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57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57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46:37下载: TXT全本下载

了一口,然后涨红了脸透着乐起来。
   叶幕感觉自己的嘴巴被迅雷不及掩耳地碰了一下,还没好好感受亲吻的滋味,小处男男主就好像得了大便宜似的在一边傻乐去了,他的脑袋扬得高高的,似乎想假装自己在数天上的星星,不,是天上的枯叶蝶。
   叶幕无言地看着变得更挫了的男主大人,想到刚刚又涨了15点的好感度,于是决定看在好感度的份上,他就让他自以为帅气地挫一会儿,他就不打破他的美梦了。
   ·
   球形的结界随着乱流往前冲,随波逐流不知道方向,叶幕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正想先睡一觉,突然,结界猛然间就受到了剧烈的攻击。
   叶幕恍然惊醒,只见许久不见的颜绯正一脸恐怖地看着他们,他就像迷了心智似的,手里红光又起,化作一道利刃,劈开了在乱流中跌跌撞撞了许久的小结界。
   叶幕还来不及告别,就被一阵带着怒意的拉扯直接带入乱流之中,没有了结界的阻挡,锋利如刀的碎叶顿时划上了他的皮肤。但这些毕竟只是皮肉伤,对妖精来说几乎一下子就可以恢复,当前更可怕的,是处于暴怒边沿的兄长大人。
   颜绯眼睛红得滴血,纤纤素手缠上叶幕的脖颈,恍若一只惊艳绝伦的厉鬼,他微微靠近叶幕耳边,依旧是吐气如兰,“幕幕怕死吗?”
   叶幕用力拍打他的手,黑眸中渐渐漫上泪水,艰难地祈求,“哥哥我还不想死……”
   颜绯阴森森地笑了,口气温柔而幽暗,带着股如同从地底爬出的诡异,“别怕,哥哥会陪着幕幕一起死的。”
   叶幕眼里含泪,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他已经说不出话了,只能拼命地摇头。
   颜绯的手越收越紧,竟然真的像是要把他活活扼死一般,他的语气却愈发缠绵入骨,“就算是死,幕幕也别想摆脱我哦。”
   999:这个变态!!!宿主大人我带你跑吧!
   叶幕:又不是没有死过。
   999:!!!
   仿佛是认命了,叶幕缓缓闭上了眼,一颗泪珠从他的长睫中冒出来,滑过脸颊,跌落衣襟,留下一道长长的绝望的痕迹。
   颜绯眼中的血红色微微褪去,他看到自己手中的叶幕和自己正在做的事,脸上闪过难以置信的震惊。
   他颤抖着摸上叶幕的脸,“幕幕……”
   叶幕迷茫地睁开眼,看到颜绯之后然睁大了眼,他仿佛怕极了,整个人都瑟瑟发抖起来。他想挣开,却因为刚才的恐怖记忆而不敢动作,小小的脸上一片苍白。
   颜绯根本不知道自己之前还对叶幕做了什么,想要解释也不知从何说起,因为连他自己也是茫然的。这时,前方不远突然光芒大盛,两方气流相互交错出几乎能把时空扭曲的力度。颜绯顾不得理清其中的关联,迅速抱着叶幕回旋,用自己的身躯替叶幕挡去所有的冲击。
   纷纷杂杂的乱流中,叶幕只听到头顶一声压抑的闷哼,仿佛有什么粘稠的液体淋在了他的脖子上,这是他第一次闻到这么浓重的腥味。
   随着粘液不断流下,血腥味也越来越重,叶幕的双眼被颜绯的手捂住了,但他却仿佛早已看到了整个世界的血色弥漫。
   不知过了多久,在一阵剧烈的撞击声中,叶幕也昏了过去,那双即使在最猛烈的乱流中也依然没有放开他的手终于无力地滑下。
   当叶幕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片明媚的春光,耳边是此起彼伏的鸟啼,春天里青草湿润的清香飘荡在他鼻端。
   这里,是哪里?
   叶幕坐起身来,身上的伤口早就愈合了,原来他躺在一条小河边。河边的绿草几乎有半人高,他即使坐起来,也依然只能露出一点点发尖。
   不远处传来沉重的拖地声,一个小孩正艰难地在草间行走,他走得很慢,脸色也是微微用力的表情,拖地声就是他发出来的。
   过了一会儿,小孩终于走到了河边,他如释重负地把手上的东西往河里一甩,然后才拍拍手站直了腰。
   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小孩扔出去的“东西”似乎是——尸体?叶幕挑眉,他到底是到了一个什么地方。
  
   第114章 鬼狐聊斋文
  
   小孩挺爱干净,扔完了尸体之后还摘了河边的艾叶开始洗手。这是一条很长的河,从河水的清澈程度看,应当也非常深。一具厚重的尸体掉下去只在最初溅出一点水花,之后就再也看不见了,实在是杀人抛尸的好地方。
   但是人杀得多了,心里总会有点虚,常在河边走,又怎么能不遇水鬼?
   小孩刚仔仔细细把手洗了第三遍,前方他抛尸的水面就突然发出了咕噜噜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正从水底最深处不甘地浮了上来。
   小孩的机敏性很强,一听到动静他就停下了动作,警惕地看向水中央。不断往上冒着泡泡的河水仿佛沸腾了一样,白沫从裂开的水泡中溅出,更加显得阴森和诡异。
   半晌,水声终于慢慢变小了,一具披头散发的“尸体”从水中冒出来,他不知在水中泡了多久,身上的衣衫全都变得破破烂烂的,衣衫下的躯体白得吓人。
   小孩毕竟是小孩,再怎么镇定这时也吃了一惊,更别说“尸体”一下子就冲到他面前,完完全全地挡住了太阳,小孩顿时整个人都被笼罩在了深深的阴影中。“尸体”的脸完全被头发挡住,只听得到在湿哒哒的长发深处有一声阴森森的质问传出来,“是你……杀了……我……”
   小孩在最初的惊慌之后就镇定下来,狭长的凤目中流露出几分邪肆与狂妄,“是啊,我杀的。”
   “尸体”浑身都在颤抖,仿佛是充满了不甘与愤恨,“为什么……杀我……”
   粉妆玉砌的小孩慢条斯理地站起来,拍了拍身上不小心沾上的尘土,一脸的无所谓,“哦,因为心情不好。”
   “我与你无冤无仇……”
   “可是我心情不好。”说这话的时候,小孩还歪了歪脑袋,好像在奇怪这只鬼为什么为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一点也没有为自己无缘无故杀了人家而愧疚,也没有半分害怕。
   说完之后,小孩整理了下自己的衣冠,动作优雅贵气,就如同一个王侯世家家的小公子。他长得也十分好看,眉目如画般优美,小脸朱唇地精致地不得了。可这样一个小孩,却是一个视人命如草芥,只因为自己心情不好就肆意杀人的可怕凶手,估计刚才那个人,还有沉在水底的所有骷髅腐尸,也都是他长年累月的杰作吧。
   哥哥大人啊,你还真是从小就三观rio不正啊。
   叶幕从空中飘下来,慢慢恢复自己本来的面貌,皱着眉苦着脸看面前这个缩小版的“哥哥”。
   在见到这个小孩的时候,系统就提示了这是在颜绯的梦境之中。那棵金叶树名叫梦蝶之树,靠吞噬人的精力为生,它会给出现在他附近的人施加梦影,稍微虚弱点的人就会因此而陷入自己最难忘的梦境之中。那时,因为替他阻挡攻击,颜绯的身体变得十分虚弱,因此就这么轻易地被卷入了梦境之中。
   与平常的梦不同,梦蝶树所造的梦境里,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在梦蝶树中做梦的人,如果他梦见自己受伤了,他的本体也会受伤;如果在梦中死了,那他也再不能醒过来。做梦的人往往无法意识到自己在做梦,意志不坚定的人如果遇到梦蝶树,很有可能就会永远陷在梦里面,而梦蝶树就是依靠这些人的生命作为养分长大的。
   如果现在就说,哥哥你其实是在做梦,颜绯一定是不会信的,不如就先接近他。于是叶幕蹲下来,对着小魔头说,“小家伙,哥哥初来乍到不认识路,你能带哥哥回家吗?”
   颜绯没有注意叶幕的称呼,他只是愣愣地看着面前的人,胸口常年冷寂的心脏突然跳得飞快。他明明没有见过这个人,可在看到他的第一眼,看到他眉眼弯弯地蹲在他的面前,一种难以言说的喜悦就从他的心底蔓延开来。他说不清那是怎样一种感觉,好像细雨点点落在干枯的荒草上,好像春风徐徐拂过尘封的木门,好像春色丝丝漫透到心底。他既有着无法诉说的喜悦,又感觉那喜悦带来的绵绵刺痛折磨得他几乎要无法呼吸。这个人,是谁?
   颜绯突然想到了自己疯疯癫癫的娘曾经絮絮叨叨过的,或许是前世的恋人,跨过了千山万水,才终于来到了他的面前。他是吗?
   金叶崖边的阳光刺目,却不及面前人的微笑耀眼。跃动的阳光洒在他纤长翻飞的睫毛上,他的眼里仿佛也有着最灿烂的阳光。
   软磨硬泡之后,叶幕就跟着颜绯回去了。虽然颜绯一开始不同意,可叶幕的死缠烂打让他完全没有办法,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他对叶幕,从来都没有办法真的硬下心肠。
   按颜绯的原计划,他是打算把叶幕偷渡到自己的房间内的。可计划赶不上变化,今日原本应该在崖上金叶树下伤春悲秋的火凤公主居然回来了,而且正好和偷偷摸摸想进来的叶幕与颜绯两人撞上。
   不愧是火凤族昔日的小公主,即使那么多年过去,她也依然美得惊艳。她的眉目与颜绯有些相似,却多了些女性的柔意,但由于常年郁结于心,眼神就沉沉的带着丝戾气。可在看到叶幕之后,那点戾气居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叶幕倒还没什么,颜绯是十足震惊了。他从来没有见过母亲露出这种表情,往常见到生人,她不把人丢到凤凰火里炼化已经算难得,更别说露出这种温柔到几乎含情脉脉的表情。
   在颜绯诧异的目光中,叶幕被安排到了宫殿里最好的房间,而且还被细心体贴地嘘寒问暖了无数次,在叶幕反复说并没有什么特殊需求之后,火凤公主才依依不舍地离去了。
   999:“咦咦咦,为什么?为什么颜绯的娘会对宿主大人这么好?”
   叶幕摸摸自己的脸,有点苦恼,“或许是觉得,我与他念念不忘的情郎长得很像吧。”
   虽然长相的原因,他短暂地得了些便利,可叶幕心里始终觉得隐隐不妙,要知道,桃花债,可不是那么好还的。
   叶幕的担心很快就成真了。夜半三更,突然有人敲响了他的门,从声音可以听出,来人正是颜绯的娘亲。叶幕站在一门之隔的室内,门外是要投怀送抱的温香软玉,可他却无福消受,也不太想消受……于是叶幕委婉地拒绝了。
   然而他的拒绝是无效的。这里是人家的宫殿,火凤公主想进来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所以,现在,叶幕看着一脸幸福地强迫性“依偎”在他怀里的火凤公主,心里十分复杂。
   夜半三更无人夜,适合杀人,也适合偷人。火凤公主是个大美人,如果他换个性别,或许叶幕真的会半推半就的就从了,可是……他不仅是个同,而且还是个受。
   真是恼人的艳遇,偏偏他寄人篱下,还不能拒绝得太过分,否则人家一个生气把他赶出去,他还怎么攻略她儿子呢?想到这里,叶幕少有的更苦恼了。
   火凤公主抓着叶幕的衣襟,涂满红色丹寇的手缓缓抚上叶幕的脸,她的眼里满是迷恋,“叶郎,你终于来了。”
   叶幕发愁地抓住她的手,不动声色地按住。除了从前在花楼里穿越的时候,他还真没和女人这么亲密过,“伯母……”
   火凤公主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了,但她马上就调整了过来,“叫我葡萄。”
   叶幕:“……葡萄。”
   火凤公主马上就娇羞地低下头,又叫了一声,“叶郎。”
   叶幕:突然有种被爹坑了的感觉。
   就在火凤公主已经开始对叶幕上下其手的时候,门突然“啪”得一声被打开了。颜绯怒气冲冲地站在门口,一张小脸涨得通红,显然是气到了极点,他指着自己的母亲,连手都在微微发抖,“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火凤公主脸色微微一变,叶幕趁机从她怀里出来,而颜绯还在怒瞪着他的母亲。
   火凤公主拉好自己的衣襟,知道今晚是做不成了。她朝叶幕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就提起颜绯走了出去。
   到拐角的时候,火凤公主的脸色立马放下来,烦躁与戾气也在一瞬间涌上她的眼眸,她把手高高扬起,狠狠地一巴掌扇在颜绯脸上,白皙的脸庞上顿时浮现出五个血条,“小畜生!”
   颜绯侧着头,把嘴角流出的血在肩膀上擦掉,然后讽刺地看着他的母亲,“老女人。”他早就对这个女人今天的过分热情感到不安了,可是当他看到他的母亲恬不知耻地敲响叶幕的门并强行进去的时候,他还是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愤怒。
   他都没碰过的人,她凭什么能这么肆无忌惮,明明只是一个阴阳怪气的老女人罢了,她有什么资格?看到这个所谓的他的母亲这么肆无忌惮地缩在那个人怀里,他甚至,恨不得杀了这个女人。
   火凤公主面色十分不善,抬起指尖凝起一点火苗。颜绯对这火苗再熟悉不过,身体条件反射地颤了颤,却没有退缩。
   火凤公主本想将颜绯扔进凤凰火里,可在动作之前,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指尖的火苗一闪而熄,这次,她竟然没有像往常一样那么做了。她怡怡然收拾好自己的裙钗,竟然只是扔下一句“以后在教训你”,之后就姿态万千地离开了。
   颜绯其实不是不害怕的。那种钻心噬骨的疼痛,不管是谁,都不会想要凭白承受。可是所有的痛苦如果和叶幕相比,就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颜绯迫不及待地想见到叶幕,可当他到达门外的时候,他却踟蹰了。半夜三更来敲门,这不是和他的母亲一样了吗?
   犹豫半晌,颜绯还是悄悄溜到了叶幕窗下,踩着石子悄悄往里看。他告诉自己,只看一眼就好。
   紧闭的轩窗被小心地撑起一条缝,一双红色琉璃般的眼眸偷偷摸摸地从缝隙里看进来,眼珠子滴溜溜在房间里逡巡了一圈,却没有发现叶幕的踪影,他以为是视线太窄,于是悄悄又把窗子撑开了些。
   叶幕抱着胳膊靠在窗边的墙壁上,无言地看着小颜绯探头探脑地做着痴汉偷窥的事情,无奈地摇了摇头,直接伸手,一下就把吓了一大跳的小家伙从窗外拎了进来。
   看着一脸呆愣的颜绯,叶幕叹了口气,很是丧病地调戏起了小弟弟,他把手搭在颜绯紧绷着的肩上,口里暧昧地说道,“想和哥哥睡就直说,哥哥会满足你的。”
  
   第115章 鬼狐聊斋文
  
   颜绯的心几乎要从胸口跳出来,偷窥自己的心上人也就罢了,偷窥的时候还被逮个正着,这对尚且“情窦初开”的小颜绯来说,简直沉重到难以承受。
   叶幕把颜绯神情的急剧变幻看在眼里,于是口气更加温和,仿佛在包容着自己最疼爱的孩子,“不想吗?”
   “我,我想!”颜绯马上大声说出来,继而脸变得通红,好像极为不好意思似的,却他仍旧咬着牙看着叶幕,红色琉璃般的眼眸里小心地闪动着几分期待。
   叶幕笑起来,嘴角荡漾开的弧度仿佛静水涟漪。他一把捞过颜绯,将楚楚可怜的小毛孩卷到床上,拥在怀里,说道,“睡吧。”
   颜绯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几乎连眨都舍不得眨,就那么在黑暗中亮晶晶地看着叶幕。叶幕实在被看得睡不着,闭着眼睛把手挡在颜绯眼睛上,“快睡觉。”
   颜绯却笑起来,像一个无比满足的孩子。其实现在的颜绯的确是一个孩子,看上去再多也不过十二三岁大。但虽然是个孩子,他却很会察言观色。他知道叶幕不会对自己生气,甚至还是纵容的,所以也并不害怕,反而公然大胆地把叶幕的手拉了下来。
   拉下叶幕的手之后,他也不放开,反而万分珍惜地把它捂在心口,然后继续看着叶幕,好像永远也看不够似的。
   被这么看着,叶幕也睡不着了,于是很无奈地陪着颜绯干瞪眼。颜绯更高兴了,缩进叶幕的怀里,双眼闪闪发亮地问,“你是从哪里来的?”
   叶幕思忖片刻,说道,“如果我说,我来自未来,你信吗?”
   颜绯不假思索地连连点头,叶幕倒是奇了,“你就一点质疑也没有?”
   颜绯微微笑起来,把叶幕的手握得更紧了,“不管你从哪里来,只要能陪着我就好。”
   颜绯这副样子让叶幕隐隐觉得不妙,这是不是说,就算是梦,只要他在,他就不愿意醒来呢?
   不醒来,这可不行。叶幕思忖,突然想到颜绯小时候的遭遇,于是问,“你娘对你好吗?”
   答案当然是不好的,叶幕也清楚,他提起这个是为了让颜绯想起梦中的一切并不都是那么美好的,所以骚年,不要沉迷啊。
   被叶幕这么一问,颜绯果然皱了皱眉,显然是想起了一些不堪回首的记忆。在灼心之火中挣扎的痛苦,求助无人的绝望,来自亲生母亲的狠辣折磨,想到这些,颜绯仿佛整个人都被暗无天日的阴影所笼罩,他所感受的一切,除了寒冷还是寒冷。
   怀里尚且稚嫩的孩子承受着远远不是他所能承受的巨大痛苦,虽然已经在勉力忍耐,可叶幕还是感觉到他在不住地颤抖,叶幕忍不住感到有些心疼,将手绕到他背上,一下一下地轻拍,“不怕,有哥哥在,以后定不会再让你受这些委屈。”
   叶幕的话再平常不过,甚至连基本的保障都没有,颜绯却被神奇地被安抚住了,他无比眷恋地紧紧贴着叶幕的身躯,心里只觉得,只要这个人还在,他就什么都不怕,他就什么都可以忍。
   叶幕适时地引导,“颜绯,你听我说,其实这些东西都是假的,只要你心性坚定,它们就都会消失。”
   颜绯瞬间紧张起来,“你也是假的吗?”
   “……不是。”
   颜绯放心了,继续幸福地蹭着他,“那就好。”
   ……这小子,完全没听进去他的话啊。
   也不知道是因为早熟的原因还是心上人就在身边的原因,蹭着蹭着,颜绯自己就蹭出火来了。
   叶幕无言地感受腰部硬硬地抵着他的“东西”,而颜绯还一脸无辜又不知所措的样子。
   此时的颜绯还不是日后的老司机,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只是本能地不断贴近叶幕。他先是小心翼翼地磨蹭,在感觉到甜头而叶幕又没有拒绝之后,他就变得更加变本加厉,甚至连手都开始小心地饶到叶幕腰后,按着他往自己身上压。
   慢慢地,简单的磨蹭也满足不了他了,但他却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求助似的看向叶幕,嘴里嚅嗫道,“叶哥哥,我难受。”
   颜绯的小脸上涌动着情潮带来的不正常的红,琉璃般的眼眸中一片湿润,浓密纤长的睫毛上湿哒哒地沾染着生理性的泪水,看上去鲜嫩可口又无比诱人。
   叶幕隐约觉得自己被个毛都没长全的小毛孩勾引到了,果然妖孽从小就是妖孽。不过即使再妖孽,现在也不过是个小孩,叶幕抓住颜绯已经自发地探入他肌肤的手,本来想故作严厉地斥责一下,颜绯却抢先一步委屈地几乎要哭出来,他被从未有过的欲望折磨地连现在在做什么都不清楚,他强行让他停下来,似乎是不太人道。
   想起颜绯所受的苦,想起他如今这么无辜可怜的模样,叶幕心软了,包住他的手,转而握住那个发烫发涨的地方,开始一下一下地给他纾解。
   颜绯气喘吁吁地软进叶幕怀里,眼睛水润润地看着他,里面满是青涩又真诚热烈的爱意,随着叶幕的动作,他也忍不住一点一点地在叶幕脸上啄吻,万般虔诚,满怀珍惜。
   大概有些人就是天赋异禀,虽然是第一次,等到颜绯完完全全释放出来的时候,叶幕的手都酸了。
   好不容易做完苦力,叶幕是真的累了,可颜绯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叶幕没好气地按住他的脑袋,“睡觉。”
   颜绯委委屈屈地被按在叶幕胸口,嘴角却挂着一丝甜甜的笑意。他抬眸看向叶幕,那人的面孔仍是一如既往的美好,好像只要有他在身边,那些曾经以为再痛苦不过的记忆就都不再难以忍受。
   只要他在……颜绯的脑袋突然开始生疼,无数斑斑驳驳的碎片不断从他脑海中滑过,那些属于他的不属于他的记忆纠缠得他差点忍不住叫出声来。
   叶幕沉沉得睡去,隐隐约约间,他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寻常的声音,可他却始终醒不过来,整个人如同坠在梦境之中。
   似乎有一具炙热光裸的身躯伴随有力而迅速的心跳声贴近了他,莫名熟悉的亲吻带着滚烫的呼吸细细密密覆过他的全身,那人的动作放纵又隐忍,极尽撩拨又缠绵温柔。他感觉有把火在心底燃起,巨大的快感从难以启齿的地方传递到他全身,黏腻的水声不断响彻耳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