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67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67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58:34下载: TXT全本下载

己的真心。
   叶幕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波动,可他依然没有去接那条项链。静默半晌,他的嘴角重新挂起嘲讽的微笑,语气也淡淡的,“关我什么事。”
   叶幕一脸好笑地看着他,好像他的一切都和他无关,他根本不在意他有空间异能还是治愈异能,更加不在乎他喜欢谁,因为——他不在乎他。裴雨澄突然意识到这一点,顿时感到如坠冰窟。
   叶幕已经重新变得冷漠,就如同他今天一开始见到他一样,他不会因为他而有任何波动,因为,他只把他当成一个没有关系的陌生人。
   见关不了门,叶幕也不勉强了,直接把呆立的裴雨澄当成空气,回身走人。陆晨刚才已经煮好了面,端出来的时候却没看到叶幕,所以才出来找人,结果就看到了那一幕。
   现在叶幕不理那人了,陆晨眼里的杀气也稍稍收敛,他有点幸灾乐祸地弯了弯嘴角,殷勤地给叶幕递了双筷子。
   叶幕正要开动,突然,他的背后响起了一声轻微的脆响,就好像是玻璃摔倒地上的碎裂声。他猛得回头,只见那根承载着巨大空间与资源的项链竟然已经被裴雨澄扔在了地上,湛蓝色的水滴裂开一条缝隙,里面流出蓝盈盈的液体。
   空间是绑定在相应异能者的精神上的,项链碎了,裴雨澄的精神也随之受到剧烈的冲击,一瞬间几乎连站都站不稳。
   叶幕冲到他面前,捡起那根碎掉的项链,“你在做什么!”
   裴雨澄痴痴地看着他,突然笑了,眼里隐隐涌动着一丝疯狂,出口的话却十足轻飘飘的,“反正是你不要的东西,碎了,就碎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吃瓜群众999:小澄澄黑化啦黑化啦!!(作者君:咦,难道不是本来就是黑的吗?
   众攻(磨牙ing):示爱不成就自虐,太有心机了!
  
   第133章 末世逃生文
  
   请问你的别名是叫裴宝玉吗?叶幕面色复杂地看着手上的项链,伸出一只手扶住摇摇欲坠的主角大大。
   因为精神力的冲击过大,裴雨澄整个人都变得很虚弱,可他还是要挣扎着要去抢叶幕手里的项链,好像不把它摔个稀巴烂就誓不罢休。
   靠。叶幕踮起脚尖,艰难地把项链举高高,感觉自己此刻的动作宛如一个弱智。裴雨澄还在要死要活地挣扎,叶幕忍无可忍地说,“你有病吗?”
   裴雨澄一脸的决绝化作悲哀,他定定看着叶幕,自嘲地说,“你不要,难道还不许我扔吗?”
   叶幕纠结了一下,把项链包好,无奈道,“我要行了吧。”
   裴雨澄面上闪过一丝喜色,嘴里却依然落寞地说,“它已经碎了,估计也没用了,你不必勉强。”
   叶幕:“我没有勉强。”
   裴雨澄仔细观察叶幕的表情,眼神一黯,再次伸手,“……还是还给我吧。”
   “你够了啊。”叶幕迅速把项链藏好,“都送人了还想着要回去,晚了。”
   裴雨澄的脸色这才稍稍缓和,借着身体虚弱,他几乎把半个身子都压在了叶幕身上。成功让叶幕接受了项链,他紧跟着又试探性地问道,“那你现在……相信我了吗?”
   我能说不信吗?叶幕扶住他往旁边靠,“我相信你。”
   裴雨澄笑起来,所有的黯然落寞都在一瞬间褪去,他把头埋在叶幕颈间,深深吸了一口,眼角微微发红。
   叶幕安抚了他一会儿,裴雨澄的情绪也慢慢稳定下来,叶幕正想着要送他回去,突然,裴雨澄的身体猛然一阵剧烈的抽搐,脸色也骤然发白。
   叶幕忙抱住他,“怎么了?”
   裴雨澄眯了眯眼,陆晨正站在前方不远,他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淡紫色的眼眸中满是森然冷意。
   裴雨澄冷笑了一下,放任自己更加无力地靠在叶幕怀里,说道,“没事。”尽管话是对着叶幕说的,他的目光却直直越过叶幕,示威性地看向陆晨。
   陆晨果然受不了这个刺激,眼里的危险更甚一分。
   叶幕皱着眉头给裴雨澄擦汗,提出让他在这边休息一晚上。裴雨澄还没回答,陆晨就立马冷冷地拒绝了,“不行。”
   “小晨。”
   陆晨一脸坚决,看裴雨澄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挡路的垃圾。他不想听叶幕为别人说话,于是沉默地撇过脸,留给叶幕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
   叶幕还想争取,裴雨澄阻止了他。被安抚过后,他显得尤其好说话,简直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我很善良也很宽容不计较”的圣母光辉,把陆晨完全衬托成一个毫不懂事的小屁孩。
   裴雨澄苍白的脸上却露出一个满足的微笑,仿佛能让叶幕相信他,他就已经很高兴了,除此之外,他根本不敢贪心地妄想更多的东西。但没有人会希望自己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尽管他“大度”地表示不计较,可叶幕还是恰到好处地看到了裴雨澄那一丝被小心掩藏的落寞,“小晨不喜欢我,我也不想在这里讨人嫌,我还是……自己回去吧。”
   说着,裴雨澄就真的推开了叶幕,自顾自艰难地扶着墙壁开始挪动,似乎就想这么一直挪回去。但他实在太虚弱了,没走两步,他的膝盖就猛得一软,带动整个身躯差点迎面扑倒在地上。还是叶幕眼疾手快拉住了他,他才没悲惨地把自己撞破相。
   裴雨澄勉强笑了笑,笑容里满是落寞与不自然,“我真是太没用了。”
   叶幕眼角抽搐,他怎么不记得他虚弱到连路都走不动。但是男主大人都这么努力了,他还是配合下比较好。于是,叶幕转头和陆晨打了声招呼,就打算送裴雨澄回去。
   陆晨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苦苦忍耐着心中的巨大愤怒,看着裴雨澄这一系列矫揉造作的举动,而叶幕居然还完全相信他,他差点控制不住地冲上去把他拆穿。
   可是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叶幕不会相信他,所以他只能等。好不容易等到裴雨澄识相地自动滚了,没想到临行前,他又恬不知耻地来了这一出,陆晨终于沉不住气了,连忙跑过来拉住叶幕的手。他一点都不能忍受叶幕和别人单独在一起,可他有什么理由挽留呢。陆晨绞尽脑汁想了想,突然看到桌子上热气腾腾的面,连忙说,“面还没吃。”
   叶幕揉揉他的头,“你先吃吧,我送送他,回来再吃面,乖。”
   说完,叶幕就扶着裴雨澄带上了门,空荡荡的房间里只剩下陆晨一个人,还有桌子上两碗几乎没动过的面。
   陆晨回到桌子前面坐下,却一点拿筷子的兴致都没有了。淡紫色的眼眸中暗流汹涌,几乎像是要不顾一切地冲破所有的桎梏。陆晨的额角滚出细密密的汗珠,过了许久,他才勉强镇定下来。
   “等小幕回来一起吃面。”陆晨自言自语地说,表情在黑暗中有种诡异的沉静。
   ·
   一路上,叶幕都小心揽着裴雨澄走路,好在最近大部分人都去观摩或实验新型试剂了,所以一路上都十分冷清,也没什么人能看到这昔日的情敌相依相偎的神奇景象。
   裴影帝的心情雀跃得几乎要飞起,表面上却一副虚弱地双脚发颤,只能依靠叶幕勉强走动的模样。他使劲浑身解数拖着叶幕,恨不得把这一段不怎么长的路走成十万里长征,可惜即使是长征,也总有到头的一天,他的住处就在不远处,到了,叶幕就要走了。
   在最后一个拐角,裴雨澄突然停住了。
   叶幕思忖该不会主角大人又有什么新招了,于是津津有味地询问他。
   裴雨澄的脸色是前所未有的复杂,他看了看周围,确保没有人之后才开口,“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和你说。”
   ·
   陆晨在餐桌前坐了很久,期间只站起来一次把面热了热,之后就一直这么一动不动地坐着,可是叶幕始终没有回来。
   送送人而已,需要这么久吗?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过了一会儿,陆晨实在忍不住了,于是走到沙发边的座机上,犹豫着要不要给叶幕打个电话。
   恰巧在他要开始拨号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陆晨连忙接起来,脸部微微发红,他没看来电号码,可他知道,这一定是叶幕打来的。
   他想说面刚刚凉了,但是他很快就把它重新热了一次;他想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他一直在等着他一起吃面,没有他在,他一口也吃不下去。可是这些话他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叶幕的声音就透过电波传过来,“我今晚在外面吃,小晨别等我啦。”
   不回来了?陆晨有点茫然,不是说好送完人就回来的吗?不回来,是和裴雨澄在一起吗?
   电话那头的人迟迟等不到回答,接连叫了他好几声。叶幕那边似乎也挺安静的,除了叶幕轻微的呼吸声,也听不到别的声响。这时,一个让他熟悉又厌憎的声音响起来了。
   “小幕这个好吃。”
   “嗯,知道,放那儿吧。”叶幕在那边应答,从两人的音量看,他们应该距离很近,说不定就像他们从前吃饭的时候那样紧挨着坐着,彼此亲密无间。
   和那边说完,叶幕又再次开口,“小晨听到了吗?”
   陆晨的手紧紧捏着听筒,心中突然涌现的暴虐几乎让他想把所有的一切都摧毁。可是过了许久,他也还是没做什么,轻轻“嗯”了一声,然后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陆晨安静地放下电话,安静地走到餐桌前,安静地看着桌上那两碗只剩下几丝余温的面。
   其实他根本不会做菜,也不会煮面,一开始还是叶幕教他的。后来,叶幕看他学得实在很好,于是就把所有的活都推给了他,自己则总是编造出各种理由,一次也没再去过厨房。
   这一切他都知道,可是,他愿意。他喜欢给叶幕做菜的感觉,喜欢看他吃着他做的菜时满足的模样,喜欢……那种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感觉。可是,现在呢?
   没有丝毫预兆地,陆晨的眼睛突然充血,一阵突如其来的可怕力量蓦然涌动,面前的桌椅连同上面的碗筷顿时被通通掀翻,纷纷碎裂在地。
   ·
   讲完了正事,病弱的裴妹妹又缠着他拖了不少时间,直到很晚的时候,叶幕才摆脱了他顺利回来。客厅没有人,陆晨应该也睡了。叶幕回到房间,果然看到床上有一团明显的鼓起,他放轻了脚步慢慢走过去,脱了外套就直接倒头睡下。
   叶幕的生物钟很标准,往常这个时间他都应该睡了,所以躺下以后,很快他就进入了睡眠。
   旁边的被子被小心地掀起一角,一个人影悄悄从自己的被窝挪到叶幕的被窝。迷蒙之中,叶幕感觉腰侧一凉,紧接着,一个冰块一样的躯体就紧贴过来,即使是在梦中,他也忍不住一颤。
   陆晨的眼睛带着不正常的红,他颤抖地贴近叶幕,努力在他身上汲取仅有的温度,双手缓缓收紧,却又不敢太过用力。
   细纱窗帘缓缓撩动,几缕月色从窗户间透进来,叶幕的脸庞在月光下显得更加细白,陆晨痴痴看着,半晌把脑袋缩在叶幕肩上,淡紫色的眼眸中满是迷茫与无措,“小幕,怎么办?”
   ·
   第二天起来,叶幕突然觉得客厅特别干净,好像被谁专门打扫过一样。这个套房里除了他就是陆晨,事情是谁做的显而易见,必须是——真·田螺公子·陆晨。
   叶幕嘴里叼了个面包,走到训练场去继续今天的“工作”。
   陈之远早就在那里了,比起上次处处都要人催促,这次,陈之远不仅很早就到了,而且还非常自觉地完成了多项训练任务。
   孺子可教。叶幕不打扰他,自顾自拿了本书盖在头上,就地开始补眠。可惜他的眠还没补多久,就有人来叫他,说首领找他有事。
   陈之远憋着口气,强忍着不去找叶幕搭话。他有很多话想问,却根本不知道怎么问出口。那天被押回来之后,他就一直被关到了现在。所以他根本不知道,魏痕带着叶幕走了之后发生了什么。
   那天的场景他一刻也没忘记过,傻子都看得出他那个哥哥是动心了。在叶幕那样受伤的时候,魏痕会做什么?
   陈之远给自己做了些心理建设,然后才想若无其事地过去和叶幕说说话。可等他过去的时候,旁边的人却告诉他叶幕被首领叫走了。
   训练中途没有特殊情况不能离场,即使他是二少爷也一样。陈之远只能一边继续训练一边等待,实际上也没有过多久,叶幕就回来了。
   陈之远估摸着时间,心里微微松了口气,这么短的时间,估计也不会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他走到叶幕身边,试探性地问了几句,叶幕的回答也很正常,陈之远于是更放心了。看来他那个哥哥也不至于那么禽兽。
   试探完了,他紧跟着又开始支支吾吾地东拉西扯,叶幕好笑地瞟他一眼,合上书本,“放心吧,我不难过。”
   陈之远眼睛一亮,“真的?”
   叶幕笑眯眯地撑着下巴,“从前是我死脑筋,都已经这么多年过去,我也该放弃了。更何况……”
   叶幕的食指轻轻扣着桌面,“更何况在我面前还有这么多更好的人,比如——”叶幕的眼神瞟了瞟一脸紧张的陈之远,陈之远立马会意,两手紧紧抓着叶幕的手放到胸前,眼睛忽闪忽闪的像一只摇着尾巴的二哈,“比如我!”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君:唉,感觉最单纯的就是远远了PS昨天看到“Kikuro”小天使的一条评论,突然就笑抽了,写个OOC小剧场小剧场之·看脸版宝玉摔玉
   裴宝玉登时发作,愤怒把项链一摔:我也不要这什么劳什子了!
   某叶急急捡起:哎呦我的小祖宗,你打骂人也罢,何苦摔了这个命根子……(叶幕:……)
  
   第134章 末世逃生文
  
   “你嘛……”叶幕放慢了语调,做出一副深思熟虑中的模样,时不时上上下下打量陈之远一把,仿佛在斟酌。
   陈之远不由自主把背挺得笔直,好让自己看上去更“魁梧”可靠。说到底,这些人中,只有陈之远才是真真正正的“少年”。他的眉宇间满是青葱的少年气,看上去并不太成熟,炯炯有神的目光中却显现出他独属于这个年龄的热血与锋芒。
   叶幕收回目光,托着下巴冲他笑,“还可以吧。”
   这也太敷衍了,陈之远一点也不满意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紧跟着追问,“有没有具体一点?”
   叶幕拿起书继续看,“那你想要什么评价?”
   陈之远的脸红了红,有点害羞忐忑地介绍自己的优点,“你看,我长得这么帅,异能也这么棒,家世又好,还会疼人……”
   叶幕自顾自翻书。
   陈之远说了一大通,结果叶幕的回应就是把内容乏味无聊的教科书又翻了一页,他顿时不满了,气势强硬地一巴掌拍在——某书上,然后在叶幕回神之前抢先做出可怜巴巴的样子,两只爪子却捏着叶幕的手不放,两眼星光闪闪。
   叶幕挑了挑眉,真的一本正经地开始凝视他。叶幕的桃花眼在不笑的时候都带着三分戏谑与挑逗,现在他这么正正经经地盯着一个人瞧,杀伤力更加是翻了一倍。陈之远立马就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单薄了许多。
   叶幕捏捏他的脸,“长得挺俊,嗯,皮肤也很嫩。”
   陈之远赞同地狂点头。
   叶幕又拍拍他的胸口,“唔,也挺有肌肉。”
   陈之远依稀感觉有点不对劲,但勤奋的陈少爷最近仔细研读过不少恋爱鸡汤,深知男朋友守则第一条就是:亲爱的说什么都是对的。所以,短暂的犹豫之后,陈之远立马就直了直背部,努力凸显自己的小胸肌。
   叶幕忍着笑又勾起他下巴,弯着食指抵着来回摩挲几下,陈之远不由得受用地眯起了眼,叶幕点点头,赞赏道,“也非常听话。”
   听话?男朋友是该听话。陈之远深以为然地连连应声。
   叶幕满意道,“不错,成色上好,估计能卖不少钱。”
   啥?陈之远顿时傻掉,满脸都是被雷劈了的表情,等他回神时,叶幕已经笑得趴在了桌子上,连肩膀都在不住地抖动。
   陈之远此刻内心十分矛盾。一方面,他为叶幕终于开怀笑了而高兴,一方面,叶幕的回答又让他完全没有安全感。几番纠结之下,陈之远还是啥也没做成,只能数着叶幕的手指发泄内心的心酸与惆怅,“小幕……”
   大狗狗失落了,得赶紧安抚安抚。于是叶幕歪着头,朝他勾勾手指。陈之远马上凑过来,一下凑得太猛,鼻尖都差点贴到叶幕的鼻尖。
   两人就这么相对趴在窄窄的小桌上,陈之远看着叶幕白皙到几乎没有一丝瑕疵的皮肤,突然恍然有种回到末世前的感觉。如果是在末世前,某一天,他或许还会路过叶幕上课的窗前,看到他托着下巴沐浴在暖暖的阳光下,聚精会神地上课。
   叶幕竖起一根手指,有意无意擦过自己的唇边,抵在陈之远相隔不远的嘴唇上,桃花眼里明晃晃的都是笑意。他瞟了一眼角落里的监控,眼睛滴溜溜地转,凑近他小声地说,“有监控哦。”
   陈之远感觉自己就像十四岁那年第一次喝了酒的时候一样,他很紧张地怕被发现,但又忍不住那醇香的诱惑一再品尝,直到整个脑袋中都弥漫起醉人的酒香。叶幕嘴唇微张,粉色的舌尖一闪而逝,他短暂地凑近他耳边,说道,“晚上再一起——‘吃饭’。”
   叶幕说完话就离开了,陈之远却觉得自己贴着叶幕那边的耳朵几乎完全麻了,他突然感觉自己好像更醉了。
   ·
   虽然说得很暧昧,可是,叶幕的确只是和陈之远吃了顿饭而已。不知道怎么回事,陆晨这小孩突然打电话给他说不想做饭了,于是他只好另外约个饭友。
   他发誓,这真的是他约过最纯洁的一次“朋友”。分别的时候,陈之远十分依依不舍。其实叶幕也没办法,家里有小孩,大人就算不能做正面的榜样,至少也不能把他往歪了带嘛。
   可惜,难得规矩一把的叶幕并没有机会规矩到底,好不容易打发了陈之远,魏痕那边又让人来叫他了。大boss的邀约就没那么好拒绝了,于是叶幕在临门一钥的时候硬生生被迫扭转了方向,最后跟着方脸小保镖走了。
   叶幕没发现的是,在他走后不久,陈之远又原地倒退地回到了叶幕门前。好不容易“约”了一次,结果却只是吃了一顿纯洁到几乎三无的饭,无抱无吻无爱抚,属于少男的心理老不平衡了。
   陈之远在叶幕门前,首先,他做了做心理建设,然后努力给自己掰了个自认为不错的理由——他没带钥匙。紧接着就迫不及待地敲门了。
   陈之远不是没有一点忐忑的,叶幕的“家”他只来过一次,他心里无数次地遗憾那次被不懂事的小屁孩打扰,可是等到他又一次来了,他又忍不住心方方。
   如果叶幕不让他进去怎么办?陈之远的脚不自觉地踢了踢门口的小石子,无辜的小石头在某人的脚力下啪嗒两下蹦到门前,然后门开了。
   门后的人不是叶幕,却是他最讨厌的那个坏事小灯泡,顿时有点郁卒。小灯泡也不高兴,一看到是他,他脸上的期待顿时褪得一干二净,冷着脸就要甩门。
   这怎么成!陈之远也顾不上害羞了,伸长了脖子往里探,嘴里大叫,“叶幕,小幕,小幕幕!”
   又是一个。陆晨的眼里满是不加掩饰的厌恶,恨不得把这个人直接撕碎,可是……现在不行。叶幕会发现的。
   “小幕还没回来。”陆晨心情不好,口气当然没好到哪里去,但是作为一个面瘫,倒是也看不出有什么太大不对劲。
   陈之远奇异地看了眼陆晨,总觉得他对叶幕的称呼貌似……和他的外表极为不相称。他是在他们门前分开的,他亲眼看到叶幕在口袋里找钥匙,叶幕怎么可能不在?于是陈之远压根没把陆晨的话当实话。可在叫了几声之后,屋内也依然没有应答,他这才动摇了。
   片刻之后,陈之远掏出手机给叶幕打电话。没多久电话通了,那边却一直没人接,婉转的旋律从听筒里传出来,屋内依然毫无动静。
   陆晨不留情面地甩上了门,陈之远差点被碰一鼻子灰,可他根本顾不上,依然拿着手机不停地拨号,可回应他的始终只有一阵又一阵的忙音。
   叶幕,去了哪里?
   ·
   第二天,叶幕还是照常来工作,陈之远训到中途,又看到叶幕突然走了出去,然后过了一段时间又回来。
   还是……魏痕?
   陈之远没法不产生联想,可是叶幕离开的时间太短,所以他也知道根本不会发生什么。但是……想到他哥哥看叶幕的眼神,陈之远心里还是不可避免地生出了疙瘩。
   或许明天不会了。陈之远自我安慰地想。
   可是他的想法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