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59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59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49:19下载: TXT全本下载

心甘情愿地沉沦在梦境之中,甚至再也不想去夺取所谓的主控权,只想在这种幻梦之中一直沉浸下去。
   但是梦境终究有醒来的一天,当叶幕的血滴落在他脸上,那种窒息般的绝望几乎让他发疯,他知道那是梦,他一直都知道,也知道除了他,根本不会有“人”死在他的梦境之中,可他还是接受不了。从梦境中出来,他没有找到叶幕,他只好又回到梦蝶树中,去千千万万个被吞噬的人的梦境之中找寻他的身影。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找了多久,梦蝶树赖以生存的是这些人的精力,如今梦境被他一点点破坏,它的生命力也所剩无几。
   在最后,他终于还是找到了他,叶幕站在那里,迷茫地叫他,“哥哥。”
   周围的火焰与尖叫声都慢慢褪去,金叶崖上已经旭日初升,点点金光洒在枯萎的梦蝶树上,颜绯朝叶幕伸手,因为已经过了太久,他的心里还有点忐忑,“幕幕过来。”
   “叮,颜绯好感度95.”
   叶幕想了想,正想过去,身后饱含恨意的声音突然也在这时候响起,“杀我全家之人,是你!”
   叶幕猛然回头,只见陆离微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一身的白衣很是狼狈,他自己人都站不稳,还要跌跌撞撞挥着剑去刺颜绯,而颜绯却好像毫无察觉似的,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他还是站在原地朝叶幕伸手,目光温柔如水。
   叶幕刚想伸手拦住陆离微,系统提示音又响起了,“叮,陆离微好感度95.”
   叶幕满头黑线,真是够同步的。
   999捧脸状:宿主大人要哄谁呢?
   叶幕赏了看戏不嫌事大的的999一脑壳子,陆离微虽然一开始没完全恢复身体的灵活,但他的速度依然极快,叶幕阻拦不及,只能自己闪身挡到颜绯面前,千年桃木剑的剑尖险险停在叶幕身前,陆离微眉头皱的紧紧的,“让开!”
   叶幕不动。颜绯从后面抱住叶幕,因为连闯太多梦境,其实他的身体也十分虚弱,如果这时候陆离微要他的命,他不躲不闪的或许真的会没命,可现在,他却笑得十分开心,“我就知道,幕幕是不会让哥哥死的。”
   听到颜绯的话,陆离微的表情更不好看了,而颜绯却还挑衅地看了他一眼,眼神轻蔑,仿佛再说他根本无法与他相比。
   陆离微的手微微发抖,转向叶幕,狠狠说道,“让开!”
   叶幕的表情呈现出挣扎,身后是他的哥哥,面前又是他的爱人,他实在不知道怎么抉择,只能可怜巴巴地看向陆离微,“小离。”
   这个称呼是叶幕在梦境之中对他的叫法,陆离微想起那些日子,又想到如今他这样奋不顾身地挡在他的仇人面前,一种不甘与委屈从心底升起,他倔强地指着剑,“我最后说一次,让开。”
   叶幕咬着嘴唇,眼眶湿湿的,“他是我哥哥。”
   哥哥?陆离微冷笑出声,看着他们亲昵如恋人的模样,嘲讽地问,“他真的只是你哥哥吗?”
   叶幕不说话。颜绯将叶幕楼得更紧,明明已经不剩下多少气力,还不知死活地在叶幕的耳垂上舔了一口,说道,“我自然是幕幕的……好哥哥了。”
   陆离微的手猛地捏紧,叶幕没有反驳,只是沉默地看着他,眼神哀求。陆离微心里一直压抑着的嫉妒窜出来,夹杂着对仇人的恨,他几乎是没有犹豫地转换角度,又刺出了一剑。
   叶幕连忙抱着颜绯转过身,他有些生气了,眼神责怪地看着陆离微,口气也硬邦邦的,“你要杀他,就先杀我!”
   这是叶幕第一次用这种口气和他说话,这么冷冰冰的,这么不带丝毫的感情。陆离微突然明白了,他其实根本不在乎他的深仇大恨,而只因为他要报仇的人是他的“哥哥”,他就不再是他“最喜欢的人”,也不是他的“小离”,只是一个恼人又固执的凡人。陆离微的眼神骤然变得悲凉,无力地放下剑,像一个被人抛弃的孩子,“我怎么可能杀你。”
   叶幕眼神微闪,心里有点软了,颜绯马上就开始用力地咳嗽,点点血迹如红梅花绽放在苍白的唇角,叶幕忙扶住他,眼里的焦急不似作假。
   陆离微看着他们,突然说,“你的心里从来就没有我。”
   叶幕顿了顿,叹了口气,“梦蝶树中吞噬了无数人的梦境,他如今很虚弱。”
   陆离微摇摇头,眼神落寞悲哀,“你从来只看得到他。”
   叶幕见他已经没了杀意,专心地扶起颜绯,这家伙一开始为了装逼,硬撑着摆酷,现在已经连站都站不稳了。
   “他伤得很重,你先回去,我明日再去找你。”
   陆离微站在崖顶,日光下的他却感觉不到半分温暖,只有彻骨的寒冷笼罩在他周围。他看着叶幕离去的身影,伸手抚上自己的胸口,嘴角滑出一丝血迹,“我也,伤得很重。”
  
   第118章 鬼狐聊斋文
  
   叶幕一路送颜绯回寝殿,他的动作已经十足小心,可颜绯却还是越来越虚弱。等到他把人送回寝殿,颜绯已经气若游丝。
   999着急地满天飞,“怎么办,颜绯不是大boss吗,怎么会变成这样!”
   叶幕:“的确是消耗了太多的精神力,不过,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999:“最主要的原因是?”
   叶幕坐在床边,把颜绯满头青丝撩到一边,淡淡道,“最主要的原因是,他是装的。”
   999:!!!
   叶幕戏谑地看着演技精湛地扮演垂死病人的颜绯,说道,“谁让他还差5点好感呢,我只好顺水推舟地过来了。”
   999:“……懵懵哒,那宿主大人要怎么攻略?”
   叶幕眨眨眼,“颜绯要演,那我就陪他演。”
   叶幕趴在床边,慌乱地执起哥哥无力的手,圆润的黑色眼眸里一片湿润,“哥哥你不要死。”
   颜绯没有反应,只是脸色苍白地躺着。叶幕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任性会害得哥哥变成这样,虽然他喜欢各种各样的美人,可是哥哥的地位在他心中是不一样的,所以现在,他的心里又是自责又是愧疚。他呜呜叫了一会儿,哥哥仍旧还是毫无生机的模样,他终于忍不住了,崩溃地扑倒在颜绯身上,哇哇大哭起来。
   “哥哥我错了!你醒过来好不好呜呜呜……”
   颜绯被这个大型宝宝压得胸口气血猛地一窒,不由得暗暗庆幸自己不是真的“气若游丝”。叶幕不知道兄长的苦逼,不仅没有停止的意思,反而还哭得越来越惨烈,简直有把房子哭塌的趋势。颜绯在心里哀叹一声,若无其事地动动眼皮,然后按着脑袋睁开了眼。
   叶幕哭得起劲,根本没注意到心心念念的哥哥已经醒了,一颗颗金豆豆不要钱似的往下掉,看得颜绯心疼不已,又忍不住在心底泛起丝丝缕缕的甜意。
   这是为他掉的泪,幕幕是真的,在为他伤心了,这是不是代表,他在他心中,还是很有地位的呢?
   叶幕的眼泪让颜绯变得宽容。他忍不住想,叶幕还小,从妖族的年龄看,他连成年都尚且有一段距离,更别说是谈情说爱了。他不懂爱,只知道喜欢长得好看的人,所以只要他在他身边,总有一天,他会明白的。
   颜绯的心变得温柔地不可思议,他伸出手,轻轻擦拭叶幕眼下的泪珠,“哥哥没事了。”
   叶幕哽咽着倒在颜绯怀里,抽抽搭搭地道歉,“哥哥对不起,我错了。”
   颜绯摇摇头,“幕幕永远不会有错的。是哥哥太没用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颜绯眼睫低垂,仿佛有些落寞,他的身体还是很虚弱的,但为了不让叶幕自责,他就那么一直强忍着,只有到真的忍不住的时候,才拿拳头抵着唇瓣,轻微地咳嗽几声。
   这样做的结果自然就是,叶幕更自责了,马上开始把自己的宝贝都翻出来,“哥哥我有灵药。”
   颜绯朱唇微扬,把手忙脚乱的叶幕拥到怀中,“不需要灵药。”
   叶幕还是挣扎着翻找,“一定要快点把哥哥治好。”
   颜绯敏感地捕捉到“快”这个字,联想到叶幕与陆离微口头的约定,红色琉璃般的眼眸突然闪过一丝异色,“方才,我似乎听到幕幕和那个道士约好要见面了?”
   叶幕拿起这个瓶子晃晃放下,又拿起那个瓶子皱着眉观察,口气不甚在意,“是啊,明天。”
   颜绯眼眸猛地一暗,汹涌的情绪突然从眼底慢慢积压。叶幕没有发现,还很兴奋地掐着一颗药丸说道,“找到啦!”
   叶幕把这唯一一颗宝贝的药丸送到颜绯唇边,像喂小孩似的说,“哥哥张嘴,啊——”
   颜绯握住叶幕的手,“转魂丹?”
   叶幕眼睛一亮,“哥哥你好厉害,这个都知道。”
   颜绯淡淡把丹药推回去,“此物极为珍贵,幕幕留着吧。”
   叶幕却不肯,一定要他吃,推来推去,推得颜绯都忍不住笑了。叶幕却沉默了,然后突然红了眼眶,“哥哥你是不是觉得我的药不好,所以才不肯吃。”
   颜绯顿时手足无措起来,口里连连说不是,想擦掉叶幕眼角的水珠却被躲开。
   叶幕搅着衣角,“那你为什么不吃。”
   颜绯叹了口气,与叶幕额头相抵,眼里满满的无奈,“我是怕日后万一——”
   叶幕奇怪地看他一眼,“有什么万一,哥哥不会保护我吗?”
   “我自然会。”
   叶幕勾住颜绯的脖子,一脸睿智英明地说,“这不就得了,反正我和哥哥一直在一起,现在哥哥受了伤,当然是你吃更划算。”
   颜绯被“和哥哥一直在一起”这句话吸引了心神,忍不住在心底反复咀嚼着这几个字,叶幕方才的话说得随意而理所当然,但这反而比他任何“正正经经”的承诺更真实,这种感觉让颜绯甚至有点不敢相信,幕幕他,真的会一直陪着他了?
   叶幕没理会颜绯的内心活动,又重新拿起小丸子,蹭到颜绯怀里,眼睛亮晶晶地把药丸一点点推进颜绯唇中,“吃了病就好了呦。”
   药丸的滋味并不好,苦苦的带着点未开的涩意,颜绯却觉得这点苦涩还来不及化开,就全部变成了缠缠绵绵的甜意,伴随着叶幕明亮的笑意蔓延到心底,仿佛滋生出无尽的春意。千丝万缕的生机拉着着他的五脏六腑,好像春天已经提前来到。
   叶幕喂完了药,总算松了口气,可他还没来得及擦擦额头的虚汗,颜绯的吻就覆盖了下来,带着霸道的缠绵与刻骨的温柔,卷起他的舌头就开始用力吸允。
   就算一上来就舌吻,哥们你也先漱漱口啊。叶幕被口里的苦味冲击得眼泪都出来了,拼命地往旁边躲,颜绯却铁了心地要与他“分享”,一手牢牢扣住他的脑袋,还源源不断地渡过苦涩的药汁。
   等到一吻完毕,叶幕才是真的气若游丝。他伸手抹了一把嘴,眼神控诉,“好苦……”
   颜绯把叶幕的手包住,掰开手指含在嘴里,媚眼如丝地说,“很甜……”
   叶幕的脸腾地红了。颜绯此时侧躺着,衣襟早被他有意无意地扯开,他一边用那双媚眼一动不动地勾着叶幕,一边用舌头一根根津津有味地舔着他的手指,一只手也悄悄移到了叶幕的后背,一点点往下滑到腰窝,在那里不轻不重地挠着。
   这样的暗示再明显不过,可是叶幕倒是奇了,就算是灵丹妙药,药效也没有那么快的,颜绯这是不想演了?叶幕咬着嘴唇,害羞又渴望地稍稍离开颜绯,“哥哥你身体还没好,下次吧。”
   颜绯伸手一抓,叶幕就跌落到了他身上,颜绯将叶幕紧紧扣着,无可奈何地说,“是啊,哥哥还很‘虚弱’呢。”
   叶幕吐出一口气,一脸割肉的悲惨表情,“那……嗯……”
   叶幕话还没说,就被颜绯按着往他的炙热上贴,极大的刺激顿时让他说不出拒绝的话来。颜绯卷起叶幕的耳垂在嘴里反复碾磨,然后缓缓说道,“哥哥很‘虚弱’,所以,只能让幕幕主动了。”
   叶幕:……会在人家房顶做爱的妖孽,果然没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颜绯说让他主动,就真的定力超好地躺在底下,让叶幕一个人涨红着脸做尽羞耻的事情。可惜叶幕这个身体体力不济,所以一轮都还没到就已经软倒在颜绯身上。
   没得到满足的叶幕委屈到不行,可怜巴巴地暗示颜绯动一动,颜绯却像没看到似的,只顾着在他身上四处点火,他只好又起来。
   到最后,好不容易稍微得到了点满足,叶幕已经连抬起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颜绯把自己深深埋在叶幕体内,叹息地教导幕幕日后定要加紧修炼,然后就开始猛力冲刺,一点也没有了刚才病怏怏的样子。
   被那么反复折腾到天亮,叶幕简直比颜绯还虚弱了,整个白天都在沉沉地睡觉。
   日落时分,叶幕终于醒了,颜绯不在。
   999着急了一天,这时候才嘤嘤的扑进叶幕怀里,“宿主大人今天还要去见陆离微吗?”
   叶幕的身体还软绵绵的,夹起999一撮毛撸顺,“你觉得我今天去得了吗?”
   999“蹭”一下害羞地毛都卷起来,“不,不能。”
   叶幕笑了笑,“就算有力气去,我也去不了,颜绯不会让我去的。”
   999像突然开窍了似的,惊叹道,“怪不得昨晚!……”它说不下去了,急匆匆换个话题,“那宿主大人怎么办?”
   叶幕懒懒地翻个身,“今天不能去,三天以后去。”
   颜绯已经攻略成功了,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三天后又是一个月圆夜,虽然没有十月十五严重,但也是他离开的好机会。
   ·
   这几日,叶幕一直都很乖,就好像他已经完全忘记了陆离微,也不再想着离开哥哥去外面,这让颜绯不由自主地放下心来。十五半夜,颜绯担心魔火失控,果然又一个人悄悄出去了。
   叶幕三两下把衣服穿好,恍然想起,他似乎和月圆夜特别有缘分。
   宫中的阵法对叶幕来说不值一提,从离开金叶崖到敲响陆离微的门,总共也没有耗掉半个时辰。
   夜已经很深了,陆离微却还没睡,客栈房里的烛火透亮地燃烧着,映出一个孤单落寞的身影。
   少年的侧脸在俊秀中透着股锋利的锐气,他似乎已经很疲惫了,却仍旧睁着一双熬红的眼睛,心神恍惚地看着墙壁上自己的倒影一动也不动,直到他听到了敲门声。
   他就像一下子被打开了开关,手忙脚乱地从椅上站起来,因为太过激动,他站起来的时候还失手打翻了烛台,幸好他反应快,才没让烛火跌落在木板上。
   他疾步走到门前,手还微微颤抖。透过纸糊的木门,他可以看到那人的身影,小小的,只到他的肩膀,他只用一只手就可以把他圈在怀中,可是,他希望被抱着的对象,却并不是他。
   陆离微的眼眸一瞬间黯淡下来,苦涩的滋味灌满他的胸口,但他硬是作出了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然后才打开了门。
   “有事吗?”陆离微冷冷地问。
   叶幕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得出结论:外强中干。然后就完全忽视了陆某人的故作冷漠,嬉皮笑脸地挂在他身上,“有事啊,想你了嘛。”
   陆离微被吓了一跳,左右看了看,却没有推开他,往后退着关上了门。
   烛火摇摇晃晃,门内的两人倒还是规矩的,进去之后不久就分开了,隔着木桌相对坐下。
   颜绯轻手轻脚地落在廊上,听着门内两人的低语,他疲惫地靠着旁边的廊柱,目光里有一丝悲凉。
   叶幕与陆离微的对话结束地出奇地快,颜绯赶在门打开之前就转身回去了,他来得悄无声息,走得也不留一丝痕迹。
   门打开后,叶幕的表情闷闷的,陆离微则有些欲言又止。踌躇半晌,陆离微想说点什么,叶幕却不听,表情黯然地看了他一眼,陆离微突然感到一丝心惊。他来不及说任何话,叶幕就快速地消失了。
   作者有话要说:  叶幕:身负家仇的少年啊…
   作者君:你一定会后悔呀…(突然觉得自己似乎不是亲妈?)
  
   第119章 鬼狐聊斋文
  
   叶幕发现,他竟然遇见了一个无解题。
   颜绯灭了陆离微全家,又和他有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不管站在哪种立场,陆离微都不会想要放过他,这是人之常情,他虽然强行和陆离微保证其中有误会,但是纸总是包不住火的。
   叶幕的脑海中晃过那张艳若桃李的面孔,想到他在梦境中小不伶仃的模样,再想到他在原文中悲惨的结局——被陆离微杀死之后,颜绯被妖族生生挖出妖丹,尸身又被小妖分食,下场比五马分尸还要惨。
   别看陆离微现在手上只有一把桃木剑,可是有时候,男主光环真的是不可捉摸的。
   在和陆离微交谈的时候,系统提示颜绯也来了,叶幕原以为按他的性格会闯进来,可他没有。他不仅没有,还抢先在他们出门前就离去了,叶幕开门的时候,只来得及看到那缕匆匆忙忙一闪而逝的红色衣角。
   “唉。”叶幕叹了口气。
   999:“宿主大人肿么啦?”
   “略微有点心疼。”
   ·
   金叶崖上那棵金灿灿的梦蝶树已经几乎完全枯萎了,满月的月亮圆得出奇,将整个宫殿都照得透亮。
   叶幕走进空荡荡的宫殿,不知是不是错觉,这里似乎更冷了。
   颜绯面无表情地坐在床边,琉璃妖瞳空洞洞的,他的手上拿着一只毛团,那是叶幕在兽形的时候最喜欢的玩具,而现在,它已经被遗弃在了这里。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颜绯连忙闭上眼睛,呼吸均匀地开始“睡觉”。
   叶幕俯视着颜绯全神贯注的“睡颜”,他从呼吸到表情无一不是完美的熟睡模样,甚至连睫毛颤抖的频率都小心翼翼地维持在一个很正常的频率,就好像他真的是睡着很久了,就好像他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现,就好像……他生怕被人发现,他有多清醒。
   叶幕的脸上带着与他不符的忧愁,一次会面下来,他与心上人不欢而散,虽然短暂地得到了一个保证,其实是谁也没有说服谁,他只好一个人又灰溜溜地回来了。
   半晌,叶幕把头靠在颜绯胸前,闷闷地说,“哥哥,我真的好喜欢陆离微。”
   颜绯的睫毛颤了颤,感觉自己的心撕裂一样的疼。
   叶幕还在继续说,“你为什么要杀了他全家呢?”
   颜绯没回答,他在“睡觉”,自然无法回答。说完这句话之后,叶幕很久都没有说话,颜绯几乎都要以为他也睡着了,还想着夜里凉,要给他再盖一床被子。
   这时,叶幕又说话了,他说,“哥哥,对不起。”
   颜绯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他想到了他在廊上冷风中听到的话,其实他很清楚,叶幕也很清楚,人是他杀的,并没有什么可解释。即使是强行自欺欺人,也终究隐瞒不了多久。他和陆离微之间,叶幕必须只选一个。
   所以现在,你还是选择放弃我了吗?
   ·
   第二日,叶幕端来一碗药,药汁浓黑看不出成分,叶幕说,是帮助哥哥恢复元气的。
   颜绯淡淡看着,眸中漾起涟漪般的笑意,让叶幕喂他。
   叶幕皱了下眉头,却没有拒绝,靠在他身边,一点一点把苦涩的药汁送进颜绯嘴里。
   颜绯平静地吞下成分不明的“补药”,像品尝世间最美味的珍馐一般,苦涩的滋味漫过舌根,涩到心底,让他发酸,发苦。他想到叶幕偷偷摸摸往药汁中撒粉的样子,心里苦笑,原来真的有人,可以让他明知是毒药,还心甘情愿地喝下去。
   终于最后一勺药汁都被喝尽,颜绯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不清醒,叶幕如释重负地起身,好像完成了一件无比艰巨的任务。
   注意到颜绯在看着他,叶幕笑起来,轻盈的光点落满他的眼瞳,“哥哥睡一觉,醒来就没事了。”
   颜绯死死撑着不让自己睡着,看到叶幕的笑脸,他的心中突然涌上一股暴戾,睡一觉,然后你就和别人在一起了是吗?
   他猛得拉过叶幕,凶狠地想让这个无情冷血的小坏蛋也尝尝那种苦不堪言的滋味,可在最后,他还是停住了,自己咽下苦涩的药汁,转而将唇移向另一处地方。
   叶幕本来想等着颜绯睡着就把他搬到密室去,突然,他感觉到脖子一阵剧痛,忍不住就“啊”地叫出声,原来颜绯竟然在昏迷前狠狠咬住了他的脖子。叶幕挣脱了几下,根本逃脱不了,于是只能由着他咬着,心里满满的无奈。
   颜绯好像用尽了全身仅有的力气,带着一种要将他吞吃入腹的狠劲用力咬着,这份力道里饱含他全部的恨意,又填满了他无可诉说的爱与绝望。
   “我……恨你……”叶幕听到颜绯在他肩膀上咬牙切齿地说出这三个字,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