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60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60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50:51下载: TXT全本下载

然后,他就从他肩膀上慢慢滑落,不甘心地倒在了他怀里。
   999呼呼地往叶幕的脖子上吹了好几口气,叶幕则是一脸的复杂。
   999:“宿主大人在想什么?”
   叶幕摇摇头,叹了口气,“只是在想,颜绯的牙口还真不错而已……”
   ·
   自从和叶幕谈话之后,陆离微心中就有种莫名的不安,尤其是叶幕最后的那个眼神,那么复杂又那么悲伤。尽管很清楚颜绯绝对就是凶手,他亲眼所见,怎会有假?可叶幕说他会找到证据,证明他的哥哥不是凶手,那他,就姑且再等等吧。
   陆离微怔怔地坐在烛火旁边,心里想着一团又一团的事情……如果他真的杀了叶幕的哥哥,叶幕会怎么样?在叶幕心里,他的哥哥比他重要多了吧。陆离微不禁又想到颜绯当时挑衅的眼神,还有与叶幕那若有若无的暧昧,手忍不住慢慢收紧。
   他真的搞不懂叶幕的感情,他总是口口声声说喜欢他,那种真心实意的感觉他不相信是假的。可在他相信之后,只要他那“哥哥”一出现,他又会马上改口,全然不顾他的行为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伤害。如果更牵挂另一个人,他为什么事后又会来找他?
   可不管这些是真是假,其实主动权都不在他手里。虽然每次,他都告诉自己不要再受那只小狐狸的欺骗,可每一次,只要他出现在他面前,他就总会忍不住想相信他,相信或许在他的心中,真的有自己的一点点位置。
   陆离微苦笑地撑住额头,如今,或许连这一点点的位置,都即将要没有了吧。灭门之仇,或者杀兄之仇,无论哪一样都不是那么容易可以抵消,无论是对于叶幕,还是对于他自己。或许,他们真的是,无缘吧。
   无缘,两个字沉沉地砸在陆离微的心上,让他几乎没有办法呼吸。过往的曾经一幕幕浮现在他面前,叶幕无赖地挂在他身上的样子,他黯然神伤的样子,他深情款款的样子,还有他温柔地抱着他,让满池子睡莲花开的样子……这些曾经美好的记忆仿佛突然变成了一道道伤,这些伤血淋淋地让他睁不开眼看,却又让他忍不住心里念着,痛着。
   这时,窗户突然被打开了。陆离微警觉地抓起剑,看向来人。
   颜绯翩然坐在窗台上,红衣被风吹得扬起,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就是你啊,那个想杀我的?”
   陆离微的剑几乎是一下子就出鞘了,但刺出去之前,他却停住了。他知道,如果这一剑刺出,他和叶幕就真的完了。他们不再是或许亲密的人,反而可能会成为永远的仇人。
   以后叶幕也会用那种仇恨的眼神看着他吗?陆离微的心中闪过一丝慌乱。
   还是再等等吧,叶幕不是去找证据了吗?他自欺欺人地想。
   颜绯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眼里流露出几分轻蔑,戏谑道,“不是要杀我吗?怎么不来?”
   陆离微猛地抽回手,“你滚!我今天不杀你。”
   颜绯笑起来,“原来是个懦夫。”
   陆离微怒视他,“你说什么!”
   颜绯从窗台跃下,一边踱步一边摇头叹息,“虽说你根本也打不过我。可是你既然口口声声说要报仇,如今我都站在你面前了,你却连动也不敢动,这真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陆离微心烦意乱,颜绯明显是要激怒他,他不知他的目的,只能尽量忽视他。
   见他不回应,颜绯又道,“可怜你那凄惨死去的父母,他们一定怎么也想不到,他们的儿子竟是个连仇人在跟前都不敢出手的懦夫。”
   颜绯这句话仿佛一根导火索,瞬间点燃了陆离微心中本就摇摇欲坠的猜测。从梦境出来,他几乎已经确定颜绯就是凶手,第一次出手,叶幕用自己阻止了他,他当然下不了手;第二次,叶幕自己来找他,死死咬定其中必有误会,让他再等他几日,于是他就相信了他,暂且等他一等,可现在,颜绯却自己亲口说了。
   其实在他心底,他也早已经认定颜绯是凶手。只不过……或许真是因为他是懦夫,他害怕,当他真的与他哥哥交锋,他就真的完全失去叶幕了。可现在,这自欺欺人的理由也终于不在了。
   陆离微眼神森寒,颜绯却还在继续说,“不过你那父亲也的确不值得你报仇,临死前,他还死死抱着那只迷惑他的狐狸精呢,而你的母亲呢,为了救你父亲,死得可真是惨呐……”
   陆离微额头青筋暴露,刷一下重新抽出剑,狠狠怒视他,“你闭嘴!”突然,他看到了颜绯脖子上一抹暧昧的痕迹,想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急剧变幻。
   颜绯注意到他的视线,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然后笑了,笑容里满是甜蜜与无奈,“幕幕也真是,每次都咬得这么狠。”
   “每次……”陆离微的手微微发抖,想到过去的一次次,想到叶幕与他所谓“哥哥”不正常的亲密,他突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颜绯大喇喇地也不遮掩痕迹,嘴上在埋怨,实际上却炫耀似的将那个“爱的痕迹”袒露出来,笑道,“你不知道,幕幕每次都可热情了,总是缠着我要不停,就连我这个‘哥哥’,偶尔都招架不住呢……”
   陆离微的眼睛猛然充血,一直以来的猜疑通通化作真相,他再也没法欺骗自己,再也没法对赤裸的真相视而不见。哥哥,哈哈,原来是这样的“哥哥”。
   陆离微感到喉咙口一阵腥甜,不甘、嫉妒、愤恨在这一刻终于喷发出来,迅速淹没他所有的理智,面前人示威的笑脸是如此刺眼。原来他所不知道的日日夜夜里,那个口口声声说喜欢他的小狐狸都在与他的仇人恩爱缠绵,怪不得,他会极力阻止自己报仇,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颜绯还在火上浇油,“不过幕幕也太过任性,前段日子我不过和一只小妖多说了两句话,他竟然就生了气,跑到凡间找各种人气我,唉……”
   陆离微已经神志不清,听到颜绯的话更加像走火入魔了一般,他终于忍不了了,手中的桃木剑一剑刺出,带着迅猛的力道,毫无阻碍地直直贯穿了“颜绯”的心脏。
   殷红的鲜血喷涌出来,如同灿烂的彼岸花盛放在胸口。“颜绯”摇晃了两下,幻影渐渐褪去,变化出了一个青葱嫩白,黑眼迷蒙的少年。
   时间在这一刻骤然停了,叶幕的嘴角流出鲜血,生命力迅速地流失。桃木本是狐妖克星,更别提是千年桃木所造的剑,这么一下,不仅是把他所有的修为都废了个干净,连命都是保不住了。
   陆离微愣住了,眼里的血丝渐渐褪去,一向正气果决的星眸里全是难以置信。
   叶幕摇晃了两下,无力地倒在地上,陆离微一下子跪倒在地上,手忙脚乱地接住他。
   “为什么……”
   叶幕用力撑着眼睛,“我不想……你杀哥哥……又不能……阻止你……只能……”
   叶幕平复了几口气才继续说,“……把我的命……赔给你……”
   陆离微的眼眶发红,一点点晶莹涌上来,挂在眼角,如同最迷茫的露珠,“我不要你的命啊,我不要……”
   叶幕勉强笑了笑,“本以为……我可以一直撑着哥哥的外形的……没想到……你的剑可真厉害……”
   陆离微不顾脸上的泪水,徒劳地在叶幕体内输送法力,“你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
   在陆离微发疯一样传法的时候,叶幕突然又把一颗闪闪发亮的妖丹费力地递到他面前,“这个你收着……”
   陆离微眼睛睁得极大,他根本不知道叶幕是什么时候把这东西掏出来的,马上就颤抖地想塞进去,可叶幕的身体太虚弱,已经根本接受不了这样东西了。
   接连而来的巨大打击让陆离微几乎崩溃,叶幕却趁着这个机会把妖丹融入了他的体内,然后才如释重负地笑了,“这样,就像我一直都陪着你一样了。”
   陆离微脑袋发昏,天狐妖丹强大的力量突然注入他体内,这无数修仙之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他却觉得承受不住,他真的承受不住了。
   叶幕的神智逐渐抽离,在失去意识前,他死死抓着陆离微的手,“不要……再报仇……”
   陆离微慌乱地抱着叶幕,“小幕,不要……”
   叶幕还是在说,“不要报仇……”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好像一定要听到他答应。
   陆离微连忙答应了,叶幕终于放松一口气,软软地靠在他怀里,眼睛逐渐涣散,茫无边际地开始解释,“今日……一开始的话……其实都是……骗你……的……”
   陆离微只会点头,将自己苍白的脸紧贴着叶幕冷冰冰的侧脸,“我知道,我知道……”
   叶幕的手抓住陆离微的一片衣角,微微抬起,陆离微忙抓住他的手,放到脸上。
   叶幕轻轻触摸着他的脸,“道士哥哥……好喜欢你……”
   陆离微的心里一阵恐慌袭来,“小幕……”
   叶幕努力了两下,还是没撑住,缓缓闭上眼睛。一阵耀眼的光笼罩住他的身躯,紧接着,陆离微的怀里就只剩下了一只蜷缩的毛团,一只再没有丝毫生气的毛团。
   与此同时,木门“嘭”一声被打得粉碎,一身红衣的颜绯突然出现,他本赤红着眼,看到房间内的场景之后,他的脸却骤然苍白。
  
   第120章 鬼狐聊斋文
  
   颜绯第一次为自己从前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如果不是他从前太狂妄肆意,又为什么会有今日这样的报应?
   幕幕死了,还是为他而死。可笑的是,他一开始却还觉得,他是要杀他的。
   他站在客栈外的廊上,听着门内的小道士说他是杀害他全家的凶手,他定要找他报仇。而叶幕则一次次地为他辩解,最后终于“争取”到为他“证明清白”的机会。
   其实颜绯很清楚,叶幕也知道他其实就是凶手。那天梦境中的漫天大火里,他们隔着火光遥遥相望,他看到叶幕眼里的错愕和一丝震惊,看到他对着小时候的陆离微忍不住的心疼,只是当时,他太高兴了,在穿越无数个梦境,经历过太多太多无人知晓的孤独岁月之后,他终于还是找到了他的幕幕。
   尽管后来的过程不甚完美,但在最后,幕幕还是选择他,这让他感到欣喜若狂,同时也更加珍惜起自己当时那副“虚弱”的身体。虽然不愿意承认,可是他知道,如果当时不是因为他的虚弱,叶幕或许根本不会和他走。
   有时候,他觉得在叶幕心中,他是很重要的,否则他怎么会这么留恋地叫自己哥哥,怎么会不厌其烦地一次次说喜欢自己?有时候,他又觉得,他实在是可有可无的。在凡间的时候,他好几日不曾去找他,叶幕也并没有对他有过多思念。甚至在见到“主人”之后,他就毫不犹豫地放下了自己,万分亲昵地在“主人”怀中磨蹭,好像方才和他亲密缠绵的根本不是他。
   原来他们并没有什么不同。这是他第一次意识到这一点。也许他们所有人,对叶幕来说都没有什么不同。他们的地位,就如同变身小狐狸的时候叶幕所喜爱的毛线团,他们的存在可以取悦他,让他欢喜,但将他们抛弃,也只是再轻而易举不过的事。
   原来,他们都不过是玩具而已。可即使是玩具,他也想做最珍贵的那一个,做最让叶幕无法割舍的那一个。后来他用尽了各种方法,试图让叶幕也慢慢离不开他,他想让他也像他一样,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他好像是成功了。叶幕对他比一开始更亲近了许多,他会肆无忌惮地向他撒娇,不高兴了也会冲他发脾气,开心的时候还会抱着他的手指打滚。这是不是代表着,他的地位已经改变了呢?
   可在他忍不住欢喜的时候,叶幕却又给了他狠狠的打击。在满月下的崖顶,本应该是他的幕幕,抱着另一个年轻的小道士,笑着说,他是他的梦中情郎。
   那他算什么?那时,他是真的很想拉着这个屡次三番玩弄人心的小狐狸一起下地狱,他多爱他,就有多恨他。冲天的恨意几乎让他失去理智,可在最后,他却还是放手了。之后,由于身体的过分虚弱,他被卷入了梦蝶树的梦境,他回到了小时候,然后,他就看到了最最不一样的叶幕。
   最让人闻风丧胆的梦蝶树,却竟然构造了最让他沉迷的梦境。那里,没有什么慕容沉,也没有什么道士,只有年幼的他和他。他的眼里似乎真的只剩下他了,他会手把手教他法术,会笑眯眯地逗他玩闹,还会抱着他温柔地哄他睡觉。
   年幼的他理所当然地沦陷了,他也是。那时,他真希望这个梦境永远不要结束。或许是梦境太美,所以才显得后来的一切是那么残忍。
   叶幕又去找他的“梦中情郎”了。好,他忍,只要他还回来。然后他真的回来了,他假装自己根本没有发现,只希望他也什么都不要说,静静待在他身边就好。
   可叶幕说话了,还说了让他几乎心神欲裂的话。你怎么能在哥哥耳边,这么清晰地说你喜欢别人?怎么能在哥哥面前这么为另一个人黯然神伤,怎么能对哥哥说,“对不起”?
   你终究还是选择了他。当颜绯一口口喝下叶幕喂下的药的时候,他的心里一遍遍这么想着。刚开始,他很平静。叶幕的眼里有一丝不明显的紧张,他很想让他不要紧张,哥哥不是在喝吗?只要是幕幕喂的东西,不管是什么,他都会一口不落地喝完的。
   可在喝完的时候,当看到叶幕如释重负的表情的时候,他心底压抑的恨意与不平却像突然被点燃了,他本想将口中的药也给这只狠心的小狐狸尝尝,好让他知道,他的心里有多苦。他甚至想,不知道这药的毒性如何,够不够分量让他们一起下地狱?但在最后,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心软了,他不舍得让他死。
   带着所有的不甘,他狠狠咬上了让他伤心的小狐狸的脖子,小狐狸娇嫩的肌肤马上就破了。他听到叶幕在旁边叫痛,他却只是贪婪地吮吸他的味道,饥渴地舔舐这最后的狂欢,直到终于失去意识。
   他以为,他会死,但一想到他死后,他的幕幕就将完全属于另一个人,他又不甘心死去。他拼命挣扎,终于顺利从死亡中“逃脱”。可醒来后的一切却和他想象的不一样。
   幕幕的确去找陆离微了,却不是为了和他双宿双栖,而是——选择了替他去死。
   他带着兴师问罪的心,却看到了了无生气,蜷成一团的叶幕。这比他所想象的任何一个结果都更让他崩溃,都更让他无法接受。
   他这一生,杀人无数。但在那之前,他从来都不曾为从前的所作所为而后悔。他不怕报复,也不怕所谓的天谴。他知道,只要力量强大,所谓报复不过是蝼蚁愚蠢的寻死,天谴也只是小打小闹罢了。况且,他孑然一身,就是死了,又有什么可怕的。
   然而他的报应终于是来了。因为他犯下的罪孽,他的幕幕,傻乎乎地替他去死了。他不敢相信,只以为这一切是梦,他反复地叫唤他的名字,手里的小东西却再也不会回应他。
   那个道士在这时候居然还想和他抢,他几乎想一掌劈死他,可是他不能,幕幕不会想他这么做,他只能硬生生忍下杀人的欲望。更何况,他知道,错得最多的,其实是他自己。
   他,才是真正的凶手啊。他试着召回魂魄,却发现叶幕的灵魂竟然根本无迹可寻,就好像,他根本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一般。
   怎么会这样?他用尽了所有的办法,却始终没有办法再让怀中的小狐狸睁开哪怕一眼。他发疯一样地找术士,找灵丹妙药,甚至还闯去根本不主管妖族魂魄的地府,可是没有用,全部都没有用。他终于不得不承认,幕幕是真的离开他了,而且,连一丝痕迹都没有再留下。
   哥哥都还没有看你最后一眼,你怎么能忍心走得那么快?
   幽暗的地宫仿佛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座活死人墓,越往下,烛火的光就越暗,在最深最深的角落里,一身红衣的颜绯神色空洞地抱着怀中的小狐狸,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在这里待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就连他自己,也几乎觉得自己也早已成了一缕游魂。
   他想死,却又不敢死。幕幕的魂魄没有了,他死了又有什么用,他的魂魄再也找不到他。而且,他早已罪孽深重,假如失去了肉身,或许,他就真的要魂飞魄散了,到时候,幕幕怎么办呢?
   不知在绝望中沉浸了多久,突然,颜绯想到了崖上的梦蝶树。
   仿佛找到了最后一根稻草,颜绯踉踉跄跄地走到崖顶。原本金光灿灿的梦蝶树已经几乎完全枯萎了。
   以生灵精力为食的邪树,浇灌它最好的养分,自然也是强大的生灵之力。颜绯没有丝毫犹豫地把自己的妖丹从腹部挖出来。血淋淋的强盛妖丹一经挖出,梦蝶树果然马上就兴奋起来,摇曳着残余的树枝追逐着将妖丹的强大力量汲取到自己根部。
   金叶崖顶又狂风大作。
   半梦半醒间,颜绯感觉自己似乎获得了新生。他睁开眼,面前是耀眼的阳光,耳边是熙熙攘攘的闹市嘈杂声。
   他想到了什么,猛然看向脚下。
   紧闭的高大木门突然被小心翼翼地撑开了一条缝,一只小小的毛团从里面滚出来,东张西望地不知道在寻找什么东西。它挪动着小小的身躯想往市集里冲,可刚冲出一步,他就差点被来去匆匆的行人踩了个正着,顿时吓得毛都炸了。
   劫后余生的小狐狸蔫蔫地滚回角落里,蜷成一团缩在墙角,咋一看还以为是团被人落下的棉花球。它颤颤巍巍地伸出一根小爪子,对着阳光左瞧又瞧。虽然狐狸没有人的表情,可颜绯就是能感觉得到,小狐狸是越瞧越失落了,过了一会儿,小狐狸两只生气勃勃的狐狸耳终于耷拉下来,它不甘地最后望了眼对他来说实在太过复杂庞大的市集一眼,委委屈屈地开始往回走了。
   这时,小狐狸的跟前突然翩然落下一道红色的身影。不知道是听到了什么,它的耳朵猛然竖起,突然精神抖擞地抬头往上看。
   颜绯的心里一片酸胀,眼眶也湿湿热热的,他蹲下来,看着面露好奇之色的小狐狸,强忍着巨大的激动伸出手,将小狐狸托到手中,“幕幕,哥哥找到你了。”
   小狐狸一点也不怕生,遇到陌生人抓也不慌张,反而歪着脑袋,睁着眼亮晶晶地打量着他。突然,它注意到了什么,伸出小爪子,垫着小身体往上捧住颜绯的脸,笨拙地擦掉了那滑落脸庞的一滴晶莹。颜绯不由得愣了愣,叶幕还在继续动作,他艰难地稳住身体,靠近他的脸颊,然后“啾”地一声,在他的脸上轻轻亲了一口。
   “嗷嗷。”漂亮哥哥不要哭。
   颜绯猛得将叶幕捧在怀中,“好,哥哥不哭。”
   早晨的集市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有一只毛团子突然悄悄消失了。
   作者有话要说:  哥哥:苦逼的我,只能在梦里得到幕幕了,,作者君:咳咳,就算是梦,叶渣也是……咳咳咳
   第121章 末世逃生文
  
   叶幕又一次回到了系统空间,系统界面显示了当前世界的攻略进度与积分结算。
   叶幕对那些数字没什么感觉,倒是999很兴奋地看了许久,然后依依不舍地说,它可以进行最后一次升级了。
   叶幕摸摸999的脑袋,“那就去吧。”
   999泪眼盈盈,“可是又要好长时间不能和宿主大人见面了TAT。”
   叶幕对哭唧唧的小泪包没有办法,只能停止观看新世界的剧情,把感冒灵卷起来,很是好好安慰了一番,999于是在宿主大人的怀里哭了个天昏地暗。
   叶幕很奇怪,从前999也去升级过,却从来没有像这次这样哭过。好说歹说,总算把感冒灵安抚好了,临行前,小哭包眼泪汪汪地挂着小水珠,给了叶幕一张芯片,说是在下个世界中给宿主大人的保命技能。
   芯片在接触到叶幕的身体的时候就消失了,叶幕隐隐觉得肩膀有点痒,却没有深究,点击进入了下一个世界。
   在穿越前,叶幕还想着他特意挑选了一个末世来临前的时间,应该可以好好收集物资什么的,可在灵魂即将与身体融合的时候,他却突然感觉自己的灵魂受到了猛烈的撞击,紧接着,他就失去了意识。
   叶幕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倒在一块空地上,耳边有一种奇奇怪怪的类似从喉咙里发出的“吼吼”声,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一张极具冲击力的面孔就映入了眼帘。
   或许,也不能称之为“面孔”,那完全只是一团人脸模样的腐肉。这种生物,难道是……丧尸?什么情况?叶幕悚然一惊,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叶幕面前的丧尸睁着一双浑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