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68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68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59:43下载: TXT全本下载

没有成真。从那天开始,叶幕的短暂离开似乎成了每天的惯例,风雨无阻,而且都挑在他无法中止的训练中途。一天,他可以告诉自己,魏痕是有事找他;两天,他仍旧勉强不要在意,可是三天,四天,一天又一天过去,这个本是小小插曲的事情,就逐渐在他心里放大了。陈之远总是忍不住去想,叶幕每次的离开,都是因为魏痕吗?那么他离开之后又和魏痕做了什么?
   陈之远藏不住事,没几天就忍不住问了。
   其实叶幕也蛮奇怪的,魏痕每天都会找他过去,但是每次也都不会很久,他自己美其名曰是不想耽误他的工作。
   把他叫走之后,魏痕也不做别的,只让他在旁边坐着,偶尔才从文件中抬头看他一眼,在确认他还在的时候冲他微微一笑,然后在他临走前给他一个吻别,吻别的吻也纯洁到不能再纯洁。
   实在没做什么,于是叶幕也如实回答了。陈之远的表情顿时变得更加微妙。
   这个表情……叶幕品了品,明显是不相信啊。叶幕摸摸下巴,依稀明白了魏痕这些天以来怪异举动的原因了。不过,就算是温水煮青蛙,这速度也太慢了吧。
   叶幕有点好笑,也不点破,当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带着满心愁绪又没法发作的憋屈大狗狗去吃饭了。
   前两天陆晨小盆友又被家长抓回家了,所以现在只有叶幕一个人在住,陈之远也知道这一点,于是死乞白赖地想留下来。
   叶幕的内心很复杂。其实……他是想的,可是今天早上,魏痕特意说了,让他下班以后去找他,所以,虽然内心想同意,叶幕还是不得不拒绝远远童鞋。拒绝也得有理,于是他编了个理由——要好好谈恋爱,循序渐进,不能操之过急。
   陈之远眼神闪了闪,却没有过多纠缠,目送着叶幕开门进去。
   走廊的灯还是一如既往地昏暗,陈之远在门前停了许久,门内的动静渐渐轻了,似乎叶幕真的是要休息了。
   要休息了,应该就不会去找魏痕了。陈之远放下了心,转身离开。
   然而在他离开后不久,叶幕却慢慢打开了门。他左左右右看了几遍,确认陈之远真的已经走了。
   日暮黄昏去偷情,真刺激。叶幕慢悠悠地想,一路走到和魏痕约好的地方,用钥匙开了门。
   魏痕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双手交叉托着下巴,远处的夕阳已经缓缓落下,余晖映照着半边天空,以及在天空的笼罩下,呈现一片祥和与宁静的基地。如果只是单看这种景象,几乎没有人会以为现在还是末世。
   门咔哒开了,脚步声渐渐接近。叶幕熟稔地坐在魏痕对面的沙发上,“又有什么事?”
   魏痕侧过脸,漂亮的少年半靠在沙发上,黑色碎发下是一双潋滟勾魂的桃花目,即使他什么也不说,只是那么懒洋洋地看过来,也依然像是含着脉脉的情意。
   魏痕朝他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修长的手往上一翻,“过来。”
   你让我过来我就过来?叶幕直接当做没听到,可是这时,一阵凉意突然缠上他的脚踝,就好像是脚底凭空出现一条蛇,然后蜿蜒着爬上他的身躯。
   叶幕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一阵力道猛得一下拉走,紧接着,他就不由自主地扑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乖。”魏痕接住“投怀送抱”的叶幕,凤目中满是温和纵容,他俯身,在叶幕嘴唇上轻轻吻了吻,“不要着急。”
   叶幕:……你这么往自己脸上贴金,经过我的同意了吗?
   叶幕一点也不客气地咬住魏痕的下唇,眼神挑衅,魏痕轻笑一声,接受他的挑衅,把他反压到身下。
   ·
   那边叶幕在私自幽会,这边走到半路的陈之远却又蹭蹭蹭回来了。他思来想去,还是不大甘心,好不容易小灯泡不在,这么好的机会就这么错过,那也也太浪费了。
   陈之远回到叶幕门前,轻咳一声拍了拍叶幕的门,上次来不及用的暴烂借口重新派上用场,“我没带钥匙。”
   门内没有回音。
  
   第135章 末世逃生文
  
   早上8点,叶幕照常回来了。他的住处是末世前一处小区,条件勉强还算可以,只是楼道有些暗,所以让人觉得有种渗人的感觉。
   叶幕提着早餐,一路晃着走出电梯。如果不是知道半个月后会发生的事情,叶幕几乎觉得他已经不在末世。
   今天魏痕又给他放假了,睡一次觉放一次假,倒也挺划算的。叶幕正慢悠悠筹划着今天怎么过,突然,他看到了门前的一团黑影。
   陈之远半坐在门边,往常俊朗飞扬的脸庞上满是憔悴,一双眼睛熬得红通通的。他一腿勾起,一腿直直摊在地上,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地面上一团小小的影子,他好像已经等了很久。
   叶幕轻快的脚步不由得停下,陈之远似有所感地抬头,看到了终于回来的叶幕。
   “你……回来了。”沉默良久,还是陈之远先开了口,声音没了往昔的活力与欢快,听上去又沙哑又干涩。
   “嗯。”叶幕点头,感觉自己要说点什么,于是扬了扬手里的早餐,“早饭吃了吗?”
   陈之远仰头望着面前的人,他依旧穿着合身的白色衬衫,袖口到领口都平整而一丝不苟,连衬衫的扣子都严谨地扣到了最上面一颗……但这却不是他的风格,反而更像是……他那个哥哥。
   叶幕见他不回答,于是转头掏出钥匙开门。一时间,两人都没有再说话,空气中只剩下钥匙摇摇晃晃的碰撞声。在叶幕进门前,一双手拉住了他。
   陈之远睁着一双熬得遍布血丝的眼眸,终于忍不住开口问出来,“你去了哪里?”
   叶幕停下了动作,其实这种情况,明明应该是他比较心虚,可陈之远看上去却比他狼狈了许多。
   叶幕歪着头想了想,回答,“如果我说,我是去买早餐了,你相信吗?”
   陈之远定定看着他,没有说话。
   “你看,”陈之远看着叶幕从善如流地蹲到他面前,看着他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幼稚的孩子,他的笑容里没有一丝破绽,语气更是优雅淡定,仿佛他说的只是最普通的“你吃饭了吗”,而不是让他失去最后一丝希望的“你自己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又何必问我。”
   在把他迷得神魂颠倒之后,在给予他无数希望之后,在他已经对他完全无法自拔之后,他却和他说,“你自己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又何必问我。”
   何必问他,何必问他……没有一点愧疚,没有一点心虚,这么的理所当然,这么的习以为常,这么的……冷血又无情!
   他在他门前守了一夜,一直盼望着他回来,因为怕错过哪怕一点点动静,他连眼睛都不敢多眨,可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等的人却自始至终都没有回来。
   “为什么?”陈之远狠狠地盯着叶幕,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问出这三个字。
   叶幕依稀觉得这种场景有点似曾相识,想了想却没找到相关的记忆,于是也就不追究了。陈之远似乎受了极大的打击,却依然坚持着想要他的答案。
   叶幕皱了皱眉,然后又笑了,“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和你哥哥上床吗?”
   陈之远的眼神蓦然变得锐利,可这分锐利却根本伤不到眼前的人,反而是他,被叶幕一句句的“解释”与“答案”伤得千疮百孔。
   “男人嘛,上床就和喝酒一样,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其实也没有那么多理由好说的。”叶幕站起来,靠在墙边。
   “你以后就会明白,这些事情……”
   “够了!”陈之远打断叶幕的话,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抓过叶幕的手狠狠压住,异能暴走让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十分具有压迫性。
   叶幕却完全没有被威胁了的感觉,只是稍微顿了顿,然后抬头看他,眼底滑过一丝不耐。
   不耐烦,我让你不耐烦了吗?
   陈之远突然感觉自己像是来到了刀锋血海的地狱,就连呼吸的空气都灼热到让他胸口发痛。他本来有满满的质问,可现在,他突然知道了,他的质问只会让他显得更加可笑。
   这个人不在乎他,所以他的一切他多不会在乎,也不会在意。他对他来说,或许就像是一个随手捡来的玩具,有兴趣的时候,他会逗逗他,没兴趣了,或者是他不听话了,他就会马上把他厌弃。
   陈之远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暴戾,他掰过叶幕的脸,让他不得不直视自己。受伤到了极点,他感觉自己几乎已经麻木了。这个人无情到几乎冷血,冷血到几乎让人无法忍受,可是,他却悲哀地发现,他居然还是……那么爱他。
   陈之远的眼里的血丝越来越多,“叶幕,你有没有心!”
   叶幕漠然地听着陈之远的质问,一大清早被堵着询问这种无聊的事情,他的感觉只有一个——小孩就是麻烦。
   在陈之远又一次的质问后,叶幕无聊地勾了勾唇,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正要说什么,突然,他的脑海深处传出一道绵绵细细的声音,“攻略即将成功,宿主大人加油哦!”
   嗯?叶幕愣了愣,这个声音,似乎和从前的系统音不一样。
   软绵绵的声音一闪而逝,叶幕却随之陷入了沉思,他有种预感,这个声音,与他缺失的记忆似乎有所关联,攻略的话,叶幕瞟了瞟一脸受伤受苦的陈之远,他有种预感,攻略了他,他或许就离找到答案不远了。
   既然这样的话……
   叶幕垂下眼眸,突然笑了,笑容里满是讽刺,“我有没有心,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叶幕直视陈之远,“你又是站在什么立场上质问我的?”
   陈之远万万没想到叶幕居然这么理直气壮,他对他做的那一切,他没有立场?
   叶幕挣开陈之远的束缚,解开自己最上面的一颗纽扣,一个明显的吻痕顿时显露出来,陈之远的视线立马被吸引过去,叶幕看着他愤怒又说不出口的样子,突然凑近了他,说道,“其实一开始,你也不过就是想上我而已吧。”
   陈之远顿时僵住。
   叶幕回忆了一下,“唔,那时候,你似乎还和几个同伙一起,想看我的笑话?”
   叶幕好笑地看着陈之远脸色突变,表情愈发地嘲讽,却又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
   叶幕的眼里突然出现一丝脆弱,“其实我一直都知道,对于基地里大部分的人来说,我就是一个笑话。我没有自尊,没有自我,唯一的价值就是为你们提供饭后谈资。”
   “我的一切都没有人关心,我的心情也没有人在乎,现在,你又有什么立场来和我谈真心?”
   陈之远心里有点发慌,可叶幕说的的确是他从前做过的事,那时候,所有人都人云亦云地嘲讽成天跟着卫临的叶幕,他也是其中之一,他也……的确没有在意过他的心情。
   做过就是做过,就算后来改正了,也依然没法掩盖曾经错过的事实。他怎么没想到呢,他觉得自己为叶幕付出了感情,可是却没想过,在那之前,他,还有周围所有的人在长久以来的时光中早就对他造成了不可忽视的伤害。
   这样的他,有什么资格那么理直气壮地质问他,他没有心呢?即使是有,或许也早就被伤透了吧。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叶幕才会自暴自弃,才会从此再也不想相信任何人。
   质问方与被质问方突然调转了个儿,可双方却都没感觉到丝毫的快意。叶幕勉强弯了弯嘴角,继续这样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于是他回身进屋了。
   在他把门关上之前,一双手却从后面抱住了他。
   陈之远紧紧抱着叶幕,仿佛生怕他挣脱。叶幕的确是想挣脱的,可他的力气怎么比得过陈之远,于是他仍旧纹丝不动地被陈之远抱在怀里。
   他刚忍无可忍地想说话,陈之远先开口了,他把头埋在叶幕的脖颈间,声音也闷闷的,却有着让人不可忽视的认真,“对不起。”
   叶幕的动作停了,似乎微有触动,但他马上就紧接着硬邦邦地说,“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没有心的是我,我才对不起你。”
   陈之远心中大恸,心痛的对象却从自己换成了叶幕。他不知道说什么,只能一个劲地说对不起,直到把叶幕说得也无话可说,然后,他才缓缓拿起叶幕的手,在唇上吻了吻,“我再也不会做从前那些事了。”
   陈之远可怜巴巴地看着叶幕,“再相信我一次,好吗?”
   陈之远这种男生,平时看着吊儿郎当,似乎什么也不放在心上,可这样的人一旦真的认了真,却比一般人都更执着,也更有种让人信赖的力量。
   叶幕就不由得愣住了,半晌才不自在地转过头,“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陈之远看出叶幕已经动摇了,于是再接再厉地掏出一个小按钮状的东西递给叶幕。
   什么东西?叶幕将信将疑地接过来,一按,一串傻乎乎的状似示爱的歌曲就飘了出来,叶幕听了一句就忍不住马上关了,额角冒出一滴冷汗,奇葩吗?
   陈奇葩有点不好意思地笑起来,“这是我给你录的歌,如果我骗你,你就把这个放出来,让基地所有人都听到,这样我就根本没脸再混下去了。”
   叶幕眼角抽搐,这种奇葩的“证明”,估计也只有陈之远才能想到。
   “智障。”叶幕评价。
   “诶。”陈智障幸福地应和,叶幕的表情已经变了,不再是拒他千里之外,也不再冷冰冰没有丝毫感情,能看到这样的叶幕,就算是真的变成智障,他也愿意。
   叶幕不自在地回头看他,虽然一脸鄙视,脸颊却带着点羞赧的粉红。
   “我爱你。”陈之远小心翼翼地凑近叶幕,也有点害羞地说,他还是第一次说这种话。
   叶幕的脸更红了,陈之远一看,马上把自己那点羞涩抛到天边,一个劲地和叶幕告白,直把叶幕说成一个红番茄。
   好一会儿,陈之远才停歇了他的告白之路,却又开始得寸进尺地求叶幕回应,叶幕的脸上呈现出挣扎,他定定看着陈之远,“你真的,没有骗我?”
   陈之远马上郑重承诺。叶幕垂下眼眸,半晌,突然浅浅笑了起来,陈之远虽然不是没见过叶幕笑,却是第一次看到他笑得这么简单又真实,好像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信赖的人,而他,就是那个让他信赖的人。
   “叮,陈之远攻略成功!”
   这就成功了?叶幕挑了挑眉,看着一脸痴痴地凑近他唇边的陈之远,乖顺地闭上眼睛,任由他越来越过火地抱住他。
   可惜处男终归是处男,实践能力始终还是差了点,在陈之远磨磨唧唧无数次还连舌头都不敢伸进来之后,叶幕脚底突然“不小心”一滑,然后他就顺理成章地将陈之远压到了沙发上。
   陈之远对这个沙发是永生难忘的,再加上叶幕此时还躺在他上面,他顿时心跳得更快了,这样的话,他是不是可以……陈之远的脑中忍不住浮现这样那样的种种联想。
   可他还没来得将这种联想付出实际行动,敲门声就响起来了。
   “小幕在吗,你东西落我那里了。”
   是魏痕。叶幕表情一变。
   陈之远心里骤然变紧,眼睛也不由自主地死死盯住叶幕。
   叶幕斟酌了一下当前的情况,眼神闪了闪,“远远,你先去我房间休息休息吧。”
  
   第136章 末世逃生文
  
   陈之远嘴上一声不吭,手却收得更紧,摆明了是拒绝。
   门外敲门声又响起,不急不缓连敲三下,频率却比上一次更急促了些。
   叶幕想先起来,却在起身的一刻突然被陈之远又猛得一勒,然后就扑棱一下跌进他的怀里。
   叶幕淡淡瞟过去,陈之远撇过脸,一副我就是不放的样子。
   还是先哄哄吧。叶幕把手撑在陈之远两侧,循循善诱,“远远,这个时间,你应该要去训练了吧?”
   陈之远脸色微变,明显是回忆起了以往逃练的惨烈下场,可想到叶幕和魏痕的关系,他就一点也不想放手,“我今天就不去。”
   叶幕叹了口气,眼中流露出担忧,“逃练,还被首领发现,就算你不在意,我也怕你受不必要的罪啊。”
   叶幕这话说得动听,而且声情并茂,于是陈之远脸色稍缓,但他还是不放手。
   啧,真倔。叶幕在心里笑了笑,然后不动声色地伸手,出其不意地在某人腰间捏了几下,陈之远顿时肚皮一抽,一口气梗在喉咙里,紧接着他的手就不由自主地松开了。
   趁着这个机会,叶幕迅速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把陈之远拉到自己的房间。
   “你在这里等会儿,要乖乖的哦。”叶幕小声地嘱咐。
   陈之远第一次来叶幕的房间,不是不害羞的,可是……
   “为什么要躲起来,我不是……奸夫。”陈之远的一双黑眸中流露出几分委屈和受伤,显然被迫躲起来比逃练被发现还让他不能忍受。
   “怎么会是奸夫呢。”叶幕连忙给老委屈的狗狗顺毛,想了想踮起脚尖,在他不满的俊脸上安抚性地亲了亲,“魏痕来送东西,应该很快就走了,很快的,乖啊。”
   陈之远被亲过的那边脸泛起红晕,低头思忖:他可以不管魏痕,可是,依照魏痕的脾气,在这种情况下让他发现他在这里,却说不定会给叶幕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考虑了半天,陈之远终于勉强妥协了,“那你要快点。”
   叶幕满口答应。
   陈之远想了想,又说,“给你五分钟。”
   叶幕当然没有任何异议,就算有——他也不会现在说出口。
   见叶幕完全是一副站在他这边的模样,陈之远这才满意了,低声说道,“那我等你。”
   门外的敲门声又响起来,尽管不急不缓,却声声都带着一种莫名的威慑之力,叶幕不敢耽搁,随口应了一句就“啪”一声关了门。
   叶幕打开门,正好看到魏痕迅速把手收回去,那一闪而过的光似乎是——钥匙?
   叶幕:……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于是魏痕也不再遮掩,从善如流地把钥匙拿出来,“你钥匙落在我那里了。”
   这是……理直气壮地把他当傻子了?叶幕似笑非笑地靠着门扉,“我的钥匙在我兜里,刚用过。”
   魏痕煞有介事地点头,然后居然就直接把钥匙重新收起来了,“那这把我留着。”
   行,脸皮够厚。叶幕嘴角微微抽动,耐着性子问,“那现在还有事吗?”
   “没事的话,我不送了。”叶幕说着就要关门,他可是记得某只小狗狗的“五分钟之约”,如果时间超了,真说不准会发生什么事情。
   魏痕轻笑一声,伸出长手抵住门框,紧接着把叶幕压在门上,居高临下地凑近他,用低沉性感的嗓音在他耳畔说道,“我‘千里迢迢’赶来,小幕不请我进去坐坐?”
   叶幕面不改色,“不了。”
   魏痕似乎没有特别意外,只是嘀咕了一句“真是无情”,转头就坦坦荡荡地走进了屋子里,一点也不在意主人的“拒绝”。
   严格上来说,住所是魏痕分配的,他想来的确不需要谁的同意,叶幕看了眼纹丝不动的卧室房门,假装若无其事地走进去。
   “要喝点什——”
   叶幕话没说完,就被魏痕一把拉过去坐在了腿上。
   魏痕撩拨了下叶幕敞开的领口,凑上去在他留下的吻痕上亲了亲,“不用麻烦,我吃你,就够了。”
   他们两人对彼此的身体都再熟悉不过,魏痕一个动作,叶幕就马上有了反应。魏痕显然也是,亲着亲着就想把他压到沙发上。
   叶幕敏感地觉察到卧室的门似乎开了一条缝,顿时警惕地抓住沙发后背,同时一只手抵着魏痕的胸膛,表情略微有点尴尬,“现在还是不要了吧。”
   魏痕笑着拨拨叶幕的刘海,金边镜片后的凤目中闪过一丝不可捉摸的光,“昨晚不是还一直缠着我要,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害羞?”
   大哥,你弟弟在旁边看着呢。连叶幕都忍不住滴下一滴冷汗,言不由衷地说,“我累了。”
   “没关系,”魏痕笑起来,嘴里的话愈发暧昧,“我一定不会让小幕累着。”
   在这一瞬间,叶幕突然感觉背后的门内隐隐流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波动,仿佛下一刻,某人就要原地爆发了。
   魏痕似乎也感觉到了,眉头不自觉皱了皱眉,视线瞟向卧室的方向,叶幕连忙抓住他领带,张了张嘴,正要说什么,突然,敲门声又响了。
   ·
   服用了新型异能剂之后,裴雨澄隐隐感觉自己的体内果然升腾起了一股新的力量,虽然一开始,这股新的能量流动远远不如他其他两项异能,可是自从重生以后,他异能的提升速度就是一般人的三倍,而且还是在他同时训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