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61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61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51:59下载: TXT全本下载

浊的眼睛,脸色的腐肉随着他低低的嘶吼不住地往下掉。他原本在窥视着他,在叶幕睁开眼后,他也突然激动起来,挥舞着腐烂的手掌就要向叶幕拍击过来。
   叶幕的脑袋一阵阵地疼,他却来不及回忆,迅速从丧尸掌下滑开,然后一脚踢在丧尸膝盖上,丧尸顿时忍不住低下了身子。叶幕单手撑住地面,将两腿狠狠夹住迎面扑来的丧尸脖子上,用力一拧,丧尸的头颅就像皮球一样甩了出去,仅剩的身子颤颤巍巍地倒在他旁边。
   叶幕这时候才有机会站起来,环顾四周,发现再没有这种丧尸一样的东西,才稍稍放下心来。
   这时,他的身后突然传来细细的叫唤声。叶幕猛然想起来,他这次是出来迎接组织内一名异能者的“家属”的。
   三年前,丧尸病毒从一条史前大鱼中流出,一些人类由此变成了丧尸,还有一些人类却也因此而获得了从前不敢想象的异能。末世与异能者的形成理所当然造成了世界各地格局的变更,各种各样的基地与组织形成,自成一派地占据某块地区,而他正是一名异能者,在s市的一片基地中生活。他是风系自然力异能者,只是因为等级太低,所以只能出来做这种鸡肋的任务。
   走过去扒开草丛,叶幕果然看到了里面瑟瑟发抖蜷缩着的一个女人和一个面无表情的男孩。
   女人大概三十来岁,容貌姣好,但形容有些狼狈,见到叶幕后,她马上就扑了过来,也不管叶幕和她是什么关系,马上就在他怀里嚎啕着大哭起来,一点也没有了平时养尊处优的模样。
   不过,更让叶幕注意的却是女人身边的男孩。
   男孩本在看着叶幕,尤其是在叶幕绞杀丧尸的时候,他的眼里甚至亮亮地产生了一种奇异的神彩。但在叶幕走过来后,他就迅速撇过了眼,脸色也变得冷淡下来。
   在叶幕眼里,男孩也很狼狈,但却不哭也不闹,也一点都不恐慌。他的表情淡淡的,五官却极为精致,白皙到透明的脸颊上沾着几缕泥土,淡紫色的眼眸中没有任何波动,和他旁边的女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叶幕心知耽搁地越久越不安全,于是马上就扶着女人站起来,引导他们走向旁边停着的吉普车。
   叶幕的异能不高,接的任务自然也是最简单的。原本,他从另一区的异能者手中接回了这对“母子”,这一路上也不该有什么阻挠的。可是半路,他接的这位女士突然说要上厕所,于是他们只好停下车。这一停,就遇到了正好在这附近游荡的几具丧尸。
   叶幕的异能等级太低,体力也不好,杀了两具丧尸之后他就体力不支地倒下了,留下那对母子在背后,一个绝望地以为死期将至,一个则依旧面无表情。
   虽然不知道叶幕怎么又突然站起来了,女人还是很庆幸自己劫后余生的,哭闹过后,她就听从叶幕的指挥和继子上了车,随叶幕来到了基地。
   完成了任务就是休息时间,叶幕习惯性地往房间走,半路上却看到一个男人站在那里。男人长得实在很帅,而且是那种带着冷峻的帅气,他忍不住就多看了几眼。
   结果这一看,就把男人直接给看过来了。男人面色不太好地走过来,看了周围一眼,把他拉倒一边。
   “以后不要再找小澄麻烦,听到了吗?”
   此时他们所待的地方是一处树荫底下,不知是不是因为末世的原因,树顶的蝉鸣尤其地响亮,震耳欲聋地吵得他耳朵几乎发麻。叶幕的脑袋像一片浆糊,好半晌他才反应过来,想起了面前的人是谁。
   似乎是……被他死缠烂打不胜其烦的暗恋对象?
   见叶幕不回答,卫临眉头微皱,看了眼手表,说道,“听到没有?”
   叶幕挑眉,上上下下仔细打量面前的男人,长相英挺中带着冷峻,身材也很有线条感,看得出经常运动。他一身要出行的装扮,左手拿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武器,看得出,也是执行任务刚回来。
   嗯,很帅。可是……他真的会那么迷恋他吗?他是这种会迷恋一个人的人?叶幕突然陷入了深深的质疑之中。
   卫临本来只想三言两语解决事情就好,虽然也未必有效,可是叶幕现在一句话都不说是怎么回事?他不太高兴地转头看叶幕,却对上了一双满含打量的纯黑眼眸。
   卫临从前与叶幕在一间学校,自然知道叶幕的长相是很勾人的,可从前,叶幕实在对他太过死缠烂打,他也只觉得他烦人而已。
   但是现在,卫临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脏突然不自觉地不自觉收紧了。明明看上去是和往常一样的眼睛,却突然间像是染上了一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叶幕的眼睛半眯着,眼尾微微勾起,漆黑的瞳孔中跃动着细碎的阳光,咋一看似乎是在认真地打量他,仔细看,又觉得那眼里满含漫不经心的戏谑,似乎什么都不在意,也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他的睫毛很长,一眨一眨间带动优美的线条在空中滑过,莫名让人觉得有几分勾人。
   卫临突然有点慌,五指扣紧了手上的武器,静静等待着他的下音。这时,有人叫组长了,他这才如梦初醒,扔下一句 “不准再跟着我”,就急匆匆带着武器出发了。
   叶幕在原地沉思,看了这么久,虽然心跳加快了,可是他并没有那种激动到灵魂都震颤的感觉,他迷恋的人真的是他吗?叶幕大惑不解地往自己的房间走,过往的一幕幕回放在他脑中,的确是属于他的记忆没错,可是,为什么他就是觉得,那些都根本不像是他会做的事呢?
   直到凭借身体本能走到房门口的时候,叶幕也还是在困惑着。他真的是这种痴情的人?好陌生的感觉。
   想不通。叶幕正要进去,一个男声突然叫住了他。叶幕回头,看到一个嘴角挂着丝痞气的男孩。
   男孩似乎也要和他说什么,但与卫临成熟的酷帅不同,这个男孩就很稚嫩了。虽然看上去吊儿郎当的,可他的左手却紧紧握起,在无意中泄露了他的紧张。但尽管紧张,他却还是外强中干地靠过来,啪一下把他壁咚了,“卫临那家伙有什么好,不如跟着哥哥我,哥哥保证罩着你,怎么样?”
   叶幕挑眉,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以及他身后不远,几个似乎在看笑话的人。所以,他是被推出来开他的玩笑了?
   叶幕含笑看着在男孩的脸颊在他的注视下变得越来越红,心里突然痒痒的,有种,想要吃掉他的冲动。
   等等,他不是深爱着那个谁吗?叶幕犹豫了一秒,然后立马释怀了,反正他已经被拒绝了不是?另谋新欢也是正常的。
   一直盯着人家,可是会把别人吓跑的,于是叶幕低下了头,准备调整下情绪,想想怎么套这只披着狼皮的羊。
   男孩,也就是陈之远却误会了,以为叶幕是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他其实是认识叶幕的,他从前和叶幕也在一个学校。而只要是S大的学生,人人都知道计算机系的“系花”叶幕有多疯狂地喜欢着“系草”卫临。按理说,这应该成为一桩美谈,可惜,“系花”是男的,整个事件顿时就变得有些滑稽了。
   末世前到末世后,很多事情都改变了,只有这件事,居然神奇地一如既往地持续着。陈之远本来也就是被人瞎起哄地推出来的,看到叶幕如今不知是愤怒还是失落地低着头的样子,他心里马上就有点愧疚了,“你……”
   这时,叶幕却抬头了。陈之远原本以为会看到一张低落委屈的脸,可事实却与他想象中完全相反。叶幕的表情哪里有什么伤心与失落,他歪着脑袋,眉角微扬,黑亮的眼眸中挂着几分漫不经心与挑逗。他的手指缓缓从陈之远的衬衫底端开始往上滑,然后不轻不重地拉住了他的一颗扣子,嘴唇也跟着凑到他唇边,“你说的,是真的?”
   陈之远顿时就愣住了,叶幕本来就长得极其精致,白皙的脸蛋挺翘的睫毛,粉嫩的唇瓣楚楚动人的眼,如果是女生,那绝对是有一大波男生前赴后继地献殷勤的,虽然生错了性别,但是近距离的杀伤力仍旧不减。
   陈之远咽了咽口水,叶幕温热的气息就在他唇边,楼道里没有点灯,他们的距离又是如此的近,这给他带来一种隐秘而微妙的感觉,叶幕还一眨一眨地看着他,水润的嘴唇发出诱人的光泽,他几乎有种想要俯身亲吻的冲动。
   从前怎么没发现叶幕是这种妖精。陈之远眼神不由得暗了暗,刚想答应,叶幕却推开他了。方才的妖精仿佛昙花一现,叶幕的眼里流露出深深的失落,他低头看自己的脚尖,“原来,是骗我的啊。”
  
   第122章 末世逃生文
  
   陈之远没哄过女孩子,当然也没哄过男孩子,看到叶幕这样,他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地抓了抓头发,“我,我没有。”
   叶幕背靠着门板,微微抬了抬下巴,“没有?那后面那些人是什么?”
   陈之远身体一僵,后面的人,后面的人……陈之远忍不住冷汗直冒。明明叶幕没有做什么,只是这么淡淡地看着他,可是,他却觉得自己仿佛已经被他扒光了,正光溜溜赤裸裸地平摊在他面前,而面前的人还在用这种淡淡的眼神扫视他全身。
   陈之远心虚得要命,不敢直视叶幕的双眼,只能回头冲那些小弟吼,“都呆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去锻炼异能!”
   等着看笑话的小弟一二三四五齐齐傻眼,万万没想到老大刚和他们说好去戏弄戏弄“系花”,转眼就被“系花”勾了个没形,反倒开始赶他们走了。
   陈之远回头讪讪地冲叶幕笑,叶幕瞟他一眼,眼里却有一丝脆弱一闪而逝,然后迅速歪过头,只给他留下一个面无表情的侧脸,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可陈之远却忘不了刚才叶幕脆弱的眼神,脆弱又隐忍,还带着股不愿意将自己伤疤袒露的倔强。
   谁会喜欢别人胡乱议论自己的感情?谁会希望别人拿自己多年的感情当笑话?谁会对着嘲笑他的人还能嬉皮笑脸?陈之远顿时感觉自己那点愧疚随之无限扩大了,叶幕这没啥表情的侧脸也是越看越有股说不出的黯然,让人直感觉格外心疼。
   陈之远这边还在心疼,背后的小弟们见没有动静,竟然又开始瞎起哄了。陈之远额角青筋一抽,安抚性地拍拍叶幕的脸蛋,转头就气势汹汹地走过去赶小弟。然后小弟一二三四五就屁滚尿流地走了,陈之远则一脸求夸奖地凑到叶幕身边,眼睛亮晶晶的。
   叶幕歪着头看小羊,突然笑了起来,粉红色的嘴角弯起一个浅浅的弧度,淡漠的黑色眼眸中也染上一丝温柔的暖意。或许是由于求而不得,叶幕一直很少笑,总是常年冷着一张脸,对谁也没有好脸色,也是因为这一点,基地里的人才把他孤立开,甚至常常看他笑话。
   陈之远的脸红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送你进去吧。”
   叶幕轻轻点头。
   进屋以后,小羊崽勉强披着的狼皮顿时就再也遮不住了,房间里每一处都是叶幕生活过的气息,这气息让他不由得想起叶幕靠在他怀里的样子,他的脸色顿时更红了,甚至连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叶幕看得心里发笑,大发慈悲给他指了一处沙发坐下,陈之远的手脚总算找到了归宿。然后,他的眼睛又不知道往哪儿搁了。
   他似乎哪里都不好意思多看,又似乎哪里都想看一眼,于是每暗搓搓看到一角,他就和偷了腥似的,脸红红地又害羞又开心。
   直到叶幕倒了杯水出来,他才重新正襟危坐起来,关心地问叶幕,“你还难过吗?”
   这孩子很在意啊。叶幕想,然后放下水杯,叹了口气,“是啊,我好难过。”
   陈之远马上就收敛了自己那点心思,皱起眉头,“卫临又和你说什么了?”刚才叶幕交完任务回来,他正好看到叶幕被卫临拉走,在角落里说了一会儿什么话,然后卫临就脸色不太好地匆匆走出来了。
   问完之后,叶幕也没有回答。陈之远突然领悟过来,他这是又把叶幕的伤心事重新提起来了,于是顿时有点慌了。他小心地靠近叶幕,想揉揉叶幕的脑袋,却又不敢太过亲密。他的手犹犹豫豫地停在叶幕头顶许久,最后轻轻搭在他肩上。陈之远绞尽脑汁想了句安慰,“你,不要伤心。”
   叶幕感觉到旁边小心翼翼地一点点靠近,又不敢太过越界的热源,眼中隐晦地升起一抹笑意。
   叶幕撑起右手,轻轻支在额头上,歪过脸去看正一脸关心地看着他的陈小羊崽,直到把他看得脸又红起来,他才伸出左手勾了勾他的衣领,把没有反抗之力的小羊崽拉过来。叶幕的表情带着淡淡的忧伤,“可是,我还是好伤心啊。”
   陈之远的心脏“砰砰”跳得飞快,不是很灵活的大脑细胞艰难地分裂:叶幕说很伤心,那他应该要安慰安慰吧,他应该要安慰他的,可是为什么,他一点安慰的方法都想不到,反而想着,想着……不行,他怎么能这么禽兽,还是快点想安慰的法子,想法子……
   陈之远正艰难地想“法子”,叶幕就贴心地替他想好了法子。叶幕凑得更近了,甚至几乎已经到了他的怀里。室内的窗帘拉着,却仍旧有一丝丝不甚明亮的光线透进来,把气氛渲染地更加暧昧。
   因为过分靠近而暧昧交错的气息中,叶幕拉了拉陈之远的袖子,眼睛可怜巴巴的,清澈的少年音放得软软的,叫起方才他的自称,“哥哥,我好难过,你不安慰我吗?”
   陈之远的背脊一阵酥麻,脑海瞬间被“安慰”两个字占据,叶幕距离他很近,明明应该是饱受情伤的样子,他却从中感觉到了几分如同暗夜妖精般隐秘而让人战栗的诱惑,尤其是那双黯然低垂的纯黑眼眸,简直让人着迷一般移不开眼。鬼使神差地,他伸出了手,轻轻抚摸上了叶幕的眼睛,柔软而细微的痒痒感擦过他的指腹,挠得他的心也痒痒的。
   陈之远声音喑哑,“要怎么安慰你?”
   上钩了。叶幕当着他的面咬了咬嘴唇,然后缓缓松开,暗示性地说,“我心里难过。”
   陈之远屏住了呼吸,将手颤抖着抚上叶幕的胸口,“这里吗?”
   此时陈之远已经半压着他靠在沙发上,只是眼睛依然不敢看他。
   小处男,真可爱。叶幕微微靠近他耳边,轻笑了一声,说道,“是呢,哥哥真聪明。”
   陈之远整个人几乎都酥了,身下某处急剧地膨胀,背部也细细密密地滚出汗珠,他的手抵在叶幕的胸口,只隔着一层薄薄的T恤,他几乎可以感觉到底下一个尖尖小小的凸起,那是……
   这时,叶幕突然支撑不住似的滑了一下,陈之远连忙想接住他,然后就被叶幕一起拉倒了沙发上,他整个人都重重倒在叶幕身上,硬硬的那一根也准确无误地抵在了叶幕腰上。
   陈之远感觉一阵快感袭来,同时也有点羞赧,叶幕的手却悄悄抚上了那处,陈之远不由得呼吸一窒。
   唔,挺大。叶幕满意地掂了掂,隔着裤子在上面划了划,一手勾上陈之远的脖子,貌似纯洁其实淫荡地说,“哥哥好像也很难过,我也给哥哥……安慰安慰吧。”
   陈之远不受控制地发出一声喘息,叶幕的手灵巧地解开他的皮带,探入那处,熟练地开始为他不轻不重地纾解。明明在帮别人做着这种事,叶幕居然还能一脸的纯洁,“小哥哥好威武,我都要抓不住了呢。”
   小处男哪里受过这种刺激,顿时就更激动了,而叶幕还在挑逗他挑逗地不亦乐乎,他受不了地两手捧住叶幕的脸,堵住了叶幕的嘴唇,如小兽撕咬一样用力又青涩地吻住他。
   在叶司机的引诱下,小羊崽终于变身为小狼人,第一次开启了通往神奇的成人世界的大门。
   可惜,这扇大门才开启到一半,就被人“嗖”地按住,强行在紧要关头停了下来。
   叶幕的房门被轻轻打开,然后顿住。过了一会儿,有什么人走了进来,然后狠狠把两扇门都“啪”一声关上了。
   陈之远如梦初醒,把叶幕抱在怀里,皱眉看向来人。
   来的是一个正一脸不高兴地板着脸的少年,他有一双淡紫色的眼眸,五官因为混血而显得更立体,看上去十分漂亮,但气质却十足的让人不敢靠近。
   叶幕从陈之远怀里挣扎出来,眯着眼睛看了看来人,艰难地叫出少年的名字,“陆晨?”
   听叶幕这么叫,陆晨小少年更不高兴了,整张精致的小脸都鼓起来,但他愣是一个字都不说,就这么用他淡紫色的漂亮眼瞳看着他们,目光里隐约有种控诉与委屈。
   叶幕无可奈何地拍拍身上的人,示意他起来,浑身高涨的情欲都熄灭下来了。真是,他明明记得有锁好门的,陆晨怎么进得来呢?叶幕百思不得其解。
   陆晨好像知道他在困惑什么,动了动嘴唇,硬邦邦地说,“我也要住在这里。”
   原来是新室友。叶幕站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吸取教训,看来以后不能随便在沙发上乱来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陆晨的脸好像更黑了,他把怒气全部转移到了陈之远身上,淡紫色的眼眸中隐隐有一丝杀气。
   叶幕敏感地觉察到一点不对劲,晚上也做不成了,于是三言两语打发了破处失败的小羊崽,小羊崽似乎颇为不甘心,支支吾吾地求了叶幕的一个吻,这才委委屈屈地离开了。
   在吻上陈之远的时候,叶幕突然感觉室温似乎也降了一度。
   陆晨在陈之远走后,脸色才渐渐回转。
   叶幕左右看了看,问道,“陆晨,你的行李呢?”
   陆晨定定看了叶幕一会儿,紧抿着的嘴唇张开,“小晨。”
   叶幕没注意,想走到门外看看有没有行李,却感觉衣角被拉住了,陆晨固执地看着他,淡紫色的眼眸干净澄澈,“小晨。”
   叶幕对嫩脸小正太没辙,笑了一声,柔声叫道,“小晨。”
   陆晨这才满意地抿了抿唇,低下头,白皙的脸蛋上浮现两个浅浅的酒窝,看上去尤其地可爱。
   作者有话要说:  想念小系统。
  
   第123章 末世逃生文
  
   陈之远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叶幕的房间,心想那小孩来得真不是时候,如果不是他,他就可以,就可以……
   陈之远按捺不住地想到刚才与叶幕在沙发上纠缠的片段,想到他在他耳边说的情话,想到他躺在他身下,慵懒又勾人的模样,他的呼吸忍不住又粗重了一分,不得不靠着旁边的一棵树,丢脸地感觉自己的腿都有点软了。
   “二少爷。”
   陈之远连忙侧过身体,掩盖自己的尴尬。他一看上来的人,顿时感到很烦躁,“又有什么事?”
   “大少爷明天回来,他让我来问你,人选选好了吗?”
   靠!自己人都还没回来,就赶着让这方脸怪来逮他了!陈之远很郁闷。
   来的是一个板着脸的异能者,他的脸方方的,名字叫小方,一向跟在魏痕身边做事。陈之远是个话唠,惯会插科打诨,再加上他长得好看讨喜,派来的人常常三句话就被歪了话题,直到人都跑了才反应过来,又被混过去了。但小方就不同了,如果话唠有克星,那必须就是小方。无论陈之远说什么,小方一律板着脸,做好分内的事就走,毫不耽搁,毫不留情,令陈之远对其的厌恶值直逼魏痕。
   魏痕是陈之远同父异母的哥哥,陈之远短命的妈去世不久,他老爸就把魏痕母亲娶进了门,然后带了一个比他还大的“哥哥”,所以两人关系一直不算太好,更谈不上什么兄弟情。末世爆发的时候,他们老爸不幸死了,留下的家产转眼变成空纸。那时,陈之远正在和一群狐朋狗友鬼混,但他运气好,末世不久就觉醒了雷系异能,过得也算不错。后来魏痕在S市成立了基地,他也就顺带成了一个小组长。
   陈之远在末世前就是个二世祖,末世后也不能指望他有什么责任感,可魏痕却不是。末世前,他就看不惯陈之远的无所事事,末世后,更是抓住各种机会让他训练异能,搞得陈之远恨不得从来没来过S市的基地。
   最近,就是魏痕看不惯陈之远太过吊儿郎当,虽然任务也会按时完成,但却从来不主动训练异能,每次做好自己的任务就四处晃荡,于是魏痕就给陈之远定了几个陪练,专门负责他异能的训练。
   但陈之远怎么可能乖乖听话,转眼就用各种理由把“陪练”全都赶了个干净,到最后,魏痕放话,给他三天时间,自己选好陪练人选,否则每天任务加三倍。现在,已经是期限的最后一天了。
   烦得要死。陈之远抓了抓头发,然后突然想到一个人。
   “嘿嘿……”
   ·
   叶幕这边,他正在门口给陆晨收拾行李,他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