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69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69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2:00:37下载: TXT全本下载

练两种异能的前提下。现在,他专门攻克一项异能,这个速度就真的快到简直恐怖了。
   短暂的调整过后,裴雨澄迫不及待地想来寻找叶幕。经过上次的苦肉计加“真心交谈”,叶幕对他已经不再排斥,他必须要趁着这段时间再好好巩固感情。
   叶幕今天不上班,所以他就直接到了叶幕的住处。可他没想到,他并不是唯一一个想到这一点的人。
   卫临踟蹰不定地站在叶幕门外,敲门的手抬起又放下,那天分别之后,他每天都想着要找时间来和叶幕解释清楚,可是,每次当他稍微空下来,就一定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需要他去处理,等到事情处理完了,天也晚了,他不可能三更半夜来打扰叶幕,所以直到现在,他才勉强挤出了这一点点时间。
   那天魏痕的举动一直停留在他心中,他完全无法不在意。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他虽然没有接受叶幕,却比谁都更清楚叶幕对他的感情到底有多深,这样的叶幕,是绝对不会轻而易举地变心的。
   或许是因为太习以为常,所以从前,他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对叶幕的感情已经不知不觉地变了。那天,当他想到叶幕或许会永远地离开他的时候,他清楚地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慌与痛楚,他不能没有他。
   没机会见面的时候,卫临一直想着要快点见到叶幕,尽早和他解释清楚,可真的到了只剩一门之隔的时候,他却又忐忑了。
   说起来,他也没有什么恋爱的经验。高中的时候,曾经有一个女生在体育课后和他告白,虽然因为学习的原因,他并没有接受的打算,可是叶幕却抢在他之前就从草丛里跳出来,说了一堆暧昧不清的话,结果稀里糊涂的,那个女生就真的误以为他们才是一对,然后在后来的整个高中里,都再没有女生和他表过白。
   高中,那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记忆了。
   那时的叶幕特别矮,连他胸口都不到,每次他回家,叶幕都会迈着小短腿气喘吁吁地缀在他后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拼命追着哥哥回家的弟弟。
   想到这个场景,卫临就忍不住有点想笑。可是,那时的他,又是怎么样的呢?
   不管是在什么时候,男生与男生之间的感情都没有那么高的接受度,尤其是在当时。那时的他也对叶幕的感情感到不可理喻,更加为旁边人的指指点点与窃笑而感到羞耻,叶幕越是要跟,他就越是走得快,只想早点把这个小包袱甩掉。可叶幕却总能不远不近地跟着他,高三的时候,他实在忍无可忍,就特意绕路到了一条养狗的小巷子,因为他知道,叶幕最怕狗。
   这一招的确十分有效,从那以后,叶幕果然不敢再跟了,每次都只能停在巷子口干看着他走远。他以为叶幕站了一会儿就走了,可是有一次,当他出门买调料回来的时候,他又路过那条巷子,却惊讶地发现叶幕居然还站在那里。他一个人孤零零地背着双肩包,夕阳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他站在那里,表情迷茫而无助,仿佛一个被抛弃的孩子。
   现在想起这些,他只觉得心痛,可那时的他却感到……非常得意。
   卫临不断地想起关于叶幕与他的曾经,越回忆越心疼,越回忆越觉得自己简直是个混账。
   他突然想快点见到叶幕,他想和他说对不起,说他错了,他再也不那样了……
   最后一次,卫临终于鼓足勇气敲了几下门,旁边突然响起一道声音。
   “卫哥怎么在这里呢?”裴雨澄微笑地询问,插在兜里的手却越捏越紧。
   卫临脸色变了,却不是因为裴雨澄的问题,而是——他记得叶幕与裴雨澄关系一向不好,这时候,裴雨澄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你来这里做什么?”卫临忍不住疑惑地问。
   裴雨澄笑得灿烂,“小幕救过我,那天我没来得及谢他,今天好不容易有空了,当然要上门道谢。”
   裴雨澄特意加重了“来得及”几个字,卫临马上就随之被勾起了那天的回忆,叶幕冒着危险替他救了人,他却……想到当时的场景,卫临心里顿时更加难受。
   裴雨澄勾起嘴角,想和他抢,也要想想自己做过的事,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吗?
   可卫临的表现却出乎他的意料,他不仅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心虚羞愧,反而更加坚定地回头敲门,而且还一副立马要坦诚认错的样子。
   这下反倒是裴雨澄有点慌了,叶幕毕竟喜欢了卫临这么多年,如果他真的回头,事情就不好说了。
   裴雨澄完全无法想象假如叶幕真的原谅卫临的话他会怎么样。如果叶幕真的和卫临在一起了,那他……一点暗芒闪过从裴雨澄眼底闪过,空气中突然飘起一缕不易察觉的杀气。
   这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又插进来。
   “你们,让开。”陆晨抱着一个超大的纸袋,里面满是面包牛奶与各种早餐,他脸色不太好地看着一大清早堵在门口的两个人,眼神中流露出深深的厌恶与不满。
   呵呵,小屁孩。裴雨澄这么想,但他还是朝陆晨笑了笑,当然,是笑里藏刀那种笑。
   卫临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微微让开了点身子,然后继续敲门。
   陆晨的脸色顿时更差了,凉飕飕的冷气都几乎具象化为实体,淡紫色的眼眸中一片阴暗。
   卫临后知后觉地回头,正好与陆晨几乎要吃人的目光对上,不由得一愣。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叶幕打开了门。他看了看目前的形式,突然很希望自己根本没有把门打开。
   魏痕缓缓走近,在他背后悠悠问道,“这么一大早是谁呢?”
  
   第137章 末世逃生文
  
   是你的情敌们……叶幕尴尬地想,如果知道门外有三个,他一定不会为了摆脱魏痕强行转移话题来开门——至少也要等到两,不,三败俱伤才来开门。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现在一对四,后面还藏着个小弟弟,情况真是不太妙。
   尽管内心略微有点方,叶幕表面上还是一脸懵逼加不明状况的表情——做戏做全套,半途而废更不妙。
   裴雨澄反应最快,一看叶幕开门了,他就立马抛弃了与小屁孩无聊的对峙,第一个挤到叶幕面前,“小幕,我来了。”
   这话说得奇怪,按理说,裴雨澄与叶幕没什么交情,一大清早来敲门已经很不可思议,他的第一句话又隐隐暗示他与叶幕似乎是早就约好的,这种情况……卫临忍不住皱了皱眉,有点古怪地看了裴雨澄一眼。
   叶幕感觉背后猛得一寒,不用看也知道某人脸色肯定不好了。要命,所有的人居然都赶在同一天,他表示,他的小破屋太小,实在不足以装下这么多大男人。
   相比于前前后后的剑拔弩张,卫临是这群人中最正常的一个,他没和裴雨澄挤位置,只是站在原地用一种类似心疼愧疚中夹杂万般柔情的目光看着叶幕,在这种复杂隐忍的目光下,叶幕感觉——背后的寒气,更重了。
   陆晨抱着把他的脑袋都几乎挡住的牛皮纸袋,冷冷看着前面两人用各自的方法不停地献殷勤,眼神突然暗了暗,他抱紧了手里的袋子上前一步,借着身高优势强势插入裴雨澄与卫临中间,然后低声说了句,“小幕,我来给你送早餐。”
   叶幕抽抽嘴角,无语地看着并排站立的三个人,“你们……”该不会是约好的吧。
   一时间,几个人都静默无声,还是魏痕打破了这份让人尴尬的安静。
   “大家不要都杵在这儿,进去坐坐吧。”魏痕眼角含笑,一只手自然无比地搭在叶幕肩上,他拉着叶幕让开道,另一只手往室内一摊,俨然一副好客主人的模样。
   突然发现魏痕也在的裴雨澄&卫临&陆晨:……
   沉默的表面下是早就风起云涌的内在。裴雨澄心里尤为震惊,他的脑中飞快地转过数种可能。现在是早上8点多,难道魏痕也像他一样掐着时间来找叶幕?还是说,他根本就是一整晚都和叶幕在一起?如果是前面那一种,裴雨澄还稍微可以忍耐,可是如果是后面那一种……裴雨澄忍不住暗暗咬牙,表情阴晴不定地变幻。
   卫临的心中也是一阵阵的惊涛骇浪,虽然他从前是直男,可叶幕不是。在一个非直男的公寓里,一大早突然出现一个与他形容暧昧的男人,这其中的错综关系,卫临完全没法不多想。他还记得那天魏痕把叶幕带走的场景,魏痕明显是对叶幕有意思的,从前,他以为叶幕永远都不会变心,可是现在,在看到魏痕与叶幕亲昵地站在一起的时候,这个想法突然就动摇了,如果叶幕真的喜欢上了魏痕……卫临心里一阵阵地发慌,如果叶幕真的不再爱他,那他,怎么能接受!
   比起他们俩的隐忍猜测,陆晨就直接多了,他一看魏痕这示威性的动作,眉毛就顿时一竖,干脆无比地上前一把扯过叶幕的手,然后紧紧抱在怀里,“小幕是我的!”
   空气骤然一凉,魏痕的凤目中闪过一道不明的流光,他看了看陆晨,突然笑了,薄薄的嘴唇微微上扬,“进去再说。”
   于是,小小的屋子真的挤下了这么几个男人/男孩,裴雨澄和卫临各自占着一边沙发,魏痕老大端坐在旁边的小沙发上,陆晨死死抱着叶幕的一条胳膊,叶幕……全神关注地狠狠盯着地面上的一个菱形图案,从侧面看上去倒是难得的低眉顺眼,宛如一个听话的童养媳。
   魏主人温和地说,“这么早来找小幕,有什么事吗?”
   配合魏痕此时的动作,其他三人很有种想把他烧死的冲动。但是尽管内心如此,裴雨澄还是微笑着开口,“一些私事而已。”
   裴雨澄倒是没说谎,所有的前因后果也理直气壮,可是,他却特意把“私事”两个字说得尤其暧昧,听在其他几个人耳朵里,更加有种说不清的感觉。
   卫临立马就皱了皱眉,他和叶幕能有什么私事?
   魏痕的余光扫了低头一言不发的叶幕一眼,脸上的神色一点都不变,“什么私事?”
   裴雨澄礼貌地弯弯嘴角,眼里却没有一丝笑意,“虽然您是首领,可是,似乎也没有权利过问手下异能者之间私密的事情。”
   魏痕挑挑眉,“我当然没有这个权利。”虽然这么说,下一刻,他却一把就把旁边的叶小媳妇揽到怀里。
   魏痕看着叶幕的眼神有种露骨的温柔,仿佛叶幕早已经是他的所有物,他看了叶幕一会儿,然后慢条斯理地抚了抚叶幕的领子,说道,“可是,叶幕的事就是我的事,当然也包括——私事。”
   魏痕这话比裴雨澄的暧昧更明目张胆,气氛愈发紧绷,叶幕则换了个菱形继续盯。魏痕却不打算让他继续装媳妇,用力将他扣到怀里,咬着他的耳朵求赞同,“小幕,你说是吗?”
   叶幕的身体猛得一颤。
   卫临从刚才起就一直在忍耐,一方面,因为魏痕是基地的主人,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不知道叶幕到底是什么想法。可是在魏痕的步步逼迫下,叶幕却始终都是一声不吭的,怎么看怎么不像自愿,到现在,他终于忍无可忍了,刷一下站起来,“魏痕,你不要逼他!”
   其他人魏痕都不看在眼里,但是卫临,他却不得不重视,毕竟他才是那个叶幕傻乎乎地喜欢了许多年的人,或许甚至现在,叶幕的心里也依然有卫临的身影。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尽管他们已经完成了最亲密的接触,他却依然觉得触摸不到他的心,抓不住他的灵魂。他时时刻刻都在害怕着或许有一天,叶幕会突然离开他身边,无声无息,无影无踪。
   说来可笑,可是,魏痕的确……有点怕卫临。这样一个“叶幕曾经最爱”的存在让他如鲠在喉,他每天都在担心,只要卫临一个回头,叶幕就会轻而易举地被夺走。
   优秀的异能者可以再培养,可是叶幕,却只有一个。魏痕的眼中凝聚起森冷的杀意,卫临也不是吃素的,千万次从丧尸群中出入使得他对周围的杀气特别敏感,他马上就知道,那个男人——想杀了他。
   卫临不由得警惕起来,气氛如同一根绷到极点的弦,似乎只要再一点点的力道,危机就要一触即发。
   “够了!”这时,叶幕出声了。好像是忍耐已久似的,他摆脱魏痕站起来,眼睛直视卫临,“我和你单独谈谈。”
   卫临一直等的就是这么个机会,就算叶幕现在的脸色不算太好,可是只要能给他一个机会解释清楚,他相信他还是有机会的。
   “好。”卫临的目光倏然变得温柔,眼睛也一眨不眨地看着叶幕,好像他的眼里只有他一个人。
   与他相反,魏痕的心却仿佛一下子被抽空了,瞬间的无力之下,他有点慌乱地抓住叶幕的手,紧紧的。叶幕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露出一个安抚的微笑,“和他说完我就回来。”
   魏痕难得变得有点固执到幼稚,拉着叶幕的手也没有一丝松开的迹象。叶幕没法,只能低头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放心,只说几句话而已。”
   叶幕此时正微微俯身,低垂的眉眼看上去有种前所未有的温柔,他的唇印在男人的侧脸上,带着细腻的包容与安抚,还有一种发自心底的虔诚,就好像,他吻的,是他最最珍惜的爱人。
   这个举动很好地安抚了魏痕,这个温柔的亲吻让他的心底不可遏制地泛起一阵荡漾的涟漪,这一刻,他几乎立马就想将他按倒在怀中,用自己的双手紧紧拥抱着他,用自己最热烈的感情回应他的虔诚。
   但这一幕无疑刺伤了除魏痕之外的其他人,尤其是卫临。等叶幕重新站到他面前,他的温柔早已褪得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仿若公事公办一般的生硬与冷漠。
   卫临的喉间突然变得无比地干涩,他只能安慰自己,或许解释清楚了,叶幕就不会这样了,只要解释清楚……
   叶幕把卫临带到小厨房,右手边带着个甩不掉的陆晨小包袱。不过鉴于他也不是攻略对象,所以叶幕也放弃了挣扎,小孩么,随便带着见见世面也无妨。
   完全听得到叶幕内心活动的999困惑脸:“见世面是这样子的吗?”和X度里说的好不一样!
   叶幕淡定抚摸:“见世面也分很多种,小九还是看得太少了呢。”
   999:“是,是这样吗?”
   在沙发上的时候,999终于成功和叶幕重新建起链接,紧跟着,排山倒海的记忆就像海水一样灌进了叶幕的脑中,他想起了自己是谁,也想起了自己为什么会来做这些任务。太过庞大的记忆不是一瞬间就能消化的,在旁边几个人各种明争暗斗的时候,叶幕就一个人慢慢理清这些重新回来的记忆,同时……安慰安慰哭唧唧的999.
   这货其实在这之前就醒了,只是因为能量不足,所以才迟迟不能和叶幕建立联系。这两天,999每天都眼巴巴地晃荡在宿主大人身边,可是叶幕却根本看不到它,任凭他怎么卖萌打滚,叶幕都一脸漠然地继续自己的事情,虽然知道原因,这一切却依然给它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创伤,所以叶幕不得不一边梳理记忆,一边还要给委屈到哭得在他满膝盖打滚的999顺毛。
   系统与记忆恢复之后,随之而来的是完整的好感度提醒。
   陈之远已经攻略完成,魏痕的好感度是95,卫临与裴雨澄是90,小陆晨……年纪还未达攻略标准,所以不在攻略范围内。
   叶幕想起陆晨一脸紧张地说自己十六岁的场景,忍不住无力地叹了口气。
   这么紧张地说了个谎,却在系统的检测下原形毕露,怜爱一秒钟。
   知道了目前的攻略进度,之后的进展就清晰多了,陈之远已经攻略完成不予考虑,至于魏痕……叶幕记得,虽然魏痕总是表现地不在意,可是即使是再大度强大的男人,在面对“爱情”的时候,也不会有百分百的自信,所以,没有一个陷入所谓爱情的男人会不吃醋,尤其,当他的爱人还有着一个曾经深爱多年且求而不得的对象的时候。
   要攻略魏痕那剩下的5点好感度,就要让他彻底放心,也就是完完全全地断开与卫临的过去。
   这样的话,那么……
   叶幕靠在厨房的门边,一脸坦然地直视面前这个让他曾经无比迷恋的男人,他的声音不高不低,却正好能让客厅的人听得一清二楚,他说,“卫临,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和魏痕。”
   作者有话要说:  999:可怜的临临!一肥来就看到宿主大人在开虐,嘤。
  
   第138章 末世逃生文
  
   听到这句话,裴雨澄暗搓搓想搞点事情的心情突然就熄了,尽管对面魏痕那一副震惊又狂喜的表情让他很是碍眼,不过,任何人再碍眼,也都碍不过卫临,毕竟他才是——叶幕真心喜欢过的人。
   要等。裴雨澄的手不由自主地蜷缩起来,把身侧的沙发套抓得皱成一团,他低着头,脸上的表情模糊不清,眸中却回旋着一种深深的黑暗,仿佛海底的漩涡。
   叶幕躲开卫临急切想抓住他的手,眸中再也没有了当初的热切与渴望,只剩下空荡荡的漠然,在这样的目光下,卫临感觉自己就像被潮水吞没,几乎要无法呼吸了。
   “小幕,你听我说……”卫临的声音微微颤抖。
   “听你说什么呢?你的那些话,其实我一开始就已经听懂了。” 叶幕自嘲地笑了笑,回忆起从前的事情,他的表情不可避免地有了一丝黯然,但这抹黯然转瞬即逝,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好像那个曾经他爱入骨髓的人,如今他的心上,也再没有他的痕迹。
   卫临知道叶幕说的“那些话”是什么话。他一次次地说,让他不要跟着他,让他不要缠着他,让他不要……去打扰妨碍他的生活。叶幕每次都是默默地听着,他的态度却一次比一次态度更不好。回想从前,卫临只觉得回忆里的每一幕都像一把把最锐利的刀,刀锋片片割在他心上,让他的心口不住滴血。
   “对不起。”卫临走了两步,却不敢碰叶幕,他想说点别的什么,却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好听的话,他实在不是一个善于说话的人,犹豫了很久,他也只憋出了一句,“对不起。”
   面对从前心上人的道歉,叶幕倒是显得很豁达,还很理解地冲他笑了笑,语气轻描淡写,“没关系。”
   卫临突然恨不得把自己刚才说过的话吞回来,因为叶幕在说完这句话后,就真的好像和他完全撇清了最后一丝关系,他转身背对向他,缓缓走向另一个人,走向——一个完全没有他的未来与人生。
   他离开了,就再也不会回来。卫临脑中突然晃过这句话,一瞬间,他就像是被活活扼住了咽喉,眼前一阵头晕目眩。没有丝毫犹豫地,卫临做了一件20多年来最出格的事情,他突然冲上前,一把将叶幕抱住了。
   卫临的胸膛很宽阔,叶幕整个人几乎被他完全拢在了怀里。抱着叶幕,卫临才感觉自己越来越空的心脏被慢慢填满了,他抱紧了手中的人,眼眶突然微微发热,“小幕,你可以打我,可以狠狠地打我,就算你要我的命,我也不会还手。可是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不要离开我,我真的……”
   卫临说着说着突然停了,吃瓜九困惑地绕了个圈,“怎么不说了?”
   叶幕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处男的心,海底的针。”
   这时,系统突然响起了提示音,“叮,卫临好感度增加5点,当前好感度95.”
   “我爱你……”卫临终于是开口了,说出这三个字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胸口是前所未有的充盈,紧接着,他又变得十分紧张,他说了,叶幕呢?
   毕竟喜欢了那么多年,叶幕也不是完全无动于衷。听到他的告白,叶幕停下脚步,他微微侧过头,怔怔地看着卫临,好像不敢相信他听到的是真的。
   这个表情让卫临感到熟悉,他记得,他在篮球场外第一次“收下”叶幕的水的时候,叶幕也是这个表情——那时,叶幕涨红了脸,眼睛也睁得大大的,他在原地局促不安地看了他许久,然后就慢慢地、羞涩地笑了。
   而他呢?他是怎么样的呢?他似乎——后悔了。原本,他就只是因为太口渴,而叶幕正好离他最近,所以他顺手就拿了叶幕的水,再然后,他……
   回忆倏然中止,却带给卫临一阵又一阵绵延不绝的疼痛,他感觉自己眼眶里的热意几乎要控制不住地流淌出来。
   但是与回忆不同的是,在短暂的惊讶之后,叶幕既没有脸红,也没有害羞,他的表情很快又重归淡然,卫临突然感觉一阵凉意从脚底升起,仿佛是绝望从地底深处攀爬上他的脚踝。
   叶幕的手覆上卫临绕在他胸前的手臂,虽然他力气不大,却依然坚定地一根一根把卫临的手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