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64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64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55:01下载: TXT全本下载

叶幕少有地产生了一丝烦恼。
   陆晨一直都在观察着叶幕,叶幕此时有点没精打采,看上去就软软的粉红色唇瓣时不时烦恼地抿一下,桃花眼也没了平时的勾人劲儿,仿佛一只想吃萝卜却被塞了一嘴泥的小兔子。
   陆晨的脸突然红了。他忍了忍,没忍住,与悄悄拉了拉叶幕的衣角,把叶幕拉倒旁边的树下,叶幕莫名其妙地俯身,陆晨则趁机垫起脚,在他脸上吧唧咬了一口。
   “小幕真可爱。”抿着两个小酒窝的陆晨害羞地说,唇角弯弯眼睛弯弯,一副内心小鹿乱撞的样子。
   爸爸才不可爱!
   叶幕深深地看了眼陆晨,摸摸脸上浅浅的牙印,心里更愁了。不由得思考起一个严肃的伦理问题:如果儿子也看上爸爸了,那爸爸还能找得到后爸吗?
   事实证明,还是可以的——因为儿子毕竟不是亲儿子,没过几天,陆晨的真爸爸就从假爸爸这里把陆晨强行领走了,原来陆晨是自己偷跑出来的,根本没有经过真爸爸的允许,所以很快就被发现了,发现以后就更快地被领走了。
   叶幕送走了一脸生离死别模样的陆晨,突然接到通知,他的任务变了,他不用再去帮大爷大妈等等装鱼卸货了,有人点名要他当“教练”。
   叶幕无所谓,什么工作还不是工作呢,他没去过末世后的训练场,心里也有点好奇。倒是被叶幕帮过的大爷大妈们十分不舍,还特地跑来给他送了一堆鱼虾蟹海鲜。
   训练场设在地下,由于异能的破坏力太大,墙壁都是用新开发出的新型金属包裹起来的,每个训练场单独隔开,可以形成模拟的战斗现场,也可以进行普通的体能训练。
   叶幕想了想自己那鸡肋的异能等级,实在没什么可挖掘的担当教练重任的价值。但他知道,魏痕前几天已经回来了,难道是……发现他了?
   叶幕用教练卡打开门,然后就了然了。
   陈之远一大早就跑到了训练场,他从没有一天像现在一样这么期待训练的开始。最近基地附近出现了一大批丧尸,所以相应异能者的每日任务也变得愈加繁重,他是提前把前几天的任务集中完成了才得意空出一天的时间,可以来会一会他的新“教练”。
   在陈之远的望眼欲穿中,他终于看到叶幕来了,马上就激动地站起来。
   怪不得他这样的鸡肋异能者都能被任命这么“专业”的工作,原来是……被动走了后门。
   叶幕瞟了眼训练场顶上遍布的摄像头,直接忽视了陈之远一脸“我的脑子里都是黄色废料”的表情,掏出怀里的秒表,“先做热身,六十个伏地挺身。”
   陈之远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就是那天三两下就把他诱惑了的小妖精,难道他真的打算来做他的“教练”?
   怀抱着“练着练着就练到床上去”这种邪恶心思的陈少爷震惊了,然后用自己单细胞的处男脑袋做了简单粗暴的解释——毕竟,那啥运动也是一种运动,所以,需要热身也正常嘛!
   一想到这一点,本来不情不愿的陈之远顿时变得热血沸腾,不用叶幕提醒就主动开始做起了“热身运动”。
   X虫上脑。叶幕好笑地看着一边奋力做热身一边还不忘朝他秀肌肉的某只,下结论:这是一只求欢的二哈。然后毫不留情地让该二哈把所有的训练器材全都秀了个遍。
   最后,陈二哈终于成功地被消耗掉了所有多余的精力,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再也没了动歪心思的力气。
   叶幕踢踢某只,语气嫌弃,“不行了?”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陈之远脑袋里回荡着这几个对男人来说最最不可忍受的词语,顿时火从新起,他艰难地撑起身子,很有气势地说,“谁说我不行!”
   叶幕蹲下来,揉揉他的狗头,认真道,“那再做一轮?”
   陈之远想起刚才地狱般的训练,身体顿时僵住,愤怒的火苗“扑”地一下熄灭,连火星都不剩下一点。
   “小幕~”这是秀力不成想要撒娇的某只。
   “叫我教练,”叶幕慈祥地微笑,“休息十分钟,待会儿接着训练。”
   “呜呜……”陈之远心底那点旖旎终于消失殆尽,什么“诱人的小妖精”,小说里写的都是骗人的,明明是魔鬼啊魔鬼!他真是太年轻!
   叶幕在训练表上逐一打钩,从纸间瞄了地上蔫了吧唧的小二哈一眼,隐晦地笑了一下,还真是一如既往地——可爱啊。叶幕想起自己真正的的“任务”,攻略这种牙刚长齐就想飞的少年,还真是和驯兽一模一样。
   打了一锤子,接下来也要给根甜萝卜尝尝。
   十分钟后,叶幕准时把摊在地上的陈之远叫起来,甩给他一把枪。
   没有男生不喜欢枪,末世后,分到枪支的陈之远也新奇了一阵,但那时基地没有专业的老师,他也懒得花时间去练习鸡肋的射击,因为如果是对付一般的丧尸,他的雷系异能已经绰绰有余,所以很快他也就丢开了。
   如今,他的手上又握上了枪,那股属于男子汉的热血顿时又涌动起来。他热血涌动的原因当然不止一个,还有一个就是——他认为,像叶幕这样细胳膊细腿的小男生,能拿得住枪就已经算不错,枪法就根本不用提了,所以,这可是他表现的好机会!想到这里,陈之远满血复活,从地上蹭蹭蹭爬起来,吊儿郎当地搭上叶幕的肩,笑得痞痞的,“哥给你露一手。”
   叶幕眨眨眼,没拒绝。陈之远把叶幕的眼神看成崇拜,心中那股热血沸腾到简直要蒸发,在热血的冲击下,他拿起枪就往靶子上射。
   陈之远的成绩是八环——对于一个没怎么受过专业训练的人来说,这个成绩的确已经非常好了。
   陈之远放下枪,二哈的耳朵又竖起来,一脸的求夸奖状。
   叶幕摸摸他兴奋到发红的耳朵,“不错。”
   陈之远得意。然后,叶幕就按动了手上的遥控器,固定的靶子立马就如同活物一样开始缓缓移动,随着时间流逝,靶子移动的速度还在变得越来越快。
   叶幕挑眉,“再试试?”
   陈之远瞪大了眼睛,看各种靶子的流影看得眼花缭乱,枪口从这边挪到那一边,好半晌他才终于按动扳机。
   叶幕让靶子停了,看了一眼,然后笑了。
   陈之远也看到了成绩,顿时恨不得就地打洞钻到底下,要不要这么惨,他才刚装了下逼,这才一秒,他就被啪啪打脸。
   在陈之远的无地自容中,叶幕重新按动了遥控,勾起枪在手里转了一圈,灵巧地握住。
   “喂……”陈之远看着叶幕拿起枪,真心地劝告,“不要过分逞强啊。”
   叶幕斜斜看了他一眼,微微向上勾的眼尾本来带着隐约的妩媚撩人,却因为主人而带上几分傲气,总体看上去反而有些盛气凌人,也更加地……让人升腾起想要征服的欲望。
   陈之远的喉结忍不住上下滚动,叶幕当做没有看见,然后——闭上了眼睛,对着高速滑行的移动靶,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还来不及从上一秒的惊艳中回过神来,一声声的“砰砰砰砰”就响彻他的耳畔,十枪过后,叶幕睁开眼,拿隐约冒着热气的枪口指指陈之远,“要去看看吗?”
   陈之远僵在原地,他的视力很好,凡是不学无术的公子哥,视力就没有几个不好的,所以,他站在这里,就已经能看到,叶幕的十枪,枪枪都正中靶心,没有一点失误,没有一点偏差。准得简直——就像那把枪自己拥有意识一样,这是人吗?!一定是怪物!
   叶怪物靠在旁边的椅子上,把这把被怀疑的枪甩给他,让他自己验证。
   验证结果当然是——枪只是普通的枪而已。
   陈之远举着枪,尽管靶子已经不动了,可在叶幕面前,他已经再也没办法卖弄自己那点本事。
   叶幕站到他身后,笑了一下,从后面拿住他握枪的手,将高度稍微调低了一点。
   细腻的触感附上他的皮肤,就像一条上好的丝绸包裹在他的手背上,带来一阵触电般的战栗,叶幕此时靠他很近,连口里温热带水汽的呼吸都喷上了他的耳垂,他的嗓音在这么近的距离中变得更为撩人,尽管他说的只是再正常无比的话,“这里低一点。”
   陈之远感觉自己靠近叶幕的那半边身子几乎是麻木的,可他的心底却又是热血沸腾的,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这么能够蛊惑人心,又这么强大到几乎没有什么能难得倒他。他感觉自己如同在他的指掌间沉浮,只能身不由己地看着自己沦陷,又不甘心地想拉着他一起沉到最黑暗的深渊。
   叶幕抬手抹了下陈之远额头的汗珠,然后把沾着水珠的手指停在唇口,伸出舌尖舔了舔,意味深长地说,“流汗了啊。”
   陈之远的呼吸陡然粗重。
   这时,训练场突然响起一阵警报声,一条紧急的通告从喇叭中传出,“第一小组遇难,第一小组遇难,请基地异能者前往S市东北方向支援支援。”
  
   第128章 末世逃生文
  
   “东北方向……第一小组……”叶幕喃喃,他记得,S市区东北方向有一个在末世后被废弃的军火库,魏痕从很早开始就一直想着要取出军火库中的大批武器弹药,那对S市来说绝对是一笔巨大的资源。但想归想,要取出弹药十分不易。因为不知道为什么,那块地段常有等级较高的丧尸游走,没有一定的实力,一般人根本不敢靠近那里。在末世前期,由于实力不足,所以魏痕也只是一直在观望。但经过三年的筹划,S市基地已经成了末世后最强大的几个基地之一,前段时间,魏痕将基地里的高等级异能者挑出来组成了第一小组,经过几个月的精密筹划,前几天终于颁布了这个S级任务。
   卫临和裴雨澄就被选入了第一小组。
   叶幕的表情阴晴不定,他记得,在原文中,这次行动虽然过程艰难,但最后,他们是顺利回来了的,从来没说过有什么遇难。
   陈之远看向叶幕,叶幕已经没了那种暧昧的神色,两道好看的眉毛皱得紧紧的,虽然已经在极力掩饰,可眼里依然泄露出了好几分不自觉的担心。
   担心谁?卫临吗?陈之远突然感到有点烦躁,叶幕与别人不相熟,在第一小组里,唯一能让他牵肠挂肚的,不就是那个完全不知所谓的卫临吗?
   想起叶幕从末世前到末世后对卫临的一系列付出,陈之远心里一直隐隐约约的嫉妒与不平显露出来,他感觉自己的心口仿佛有一只蜜蜂在到处乱蛰,虽然那种疼痛微不足道,却十足让他无法忽视与烦躁。
   毕竟喜欢了那么久,会有点担心也是无法避免的。陈之远告诉自己,况且第一小组里全是基地精英,说不定,叶幕只是在为基地担心而已。想到这里,卫临勉强压下心中错杂的情绪,言不由衷地安慰叶幕,“不要担心,第一小组的人很强,一定不会有事的。”
   叶幕还记得上次的蝴蝶效应使得本不应该遇到危险的魏痕差点濒死,那么这一次呢?既然上一次系统会提示,那么这一次……
   “嘀嘀嘀,检测到攻略对象即将有生命危险,请宿主尽快前去营救!”
   “嘀嘀嘀,能量不足,请宿主自行前往营救。”
   这个鸡肋的系统。叶幕无语,不再耽搁,和陈之远随意打了个招呼,转身就想走。
   “你要去哪里。”陈之远紧紧拉住叶幕。
   叶幕忍不住感到烦躁。营救的时间其实很急迫。第一是因为系统太无能,关键时刻掉链子。从这里到军火库,即使开车也需要半个小时,这种情况的半个小时足以改变许多东西。第二是因为他异能等级不高,基地绝对不会同意让他去帮倒忙,所以他要去,就只能采取暴力方法。两者叠加,于是时间就更紧了,他实在是不想再花时间和不成熟的小狗狗解释什么,尤其看陈之远的表情,也绝对不是会帮助他离开的模样。
   叶幕挣了挣,挣不脱,面不改色地回答,“我出去一下。”
   陈之远努力让自己不要想太多,不断地告诉自己,叶幕不会为了一个已经放弃的人而这么傻乎乎涉险的,他也应该清楚自己的实力,不至于那么没有理智,也许他只是出于对伙伴的关心,“你担心吗?没关系,我陪你去基地负责人那里看看……”
   叶幕的眼中滑过一丝不耐,“不用,我自己去就可以。”
   陈之远看着叶幕的样子,忍不住脱口而出,“你要去找卫临对不对?”
   “……别闹了,快放手。”
   闹?是谁在闹。陈之远不仅没放手,反而不自觉加大了力道,“我不会让你去!”
   这么拉拉扯扯,真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叶幕烦了,直接用另一只掏出手枪,在陈之远有反应之前抵在了他额头上,“放手。”
   陈之远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竟然也有人会胆敢拿枪口抵着他。末世前,他是陈家二少,末世后,也依然是基地“二少爷”,从没有人敢这么对他。可是没想到,这第一次被人用枪指着的经历,却来自面前这个让他第一次心动的人,他为了一个根本不把他放在心上的外人,用冰冷的枪口威胁他,一脸的冷酷无情。
   他难道会怕威胁吗?陈之远心里涌起一股久违的暴戾,紧紧盯着叶幕,一字字地说,“我,不,放。”
   陈之远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叶幕倒是有些无奈了,然后果断调转枪口对着自己,迅速上膛,“放不放?”
   陈之远的呼吸都差点停了,生怕叶幕一个手滑就把自己给伤到,脑袋都来不及反应,手就不由自主地松开了。
   为什么,不是已经说不喜欢他了吗?陈之远愣愣的,一张俊脸满是受伤。
   叶幕看了一眼手表,很好,时间又过去三分钟。可陈之远似乎遭受了巨大的打击,脸上的表情受伤到难以忽视,好像整个世界都碎掉了一样。叶幕叹了口气,伸手摸摸他的下巴,然后凑上去在他嘴唇上亲了一口,缓和了语调,“不要担心,等我回来。”
   唇上的触感一闪而逝,反应过来时,叶幕已经走了,整个空荡荡的训练场只剩下陈之远一个人。
   陈之远坐下来,摸了摸被亲过的嘴唇,“以为亲一下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
   “这么蠢兮兮地凑上去,卫临那种人才不会感动。”
   “真是傻到家,变成丧尸算了。”
   虽然这么说,想到也许叶幕这个不自量力的傻瓜可能真的会不小心被丧尸咬到,陈之远还是忍不住感到慌乱。如果,叶幕真的出了很么事……可是他也根本不稀罕他担心吧,他心里只有那个驴一样的卫临。
   陈之远满怀醋意地又坐了一会儿,然后突然拿起旁边的枪,紧跟着也追了出去。
   ·
   基地外停着数十辆吉普车,由于任务的难度系数大,即使是支援,也必须精心挑选异能等级较高的异能者,而不是让能力不足的人白白去送死还添乱。
   叶幕干脆地走到最后一辆车旁,直接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司机是个长相还算清秀的小伙子,他显然也认识叶幕,毕竟在普通异能者中间,叶大美人的名声如雷贯耳。短暂的惊讶与惊艳之后,小伙子还算颇有风骨,马上就礼貌地请叶幕下车,“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我们要去的是……”
   “呜呜呜呜呜!”叶幕面无表情地在林间飙车,配乐是车后座上被自己的衣服五花大绑的小伙子惊恐加无助的叫声。
   小伙子费劲千辛万苦,终于吐出沾满自己口水的破布条,他激动地开始教育劫车绑人的某强盗,“你这样不行的!你这是——”
   真吵。叶幕皱起眉毛,随手把旁边的矿泉水瓶往后一丢,然后,刚才还激动到沸腾的小伙子马上就重新在后座挺尸,眼睛翻白,气若游丝,嘴里被塑料瓶塞得满满的。
   “唔唔唔……”,说好的温柔痴情美人呢?!
   ·
   穿过密林,终于来到了出事的军火库。但现场并没有叶幕想象中那种哀嚎遍地的惨状,丧尸与异能者相互僵持着,很多军用车已经开始盘算着要撤退了。
   车门口,卫临正在与一名中年男子争执。他想进去救人,但中年男子却不同意,他们已经拿到了足够的军火,这里的丧尸又太多太可怕,他们折损了不少人手在这里,不能再投入新的牺牲。
   可卫临却坚持要进去,裴雨澄在里面,他虽然有双系异能,却没有一样能作为单独的战斗技能,他一直把裴雨澄当成亲弟弟,怎么能让他在他眼皮底下出事?
   争执了半天,中年男子也依然没有妥协,还拿出了整个小组的安危作筹码,卫临是他们中最强的异能者之一,这里危机四伏,没有了他,说不定他们所有人都出不去。
   这么说以后,卫临才有些动摇,他可以不顾自己的性命,却不能让整个小组都给他们陪葬。
   “我去吧。”犹豫不决之间,一道熟悉的声音想起来,伴随一个人影从他们身边掠过,迅速冲向逐渐从军火库中出来的丧尸群。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可卫临对那声音再熟悉不过,是叶幕!
   叶幕怎么会来?谁让他来的?卫临条件反射地想冲进去,然后被中年男子连同其他人拦住,中年男子忍无可忍,“你想我们都死在这里吗?!”
   是裴雨澄也就算了,他的治愈异能的确很强,可叶幕这种除了皮相之外毫无可取的异能者到底有什么值得救的,中年男子眼里满是不赞同。
   卫临愣愣地看着周围满脸不赞同的同伴,想的却只有一件事,叶幕一个人闯到丧尸群中去了,闯到就算一只都足够碾死他的丧尸群中去了。叶幕是什么水平,他再清楚不过,他出不来的。
   他出不来的。几个大字血淋淋地砸在卫临脑中,他几乎有些要站立不稳。那个从高中开始就一直跟在他后面,害羞又固执地跟着他上学下学的叶幕,那个在大学篮球场外,顶着所有人嘲讽目光给他送水的叶幕,那个在末世后第一个冲到他寝室,想用自己微弱的异能保护他的叶幕,要没有了。
   卫临的脑中一片空白,喃喃,“我要去救他。”
   中年男子觉得他简直无理取闹,照样不放手,张罗着人把军火装好,准备撤退了。卫临沉静了一会儿,突然挣脱旁边人的阻挠,头也不回地冲进了丧尸群。
   ·
   幽暗的军火库最深处,各种枪支弹药撒得满地都是,大部分丧尸都集中在外围大门附近,在这里游走的反倒少了。但是少了,不代表没有。对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来说,一只高等级丧尸就足以让他们完全丧命。
   裴雨澄努力把自己缩进角落里,几只铁架子交错倒下,正好在角落里给他撑出了这一点小小的三角结构,两三只丧尸在铁架外摇摇晃晃地巴拉着架子,试图把里面的人掏出来。
   这几只丧尸的等级没有外面的高,力气却也不小,铁架子在支撑了许久之后终于略有松动,丧尸们于是变得更兴奋,手舞足蹈地拉扯铁架,对近在咫尺的食物势在必得。
   裴雨澄一缩再缩,从一开始的惊恐变为了现在的完全麻木。自从掉队以后,他在军火库里东倒西歪地逃跑,心里一直祈祷着他的同伴来救他,可是很久了,他始终没有等到来救他的人。
   为了躲避丧尸,他在一群腐烂的死人堆里装死,强忍着恶心将他们身上的腐肉抹到自己身上,被发现后又像狗一样从一个架子爬到另一个架子下面,他都很惊奇,他居然还能活到现在。但现在,或许已经到极限了吧。
   裴雨澄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现在一定很狼狈,可笑地说,可能他现在就算走出去了,那些“同伴”或许也只会把他当成丧尸打死。
   沉沉铁架挡住了本就不多的光线,除了架子底下那几只不住摸索的腐烂手掌,他完全看不到任何其他东西,也感觉不到任何别的动静。在黑暗中待得太久,这些丧尸发出的动静竟然成了他撑下去唯一的动力。
   架子已经开始松动,很快,他就要重温上一世的噩梦了吧。原来,重活一世,他仍旧还是要死在丧尸掌下,兜兜转转,一切都没有改变。
   裴雨澄忍不住想,重生以来,他做的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他使尽手段挑拨卫临和叶幕的关系是为了什么?他拼了命训练自己的异能是为了什么?他腆着脸假装善解人意与人交好是为了什么?那些人,可有哪一个真的把他当成了同伴?甚至他们有没有发现,他这个“人”掉队了呢?
   原来不管他怎么努力,命运始终还是一成不变的,原来他还是从前那个他,那个被排挤被嘲笑,无能无助,可悲却没人可怜的小孤儿。
   从没有人……
   这时,裴雨澄的脑中恍然略过一张含笑的面孔,他掏出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