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65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65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56:11下载: TXT全本下载

口袋里一直护着的试剂,不知道为什么,尽管已经这么狼狈,他却仍旧把叶幕从前给他的试剂保护地很好。
   “就算要练习异能,累了也还是要休息一下比较好哦。”裴雨澄喃喃叶幕和他说过的话,在这无边的黑暗之中,这个声音仿佛深渊中摸索到的一缕阳光,让他在彻骨的寒冷之中,好像抓住了依稀的温暖。
   叶幕……
   这时,外面的动静突然停了,丧尸发出几声短促怪异的叫声,然后架子就开始缓缓被挪开。裴雨澄屏住呼吸,要来了吗?他捏紧手里的试剂,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叶幕嫌弃地踢走丧尸流脓的尸体,整天和这种东西打交道的感觉真是太不美好了,然后伸手挪开架子。
   架子底下,裴雨澄苍白着脸,瑟瑟发抖地蜷缩在角落里,眼睛闭得死紧,嘴唇也微微颤抖,仿佛一只下雨了躲在屋檐下的小动物,很没有安全感地缩成一团。
   叶幕托着下巴蹲他面前,耐心地等着某只小动物睁开眼睛。心想,小动物果然会藏,他花了好长时间,才终于从这么个小角落里把他挖出来。
   裴雨澄等了一阵子,想象中的恐怖也没有到来,他似有所感地睁开眼,看到一双满含笑意的迷人桃花眼。
   作者有话要说:  叶幕:小动物乖乖,把眼睛开开(作者君:噫~一种坏坏的感觉)
  
   第129章 末世逃生文
  
   裴雨澄嘴巴微张,一副惊讶到说不出话的模样。
   叶幕知道男主大人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于是很耐心地给了他一分钟回神,然后伸出手,朝屋檐下的小动物说道,“该走啦。”
   军火库中光线很暗,只有远处一盏明明灭灭的日光灯映照着面前的人好看到有些艳丽的脸庞。裴雨澄好像被蛊惑了一样,不由自主地伸出自己的手,却突然意识到,自己如今实在太狼狈,而叶幕浑身却几乎没有一点脏污,两相对比之下,他顿时缩回了自己的手,有点自残形愧地僵住不动了。
   男主大人的心思还真是又细腻又纠结,叶幕感慨地想。这时,顶部一个支架突然发出一声奇怪的响声,摇摇欲坠了两下就跌落下来,它的下方正好是蜷缩着的裴雨澄!
   裴雨澄愣愣的,一点也没有反应过来,傻傻地看着架子的阴影笼罩下来。这时,另一个影子却更快速地挡在了他前面,铁架子狠狠砸在叶幕身上,随着叶幕的一声闷哼滚落到地上。
   真是略微有点疼,背那里估计要青了。叶幕思忖,然后顺势贴近缩在角落的裴雨澄,将手撑在他上方的墙壁上。
   除了刚才那一声不自觉的闷哼,叶幕就再也没露出任何疼痛难忍的表情,除了脸上那一点点不正常的苍白,他看上去就如同只是自然而然地俯下身来和他说话一样。叶幕抹去裴雨澄脸上一点脏污,温柔地说,“该走了哦。”
   裴雨澄蓦然睁大了眼,颤抖地伸出手,想触碰一下叶幕被砸中的背部,叶幕却直接把他的手握住,使劲一拉,然后整个人就撞进了他的怀里——是的,是叶幕撞进了他的怀里,因为,说起身高,裴雨澄比叶幕正正好高了一个头。
   预想中的霸气之拥变成了投怀送抱,叶幕有点郁郁,尴尬地看了看表,表示时间紧迫,不能再耽搁,然后就抓着男主大人跑路。
   裴雨澄一脸恍惚地跟着叶幕跑,想到的却是刚才一闪而逝的触感,那么软软的,小小的,好像被他一只手就可以环抱过来,短暂地拥抱他的那一刻,他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那是拥有的感觉。
   他也可以,拥有一件完全属于他的东西吗?
   叶幕这边已经找到了人,另一边,卫临却还是一无所获,他找了半天,也找不到想找的人,心里又慌又急,还差点不慎被一只低阶丧尸抓到。就在他像无头苍蝇一样团团转的时候,通讯器突然嘀嘀嘀响了,一个熟悉清冽的声音传出来,“找到人了,回来吧。”
   叶幕一边扯着自己的领带一边和卫临传话,没想到这家伙也不是一点良心都没有嘛,还知道进去找他吗?
   终于摆脱了领带的束缚,叶幕松了口气,悠闲地靠着车门,继续和卫临瞎扯吧,看上去又惬意又轻松。
   裴雨澄坐在旁边,低着头不说话。好不容易从丧尸群中逃出来,受惊过度说不出话也正常,旁边的人都没想太多。有人给他拿来了矿泉水,他也自然而然地接下。接下以后,他却没有喝,仍旧一动不动地坐着,好一会儿才抬起头,看了看叶幕,他还在和通讯器那边的人说话,嘴角弯弯的勾起一抹愉悦的弧度,桃花眼里满是水波一般的温柔。他一点也没有要停止的趋势。
   裴雨澄木然地听着,虽然他现在就在叶幕的身边,他却觉得,他们仿佛一下子离得很远,很远。原来,叶幕去救他,是为了不让卫临去涉险,是因为他始终还是没有放下这个在他心中占据了无数年的人,而不是为了单纯地——救他。“他”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卫临想救谁,就算卫临想救的是一条狗,对叶幕来说,也没有任何区别,或许他还是会毫不犹豫地闯进去。
   裴雨澄的手蓦然握紧,没开封的矿泉水被他捏地扭曲,仿佛一只狰狞的异种怪物,形容可怖,内心极端而可怕。
   不知过了多久,叶幕终于停下了,同时也直起身子,他来回走动,看上去像是活动筋骨,实际上眼睛却总往军火库方向看,谁都知道,他是在等谁。
   呵。裴雨澄嘴角扯出一个讽刺的弧度,只是没有人发现。
   叶幕等啊等,感觉自己的表现实在唬住了很多人,虽然高调了点,可是,在卫临那里估计能刷到不少好感,总体还是值得的。不过他倒是没想到,在他进去之后,卫临居然也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这感觉,就微妙了。卫临恐怕不像他一开始表现的那样,对“他”毫不在意啊。
   阳光慢慢被厚重的乌云掩住,低低的黑云压下来,好像快要下雨了。
   卫临用异能烧开挡路的丧尸,急切地看向车队方向,马上就看到了靠在车门上的叶幕。叶幕一手插着兜一手搭着车顶,看到他出来,冲他挑了挑眉。
   在从通讯器里听到叶幕声音的那一刻,卫临简直没法形容自己的心情,那种欣喜若狂的感觉几乎让他想要喜极而泣。在那之前,他几乎可以说已经完全绝望了,他从从找到尾,却连叶幕的一点痕迹都没发现,想到军火库丧尸的变态程度,他没法不想到最坏的结果。
   那个总是害羞固执地跟着他的少年,很有可能已经变成了……一想到那种场景,他就几乎要发疯了。
   等到失去了,他才知道曾经的人对自己来说有多珍贵。可是能不能再给他一点时间,他一定不会再像从前一样。他会珍惜他,会爱护他,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保护他,再也不会冷着脸对他。
   卫临难以压抑自己激动的心情,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叶幕,脚下不停地向他走去。
   这时,一个人突然扑到了他怀里。卫临条件反射地想推开,怀里的人却紧紧抓着他不放,让他怎么甩也甩不开。
   裴雨澄死死抓着卫临的衣服,半晌从卫临怀里抬起头,眼眶湿润通红,“卫哥,我差点就要见不到你了。”
   裴雨澄的手紧握成拳,因为太过用力,连整个身体都在不住地发抖,看上去真的像是受惊过度了似的。
   卫临这才想起他们的初衷,一开始,是因为要救裴雨澄,他才和副组长争执,也是因为他,叶幕才会闯进军火库的。可他却差不多已经忘了这件事,在军火库里找人的时候,他也几乎没有想过情况或许更加危险的裴雨澄。
   想到这里,卫临有点愧疚,一看裴雨澄又吓成了这样,顿时更加不安,于是伸出手在他背上拍了拍以示安慰。
   裴雨澄马上就把他抱得更紧了,他抱得太紧,紧到简直不像是抱,而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勒,连卫临都感觉到呼吸有点不畅了。考虑到裴雨澄刚从鬼门关走一遭,卫临的心里又有那么点心虚,所以他没说什么,手虽然顿了顿,最后还是没有放开他。于是两个人就顺理成章地抱着,远远看来,就如同一对久别重逢的情侣一般,密不可分又坚不可摧。
   天空传来一阵隆隆的雷声,紧接着就开始下起了雨。叶幕站在草地上,心里其实隐隐想笑,但他忍住了,仍旧演技精湛地看着“相拥”的两人,表情脆弱而迷茫。
   一颗雨点落在叶幕的眼角,然后顺着脸颊往下滑落,晶莹地仿佛一滴泪,衬着他脆弱抖动的睫毛,看上去有种让人心碎的悲伤。
   旁边的人都没有作声,虽然早就知道叶大美人追校草的传奇经历,他们平时也把这当成饭后谈资甚至笑料,可现在,在亲眼见识过叶幕为卫临奋不顾身的样子之后,所有人都再也笑不出来了。即使是在末世,愿意为了另一个人真的献出自己生命的人也不多,而当他费劲千辛万苦把人救出来之后,他救的人却和他爱的人抱在了一起,这该是多么难以承受的打击?即使是平时与卫临交好的人心里都有些不平了,这也太对不起人家了。就算要亲亲我我,也不要这么明显地当着人家的面吧。
   裴雨澄把头埋在卫临胸前,嘴角却挂着一丝冷笑。看到了吧,你喜欢的人就是这样一种人,他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这样以后,你还会爱他吗?
   裴雨澄知道卫临最大的缺点就是优柔寡断。因为优柔寡断,所以他知道卫临不会推开他,所以,他才能得到这样一个机会。就算是还爱着别人又怎么样,很快,你就不会再爱他,以后,你的眼里,一定只会有我。
   卫临也感觉到有点尴尬,推了推怀里的人,想让他起来。裴雨澄怎么可能让他得逞,反而抱得更紧了,嘴唇微微发抖,一副惊吓到神志不清的模样,“卫哥,我好怕,我真的好怕……我一直在等你来救我……”
   卫临被裴雨澄的一句话又激起心中的愧疚,心里虽然慌,却再也不敢让这样的裴雨澄起来。他也知道这样很引人误会,可是……还是以后,再和叶幕好好解释吧。卫临想,叶幕一定会理解的。
   卫临与裴雨澄抱了多久,叶幕就站了多久,没有一个人敢上来打扰他。丧尸早就被新来的异能者们联手堵回了军火库内,一辆军用吉普的车门被打开了,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从车里走出来,撑着伞缓步走进雨中。
   雨水淅淅沥沥地下,叶幕站在昏暗的天幕下,仿佛被全世界所遗弃。黑色碎发被雨水打湿,紧紧贴在白皙到透明的脸颊上。从军火库中救完人,他的身体很疲惫,但他的心里却是满足的,因为他救回了人。可现在,他却是从身到心,都已经疲惫到厌倦了。
   魏痕把伞称在叶幕头顶,优雅的凤目中隐隐有一丝心疼。他用另一只手捂住叶幕的眼睛,将他抱在怀里,在他耳边低低地说,“伤心就不要看了。”
   柔软细密的睫毛颤了颤,在他掌心划开几道痒痒的酥麻,叶幕回身,突然一把抱住了他。
   魏痕看着自己胸前的脑袋,低头在叶幕湿掉的发顶吻了吻。
   陈之远好不容易偷溜上了一辆车跟过来,一来就看到叶幕一脸伤心地看着旧情人和奸夫抱在一起,顿时心疼了,在心里骂了卫驴子和裴绿茶好几轮。眼看天下雨了,陈之远又钻到车里翻箱倒柜地找雨伞,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开来的车上居然全都没带伞,他都找了好几辆,才终于从小角落里挖到一把小破伞,然后急吼吼地就想给叶幕送去。
   可是,等到他拿到了伞,他却看到,叶幕已经被另一个人抱在怀里。
   那个一脸心疼爱怜地抱着叶幕的人,是他的哥哥,魏痕。
   陈之远的手一松,小花伞就掉到泥泞的地面上,在越来越大的雨下和泥水混到一起。
  
   第130章 末世逃生文
  
   他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陈之远迷茫地想,绞尽了脑汁也想不起魏痕和叶幕什么时候竟然有交集了?难不成是一见钟情?长这么大,他还真没看到他这个哥哥对谁特别上心过,连日久生情都艰难,一见钟情又怎么可能?
   魏痕把自己的外套罩在叶幕身上,最近天气已经转凉,今天又下了雨,正是容易感冒的时候。他这时才注意到旁边的陈之远,忍不住皱了皱眉,“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吗?陈之远忍不住心生烦躁,眼神直直看着魏痕,魏痕却没多理会他,重新又帮叶幕擦起了脸上的雨水,嘴里淡淡说道,“回去。”
   陈之远忍受不了,走上前去,一把将二人分开。魏痕倒是愣了愣,只见他一向不成器的弟弟将叶幕护在身后,像护食的狼崽一样恶狠狠地看着他,“我和叶幕一起回去。”
   魏痕眼神顿时一冷,优雅的凤目在金边眼镜后看过来,让人无端升起一抹寒意。
   陈之远虽然背后会吐槽这个便宜哥哥,但他一直都知道,魏痕只是表面上看上去温文尔雅,其实做起事情来根本就和温和搭不上边,在他面前,他一向不敢多说一个不字,今天还是他第一次公然和他叫板。可是,他不能退缩,从小开始,什么东西就都是他的,现在他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喜欢的人,凭什么也要让给他!
   两兄弟就这么剑拔弩张地僵持着,魏痕的视线越过陈之远看向叶幕,伸出一只手,温柔地说,“小幕过来。”
   叶幕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陈之远生怕叶幕过去,马上抓紧了他的手,眼底却隐隐藏着几分脆弱的不安。
   叶幕低着头斟酌,思索着是青涩未开的小果子吃起来别具风味,还是表里不一的霸王花摘起来更带劲儿。
   霸王花等了一会儿,紧接着突然笑了。陈之远突然升起一种不妙的预感,果然下一秒,他就感觉自己的手脚同时变得麻木,仿佛全身的血管被瞬间冻住,连血液也停止了流动。
   魏痕怡怡然走过僵硬的陈之远身边,重新把叶幕抱在怀里。
   “异能毫无长进,还总是想出来添乱,这些年,你真是过得太逍遥了。”
   陈之远艰难地从手脚麻木中缓过来,他知道魏痕的异能很恐怖,可是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直面过这种恐怖。没想到,真正经历的时候,竟然会……这么可怕。他甚至觉得,只要魏痕想,他马上就会没命。
   好吧,他不用选择了,实力相差太大。叶幕悠然靠在霸王花怀里,看着小果子僵硬着身子毫无反抗之力地被押回车上。
   ·
   看到首领来了,第一小组的成员都从四面八方集中过来,其中当然也包括卫临和裴雨澄。
   看到卫临来了,叶幕条件反射地想离开魏痕的怀抱,可他又突然想到,卫临根本就不在意他。即使他不顾自己的性命去救人,他第一个担心的,也不是他。这么多年,他毫无尊严可言地跟在他身后,期盼着他能回头正眼看他一眼,可是直到现在,他也依然只是一个升级版的笑话。他不在意他,那他在谁的怀里,又有什么区别呢?
   可尽管这么想,叶幕还是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手,不着痕迹地与魏痕拉开了距离。
   怀里温度的倏然离去让魏痕不太适应。他没有错过叶幕脸上随着卫临的走近一闪而逝的微微慌乱,那表情就好像是——生怕别人误会一样。
   怕卫临误会吗?魏痕闭了闭眼,把心底的阴暗勉力压下,重新挂上一副温和的面具。
   “大家这次做得很好。”魏痕一脸欣慰地对着众人说话,表达了对他们的赞扬。
   这次任务的确完成地十分艰难,但在看到从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boss亲自过来后,第一小组的众人顿时倍感偎贴。
   但这些人里绝对不包括裴雨澄。此时,他面色阴晴不定地站在人群中,心里咬牙切齿。
   已经有一个卫临,现在又来了一个魏痕,陈之远似乎也目的不纯,他完全不知道这些人是什么时候开始和叶幕有交集的,明明上一世,叶幕最大的标签也不过就是卫临的伴侣,从没听说过他和别人有什么另外的牵扯。难道这就是他重生的蝴蝶效应?为什么只要他想要一样东西,就总有那么多人和他抢?他不甘心,他怎么能甘心!
   卫临刚才依稀看到叶幕和魏痕挺亲密的,可他离得远,又被裴雨澄抱着,反而看不那么清楚了。现在,叶幕与魏痕泾渭分明地站着,看上去没有任何暧昧。
   卫临从走出军火库开始就想来到叶幕身边,他有很多话想说,同时心里也装着许多他所不熟悉的错杂情绪。但他一向不擅言辞,于是这许许多多的话到了嘴边,他反而不知道该说哪一句了,他摸了摸腰边的枪把,结结巴巴地说,“叶幕,你,你回来了。”
   叶幕看着他,突然说,“我回来得不是时候,是吗?”
   卫临一愣,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叶幕会这么说。
   雨渐渐停了,叶幕的眼睛也仿佛被水洗了一般,漆黑的瞳孔不含一丝杂质,似乎也再没有他的身影,他歪着头看他,又看看裴雨澄,然后笑了,笑得失落又悲哀。
   卫临有点慌了,忙想去拉叶幕的手,魏痕却抢先一步拉过了叶幕,并且状似无意地侧过身子,挡住他碍眼的视线。卫临想要再往前,却又被魏痕身边的人挡住,再也无法靠近叶幕半分。
   叶幕的身上很湿,所以即使罩了件外套也依然冷得止不住发抖。魏痕皱了皱眉,把叶幕的外套往上拉了拉,然后又拉了拉,到最后,叶幕甚至隐隐约约有种魏痕想用这件薄薄的外套把他整个包起来的错觉,可他的表情又正常无比。
   在做完一系列动作之后,魏痕一手揽着被广大人民行以注目礼的叶大美人,一手把伞递给旁边的手下,慢悠悠地宣布,基地上次从A市引进了一种新型试剂,既可以用于给高阶异能者提升异能,也可以替一般异能者激发新的异能,在这次行动中表现良好的组员,都可以得到这样一只试剂。
   魏痕的话一出口,组员之间的气氛顿时就沸腾了,连卫临都愣了愣,裴雨澄虽然表面上没有波动,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如果,他可以激发新的战斗系异能……
   趁着他们愣神,魏痕牵着叶幕的手走开,然后替叶幕打开车门,叶幕却迟迟迈不出脚。他的表情犹豫不决,仿佛始终难以割舍下某样东西。终于,他还是忍不住偷偷回头看了一眼,视线隔着人群精准地落到某个地方。
   卫临一看叶幕看他,顿时感觉像是看到了希望,扒开旁边激动到手舞足蹈的人群就想过来。
   魏痕的凤目霎时冰冷,沉静的眼眸中仿佛有风暴在逐渐酝酿,叶幕却没有发现,还默默看着卫临逆着人群被挤过来又挤过去,半天了才挪动一点点,眼中闪过一丝隐晦的笑意。
   突然,他感觉自己的手腕被人一把抓住,紧接着,他就被人扯到了怀里。
   “小幕不是放弃他了吗?为什么还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
   “我……”叶幕目光躲闪。
   魏痕冷笑一声,看了眼挣扎着想要走近的卫临,低头一下子吻住了叶幕的嘴唇。他贴心地选了个角度,好让卫临可以完完全全清清楚楚地看到他们亲密的模样。
   卫临慢慢停下脚步,愣愣地看着拥吻的两人。不远处还有许多人,魏痕没兴趣当众表演,确保达成效果后,他轻轻咬了一下叶幕的嘴唇,紧接着就离开了。
   魏痕警告性地看了眼卫临,打开车门抱着叶幕坐了进去。
   刚才那场景,貌似……很绿啊。叶幕摸了摸嘴唇,突然很好奇卫临现在是什么表情,于是歪了歪身子。
   可他一靠近车窗,魏痕凉飕飕的眼神就立马瞟了过来,虽然没有杀气,叶幕还是敏感地觉察到一丝危险,马上识时务地摇起车窗,然后坐直了身子,一脸无辜状。
   魏痕眼中忍不住泛起笑意,伸手揽过叶幕,正想亲热亲热,车窗“叩叩叩”被敲响了。
   裴雨澄回过神的时候,叶幕已经被魏痕推到了车里,他没有忘记叶幕刚才的眼神,虽然为了让叶幕放弃卫临,他采取了一些特殊方法,可他并不想让叶幕误解他,一想到叶幕以后将用看陌生人的眼光看他,裴雨澄就完全没法忍受。
   顾不得旁边人指指点点,裴雨澄急急忙忙地冲到叶幕的车旁,使劲地拍窗,“叶幕!叶幕!你听我说!听我解释!”
   车里,魏痕正把叶幕按在椅背上,他们离得很近,连嘴唇都几乎要贴到一起。裴雨澄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更加用力地拍打车窗。
   在他的影响之下,叶幕一脸尴尬地挡住魏痕的亲吻,魏痕却不耐烦了,几次三番被打搅,再好的脾气也受不了。他直接将叶幕捂着他嘴唇的手拨开,不容拒绝地按到椅背上,然后低头,再次吻住了叶幕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