉醺醺地喃喃,“小幕回来了,我要给他开门。”
   然后他就真的走到了门边,一把拉开了门,门外顿时扑进来一只脸部流脓的巨大丧尸卫临居然一点也不害怕,还心疼地想要去把滚在地上的丧尸扶起来,“小幕摔倒了……”
   丧尸在地上艰难地翻了个身,然后马上挥起带着腐肉的爪子抓向他,卫临的衣服顿时被扯下来一块,可他却还是毫无所觉,只以为他的“小幕”摔倒了,生气了,嘴里连忙哄着,“小幕不要生气……”
   在爪子又一次挥向他的那一刻,一个小小的人影突然扑向了他,血肉贯穿的声音沉闷而可怕。
  
   第140章 末世结局+尾声
  
   这是一张他无比熟悉的脸庞,在他无数次的醉生梦死里,这张脸总是一次次地出现,成为他无法摆脱也不想摆脱的梦靥。叶幕总是眨动着一双桃花泛滥的眼眸,即使是不笑,嘴角也依然微微弯起,可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脸色苍白到几乎灰白。
   卫临的酒一下子醒了,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只是怔怔地看着叶幕,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叶幕却不能像他一样发呆,丧尸从他的背部抽出血淋淋的手掌,毫不犹豫地再度一爪挥来,叶幕不得不忍着背部的恶心伤口飞起一脚,将丧尸直接踢翻在地上,然后顺手抄起酒瓶子,猛得敲碎后扎在丧尸最脆弱的脖颈上。
   丧尸嘶吼着想要挣脱,赤红的眼睛里满是血腥。二次变异丧尸的力气极大,叶幕这具身体力气本来就不大,现在又受了伤,很快就渐渐有些力不从心,这时,卫临终于反应过来了,他把叶幕护到怀里,手心升起一团火焰,紧接着,丧尸的身体就凭空着了火,眨眼睛化为焦黑的骨架。
   丧尸终于被消灭了,可是叶幕却也已经受了致命的伤。殷红的鲜血染满雪白色的衬衫,也染红了卫临的手掌。
   卫临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手上的分量其实很轻,可他却却像不堪重负似的,膝盖猝不及防地一软,他整个人都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小幕,你为什么……”不是说已经不喜欢他了?不是说喜欢别人了?为什么现在还要来救他?!
   叶幕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可奈何,他似乎有很多话要说,却因为伤口太重,张了张嘴,只吐出了一个字,“痛。”
   “哪里痛……我……”卫临感觉自己就像在被一刀一刀地凌迟,他怎么都不知道,为什么事情就变成这样了?他只是喝了一次酒,为什么等他醒过来,叶幕就已经血淋淋地倒在他面前了,怎么会这样……
   叶幕只叫了一声痛,之后,他就再没有说什么了。卫临却更加心痛难忍,恨不得受伤的是自己,恨不得现在就杀了自己。
   叶幕休息了一会儿,得到些许力气之后才重新开口,他的声音太微弱,卫临不得不俯下身,才能勉强听得清楚。
   叶幕在他耳畔艰难地说,“你要……好好活下去……”
   卫临紧紧咬着牙关才让自己没有哭出来,他想起自己口袋里还有一支治愈剂,连忙拿出来给叶幕喝下,出口的声音微微颤抖,“我们要一起活下去。”
   叶幕愣了愣,却突然笑了,笑容里有着不舍与留恋。过往十八年的记忆在这一瞬间像电影一样回放在他面前,他看到了孤独行走着的自己,看到了苦苦追寻着那个抓不到的身影的自己……这个满目疮痍的冰冷世界,他所得到的温暖,从来都只像燃烧在火柴上的火苗,稍纵即逝,甚至连指尖都来不及温暖。他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从小只追逐着这个人,而现在,他连多看几眼这个人,都已经不能了。
   再不舍,再留恋,也终于到了走到尽头的一天。
   叶幕摸了摸卫临的眼角,虚弱地在他耳边又说了几句话,然后,他的手就无力地垂落下来,再也没有了丝毫的生机。
   “叮,卫临好感度增加5点,当前好感度100,卫临攻略成功!”
   ·
   裴雨澄急匆匆地追着叶幕赶来,他满身都是狼狈,一路上,他看到无数曾经的“同伴”化为狰狞的丧尸,心里的惶恐一分更比一分重,他恨不得一下子就飞到叶幕身边保护他,可一层层扑上来的丧尸让他根本没有喘息的空间,直到现在,他才找到了卫临这里。
   然后,他就看到了叶幕了无生气地躺在卫临怀里,地上的片片血红几乎要流到他的脚下。
   卫临睁着通红的眼睛抬头,看到是裴雨澄,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恍惚,然后才想起了什么似的,从怀里拿出一条项链。
   可他还来得及说话,就被裴雨澄粗鲁地一把踢开了。裴雨澄的脸色极为可怕,可他抱起叶幕的动作却又极端地温柔,就好像哄着刚出生的婴儿一般,他拨开叶幕额头的碎发,有点魔怔地轻声哄着,“我带你离开,我知道哪里最安全,我们走好不好。”
   冷冰冰的尸体不可能给他任何一点回应,裴雨澄却满足地笑了,轻柔地把叶幕横抱起来,语气温柔得有点飘渺,“我带小幕一起走。”
   “小澄。”卫临叫住他。
   听到声音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