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62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62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53:07下载: TXT全本下载

本来让陆晨先好好休息,陆晨却不肯,就算只有房间内到房间外的几步距离,他也硬要像个小尾巴一样跟过来,弄得叶幕有点无奈,又觉得有点可爱。
   “重吗?”陆晨问。虽然脸上还是没有任何表情,但叶幕却从他淡紫色的眼眸中看到了几分紧张。
   叶幕轻轻笑起来,捏了捏他的脸,陆晨的小脸蛋顿时红起来,就像一个刚从热水里滚了一圈的鸡蛋,眼睛也愈发地亮了。
   叶幕收拾收拾打算进去了,突然有人叫住了他。
   一身劲装的卫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后,眉锋英挺,目光冷峻坚毅,找他的?
   “你忘了领能量剂了。”卫临注意到叶幕在看他才回过神来,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只试剂。
   他来的时候,叶幕正微微弯着腰,捏着旁边比他稍矮的少年的脸微笑。叶幕的眼睛是魅惑到有点勾人意味的桃花眼,虽然平时总是冷着一张脸,却依然不可避免地带给别人一种“狐狸精”的感觉,背后也总有不少人对他想入非非,卫临却对这种感觉比较不适应,甚至隐隐感觉有种歪风邪气的感觉。
   可刚才,叶幕低垂眼眸的模样看上去却尤其温柔,长得出奇的睫毛低垂,覆下一层浅浅的影子,红润的嘴唇抿出一道弯弯的弧度,如同静水中泛出的涟漪,优美而动人。
   这道笑容转瞬即逝,再看时,叶幕已经直起了腰,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的神色,仿佛不太敢相信他居然帮他领了能量剂,还亲自送了过来。他的嘴唇微微张起,似乎想说什么,黑眸闪闪如星,卫临不知为何也变得有点紧张,但最后,叶幕只是接过了他的试剂,隐忍而克制地说了句,“谢谢。”
   看到这样的叶幕,卫临的心底泛起一阵说不出的细微刺痛,他本来应该送完能量剂就走的,可现在,他却怎么也无法转身,更无法迈出第一步。反倒是叶幕先说了,他似乎以为他是为难了,于是主动说现在已经很晚了,让他快点回去休息。
   “我——”叶幕转身的时候,卫临突然抓住叶幕的手,本想说什么,却猛然话锋一转变得犀利,“这是什么?”
   叶幕感觉到盯在自己脖颈间的视线,心里面无表情地想,哎呀,坏事了。正拍手想让陆晨小盆友进去,结果陆晨小盆友也后知后觉地看向他的脖子,然后就不动了。
   啧。叶幕撇撇嘴,往墙上一靠,看着旁边的地面,懒得解释,“没什么啊。”
   卫临一看叶幕这种一脸无所谓的态度,一股无名火就从心底升起,他一把抓住叶幕的手按到墙上,一手抚摸上叶幕脖子上细细密密如同被啃咬的痕迹,眉头越皱越紧,“是谁?”
   叶幕不耐烦地挣脱压制自己的手,慢条斯理地把衣领理好,然后才看了卫临一眼,嘴角似笑非笑,“是谁……和你有关系吗?”
   卫临愣了愣,继而说道,“就算是被我——你也不能这么糟蹋作践自己。”
   “糟蹋?”叶幕突然怔住,好像有点难以置信似的又接着轻轻喃喃道,“作践?”
   气氛一时间有点凝滞了,卫临意识到自己说得重了,想解释又不知道怎么说,犹豫地想去抓叶幕的手。叶幕却缩回手,突然笑了一声,“卫临,你觉得,我是除了你,找别人就都是糟蹋自己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
   叶幕的眼里有淡淡的嘲讽,他捏住卫临的下巴,将他拉近自己,然后说道,“而且——”
   “就算是糟蹋,那和你,也没有一点关系吧。”
   卫临怔住,然后变得更恼火。叶幕说完后就打开了门,此时正背对着他。他刚想说什么,叶幕又轻飘飘地说了句,“反正,你也不想‘糟蹋’我啊。”
   叶幕的背影有种倔强,还带着丝丝隐忍的痛苦,卫临突然感到心底猛然涌起一股心疼。虽然不太能理解叶幕的表达方式,可是叶幕有多喜欢他,他再清楚不过,是因为他一次又一次的拒绝,才把他一点点推入绝望的深渊,而现在,他却还来指责他“糟蹋”自己,这该有多伤人?
   卫临慌里慌张地想抓住叶幕的手,可叶幕却马上带着陆晨迅速关上了门,把他完全挡在了门外,就好像在他们之间竖起一扇从此再也无法打开的门。
   卫临眼看叶幕关了门,马上就开始使劲敲门,敲了两下,门倒是开了,开门的却不是叶幕,而是刚才那个小少年。
   俊秀的小少年站在门后,浅紫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厌恶,他冷冷看着他,吐出一个字,“滚。”
   明明只是一个小孩,可卫临却突然觉得一阵冰冷的寒意从背脊升起。从少年的眼神中,他仿佛看到了一种讯息,他在告诉他,他已经没有资格再对叶幕指手画脚,他没有资格。
   门“啪”一声被再度关上,很久很久,也再没有打开的迹象。这时的确已经很晚了,已经有巡逻的人奇怪地看着他,卫临不得不往回走,整个人都处在一种失神的状态。
   在最后,他又回头看了一眼,叶幕的房门仍然紧闭着,卫临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而且,再也无法再找回来。
   ·
   叶幕静静靠在墙上,手轻轻按在心脏的地方,感到一种——莫名其妙。听到卫临说那些话,他是没什么感觉的,可他的心脏却突然抽风一样地震颤,好像真的因为那些话而感到无比地受伤。
   这种感情实在太陌生了,陌生到让他觉得,这具身体本身都不是他的,而他,只不过是一个外来者。
   至于卫临,叶幕只觉得真是一盆狗血当头浇下来,让他真是深深深深地无语。为什么总有些人要等到失去了才“突然”意识到,啊,我其实还是喜欢你的。真是蠢笨如牛,不过看在他长得帅的份上,所以叶幕不一棍子打死,给他留个“一线生机。”
   叶幕这么想着的时候低着头,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结合方才的闹剧,在外人看来,完全就是一副黯然神伤的模样。
   至少在陆晨看来是这样的。于是,他对卫临的厌恶又更深了一分。陆晨长得不高,整个人站起来也只到叶幕胸口,他不动声色地踮了踮脚尖,努力让自己看上去高一点,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叶幕抱在了怀里。
   叶幕无言地感觉自己背上一下一下拍打着的不太熟练的“安慰”,忍不住挑了挑眉。
   “叶幕。”陆晨尚未褪去青涩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
   叶幕皱眉,“叫叶哥哥。”真是没大没小。
   陆晨顿了顿,然后坚持,“叶幕。”
   “叫哥哥。”
   陆晨在黑暗中抿了抿唇,好像很不甘心似的,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重新开口,“小幕!”
   叶幕额头冒下一颗冷汗。小破孩,还和他倔上了,小幕是什么鬼。
   陆晨却对这个称呼十分满意,又连续叫了好几声,注意到叶幕一声不吭之后,他还不满了,手慢慢收紧,固执地叫,“小幕,小幕……”好像想让叶幕也承认这个称呼。
   叶幕一开始是选择沉默的,嗯,要脸。可是没想到陆晨不仅固执,还很倔强,手劲更是大得出奇,把叶幕勒得几乎要喘不过气来。挣又挣不脱,倔也倔不过他,叶幕只能气若游丝地投降,“行行行,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陆晨这才稍微放开了他,毛绒绒的脑袋在他脖子上蹭,害羞地嘀咕了一声,“小晨。”
   叶幕这次倒是理解了陆晨的想法,他感到更无语了,过家家吗?还要叫来叫去的。不过他也知道,他不叫,陆晨估计又要小晨小晨叫个不停了,他无奈地揉揉脖子上的小脑袋,妥协道,“小晨。”
   淡紫色的眼眸从叶幕的脖颈间偷偷露出来,小心翼翼地瞟着叶幕,虽然只能看到一截下巴,陆晨却像是被电触了似的,一下子害羞地不得了。害羞的后果就是,他的手收得更紧了。
   又一次差点被勒得内伤的叶幕想,力大无穷的熊孩子,真是世间一大杀器。
   好不容易让陆晨放松了点力道,叶幕一脸生无可恋地被抱着,感觉这个熊孩子的钢铁之拥简直没有镜头了。这时,他的脑海中突然响起一道机械的声音,“嘀嘀嘀,检测到未来重要攻略对象有危险!!宿主请快速前去营救!”
  
   第124章 末世逃生文
  
   明明是炎炎夏日,S市外的小树林中却飘荡着刺骨的冷气。根根冰凌支离破碎地洒满地面,十多具嘶嘶嚎叫的丧尸缓缓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身上的腐肉随着诡异僵硬的动作簌簌而下,不时有枪声响起,伴随着每一声枪声,都有一具丧尸被爆头倒下,然而它们还是赤红着眼睛,坚持不懈地走向被越逼越退的男人。
   男人二十七八岁上下,五官俊美中带着一股温雅与贵气,他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镜片后是一双优雅的凤目。他的右手紧紧握着把枪,手腕处不断有血流出,丝丝染红了雪白的袖口。他几乎已经完全脱力,额头也冒着细细的汗珠,每次勉力射出一发子弹,他就不得不喘息着抓紧旁边的树干,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然后继续射出下一发子弹。
   丧尸在逐步逼近,空气中的血腥味让它们兴奋,嘶哑的低吼从漏风的喉咙间发出,形成一种古怪的嚎叫,衬着凉飕飕的空气,更加让人毛骨悚然。然而,即使是在这样危急的时刻,即使异能已经耗尽,身负重伤,男人却依然是面不改色,往常温和的凤目中一片沉静与冷凝,他一下下按动扳机,精准地将走近的丧尸爆头,倒是也维持住了片刻的稳定。
   然而这样的稳定没有持续很久,片刻之后,男人就突然停住了。虽然手枪还握在他手中,其中的子弹却再没有发出来。
   只剩最后一颗子弹了。魏痕的手扣着扳机,鲜血汩汩从手腕流出,而他却几乎连痛都要感觉不到了。在从A市回S市的路上,他带出的小队突然遇到了一波前所未有的丧尸潮,猝不及防之间,整个小队都全军覆没了,只剩下他一个人强撑到了现在。
   而现在,他也快要撑不住了。只要这颗子弹耗尽,等待他的不是被丧尸啃咬而死,就是自己也化为麻木可悲的丧尸。
   魏痕的眼睛掠过面前一张张腐烂的面孔,目光中闪过一丝无可奈何,突然,他转手把枪抵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但在他的扳机即将被扣动的一瞬间,一只微凉的手突然握住了他的手。那只手小心地避过了他的伤口,却灵巧地把他手上的枪一下勾到了手里。
   魏痕听到了一道干净有如山间泉水的嗓音,一个少年带着慵懒随意的语调说道,“帅哥,生命诚可贵,不要随意轻生嘛。”
   魏痕怔住,忙看向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年轻的少年居然已经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他旁边,少年一身的黑衣黑裤,他仿佛刚刚洗完了澡,身上都还散发着沐浴露的清香。
   他一手甩着新到手的枪支,一手抵着树干,潋滟的桃花眼在黑色碎发下若隐若现,他粉色薄唇状似苦恼地抿了一下,“唔,只剩一颗子弹了。”
   又翻来覆去确认了一番,少年转头看了魏痕一眼,表情善意且理解,“怪不得要留给自己,错怪你了。”
   魏痕没有理会叶幕的调侃,虽然不知道这个少年是什么时候来的,可是他能感应到,少年身上虽然有异能波动,但却十分微弱,比普通人估计也就好上一点点。这样的少年,根本就没有能力对付这么多的中阶丧尸。或许一开始,他还有点心存希望,现在,他却是完全失望了。
   丧尸似乎也感觉到来了一个新鲜的人类,顿时变得更加激动,它们知道威胁它们的东西已经没有了,于是动作也变得迅捷起来,其中一具丧尸更是三两步就冲上前来。
   魏痕感觉到脑后一阵劲风裹挟着令人作呕的腐臭气息袭来,忙不假思索地挡在少年面前,他已经必死无疑,这个少年,却或许还有希望可以活下去。
   然而,就在这一刻,变故却陡然发生。他没有感觉到预想中的头破血流,反而是他的身后,却响起了一道熟悉的悲惨嚎叫声——那是丧尸被爆头时才会发出的死亡哀嚎。
   叶幕吹了吹枪口,然后满怀歉意地看着已经愣住的魏痕,迷死人的桃花眼里瞬间染上一片盈盈的水色,看上去有种可怜巴巴的感觉,“哎呀,最后一颗子弹也没有了呢,帅哥哥,对不起啊。”
   “没关系……”魏痕条件反射地说出口,然后猛然收住了嘴。少年却已经笑出了声,粉红色唇角勾起一抹戏谑的弧度,他的眉角仿佛被春风拂过,点点飞扬的笑意溢满眉梢,看上去比平时都更惊艳了十分。魏痕不由得怔住了。
   丧尸不会因为同伴的倒下而有片刻的迟疑,紧跟着,又有一具丧尸摇晃着扑上来,而魏痕却似乎还没回过神来。叶幕熟练地倒提起枪托,直接砸进不知死活凑上来的丧尸后脖颈,然后狠狠地一拧,脚一抬,丧尸就被被踹飞出去,与紧跟着凑上来的难兄难弟滚成一团,两尸反应不及,顿时呜呜地打成了一团。
   叶幕扔了染上丧尸体液的枪支,颇有点嫌弃地在旁边的树干上擦了擦干干净净的手,注意到魏痕在看他,叶幕斜斜瞥他一眼,笑道,“帅哥哥别担心,你长得这么帅,我一定会救你的。”
   魏痕皱了皱眉,正要说什么,叶幕却飞快地在用两指在自己唇上抹了一下,然后把亲吻过的指腹抵在在魏痕微张的嘴唇上,一只眼睛朝他眨了眨,“等解决完这些家伙,我再和哥哥好好谈谈感情。”
   唇上的触感一闪而逝,魏痕却觉得被触碰过的地方几乎就像燃烧起来似的,一阵异样的酥麻从嘴唇传遍他全身,他感觉自己仿佛一下子被打上鲜红的烙印,这烙印来势汹汹到让他无法抵御,又鲜明刺眼到让他没法忽视。
   叶幕从魏痕身边掠过,一下跳到丧尸群里,干脆利落地开始收拾好不容易能够开一次荤的大小丧尸。
   魏痕有点虚弱地靠着树干,本被他认为毫无能力的少年如同一条黑色的影子,瞬间滑入在小树林中显得更为密集可怖的丧尸堆。在他进入之后,原本迟缓的丧尸瞬间像被打了鸡血似的朝中央集中,倒是没有丧尸再注意到旁边的他了。
   魏痕本来十分担心,然而却也有心无力,可紧接着,他就发现,他的担心根本就是多余的,少年游刃有余地在丧尸中游走,一颗颗头颅如同飞溅的石子在空中扑腾,一时间腐肉与流着脓水的头颅纵横飞舞,片刻之后,少年结束了单方面的屠杀,在一片东倒西歪的无头丧尸中回过头来,然后走向他。
   少年缓缓走来,醉人的桃花眼中带着漫不经心的笑意,他的姿态悠闲随意,仿佛他刚才只不过是切了盘小菜,然而他的身后却是一片血肉横飞的狼藉,于是他的笑容就不由得染上了一丝让人毛骨悚然的诡异与邪肆。他仿佛从地狱归来的修罗,却又俊美到让人忍不住迷了眼。
   魏痕突然感觉自己沉寂的心脏在一瞬间被注入了一股滚烫的热血,好像干枯多年的荒草骤然得到雨露的灌溉,重新又变得生机勃勃。
   似乎是被树叶擦伤了,叶幕的右脸上此时正明晃晃挂着一道血痕,就如同在完美无瑕的美玉上割开一道裂缝,魏痕皱了皱眉,心里突然有点细细的疼痛,他忍不住伸手,想要抚上那道唯一的伤痕。
   这时,一阵熟悉的嚎叫又从树林深处响起来了,与上次不同,这次丧尸的数量似乎尤其地多,地面随着他们的一动产生阵阵沉闷的震动,空气中又飘起淡淡的腐臭味。叶幕无奈地抓住魏痕的手,收到手心不甘心地挠了挠,遗憾地想,身处末世,真是连吃点豆腐都要一波三折。
   不久前,他还在房间里好好待着,怀里还有一个小正太,却突然有一个机械的声音告诉他,“未来攻略目标有危险”。本来对这种无厘头的东西,一般人都会认为是恶作剧,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叶幕却感到有一种强烈的熟悉感油然而生。就好像,那个机械的声音,其实是陪伴了他许久的伙伴。
   就像是被打开了阀门,紧接着,一阵隐隐约约的记忆突然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他猛然想起,原来这个世界竟然是一个末世重生文的世界,而他只是一名穿越者。
   原文主人公名叫裴雨澄,从小无父无母,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S大,成了一名S大计算机系的学生。S大的计算机系是全国最著名的计算机专业之一,他本应有一个光明的前程,然而正在他想象着未来的美好之时,末世来了。重生前,由于没有觉醒异能,裴雨澄在末世后过得十分悲惨,而且由于外貌清秀,他常常会被心怀不轨的异能者惦记。但是为了活下去,他不得不接受那种屈辱的生活,他一边咬牙切齿地恨着,又一边无可奈何地苟延残喘着。然而尽管已经过得如此卑微,在一次突如其来的丧尸潮中,他还是不幸被卷入其中,最后被丧尸活活咬死了。
   重生前,裴雨澄的人生和千千万万没有异能的普通人一样,然后重生之后之后,一切就都不同了。伴随着他的重生,裴雨澄发现自己竟然在末世前就觉醒了空间异能。于是,凭借重生的记忆,他在末世爆发前就开始大量囤积物资,而为了最大可能地活下去,他还使尽手段结识了卫临——因为他知道,在末世之后,卫临将成为当世最强的几大异能者之一。
   在上一世,卫临最后和“叶幕”在一起了,而重生后的裴雨澄则提前介入了卫临与“叶幕”,不断地在他们之间制造干扰,使得他们之间的关系越来越恶劣。
   而今天,或许是由于各种蝴蝶效应,原本不应该在这时候回基地的主要人物魏痕突然临时决定回到基地,然后,他就遇上了丧尸潮,之后,系统就给他颁布了这个任务。
   发完任务之后,系统提示他,半小时后它将会把他传送到魏痕的地点,请他尽快做好准备。于是,已经一天没有洗澡的叶幕只好很快地洗了个澡,然后在最后一秒拿起房间内的水果刀(……),光荣地赶来拯救基地大boss 。
   叶幕把水果刀甩进距离他们最近的丧尸脑中央,然后执起boss大人的手,深情款款地问,“你愿意和我一起逃离这个满目疮痍的地方吗?”
   魏痕:“……”
   叶幕轻笑一声,当他默认,带着魏痕就开始跑,浩浩荡荡的丧尸则在后面紧跟着追。
   然而叶幕没有跑多久就停下来了。魏痕看着底下的山崖,叹了口气,他居然笑了,“看来只有你能逃离这个地方,我却不能了。”
   叶幕“嗤”了一声,挑眉看他,“为什么不能?”
   魏痕一愣,然后就突然感觉自己的腰上缠上了一只手,紧接着,叶幕就抱着他跳了下去。
   风声在耳边呼啸,叶幕在空中抱着他转了个身,然后拍了拍他的胸口,有点苦恼地问,“帅哥哥,你没有很重吧?”
   作者有话要说:  叶幕:救人的同时也不能忘记聊骚~(作者君:……)
  
   第125章 末世逃生文
  
   魏痕睁大了眼睛,想把叶幕掰回来,却实在没有力气,反而牵动了腹部的伤口,一下子剧烈地咳嗽起来。
   叶幕摸摸他的背,“帅哥哥不要激动啊。”
   魏痕拼着微弱的几分力气抓住叶幕的手,“为什么?”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为什么会救他的命?为什么跳崖的时候还要用自己的身体护着他?他难道不知道,这样一来,他就真的连一丝的生机都没有了?
   耳边的风呼呼地吹,竹林下的断崖很深,一望下去根本看不到尽头,在末世前,这里甚至还是许多武侠片取景的地方,他根本不能想象掉下去以后他们会变成怎样的两滩肉泥。明明他都不认识他,为什么他却会为他做这么多?
   叶幕看着魏痕的表情从震惊到难以置信到慌乱中夹杂感动,这才一脸神秘地说,“当然是因为——”
   魏痕脸色不变,金边眼镜后的凤目却直直看着他,甚至都已经忘记了他们正在急速坠落。
   叶幕眼睛转了一下,然后笑嘻嘻地刮了一下他的脸,“当然是因为你长得帅了。”
   仿佛鼓胀的气球被一下子戳破,魏痕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回答,顿时有些失笑,但他的表情却像是确认了什么似的,有点心疼又有点欣喜。他把叶幕的的手拿住,有点无奈地说,“别闹。”
   叶幕表示很无辜,其实大哥,真的只是因为你长得帅——而已啊。脑补过度真是要不得。
   事实上,脑补过度,真的有很多功效。比如现在,魏痕就已经把叶幕认成了那种在背后苦苦暗恋他多年,然后一见他出事就不顾自身安危跳出来的傲娇纯情小少年。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能遇到一个真心实意对自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