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66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66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57:37下载: TXT全本下载

。身上的人散发的气息太可怕,叶幕也没办法,于是只能妥协地闭上眼睛。
   车缓缓启动了,裴雨澄的力道一下子放空,差点就摔倒在地上。刚才的画面挥之不去地在他脑中重复,几乎要让他无法再保持清醒的理智,他只停顿了一秒,就马上重新追了上去。
   是不是因为他做的事让他太绝望了,所以叶幕才这么自暴自弃?是不是觉得世界上再没有人爱他,所以他才接受了或许根本也不熟悉的魏痕?
   一定是这样的。
   裴雨澄拼命地追赶,一边跑一边叫叶幕的名字,连树枝划破脸颊都没注意到,终于,他一脚踩空,踉跄跌进泥土里面,等他再抬头时,叶幕的车已经走远了。
   叶幕依稀感觉裴雨澄的声音一直没有散去,他一个空间加治愈异能者,在林子里乱跑恐怕不安全啊,叶幕忍不住微微走神。
   又走神。魏痕的手从叶幕背上滑落,然后在他腰部捏了捏。
   叶幕敏感地闷哼了一声,只见魏痕眼神正幽暗地看着他,一手从衬衫下摆探进去,“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小幕怎么总是会走神呢?”
   作者有话要说:  魏痕(摘眼镜ing):不认真,就要惩罚作者君:嘿嘿嘿
  
   第131章 末世逃生文
  
   叶幕的手被牢牢按住,一点也动弹不得,魏痕的黑色眼瞳仿佛与车内黑暗的环境融为一体,金边眼镜闪着隐隐一丝的流光,看上去危险十足。
   叶幕愣了愣,没有回答。尽管已经习惯了多少付出都没有回报的日子,可是在亲眼看到拼着性命去救的人下一秒就和自己最爱的人抱在一起,他还是没法轻易接受。方才那一幕仿佛一根刺戳在心口,让他根本没法轻易忽视。
   叶幕神色黯淡,不大自然地歪过脸,淡淡说道,“对不起。”
   叶幕今年十八岁,正是处于刚刚褪去青涩又来不及完全成熟的阶段,他没有丝毫反抗地被压制在深棕色的椅背上,微微侧过的脸庞犹带三分忧郁,细腻纤长的脖颈脆弱而诱人,仿佛引着人俯身,在上面留下斑驳肆虐的痕迹。
   魏痕的确被引诱了,从第一次见面开始,这个少年的一举一动就都在引诱着他。无论是他和他说话那干净慵懒的嗓音,还是他在丧尸群中利落干脆的动作,又或者是他在昏黄的灯光下睁着眼看他时那脉脉眼神……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一碗又一碗的迷魂汤,灌得他连自己的心都已经不由自主地脱离自己的胸口。
   魏痕眸色深沉地在叶幕的脖子上压抑地厮磨,说出口的话却温柔到简直体贴,“伤心了?”
   叶幕小扇子一样的睫毛微微颤了颤,紧接着覆盖下来,小心地遮掩住黑眸中一点不易察觉的脆弱,“……没有。”
   叶幕的此时的模样就像一种倔强无声的抗拒,他拒绝任何人看到他流血的伤口,也不愿意让任何人走进他的心,包括此刻近在咫尺的魏痕。
   魏痕眸色更深,黑黑沉沉的颜色中仿佛酝酿着危险的信号。他松开了束缚叶幕的手,转而把叶幕的脸掰过来,温热的呼吸近在叶幕的咫尺之间。他忽视了叶幕言不由衷的回答,再度开口,语调温和柔软,却又透着股引人堕落的蛊惑,“我带小幕做不伤心的事情好不好?”
   不伤心的事?叶幕迷茫地看向他,魏痕的吻一下子落下来,咬住叶幕的下唇轻轻碾磨。一开始,他还是温柔的,在叶幕慢慢适应之后,魏痕才不再压抑地闯入叶幕唇齿之间,勾起他的舌头相互纠缠,停在腰间的手也慢慢摩挲着抚上背部,绕到胸前那一点反复揉捏。叶幕抵御不能,马上就软在他怀里。
   车辆缓缓行驶,司机连一眼都不敢乱瞟,直直把车开到魏痕别墅的门前。
   魏痕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叶幕的嘴角,手上的动作停了,优雅的凤目中满是温柔的笑意,“小幕喜欢吗?”
   如果你不停下的话,我是很喜欢的。叶幕这么想着,身体里躁动的火苗被一点点撩拨出来,却迟迟得不到相应的满足,叶幕咬牙,脸色潮红地侧过脸,留给魏痕一个倔强又难耐的侧脸。
   魏痕笑起来,一把抱住叶幕,一路走到二楼的卧室,将他轻轻压在柔软的床铺上。
   叶幕的胸口剧烈地上下起伏,即使在从一楼到二楼的路上,借着外套的遮掩,魏痕也没少在他身上撩拨,到了现在,他几乎已经难以忍受。魏痕看上去则比叶幕好了许多,可那微红的眼角还是泄露了他的兴奋。
   他俯身在叶幕上方,一只手缓缓按压着叶幕被他吻得通红的唇角,突然问道,“那天,小幕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叶幕当然知道“那天”指的是哪一天,他和魏痕交集最密切的就是他落难那天,他的出现的确不好解释,可是,他总不能说,是因为系统的原因?
   不能回答,就不如不回答。叶幕眼神躲闪。
   魏痕静静看着叶幕,其实他真正想问的并不是这个问题,而是,叶幕会出现在那里,是因为他,还是因为……别人?
   那时,他以为叶幕喜欢他,可在回来之后,在查到叶幕的那些“事迹”之后,他又动摇了。这份动摇在今天完全得到了证实,那么,那天叶幕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是有意的,还是……偶然?
   叶幕始终都沉默着,他似乎也觉得这种气氛难以忍受,于是推了推身上的人,“我去洗个澡。”
   答案再明显不过了。叶幕,根本不是专门去救他的。心中一直的疑问得到了答案,却是他最最不想要的那个答案。不是为了他,是为谁?魏痕脑中晃过一个影子,控制不住地脱口而出,“小幕那天出现在那里,也是因为,卫临吗?”
   叶幕:……脑补能力挺强。魏痕紧紧地盯着他,往常优雅的凤目带上了一丝固执,叶幕静静地看着他,手指纠紧身下的床单,半晌才缓缓张口。这时,魏痕却突然俯下身来,堵住了他或许更伤人的下一个回答。
   本就没有压下的火气在这一吻中被重新勾起,叶幕转眼又变得气喘吁吁的,湿润的水汽漫上桃花眼,气氛在一瞬间染上急迫的情欲。
   不同于在车上的亲吻,魏痕的这个吻急切而狂暴,还夹杂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惶,仿佛急于证明什么,又害怕得到难以接受的答案。
   魏痕睁着眼看身下意乱情迷的少年,突然感到有点黯然。他想起了小屋里的那个夜晚,少年羞涩又认真地回应他的亲吻,迷人的桃花眼中满是他的身影。那个样子,就仿佛,他真的爱着他。
   如果一开始,叶幕没有做出那种举动,或许他可以理所当然地将他拉到身边,不顾他心里是不是还装着别人,他有自信可以让叶幕慢慢爱上他。
   可在他“以为叶幕喜欢他”之后,在他多次想象过他们两情相悦的场景之后,即使叶幕现在在他身下,他也依然会忍不住幻想,假如不用他强迫,不用他使用任何手段,叶幕也仍然像他爱他一样爱着他,那该有多美好。
   见他停下,叶幕疑惑地睁开眼,身体难耐地缠上他,仿佛在催促。魏痕的思绪中断,身下的少年仿佛一只勾人的水蛇妖,他恍若无骨似的紧贴着他,无时无刻不在诱惑着他。
   魏痕叹了口气,有什么办法呢?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魏痕把叶幕揽到怀里,垂首在他脖颈间啄吻,少年的体香缭绕在他鼻端,带来一阵又一阵旖旎的酥麻。
   突然,叶幕感觉到脖子被狠狠咬了一口。魏痕认命又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既然招惹了我,我就再也不会放你走。”
   就算你现在还喜欢着别人,就算你还没有爱上我,以后,你也只能属于我。
   叶幕还来不及反应,整个人就被抱起来。突如其来的悬空让他反射性地勾住魏痕的脖子。
   魏痕抱着他走进浴室,金丝眼镜已经被他放到了一边,一双凤眼在没有遮拦的情况下显得愈加朦胧,也愈加地危险。
   “小幕不是要洗澡?”魏痕一颗颗解开纽扣,嘴角弯起一个弧度,“我陪着小幕洗,好不好?”
   ·
   第二天早上起来,魏痕已经不在了,首领大人日理万机,也可以理解。叶幕拒绝了仆人的殷勤,撕掉魏痕留下的便条,自顾自揉揉酸软的腰,换好衣服后和仆人打了个招呼,然后就直接回了自己的住处。
   虽然魏痕的家很宽敞,床也很舒服,可是同样是空荡荡的房子,他还是更喜欢自己本来的地方。
   魏痕停了他今天的任务,所以回家后,叶幕就倒在床上继续闷头大睡,直到傍晚的时候,他才悠悠转醒。
   负责人给他送来了魏痕所说的异能提升剂。或许对别人来说,这是梦寐以求的东西,但是对叶幕这个不知道会在这里停留多久的人来说,这东西就显得有些鸡肋了。
   或许留着,以后才会有更大的用处。尽管在飙演技,可叶幕没错过在魏痕提到这个试剂的时候,裴雨澄猛然放亮的眼睛。作为一个除了空间与治愈之外没有其他异能的人,裴雨澄应该比他更想要,也更需要这个。
   入秋的夜晚,空气有些凉丝丝的。叶幕没开灯,侧坐在窗台上,突然有点迷茫。他到现在,也没有想起他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仅仅只是为了刷好感?那么身边的这些人,又到底算真的,还是假的。
   除了他,他那些可能的“攻略对象”今天应该都很忙。魏痕忙着奖励属下以及检验新到手的军火兵器,卫临和裴雨澄则应该忙着提升自己的原有异能与激发新的异能。陈之远作为首领的弟弟,一定也会分到一只试剂。
   叶幕环顾了一下空无一人的室内,以往这个时候,如果陆晨在的话,他都会早早就在厨房里做好了菜,然后脸红红地结结巴巴叫他去吃了。
   想到这里,叶幕才想起,他也一天没吃饭了。叶幕跳下窗台,想着要给自己做点什么。
   冰箱里的材料很齐全,从蔬菜到肉类一样样都整整齐齐地叠放在一起,叶幕用脑子将他们全部烹饪了一遍,砸吧了下嘴,感觉十分不错。但在动手前,他突然想到,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做那么多菜干嘛呢。
   最后,叶幕百无聊赖地撕开了一个面包,干巴巴地啃了一口,拿出手机从上往下逡巡了一遍联系人,最后停留在一个女人的名字上。这是那天救过陆晨之后,陆晨那个继母偷偷给他塞的电话号码,虽然心思明显不纯,可叶幕还是把它存在了手机里。
   叶幕吞下一口干面包,突然有点想念某个占有欲特别强又少女心恋爱脑的小屁孩了。
   这时,门把手突然转了转,紧接着,门就被“啪”一声打开了。一个兴冲冲的身影像箭一样从门口发射出来,精准无误地扑到还在呆愣中的叶幕身上。
   紧贴着胸膛的心跳声快得几乎像要把整个心脏都拉出来,陆晨红着一张脸,两眼闪闪发光,“小幕,我回来了!”
  
   第132章 末世逃生文
  
   还是熟悉的味道,还是熟悉的配方。叶幕从善如流地把面包往旁边一藏,感叹陆晨也许可以改名叫曹操,他空出一只手,摸摸陆晨的脑袋,“回来啦。”
   在叶幕的抚摸下,陆晨像被顺毛的小动物一样舒服地眯了眯眼。突然,他的眼神一聚,看到了被叶幕偷偷摸摸想丢到垃圾桶里的面包,表情立马就变了。
   只见原本乖顺的小少年霎时眉毛一竖,嘴巴一抿,一向毫无波动的淡紫色眼眸也顿时变得如剑一般犀利,并且整个人由内而外散发出阵阵寒气,被直接波及的叶幕敏感地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居然……起鸡皮疙瘩了。
   “气场全开”的陆晨精准地在面包掉进垃圾桶之前捉住了它,一张小脸上的两道眉毛几乎要皱成一座小山,“这是什么?”表情刻板,语气嫌弃的陆晨问道。
   被嫌弃了的小面包被可怜巴巴地倒提起一个角,带着叶幕给予它的一个牙印,孤苦伶仃地摇晃在空中,看上去无助而悲凉。
   叶幕干咳了一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一个丁点大的小屁孩面前心虚,他爱怎么吃就怎么吃!就算吃一个月的泡面,也没人能管得了他!叶幕很有骨气地想,然后开口,“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嘛……”
   好像有点怂……
   陆晨小声“哼”了一声,嗖嗖嗖起身,熟练地打开冰箱,拿了食材,一声不吭地到厨房开了火。
   煤气开关与切菜声从厨房里传出来,叶幕和可怜的小面包一起软趴趴地摊在沙发上。叶幕看着小面包想,吃饭前,垫垫肚子也不错,于是伸手。
   还没等叶幕把面包重新拆开,厨房口突然刷一下冒出个脑袋,陆晨的目光警惕地瞟过来。叶幕马上毫不犹豫地把面包扔进垃圾桶,一脸无辜状,陆晨这才安心地把脑袋缩回去。
   叶幕撑着脑袋,这小孩,好烦。
   这时,门啪啪啪被拍响了。
   裴雨澄气喘吁吁地站在叶幕门前,其实昨天回来以后,他就已经想过来了。可是基地突然传下命令,要服用新型异能剂,他必须要经过一定的体能提升,所以直到现在,他才有机会过来看一眼。
   昨天叶幕是跟着魏痕走的,裴雨澄自己也不能肯定叶幕是不是还在自己的住处,如果他不在……裴雨澄不由自主加紧拍打的频率,心里止不住地发慌。
   就是这时候,叶幕打开了门。
   裴雨澄愣了一下,继而惊喜地睁大眼睛。叶幕还在这里,那就代表,他或许没有和魏痕在一起。
   可紧接着,他的惊喜就变为了另一种慌乱。因为此时,叶幕正用一种前所未有的漠然目光看着他。要知道,就算是从前,在叶幕不满自己与卫临过分亲近的时候,他都没有这样看过他。那时候,叶幕对他的讨厌虽然显而易见,但至少是有温度的,可现在,他看他的样子,就好像他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陌生人,再不值得他多花费哪怕半点精力应对。
   比所有的恨与厌恶更决绝的,是冷漠。
   也是,裴雨澄自嘲地想,他做了那样的事,就连基地里的其他人都已经在背后指指点点他,更何况是作为当事人的叶幕呢。其实,他并不在意别人的目光,或爱慕或污秽,或嫌恶或崇拜,他都不在意。从小,他就已经看清了这一切,善意也好恶意也好,对他来说都不痛不痒。他认为,世界上没有纯粹的善意,他并不在乎别人施舍的那一个硬币,也不会因为别人的一个鄙视而动摇。
   可现在,他发现不是的,他完全不能忍受叶幕对他的冷漠,也完全,无法承受。裴雨澄微微张口,只觉得灌进的满口空气都是苦涩的,这种感觉,比小时候眼睁睁看着藏了很久的糖果被人抢走还要更难承受,可他还是艰难地开口说道,“叶幕,你听我解释。”
   叶幕额嘴角挂着一抹嘲讽的微笑,他斜倚着门边,好整以暇地问,“听你说什么?”
   裴雨澄刚要解释,叶幕又打断了他,面前这双瑰丽迷人的桃花眼此时显得十分漫不经心,好像他真的一点都不在意,因为不在意,连出口的语气也轻飘飘的,“我已经知道你和卫临关系好,好到密不可分,我祝福你们,以后也不会再去打扰你们……”
   裴雨澄不住地摇头,想否认又不知从何说起。他知道,尽管叶幕看上去不在意,可是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心里一定很痛很痛,可叶幕不会了解,他的心比他更痛,他的“祝福”就像一把利刃,剜得他的胸口都要变成了一摊烂泥。
   说了许多言不由衷的“祝福”之后,叶幕垂下眼眸,这时才透露出一丝难以掩藏的受伤,“所以——可以请你,还有卫临,以后都不要再来打扰我了吗?”
   叶幕难得的脆弱比刚才的倔强更让人心疼,裴雨澄抓住叶幕想要回身关门的手,急切地解释,“叶幕,你听我说,我做那些都是为了你……”
   “哈,”叶幕突然笑起来,回眸看他,眼里满是讽刺,“你不会想说,你抱住卫临还是为了我?”
   裴雨澄忙点头。叶幕的脸色冷下来,强硬地扒开他的手,“那真是谢谢你了,天晚了,请回去吧。”
   裴雨澄这才发现自己简直把事情越描越黑了,眼看叶幕变得比一开始更强硬,他顿时慌了,在叶幕再一次甩开他的手的时候,他慌不择路地一把拉住叶幕,一下子将他压在旁边的墙壁上,嘴里脱口而出,“我喜欢的是你!”
   这一下不止惊呆了叶幕,连裴雨澄自己都被惊住了。短暂的怔愣之后,裴雨澄却并不后悔,尽管还是很忐忑,心里却止不住地升起一点期待。
   因为这样一个变故,原本处于被动状态的裴雨澄一下子变成了主动。由于身高的优势,叶幕被他禁锢在双臂之间,只能呆呆地从下往上凝望他。
   叶幕的皮肤是几乎透明的白,即使在昏暗的楼道灯光下,也依然白得几乎像是发亮。他的嘴唇轻启,却迟迟说不出话,一点也没有了刚才嘲讽刻薄的样子,看上去又可爱又……诱人。
   裴雨澄艰难地咽了咽口水,不由自主地凑近叶幕。叶幕的嘴唇闪着润泽的光,微微张开的时候,他几乎可以看到里面皓白的牙齿与其中一点粉红色的舌尖,让人想用嘴唇含住它,带着它在唇齿之间反复纠缠。
   可是现在不是时候。裴雨澄用仅有的一丝理智克制了自己的冲动,他的心跳得很快,叶幕也好不到哪里去。在他长久而有侵略性的目光之下,叶幕白皙的脸颊染上了一抹红晕,点点粉红在他眼皮底下悄然蔓延到脖颈上,看得裴雨澄又是一阵心痒痒。
   裴雨澄忍不住伸手按了按叶幕变得粉红的脸颊,重复地说道,“我真的喜欢你。”
   “我好喜欢你。所以,不要喜欢卫临,不要喜欢他……”裴雨澄一边喃喃,一边一点点凑近叶幕。在他的禁锢之下,叶幕只能勉强侧过脸,却无法阻挡他越来越近的侵略。
   一个吻落在叶幕白嫩的脖颈上,裴雨澄感到浑身一阵心惊的战栗,呼吸陡然变得粗重。
   这时,一阵阴寒突然传来,裴雨澄感知危险的能力极强,马上就护住叶幕,反射性地朝旁边看去。
   陆晨的腰上还围着一块围裙,围裙是叶幕挑的,上面幼稚地印着一只毛团团的小兔子。选围裙的时候,陆晨虽然表现地很嫌弃,之后却总是口嫌体正直地戴着。鲜嫩可口的美少年与兔子围裙相匹配,看上去又萌又搞笑,充分展现了某人的恶趣味。可现在,这个美少年却根本和软萌搭不上边了。
   陆晨淡紫色的眼眸几乎像凝结了一层霜,浑身散发的冷气把周围的气温都降了几度。他冷冷地看着裴雨澄,恐怖的杀气几乎具象化成了层层刀片。
   ·
   裴雨澄感到一阵寒意从脚底升起,可更让他在意的却是,这个少年,似乎……也是他的情敌?想到这里,他就不由得警惕起来,同时不甘示弱地瞪回去,眼里的杀气一点也不比陆晨少。
   这时,叶幕终于反应过来了,他一把推开了裴雨澄,尴尬地整了整自己的衣服,一眼也不敢看裴雨澄,拉着陆晨就想进去。
   到手的肉飞了,裴雨澄怎么能甘心。他紧跟着就拉住叶幕的手,急切地叫他,“叶幕。”
   叶幕脸色通红,显然为刚才的事情感到十分羞耻与难堪,他先把陆晨推进去,然后就抬头怒视裴雨澄,“你不要用这种方式侮辱我!”
   怎么是侮辱呢?裴雨澄握住叶幕的双肩,急切地说,“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心的。”
   叶幕不肯相信,一脸遭受了莫大侮辱的样子,只想推开身上的人。
   解释无果,裴雨澄还想做什么,突然感觉自己脑袋一阵撕裂的疼痛,手上于是不由得一松。趁着裴雨澄松手的机会,叶幕迅速摆脱他,走进屋子就要关门。
   眼看门就要关了,这次放叶幕走,下次再要堵到他,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裴雨澄忙挣扎着用身体卡住门。
   “你到底想怎么样?”
   裴雨澄心知叶幕现在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自己了,刚才短暂的亲密让他如同身在天堂,可如今,叶幕的疏离排斥又一瞬间把他打入了地狱。
   陆晨站在叶幕身后,眼中冷意更甚,淡紫色在一瞬间变得无比深邃,似乎在压抑地酝酿新一轮的风暴。
   这时,裴雨澄突然从脖子里扯出一根项链,项链的吊坠是水滴一样的形状,里面是一片流动的湛蓝色。
   项链的外表咋一看平淡无奇,如果是别人,估计只会以为是条普通的坠子,可叶幕知道,这是裴雨澄的空间项链,他一向十分宝贝,而且里面还装着他自末世前到现在收集的所有物资。所以他这是……掏家底了?
   裴雨澄顾不得旁边的陆晨,把自己还是空间异能者的真相说了出来,并毫不犹豫地把项链递给叶幕,然后企盼地看着他,希望他能相信自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