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58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58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48:04下载: TXT全本下载

畔,还有那一声声不间断的“我爱你……我爱你……”
   黑暗中,身材修长完美的青年侧躺在床榻之上,魅惑狭长的琉璃色瞳孔里闪着迷恋的沉醉,却又无端让人感受到一股绵密如丝的悲哀,“为何你偏偏对我如此残忍……”
   叶幕嘤咛了一声,躲开脸上让他不适的抚摸。
   青年幽幽叹了口气,“罢了,如果这是你想要的……”
   “若是能一直都这样,那该有多好……”
   第二日,叶幕醒来的时候隐约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颜绯还好好躺在他怀里,他想了想没想起来,也就作罢了。
   叶幕到来之后,颜绯的日子好过了许多。因为作为颜绯所有痛苦根源的火凤公主,她的精力已经完全不在折磨颜绯身上,反而每日都在费尽心机地打扮自己,然后殚精竭虑地寻找各种与叶幕独处的机会。
   当然颜绯也不是吃素的,他看准了他娘最近没空找他的茬,也不想在叶幕面前露出那种疯婆子的样子,于是每次都会恰到好处地出现,然后软磨硬泡地夹在两人中间,再加上叶幕也是向着他的,所以他屡屡都能得手。
   叶幕就像一个真正的哥哥,会指导他学习法术,会在他饿了的时候给他准备美味的晚餐,还会每天晚上抱着他哄他睡觉……过去痛苦的日子仿佛一下子成为了回忆,他感觉自己每天都在更深地沦陷在梦里面,一个名为叶幕的美梦。
   原本日子就在这样的平淡之中过去,可有一天,等颜绯做完了母亲安排的事务,急匆匆地赶回来的时候,他突然看到金叶崖上一片翻腾的火海。
   颜绯心里一咯噔,然后就开始迅速地往上冲。他怕他赶不及,就会看到他这辈子都不想看到的场景。
   越往上,火焰带起的黑烟就越浓。崖顶有几个身穿金衣的人站在那里与一名女子对峙,那名女子正捂着胸口,是他的母亲。叶幕不在!
   颜绯还欲要往上冲,一只手从暗中伸出来,将他抓住了。
   叶幕捂着颜绯的嘴,有点复杂地看了眼崖顶。
   颜绯见叶幕安然无恙,这才恍然想起自己的母亲还在山顶,她从小虐待自己,几乎从来也没待过他一天好,她简直丝毫也担不起“母亲”这一个名字。
   可是,火凤一向记忆得早,当他还在她腹中的时候,她却是个会温柔地抚摸他,给他讲天南海北的故事的母亲。
   虽然痛恨她的无情,虽然嫌恶她的疯疯癫癫,虽然也幻想过亲手杀了她,可颜绯从未想过有一天,这个女人居然真的会死在自己的面前。看到那些人突然又往他母亲身上重重打了一击,那单薄的身影就无力地跌倒在地,颜绯终于忍不住了,猛得又想往上冲。
   叶幕暗道不妙,连忙抓住他。可山顶的人却已经听到了动静,如鹰隼般的目光精准地捕捉住了他们。
   叶幕定住颜绯迅速逃离,对他来说,这不过是梦境,可颜绯不知道,他越是在乎,就越容易沉浸其中。
   山顶的人似乎想追,却被一只火凤缠住。火凤撩开巨大的翅膀,第一次像一个母亲一样保护了她的儿子。在燃进最后一丝魂火的时候,火凤心有不甘地发出一阵嘶鸣,尽管已经走远,颜绯还是听清了,她说的是,“一定要替娘杀了那个负心汉!”
   颜绯很快挣脱了叶幕奇烂的法术,怔怔地站在原地,他感觉得到,那个女人是真的死了。
   他迟迟不肯再走,叶幕只能陪着他等。这时,崖顶突然闪过一道寒光,紧接着,一只寒光粼粼的利箭就破空而来。
   这只箭的速度太快,颜绯没有反应过来,等他怔怔回过神来,他已经被一个人护在了怀里。
   颜绯颤抖地看着自己手上的鲜血,根本不能相信这是真的。
   叶幕叹了口气,弹了下他的脑袋,“你这个孩子啊……”
   颜绯的眼泪流下来,死死撑着叶幕的身体,“这不是真的,我不相信……”
   叶幕艰难地笑了一下,“的确不是真的。”
   颜绯怔住,叶幕道,“你记住,这是你的梦,所以一切都是假的,你只要醒过来,就能再看到我。”
   “是梦……吗……”
   叶幕的身体已经渐渐透明,他最后朝颜绯笑了一下,“要快点醒来啊,我的……哥哥。”然后,他就消失在了原地。
   颜绯望着自己空了的手,怔怔地站起来,整个空间突然开始扭曲。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之叶渣渣受伤了没999:嘤嘤嘤,宿主大人小九给你疗伤
   叶渣渣(奇怪ing):为什么要疗伤?
   999:宿主大人流了好多血!
   叶渣渣:这个……其实有一个技能,叫做幻术……
   999:……
   叶渣渣:血流得多一点,才印象深刻嘛
   作者君:唉,可怜的小颜绯
   哈哈,怕有些同学误会,解释一下。颜绯的梦,只有颜绯自己受伤才会是真的,作为外来者的叶幕本体是不会真受伤的哦,在梦里“死了”,也最多就是从梦里弹出来而已啦。
  
   第116章 鬼狐聊斋文
  
   从颜绯的梦境中出来,叶幕却并没有回到金叶崖,而是被传送到了一个热热闹闹的集市之中。
   这里又是哪里?叶幕好整以暇地在墙角靠着,歪着头看来来往往的人群。
   如今正是清晨,是集市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一个丫鬟打扮的小姑娘手里牵着个小胖墩,小胖墩手里握着串糖葫芦,一下一下舔得津津有味。
   突然,小胖墩停住了,站在原地看着不远处的墙角,圆溜溜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末了,他还傻乎乎地笑起来。小丫鬟见少爷不走了,还当是小少爷又看上了什么新的玩意,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发现墙角根本就空无一人。
   小丫鬟顿时感到背上有些发寒,忙拉扯着还在傻笑的小少爷就要离开,生怕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上。小胖墩本来不肯走,墙角那人却冲他摇了摇头,并用口型说待会儿去找他,他这才磨磨蹭蹭一步三回头地和丫鬟走了。
   小丫头和小胖墩走后,叶幕慢悠悠从墙角中走出来,旁若无人地行走在集市中。身旁有各种行色匆匆的人,却无一例外地对他视若无睹,他仿佛一缕游魂,飘荡在这个不属于他的梦境之中。
   999趴在叶幕肩头,“陆离微小时候好……圆啊。”
   叶幕:“说得挺隐晦……是有点,胖吧。”而且看起来,胖得也很有道理。光是他在墙角靠着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到陆小胖子缠着他家小丫头买了酥饼,桂花糕,蜜饯等等等等,简直是恨不得把看到的零食都填到肚子里,怪不得能胖成那样。
   不知道陆离微的梦境,又是怎么样的?
   晃荡了大约一刻钟,叶幕就来到了陆府门前。从市集上的琐言碎语中叶幕知道,最近似乎是要过春节了。陆府门前有几个小厮,正扶着爬梯张罗着挂红灯笼。
   叶幕笑了笑,当着他们的面穿墙进去了。
   辗转找到陆离微,小胖墩已经吃完了糖葫芦,转而捏着根麦芽糖。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院子里,看上去有点寂寞,又有点自得其乐。往常这个时间,父亲都会来教他练剑,可最近,父亲新纳了个妾,于是就没时间陪他了。
   叶幕看了半晌,越看越觉得这根麦芽糖像极了一只小狐狸。
   叶幕缓缓走到犹自吃得开心的小胖子面前,轻轻咳了一声。
   小胖子傻乎乎地抬起头,嘴角还粘着点黄色的糖浆。看到叶幕后,他的脸突然红了红,仿佛有点不好意思似的把麦芽糖往身后收了收。
   叶幕唇角微弯,抬手把那点糖浆抹了。
   小胖子呆呆地看着弯下身来的叶幕,心中有股不可名状的感觉。他明明没有见过这个哥哥的,可为什么他总有一种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很久的感觉呢。
   叶幕微笑的时候很温柔,黑亮的眼眸中仿佛荡漾开让人心颤的水波,小胖子看得呆了,直到叶幕朝他眨眨眼的时候,他才不要意思地看了下自己的鞋尖,然后又从下往上偷偷瞄着叶幕,腼腆地说,“哥哥你真好看。”
   发现叶幕听了他的话笑得更开心了,小胖子又大着胆子问了句,“哥哥,你是谁?”
   叶幕的眼里闪过一丝狡黠,手搭在陆小胖肩上,半真半假地说,“我是你未来的夫君哦。”
   小胖子手里的麦芽糖“啪嗒”一声掉了。
   ·
   陆小胖子最近遇到了一个很神奇的人。那个人长得很好看,简直是他见过的人里面最好看的一个,可是似乎除了他自己,就再也没有别人能看到他了。那个人笑起来的模样特别像他最喜欢的小狐狸,他还自称是他未来的夫君。
   他们约好每日见一面,每次见面,漂亮的大哥哥都会满足他的一个愿望,不管他说的有多么异想天开,他都能一一为他实现,他好像无所不能。他想看海,他马上就能带他飞到海边踩浪花;他想看日出,一睁眼,他就能看到一缕朝阳从远山缓缓露出圆顶。
   怀着雀跃的心思,这一天,陆小胖又来到了他们相约的地方,这么多天,他和那位大哥哥也已经混熟了。
   江南的春天来得总是尤其地早,春节还没到,碧草丝却已经钻出了地面,嫩绿色点缀着灰褐色的土面,让人感觉到属于春天的生机已经悄悄来临。
   那人今日穿着一身绿衣,衣摆处画着几株浅草,随着风轻轻飘动。他在阳光中回眸,整张脸庞也仿佛一同镀上了一层金边。叶幕的眼里带着笑意,轻声问道,“今日想做什么?”
   陆离微的眼里满是星光,今天是春节,晚上会有一个大宴会,但爹娘都太忙了,根本没时间陪他,他想让叶幕和他在一起。叶幕当然同意了。
   宴会不像叶幕想象中喜庆。陆离微的母亲面色不太好地坐在正中,她旁边的夫君却不住地与另一位貌美女子调笑,看上去好不快活。主母阴沉着脸,旁边的下人也战战兢兢的。只有陆离微一个人还是很高兴,叶幕就坐在他旁边,只有他能看到他,这种感觉实在新奇,还有一种古怪的满足感。小胖子一面吃东西,一面看着叶幕直笑,觉得这简直是他过得最开心的一个春节。
   叶幕看了两眼陆离微父亲身边的女子,那一身的妖气让叶幕想忽视都难,他突然想起陆离微似乎就是在春节这天家破人亡的,所以,凶手就是那只狐妖?
   叶幕想了片刻,于是商量着让陆离微离宴。之后不知会有什么事情发生,陆离微是万万不能受伤的。
   陆离微似乎也想离开了,一看叶幕的暗示,马上就兴高采烈地拉着他的手走到自己的房间,偷偷摸摸拿出一个小陶盆,里面点缀着几片叶子,一条小金鱼正翻着肚皮漂在上面。
   陆离微显然没想到这一点,顿时有些愣住了,继而变得有点委屈,圆溜溜的眼睛里湿湿的。
   叶幕哄了小孩好多天,也已经哄出经验来了,眼看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就要掉下泪来,叶幕微微抬手,从指尖流出一点灵力,输送到小鱼体内,小鱼的身体马上就颤了颤,紧接着,陆离微就眼睁睁看到原本死得透透的小金鱼居然一瞬间活了过来。
   他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真的没有看错,霎时就震惊了。
   叶幕笑着揉揉他的脑袋,心里却在计较着时间。
   陆小胖子仿佛从这件事里看到了无限的希望,他蹭蹭蹭跑过来,拉着叶幕的衣角,竟然是要拉着他再去给后院池子里的鲤鱼们也来个“复活大法。”
   叶幕没法子,跟着走了,然后感慨万千看着池子里三三两两漂浮着的死鱼,而小胖子还在旁边委委屈屈地纠缠自己的衣角,说明明他每天都有给他们喂食,小鱼怎么就都死了呢。
   叶幕很无奈,又不能说人家是被你喂死的,不然又要伤到小孩的自尊心了。叶幕蹲下来,把小孩放手上掂了掂,叹了口气,“真是太肥了。”
   小胖子顿时更委屈,“哥哥你嫌弃我。”
   叶幕一本正经道,“再胖下去以后就不要你。”
   小胖子气得不理他。
   叶幕笑了一声,然后慢悠悠说道,“还好我还抱得起。”
   话音刚落,小胖子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悬浮了起来,然后落到了一个散发着馨香的怀抱中。
   小胖子屏住了呼吸,虽然叶幕常常抱他,可是每一次,他都还是会忍不住心跳加速,甚至连刚才要叶幕做的事也忘记了。
   他忘了,叶幕没忘,这或许也是他最后一次这么当他的许愿石了。叶幕的腿上坐着个圆滚滚的小胖子,手指微抬,往水池子里撒入一点星芒,星芒隐没水中,整个死气沉沉的池子仿佛都活了过来,翻着肚皮的小鲤鱼仿佛从沉睡中醒来,尾巴微微一动,就翻着身子活了过来,一窜游到了水底,又慢悠悠吐着泡泡钻上来。
   小胖子马上就被吸引了目光,惊叹地捂住嘴巴,发出一声声生动的“哇!”
   叶幕瞥了他一眼,感觉自己似乎成了个养娃专业户,嘴角却忍不住勾了勾,然后继续朝水池子里缓缓勾着手指。
   小胖子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水池,只见原本没精打采漂着的荷叶也突然间有了无限的生机,原本泛黄的叶片慢慢转绿,继而变得饱满,从水面慢慢往上升。荷叶间抽出了花苞,速度极快地展开粉嫩的花瓣,瞬息之间,整个池子的莲花竟然都开了。
   浅浅的月光下,完全不合时令生长的莲花朵朵盛开,随风摇动,仿佛花神突然降临人间,所到之处,遍地花开。小胖子愣愣地看着这一切,一根微凉的手指捏了捏他圆乎乎的脸颊,戏谑好听的声音响起在他耳畔,“喜欢吗?”
   陆离微呆呆地转过头,叶幕的脸近在咫尺,白皙的面庞在月色下显得更美丽,他正温柔地看着他,眼里满是包容与宠溺。这样的眼神,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感受过了。自从父亲有了新的喜欢的人,自从母亲每日都在房里生闷气,自从他从一个千疼万宠的小少爷,变成一个再也没人理的小孩。
   但是这个人,是不一样的。他仿佛是为了他而出现的,只有他能看到他,他会满足他一切的要求,也会纵容他的一切,将来,也会和他一直在一起。
   一直在一起,只有他们。这几个字似乎触动了陆离微潜藏在心底的某样东西,一种欣喜的波澜油然而生,迅速扩展到他全身。就好像很早以前,他就这么渴望过,而现在,这个梦想终于实现了。明明应该很高兴,陆离微却觉得鼻子突然又有点发酸,忍不住伸出小胖手揉了揉眼睛。
   “真是个爱哭鬼啊。”长大以后冷冰冰的人,小时候竟然是个小哭包,真是反差到有点——萌了。
   叶幕又取笑他了,小胖子却不计较,只是有点害羞地扎进叶幕怀里,“哥哥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叶幕挑眉,“胖就算了,记性还不好,那可要不得。”看到小胖子又要有小脾气了,叶幕才收了玩笑意味,点着他的鼻子说道,“因为我是你未来的夫君啊。”
   第一次听,小胖子只当是玩笑话,现在再听叶幕这么说,他却是有些不满了。黑亮的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小胖子思忖了一会儿,突然说道,“不对,应该我才是你夫君。”
   “……噗。”
   小胖子不管叶幕的取笑,已经在心里盘算着身为一个夫君的修养。叶幕看他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感觉更好笑了。
   这时,主厅突然传出一声尖叫。叶幕眼神一暗,来了吗?
   小胖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疑惑地往那方向看了看,还以为不是什么大事。可是没过一会儿,冲天的火焰就从大厅燃起。
   熊熊烈焰中,一身红衣的妖精懒懒地躺在屋顶,无数焦黑的尸体倒在他的脚下,他却只是那么看着,眼神漫不经心地逡巡过哀嚎嘶鸣的人群,对他们的痛苦挣扎没有一丝波动。
   过了一会儿,他好像找到了想要的东西,指尖一勾,一颗珠子就缓缓升起。最后落到了他的手中。他看了几眼,似乎是不太满意,眉头一皱,底下的火马上烧得更旺了。
   作者有话要说:  叶幕:唉,苦恼。
  
   第117章 鬼狐聊斋文
  
   叶幕看到颜绯手中的珠子的时候就明白了,八成是颜绯在寻找寒冰果的途中感应到了极寒的气息,顺路就找到了陆离微的家。他又一向是懒得麻烦的主,能一把火了事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多花一分精力。
   怀中的小胖子已经反应过来了,马上就挣扎着往前跑,叶幕一个抓不住,竟然被他挣脱了。
   陆离微使劲地跑,圆圆短短的身子东倒西歪,却仍旧坚持着往前冲。滚滚浓烟迎面吹来,熏得他的眼睛不住流泪。远远的,他看到无数熟悉的人影嚎叫着满地打滚,那个被火烧得满地打滚的是常常给他偷偷塞糕点的胖厨娘,那个背着一团火奔走惊叫的是每次上街都被他扯着买零食的丫鬟姐姐,那个被倒塌的房檐压得动弹不得的是总在他身后踉踉跄跄追着他跑的瘸腿小厮……太多太多的人,太多太多的回忆,仿佛都在这场从天而降的火焰之中即将化为灰烬。
   陆离微怔怔地站在原地,这种感觉是如此的熟悉,就好像很久很久以前,这些事情就已经发生过,可即使是再发生一次,那种痛苦与绝望却仍旧没有丁点改变。
   冲天的火光把天空都照亮了一半,往昔华贵优美的亭台楼阁通通付之一炬,屋檐倒塌,砖瓦坠地。叶幕好不容易找到陆离微的时候,他正痛苦地抱着头,身上光影明灭,胖胖的小身躯逐渐抽长,重新变成了那个年轻的小道士,可他却仍旧像幼年惨遭家庭变故的小孩子一样,睁着迷茫而绝望的眼睛,瑟瑟发抖地蜷缩在地上,甚至连旁边坠落的火柱都没有注意到。
   叶幕飞快地跑过去,抓起陆离微将他护在怀里,背心正正被灼热的火柱击中,甚至能闻到肉体烧焦的味道。
   陆离微似乎还在梦与现实中交错,看着叶幕的脸,茫然地叫了一声,“叶哥哥?”
   叶幕的额头冷汗直冒,虽然是梦,他也不会真正受伤,可是那种疼痛,还真是实实在在的,可陆离微的状态比他更不好,明明身体已经不是小胖子,可是他似乎根本没意识到,也没有真正从梦里走出来。怎么回事?叶幕轻轻拍着他的背,哄道,“小离不要怕,这些都是假的,只是在做梦而已。”
   “做梦……”陆离微抱紧叶幕,口中喃喃自语。叶幕继续哄,慢慢的,他的眼神逐渐开始清明。
   这时,一道强大的威势突然压迫而来,叶幕忙替陆离微挡住,抬头一看,正是刚放完火的颜绯。他一袭红衣胜火,妖异的红瞳流转着动人的波光,他的眼里满是惊喜,就仿佛为了这一眼,他已经寻找了千年万年。
   “幕幕,哥哥终于找到你了。”
   叶幕站起来,不动声色地掩住陆离微的身形,怪不得陆离微即使身体变回来,神智依然很难变得完全清醒,原来梦境的主控权被颜绯分走了一半。
   叶幕一副疑惑他怎么会出现的样子,说道,“哥哥?”
   颜绯笑起来,仿佛朵朵荼蘼花开,艳丽妖娆又深情缠绵,“是我。”在最虚弱的时候,他被拉扯进过去噩梦般的岁月里,那时,他仿佛分为两半,一半清醒地看着自己痛苦,一半真真切切地在愤恨折磨中挣扎。
   虽然一般人都对梦蝶树闻风丧胆,可它对他来说却并不值一提,也根本困不住他多久,他在自己的体内修养生息,本打算恢复八成功力之后就突破梦境,可是那时,叶幕出现了。尽管梦中的自己并不认识叶幕,可他们的感情却是共通的,所以一见面,“他”就控制不住地沉沦进去,甚至还心甘情愿地叫了叶幕哥哥。
   占了便宜的叶幕和偷了腥的小狐狸似的,他就在暗处静静看着,没有人看得到他,他却能看到所有发生的一切。所以他也看到了叶幕对“他”真心实意的纵容与宠爱,看到了他轻轻哄着“他”的时候眼底那丝丝入扣的温柔,那是对着真正的他的时候,叶幕都从未有过的表情。
   这样的叶幕让他留恋,让他舍不得放弃,又忍不住心生嫉妒。为什么你宁愿对着虚假的幻影温柔,都不愿意给我一点点真心的爱意?既然不爱,为什么又要对他说那么多甜言蜜语,难道玩弄人心就这么让他快乐?又或者,其实他根本不懂什么是爱,只是他自己,忍不住沦陷在他带来的温暖泡沫之中。
   所有的质问与迷茫到最后都只转化为一声叹息,他可悲地发现,即使是这么虚假的“好”,他也舍不得放弃,他甚至想,假如能一直这么下去,便是一直都维持着这样的形态,又有什么不可以?
   在最虚弱的时候,梦蝶树都没能完全掌控他,但叶幕的三言两语间却让他即使已经能掌控身体,也依然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