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63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63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53:58下载: TXT全本下载

己好又不求回报的人,魏痕也不知道这样的事情是福是祸。只是,魏痕深深地地看着他身下年轻而精神的少年,从少年的外表看来,他最多也不会超过十八岁,和他相比,完全还只是一个孩子,或许他真的也还没有成年。而就是这样一个孩子,却会为了他不顾自己本身的安危,只身一个人到丧尸群中央救他,现在,他还要陪着自己死。
   也许是出于愧疚,也许是出于某种隐秘而未知的情感,也许是由于今天这场跌宕起伏的惊魂事件,魏痕少见地有些真心的触动,他忍不住伸出手,用最后一丝力气将叶幕抱在怀里,“不要怕。”
   “我当然不怕。”叶幕勾唇笑起来,眼睛微眯,如同一只想要作恶的桃花精。
   魏痕的心忍不住又被小小揪了一下。
   不过很快,魏痕就知道叶幕的笑是为了什么了。尽管还在下坠,可是他却敏感地感觉到他们下落的速度在变慢,到最后,甚至已经可以说是平缓了。
   叶幕当然不会做拉着攻略对象做殉情这种一点也不划算的事,事实上,那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系统还是挺有用的。按照这个世界的设定,异能者使用自己的异能需要用到能量,而异能等级越低的人,不仅他的异能控制与威力会停留在初级阶段,他体内相当于电池的“能量槽”也会很稀少,往往没用两下就会被耗尽。而他的却不同,他感觉得到,他体内的“能量槽”是取之不尽的。
   这样的外挂使得他即使异能等级很低,依然可以逆天地使用自己的异能,虽然……由于等级太低,他就算要卷起一个小旋风都已经很吃力就是了。
   崖底是一处深潭,叶幕的能力还不足以让他们飘在空中,所以最后,两人还是掉到了水里。
   虽然魏痕是水系异能,但是他失血过多,能量又耗尽了,所以也根本无能为力,掉到水中以后,他就因为体力透支昏了过去。
   在他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腹部的伤口已经被一条条的白色布条包扎好了,右手也被人小心地握住,一个俊秀的少年正蹲在他旁边,一点点地帮他挑出里面的玻璃渣。他依稀记得,在昏迷前,这个少年说过,他叫叶幕?
   他们此时正在水潭边的一处小屋里,似乎是捕鱼人专门建在这里的临时住所,床是硬得硌人的木板块,上面铺着简陋潮湿的床单,顶上悬挂一盏摇摇晃晃的灯。
   魏痕没有作声,只是静静看着叶幕。少年全神贯注的模样与嬉皮笑脸的时候又完全不同,此时,他眼睫低垂,看上去安静而认真,白玉一样的脸庞在昏黄灯光的映照下显得更加完美无瑕,除了——右脸颊上面的一条短短的血痕。
   那是为了救他受的伤。魏痕忍不住感到有点心疼,毕竟是这么好看的一个孩子,他的眉头忍不住微微皱起。
   叶幕早知道魏痕醒了,只是手头还有活,所以也没空扯别的,包扎完的时候,叶幕才注意到魏痕眉头微微皱着,没戴眼镜的凤目中一片捉摸不定的神色。
   “疼吗?”
   魏痕眨眨眼,不知道叶幕在问什么?
   叶幕冲他笑了笑,也不放开他的手,反而缓缓低头,在他手上包扎好的位置上亲了一口,然后才抬头,也冲他眨眨眼,眼神戏谑,“这样就不疼了吧。”
   魏痕这才反应过来,叶幕问他的是伤口的事,这样的伤在末世实在不算什么,作为异能者,受伤本来就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但叶幕这么一问,却让他的嘴角不自觉弯了弯。
   明知道叶幕开玩笑的意味更多,魏痕还是忍不住觉得有一种温暖的水流淌过心底,这是他……很久都没有感受过的东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生活似乎就只剩下金钱与利益的计较,他每天所见的,都是一副副虚伪的面孔,尽管他并不排斥,甚至偶尔也会乐在其中,但是每当他停下工作的时候,他还是会觉得有那么一点……寂寞。
   在他想着自己的事情的时候,叶幕又端来了一碗香喷喷的肉汤,捧着给魏痕喝了一口,然后问,“好喝吗?”
   魏痕点头,柔声说,“好喝。”
   于是叶幕又喂了他一口。虽然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饿极了,可这碗汤的确味道鲜美,魏痕忍不住问,“这是什么汤?”
   叶幕随口说,“老鼠肉炖的。”
   魏痕顿时僵住,嘴里的汤咽下不是,吐出来又不是。
   叶幕笑嘻嘻地瞥他一眼,“骗你的。”
   魏痕莫名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然后叶幕又开口了,“是癞蛤蟆肉。”
   魏痕吞了一半的汤又停在喉咙口。
   叶幕哈哈笑出来,“骗你的啦。”
   魏痕摇头失笑,靠在床头,温雅的凤眼中带着几分无奈,“到底是什么?”
   叶幕低头自己也喝了一口,舔舔嘴唇,“你猜。”
   魏痕的注意力却被转移了,他注意到,叶幕喝汤的位置居然正好是他喝过的位置,就好像是……在和他接吻一样。
   魏痕的目光忍不住一暗,叶幕又低头喝了好几口,而每次喝完,他都会意犹未尽地把嘴唇上的汤汁舔一舔,本就红润的嘴唇就更加闪亮到简直有些诱人。
   这间小屋只是钓鱼的村民临时搭的,范围十分狭窄,再加上现在是半夜,唯一一盏的灯光也忽明忽暗的,更加给这间小屋的气氛增添了几分暧昧。
   在叶幕又一次喝完汤的时候,魏痕终于忍不住伸手,将叶幕的手握住。
   叶幕看魏痕一直盯着他的碗,于是真诚地解释,“因为这里只有这一个碗。”……才怪。
   魏痕没说什么,视线从汤碗移动到叶幕脸上。
   由于没戴眼镜,魏痕的一双凤眼就显得有点迷离,他就这么一直看着叶幕,同时手上用力,把叶幕的手连着他的人都慢慢越拉越近。
   在叶幕越来越红的脸色中,魏痕微微低下头,期间眼神一瞬也没离开过叶幕,他就这样就着叶幕的手,用极其缓慢且磨人的速度喝下了一口汤,然后学着叶幕的模样抿了抿嘴,用沙哑性感的嗓音语带双关地称赞道,“味道真的,不错。”
   叶幕的脸前所未有的红,看上去好像十分害羞。其实,他的内心想法是,真……特么带感,一看就是老司机,和没经验的小处男就是不一样。
   在魏痕昏迷的时候,叶幕找不到材料,于是就把魏痕的衣服脱下来充当绷带。在脱下衣服的时候,叶幕就被魏痕裸露出来的身材小小震惊了一下。魏痕看上去是那种斯文俊秀的男人,一般这种男人也会稍微“文弱”一点,可没想到,脱了衣服以后,他身上的肌肉竟然也一块不少,虽然受了伤,漂亮的马甲线依然十分有型,看得叶幕有点心猿意马。
   可惜受了伤。叶幕忍不住在心里感叹,同时有点小失望。
   虽然肉是吃不到了,要点利息还是可以的。
   叶幕顶着一张“害羞”的脸,却像是有点不甘示弱,他也不收回手,直接把自己凑过去,在与魏痕隔着一个碗的距离里又喝了一口汤,然后有点挑衅地看了魏痕一眼。
   魏痕的眼神忍不住又暗了几分。叶幕的桃花眼在害羞与倔强的交错中显现出一种别样的风情,尤其是在这么近在咫尺的距离中,他长长的睫毛几乎要扫到他的鼻尖,让他控制不住地想要离他更近,更近。
   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地喝着汤,像是在较量,又像在调情。慢慢地,单独的喝汤变成互相的喂汤,喂汤的汤也渐渐消失在唇齿之间,没有人再关心这碗汤的成分,汤碗也被功成身退地毫不留情甩开,从此寂寞如雪地躺在地上,再也没人去理会。
   昏黄的光线中,魏痕小心侧着身,完好的左手揽着叶幕的腰肢,将叶幕箍在身边,形成一种既霸道又温柔的姿势,他微微低下头,细细密密地亲吻这个诱惑了他许久的少年,唇齿之间尽是缠绵。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君:这个汤是什么汤呢,当然是鸡(基)汤啦,哈哈哈。
  
   第126章 末世逃生文
  
   有了相互主动的肢体接触,就代表两个人的关系已经是心照不宣了。叶幕想起系统所说的“攻略对象”,总觉得少了一点衡量攻略进程的标准。
   “回忆”起那些记忆之后,叶幕却有了更多的问题,比如他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为什么他会有系统,为什么他要做攻略任务,可惜系统在把他拉来之后就完全和消失了似的,叶幕想不起来,于是也懒得去想,既然关键时刻它会提示,那么平时,他还是按自己的方式来就可以了。
   但是不管是攻略不攻略,明明吃得到却吃不得,还是很让人郁闷啊。叶幕看着身上全神贯注亲吻自己的“伤患”,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他的弟弟。
   似乎是觉察到了叶幕的不专心,魏痕的手上突然用力,将叶幕的腰压向他,唇舌也更加霸道地在叶幕唇齿间攻城略地。叶幕抬抬眼皮,正对上一双暗沉的眼睛。
   魏痕有一对初看时十分温柔的凤目,就如同他本文的气质一般,温文优雅,好像与谁都不会有龃龉,让人一看就心生好感,忍不住放下戒心。可现在,那双眼眸中的温和却消失得一干二净,漆黑的瞳孔中写满让人心惊的欲望与霸道,仿佛望不见底的黑洞,深深地将把一切吞噬殆尽。
   呦,占有欲还挺强,可惜你现在“不行”啊。叶幕眸中眼波流转,突然试探性地小心翼翼回应起魏痕的亲吻。
   尽管叶幕表面上很大胆,可真正到了实践的时候,魏痕还是看出了他的青涩。接吻的时候,他甚至不敢看他,只小心地盯着他的鼻尖,好像那是什么吸引他的东西,虽然已经在努力地回应他,却仍显显现出经验不足的笨拙。所以刚才的走神,其实是害羞到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吗?
   恰时地,叶幕仿佛也有心灵感应似的,叶幕小鸵鸟终于稍稍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在看到他也在看着他的时候,叶幕顿时就僵住了,眼睛倏然转开,一副拼命想要假装自己没有被发现的样子。
   魏痕眼中忍不住弯起唇角,俯身在叶幕的额头上印下浅浅的一吻,眼眸中有不易察觉的宠溺。
   叶幕似乎很害羞,又忍不住觉得开心,但他不想让身上的人发现,于是硬是将勾起的唇角压下来,还一本正经地让身上的人下来。
   魏痕一脸笑意地看叶幕欲盖弥彰地板着脸,像个小老师一样教育他伤患不宜行为“过激”,他一边点头一边言不由衷地吃豆腐,直到叶幕忍无可忍,才将人环抱在怀中,“听话”地睡了。
   折腾了一天,叶幕也累了,但正当他也要睡去的时候,系统又“滴滴滴”叫起来,“检测到攻略对象已经脱离危险,开始将宿主传送回原地。”
   叶幕正侧躺着,传送的时候也不是很清醒,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差点直接从半空中摔下来。
   叶幕险险撑着地面,觉得这个系统略不靠谱,还好是在他房间,否则……叶幕给自己倒了杯水,环顾自己的小房间,突然觉得似乎哪里有点不一样了。
   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小幕,你在吗?”
   叫唤的声音不大,说话的时候也有点犹犹豫豫的,可是叶幕还是听清了,用这么幼齿的声音叫得这么没大没小,除了陆小盆友,也没有别人了。
   叶幕看了看表,才凌晨四点,小孩起得真早。
   “怎么了?”叶幕打开门。
   陆晨的眼睛睁大了一瞬,好像有点惊讶,一只手不动声色地往后缩,抬头看比他高了一个头的叶幕,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没事的话我关门了……”
   陆晨马上就拉住叶幕,淡紫色的眼眸微微有点赧意,瞟了一眼叶幕就躲开,小声地说,“我想和小幕一起睡。”
   叶幕:……
   陆晨没听到回应,以为叶幕不答应,紧张地走到叶幕身边,脚尖微微抵着门,用身体表达了对否定答案的抗拒。
   叶幕靠着门板,看了看陆小盆友的无声强硬,半晌叹了口气,伸手揉揉小孩的头发,无奈道,“行了,进去吧。”
   陆晨的眼睛骤然变得亮晶晶的,叶幕转身去浴室擦个身子,回来的时候,发现陆晨居然已经把自己脱得光溜溜的,精致的小脸蛋上满是红晕,他坐在床头,抱着他被子的一角,淡紫色的眼眸水润润的,看到叶幕来了,他就更兴奋了,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一副又害羞又期待的样子。
   是他会错了意吗?叶幕忍不住想,为什么他觉得,陆晨这幅样子怎么那么像是在……求侍寝?
   陆晨睁大了眼睛看叶幕离他越来越近,手紧紧捏着被子。叶幕坐到床边,俯下身,慢慢凑近,陆晨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然而,陆晨想象中的这样那样并没有到来,在他期待着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脸上被盖上了层布料,拿下来一看,是一件睡衣。
   叶幕关了灯,有点疲惫地躺在床上,想到刚才陆晨一闪而过的裸体,暗中思忖,貌似尺寸不小。叶幕有点小郁闷,不过也懒得去斟酌小孩的心理活动,8点要出任务,他得抓紧这些时间睡一觉。
   陆晨怔怔地抓着手里的睡衣,透亮的眼眸渐渐变得黯淡下来,他歪头看了看叶幕,他正闭着眼睛,似乎已经睡了。
   突然,陆晨甩开了手里的睡衣,凑到叶幕身边,深呼吸了一口,摸上叶幕的腰。
   “再不睡觉就一个人睡。”叶幕闭着眼睛抓住陆晨的手,嘴上很强硬,心里很无奈。
   陆晨的眼神顿时变得很受伤,一点点水汽也慢慢漫上了他的眼,可叶幕却看不到,或许,他也并不想看。
   陆晨乖了,手也不乱动了,只是静静地躺在叶幕身边,可他的眼睛却一直睁着,淡紫色的眼眸中泛着浅浅的委屈。
   ·
   早上8点,叶幕准时领了任务,基地核心楼的人来去匆匆,估计是因为魏痕的失踪乱套了。
   叶幕不担心,既然系统说已经脱离了危险,那魏痕就不会有事。况且水系异能者通常都有强大的自愈能力,现在,估计魏痕的伤口也已经痊愈了。
   他不打算去找魏痕,有时候,必要的距离与神秘反而能促进相互之间的感情,他很期待和魏痕的再次相遇。
   叶幕甩着号码牌打算去任务地,出门的时候正好碰上也来领取任务的卫临,他身后不远还跟着一个气喘吁吁的清俊青年,是裴雨澄。
   卫临似乎想说什么,叶幕却没有理他。反而看向还在小口喘着气的主角大大。裴雨澄面色有点苍白,眉宇间带着几分疲惫,隐隐有种气虚的感觉。叶幕想起原文中对裴雨澄的描写,心里了然。
   裴雨澄与卫临这时候还没有在一起,卫临也只是把他当成弟弟,但叶幕却常常因为裴雨澄与卫临的“过分亲密”而吃醋,所以他对裴雨澄的态度实在不算好,碰到了也没好脸色,而裴雨澄私底下则常常在卫临面前“无意”地提起叶幕,添油加醋地把他的行为描述一番,若有若无地败坏卫临心中叶幕的形象。
   长久以来的耳边风不会毫无影响,这时,见叶幕盯着裴雨澄看,卫临马上就皱起了眉头,警告性地叫道,“叶幕。”
   裴雨澄一脸的无辜,仿佛不知道叶幕为什么看着他,心里则暗暗有点警惕起来。
   叶幕笑了一下,突然伸出手,对裴雨澄说,“从前是我不对,以后不会了。”
   裴雨澄愣了愣,叶幕却已经握住了他的手,然后朝他眨了眨眼,缓缓凑近他耳边,“就算要练习异能,累了也还是要休息一下比较好哦。”
   裴雨澄半晌没反应,叶幕却说完话就干脆地转身走了,期间一眼也没有看卫临,好像他真的已经不再喜欢他。
   看着叶幕的背影,卫临猛然想到昨晚的一切,心头那种空落落的感觉又重新袭来,叶幕是……真的不再喜欢他了吗?
   在卫临去领任务的时候,裴雨澄就站在旁边等着,他摊开手心,里面是一个能量剂——那是叶幕刚刚在握手的时候给他的。
   能量剂是科学院研发的给异能者补充能量的剂药,对异能者来说是最好的“补品”,同时价格也十分昂贵,一般的异能者根本买不起。像叶幕这样的异能者,往往只有在完成一天的任务的时候才能得到一点点剂量,而叶幕给他的这些,至少也有他大半年的积蓄了。
   在上一世,裴雨澄知道弱小的人在末世只能沦为他人手中的玩物,所以他发誓,这一世,他一定要成为一个强者。
   重生后,他相继觉醒了空间异能与治愈异能,虽然这两种异能都不是攻击性的异能,可凭借这两种异能,他却能成为其他强大异能者最好的辅助。一开始,他就选择了离他最近的卫临,他也做得十分成功。但他知道,以自己目前的能力,他只能在卫临完成普通任务的时候充当辅助,当真正的危机到来,他只会成为累赘。
   所以,每次完成任务后,裴雨澄私底下也会偷偷练习异能,他必须让自己尽快升级,这样他才能掌握更多的主动权。以往,就算是任务的消耗加自己的练习,他也可以在每次任务前恢复到最佳状态。但最近,卫临异能等级又升高了,于是他理所当然去领了高等级的任务,作为配合者,尽管已经很努力了,裴雨澄却仍然渐渐有些力不从心,但卫临从来没有发现,也从来没有关心过他。
   裴雨澄握着手里的能量剂,虽然叶幕不知道,但是,他的确抢了原本属于他的恋人,可是,他却把自己最珍贵的能量剂给了他,还让他……不要太累了。
   如果是从前,裴雨澄或许会觉得叶幕是居心叵测,可刚才叶幕的眼神告诉他,不是那样的。由于无父无母,裴雨澄从小就会察言观色,叶幕刚才的眼神既坦荡又真诚,还带着细微的关心,那不是算计的眼神,而是他很少很少能感受到的,真心实意的关心的眼神。
   卫临领完了任务走过来,不知出于什么心里,裴雨澄突然不想让卫临看到叶幕给他的东西,于是马上就将试剂藏到了口袋里。
   卫临依稀看到个试管模样的东西,随口问道,“那是什么?”
   裴雨澄撇开眼,装作没听到地转移话题,“时间到了,我们快去出任务吧。”
  
   第127章 末世逃生文
  
   叶幕今天的任务也依旧很简单,高等级异能者都出去杀丧尸了,像他这种鸡肋型的,做任务简直就和打酱油似的。如果是真的身处末世,也许叶幕还会有兴趣去提升下异能,可是现在,他知道了,这一切不过就是本小说而已,于是他也乐得清闲,反正只要给他一把枪,他也足以自保。
   叶幕牌酱油还有有点与众不同的,那就是他这个大酱油还买一送一后面缀着个小酱油。
   叶幕想起昨晚的事情就头疼,于是,早上吃完饭,在陆晨急匆匆想跟着他出门的时候,他就直接抵着人脑袋,强行把小孩锁在了房子里。可惜好景不长,叶幕没走几步,就立马感觉到身后不远有个人偷偷跟着他:他走一步,那人也走一步;他停,那人就偷偷摸摸瞄他。
   裸身诱惑,偷窥,现在还尾随,你是痴汉吗?叶幕没好气地拿起陆晨头上欲盖弥彰的黑帽子和墨镜,拿起来看了看,材质还不错。
   陆晨受到了巨大的惊吓,往后紧贴着电线杆不动,淡紫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露出的瞳仁像两颗圆润的紫葡萄,耳根也微微发红,看上去又紧张又……害羞。
   叶幕:……
   陆晨小心翼翼地观察了叶幕一会儿,发现他只是比较无语,却没有很生气,于是大着胆子走过来,抱住了叶幕的腰。在抱上腰的那一刻,陆晨整个人都像触了电似的,白皙的脸蛋上也飘起两抹可爱的红晕。
   叶幕郁闷,“又怎么了你?”
   陆晨蹭蹭叶幕,“我要和小幕一直在一起。”
   “不……”叶幕还没说完,就顿时感觉到腰上的手猛然收紧了,他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咳咳咳……”
   陆晨抬头看向叶幕,表情无比委屈,淡紫色的眼眸里泪光闪闪,好像叶幕做了什么始乱终弃的事情。
   你有什么好委屈的吗?叶幕一边平复咳嗽一边郁卒地想。
   “我要和小幕一直在一起!不然,我就……”陆晨的眼中突然升起一点幽暗,仿佛夜晚的雾气开始弥漫在浅浅的紫色之上。
   你就打算用你的钢筋铁臂勒死我是吧。叶幕心里吐槽,不得不再一次妥协。
   陆晨眼中的幽暗顿时消散,整个人都笑开了花,两点酒窝挂上面颊,手也慢慢松开,松开的时候还依稀有那么点不舍的意味。
   叶幕感觉陆晨粘着他的样子让他想起了单亲家庭的爸爸与儿子。当单身爸爸打算找后爸的时候,通常儿子都会是最大的阻挠,更何况——他找的还不止一个。
   头疼。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