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56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56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45:23下载: TXT全本下载

处洞府之内,洞府外靠近一方断崖,崖上生一棵巨木,其上灿金色的枯叶发出阵阵古怪的沙沙声。
   叶幕走到树下,把瓶盖拍开,一个白影就缓缓落到了地上。
   这个玉瓶其实算是一处空间,里面有山有水,也不缺吃喝,可叶幕还是从怀里掏出一些糕点,问陆离微饿不饿。
   陆离微在短暂的怔愣之后迅速冷下脸,死死瞪着叶幕手上的糕点,好像和它们有仇。
   叶幕讪讪收回手,陆离微却一把抢了过去,绷着一张俊脸,在叶幕目瞪口呆的眼神中该将它们狠狠丢下了万丈深渊。
   叶幕:……
   999:噫,乱扔垃圾不好诶。
   叶幕:噗。
   陆离微扔完了垃圾,低头直直看着叶幕的眼睛,“心疼吗?”
   其实……是挺心疼的,那可是鲈鱼味的蛋酥,也不知道颜绯是从哪里找哪个奇葩做的。不过叶幕回答,“不心疼。”
   陆离微脸色稍缓,似乎是意识到自己方才有点幼稚,面颊不由得有些微红,紧接着,他就想到了叶幕在竹林里那让他锥心刺骨的话,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如今你又要怎样侮辱我?”
   叶幕愣了愣,抱住他的一只胳膊,“我怎么会侮辱你呢?”
   陆离微想抽出手,叶幕却抱得死紧,甚至连双脚都用上了,陆离微忍无可忍地出声,“你到底想做什么!”
   叶幕委屈地鼓着脸,“人家只是喜欢你嘛。”
   “你还想戏弄我。”
   叶幕静静地看着他,圆圆的眼睛里突然漫上水汽,紧接着,一颗眼泪就掉了下来,他慌忙低头擦掉。
   陆离微心里一疼,手已经快思维一步地抬起来,似乎想为他拭泪,但想到叶幕一贯的作态,微微扬起的手又紧捏成拳,缓缓收回了身侧。
   这时,叶幕突然放开了陆离微的手。
   这下是陆离微有点慌了,他痛恨自己是这么轻易地就被这个小骗子小狐狸影响,却忍不住心中的焦急,不管原先有多愤怒,有多气恼,只要叶幕的一滴眼泪,他所有的强硬就如同一层轻薄的纸,破碎地一点余地都没有。
   “你怎么了?”这是陆童鞋式倔强的关心。
   叶幕揉揉眼睛,低声道,“你是不是生我气?”
   陆离微想着这些天的种种,有点自嘲地笑了笑,“我有资格生气吗?”就算生气了,有人在乎吗?你在乎吗?
   叶幕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突然紧紧地抱住他的腰,“我在乎的。”
   “那天的话,我都是骗那个人的,他很厉害,如果我不那么说,他一定会把你杀掉的。”
   999:“咦,好耳熟的话。”
   叶幕:“……不要拆主人的台。”
   叶幕半真半假地扯谎,“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有什么企图,他自称是我哥哥,又法力高强,所以我也不敢违抗他,。”
   陆离微听叶幕这么说,马上就紧张起来,“他可有对你不利?”
   叶幕喜滋滋地抿唇笑起来,轻佻地拍拍陆离微严肃的俊脸,“你不生气啦。”
   陆离微皱眉,“不要胡闹,那人到底有何居心?”
   叶幕没心没肺地说,“不知道啊。”
   陆离微还想说,叶幕直接垫脚堵住他的嘴,陆离微惊得手都不稳了,还没等他喘口气,叶幕凉丝丝的手又从他的下摆探入,不轻不重地捏了他一把。
   陆离微慌忙握住他的手,“不要……”
   黄花大闺女似的。叶幕坏笑起来,手上更加放肆,乌黑的瞳仁里满是狡黠与邪气,“不要什么?”
   陆离微呼吸猛得变得急促,“不要在这里……”
   叶幕顿了顿,然后说,“偏要!”
   满月清晖盈盈撒下,崖上风悠悠吹拂,金黄的叶片发出阵阵骚动。
   陆离微眼眶微微湿润,不知所措地看着在他胸前啃咬的小脑袋,眼里流露出迷恋之色。
   叶幕尝够了才停下来,陆离微脸色潮红,衣襟也乱七八糟的,但他依然站得笔直而矜持,活像一个被小流氓非礼了的大家闺秀。
   陆离微拥着叶幕,眼里有几分羞赧,他轻声问,“我在你心里算什么?”
   俊朗的少年背负长剑站在崖边,一双星眸中闪着点点期待,深处有几分不易察觉的不安。叶幕晃着脑袋,“这个嘛……”
   陆离微紧张地看着他,磨了一会儿,叶幕才嘿嘿划了他的下巴一下,“你当然是我的梦中情郎了。”
   陆离微的心中一阵酥痒,好像雨点细细落在他的心田上,他忍不住唇角弯了弯,把叶幕抱紧了。
   “叮,陆离微好感度增加20,当前好感度70.”
   叶幕思量着怎样让陆离微听话下山,身后一道熟悉的声音凉飕飕地飘来,仿佛鬼魅一样让人从心底油然而生一股毛骨悚然的战栗。
   一身红衣的颜绯站在断崖上不远处,双目也如血一般赤红,仿佛一只索命的厉鬼。他轻启朱唇,语气带着股诡异的缠绵,“呵,梦中情郎?”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君:莫方,其实叶幕幕最爱的是作者君(颜绯&离离:不由自主抽出了剑/神秘的武器)
  
   第112章 鬼狐聊斋文
  
   满月之夜,尤其是十月的满月,总是颜绯一年里最痛苦的时候。魔火与满月的阴气相触以后,那股邪火就像迎来最大的狂欢一般在他体内躁动不止。魔火之心藏在他的胸口,蔓延出的火苗顺着每一根经脉流窜全身,就像整个身体内部都在被焚焚燃烧。魔气与凤凰火,一种至阴,一种至阳,相互交错所带来的痛苦,说是炼狱也不为过。
   以往的十月十五,颜绯总是将自己关在密室中,默默隐忍每年一次的灼烧之苦。从很小开始,他就不会喊痛,不仅因为知道没有人会怜惜,他还很清楚,假若他因为肉体的疼痛而叫出声,反而可能会遭受更漫长的凤凰火炙烤。
   但是今年不一样了。
   尽管全身经脉被焚烧的痛楚依然存在,但是他只要一想到寝殿里那只应当还睡得正香的小狐狸,他就觉得这些痛苦都再也算不得什么。
   他想着叶幕的笑靥,想着他说最喜欢哥哥,想着他软软趴在自己的怀里……这样想着,体内的魔火竟然也没有从前那么难捱了。每一次的魔火躁动,其实都是一次他的意志与魔火相争斗的过程,他心中有人,于是意志也更为坚定强大,压制魔火的速度竟然也比以往快速得多。
   压下了魔火的颜绯顾不得好好收拾自己,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到叶幕身边。他想看到叶幕,也怕因为寝殿中阴气过重,叶幕一个人会害怕。可当他打开寝殿的大门,迎接他的却只有空空如也的床铺。
   叶幕去了哪里?
   他先是在宫殿中四处探查,然而始终没有发现叶幕的身影,他这才有些慌了。虽然一般的山精鬼怪根本不敢闯上金叶崖,但他这些年树敌无数,难保就会有一两个不要命的来送死。若是他在,这些小妖小鬼倒也不足畏惧,可他方才正在抵御魔火,根本顾及不到叶幕这边,如果有人趁虚而入的话……
   颜绯想到这里,马上就飞至殿门口,发现那里的禁制虽然看上去完好,他所放置的一滴凤血却已经挪了位置。出事了!
   颜绯马上就想出门寻找叶幕的踪迹,但在出走之前,他突然想到什么,掐了一个口诀,却发现没有反应。那是他留在叶幕那只玉瓶上的咒术,在宫殿之内,只要他念动咒语,玉瓶就能迅速被传送到他手中。
   而现在,咒语却失效了。颜绯心上涌出一个猜测,但他拒绝相信,强自压下,告诉自己现在应当是找到叶幕才最要紧,那个小道士就算逃了,也不必追究。
   可是他的自欺欺人却连一刻钟的时间都没有撑过去,金叶崖上,灿灿金树下,口口声声说着最喜欢他,永远不会离开他的好弟弟,用拥抱过他的双手,与另一个人抱在一起,那个他说,只是戏弄戏弄的小道士。
   叶幕背对着他,另一个人也没有注意到他。崖上冷风吹得他遍体生寒,蜷缩在角落的魔火在满月下死灰复燃,找准了机会趁虚而入,灼心魔焰寸寸灌入经脉,他好像一团徒有完好面皮的腐肉,感觉手脚几乎都已经不再属于他。而叶幕冷漠无情的话语却比魔火更伤人。
   不知道他是谁?只是骗他的?颜绯只觉得天旋地转,原来他和他在一起竟是那么勉强,原来那缠缠绵绵的爱语都只是信口胡言,原来,他是为了那个人才与他那么痛苦地虚与委蛇,那个人,才是他的,梦中情郎?
   身体与精神的双重痛苦让他几乎站立不稳,滔天的妒火与怒意更让他再也无法忍耐下去。他一步步走上山崖,每走一步,他的痛楚就更深一分刺入骨髓,每走一步,他就更觉得所有的理智都在远离他而去。他只想摧毁,摧毁这让他几欲疯狂的一切,带着灿笑着伤他至深的小狐狸一起堕入地狱。
   颜绯看到往日无法无天的小狐狸眼里终于流露出几分慌乱,他冷笑,想抚摸他的脸,“害怕吗?”
   陆离微眼看颜绯来者不善,在他出手之前就把叶幕拉倒了身后,警惕地抽出桃木剑,“你究竟是谁,接近叶幕有何企图?”
   颜绯扯了扯嘴角,血珠一样的眼睛上下打量了陆离微一番,的确是清俊绝伦,风姿翩翩,怪不得能讨到小狐狸的欢心,小道士和小狐狸,好啊,真好。
   叶幕躲在陆离微身后,手紧张地抓着他的衣摆。似乎是觉察到气氛的不对劲,他手上不由得微微用劲。
   觉察到叶幕的紧张,陆离微于是侧过头朝叶幕安抚地笑了笑,“不要担心。”
   叶幕迅速瞟了一眼脸色变得更可怕的兄长大人,再看看陆离微手上寒碜的桃木剑,心里呵呵两声,艰难地说,“你要小心啊。”小心别被砍得三魂七魄都不剩啊亲。
   听到叶幕的“关心”,陆离微笑得更温柔,闪闪的星眸里满是幸福的光点,“好。”
   叶幕:……初生就犊不怕虎。
   陆离微眼里的喜悦几乎满得要溢出来,叶幕则有点忧心忡忡的。两人皆是最好的年华,在断崖上两两相望的场景温馨而甜蜜,又带着少年特有的青涩,美好到让人不忍心打搅。
   但这些人里绝对不包括颜绯。颜绯几乎要被这个场景看得心头滴血,为什么才过了这么短的时间,叶幕就能轻易地喜欢上另一个人?明明他才是更早遇到叶幕的人,这个人却能得到他的真心?
   颜绯的脑袋被魔火与一而再再而三的刺激搅得浑浊,只有一个想法留在他心中,杀了他,杀了他!
   冲天的火焰平地而起,燃烧出一只火凤的形状,火凤的眼睛却如同魔鬼一般黑得阴气沉沉,颜绯站在原地,眼睛红得妖异,神情疯狂,显然已经失去了理智。
   火凤倏忽化作千万条燃烧的锁链,直直袭向严阵以待的陆离微。陆离微先一把推开了叶幕,然后念动咒语,崖下就突然涌上了瀑布一般的水流。
   可震怒的颜绯又怎么是现在的陆离微可以抵抗的,没过多久,水盾就像玻璃一样支离破碎了,陆离微也在巨大的冲击力下重重摔在地上,可是他顾不上自己,就挣扎着抓住叶幕的手,咬破自己的手指,似乎想用阵法送叶幕离开。
   都伤成这样了还要催动阵法,就算是男主的命也不是这么折腾的。叶幕抓住他的手,冲他摇了摇头。
   这时,叶幕感觉到身后一阵强大的力道,紧接着,他就掉入了一个灼热到吓人的怀抱里。
   颜绯的眼睛红得像两颗巨大的血珠,叶幕缩了缩脖子,轻轻叫了一声,“哥哥。”
   颜绯笑起来,眼睛红得充血,“幕幕现在知道我是哥哥了?”
   叶幕干笑,“幕幕一直都知道啊。”
   颜绯滚烫的手指划过叶幕细皮嫩肉的脸,眼里没有丁点笑意,“方才,幕幕可不是这么说的。”
   叶幕瑟瑟发抖地躺在地狱一般的怀抱里,只觉得自己似乎也要一点一点被烧成灰。陆离微艰难地站起来,又踉跄跌倒,只能以剑撑地,口里吐出一口血,他却顾不上这些,眼睛执着地看向叶幕的方向,“放过他,我可以任凭你处置。”
   颜绯眼神更暗,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冲地上的陆离微古怪地笑了一下,缓缓走近,捏起叶幕的下巴,说道,“可别太早装出一副深情不悔的模样,这张小嘴里的话啊,可没有多少是真的。”
   “你以为他说喜欢你,他就真的喜欢你了吗?”
   叶幕缓缓低头,开始研究地上的落叶,唔,这个形状,像蝴蝶翅膀一样,好看。
   颜绯满意地看到陆离微脸色一变,继续道,“我的这个弟弟平时可调皮了,别的不行,骗人的功夫最厉害。他是不是说,他很喜欢你,是不是说,我根本不是他哥哥,是不是说,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陆离微脸色微变。
   颜绯长叹一口气,“他对很多人都是这么说的。幕幕,你说是吗?”
   下巴的力道猛然加重,叶幕不得不抬起头来,然后红了眼眶,“哥哥痛。”
   颜绯眼中神色微闪,放松了力道,抬手温柔地揉揉叶幕的下巴,“是哥哥的错。”
   哥哥?陆离微脸色骤然变白,看向叶幕,艰难地开口,问,“你全都是……骗我的?”
   颜绯温柔地哄着眼眶湿润的叶幕,心里涌上一股快意,妖异的红色瞳孔变幻莫测,“来,幕幕说,你最喜欢的人,到底是谁?”
   叶幕张了张嘴。颜绯的心脏突然也停了一瞬,尽管问的时候是为了让情敌早些放弃,可在等待答案的时候,他却也忍不住心生期待,甚至毫无底线地想,只要他说是,他就相信他,他就不再追究他。
   叶幕咬了咬唇,说道,“当然是哥哥了,没有人能和哥哥比。”
   颜绯愣了愣,继而被巨大的喜悦填满身心,他把叶幕抱得更紧,“乖,哥哥也最喜欢你。”
   与颜绯相反,陆离微却仿佛一下子被绝望的阴影追上,他不肯相信,踉踉跄跄地想起来,却反而更狠地跌倒,然后就开始不住地咳出一大口又一大口的血。
   叶幕被地上一大片的血迹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挣脱颜绯,把地上的陆离微扶起来,拿出一颗药丸,陆离微虚弱却坚定撇过脸,不吃。
   叶幕拍拍他的脸,“不要倔。”
   颜绯还来不及品尝这或许虚假的喜悦,转眼叶幕就离开了他去投奔另一个人。如果不是心里有他,怎么会这么着急?一次又一次的欺骗与失望让他再也忍受不下去,一瞬间眼睛红得几乎要滴下血来,魔火的反噬好像在这一刻变得极为猛烈,他感到自己的喉咙一片腥甜,他咽了咽,一字一字地说,“不是,最喜欢我吗?”
   叶幕皱着眉看他,“他都快死了。”
   死?颜绯身后咋然涌起巨焰,“我现在就让他死!”
   然而,威风的巨焰还没有转变为实在的攻击力,颜绯自己就踉跄着捂住胸口,“哇”得一下也喷出了一口浓稠的鲜血。
   作者有话要说:  叶幕:……比赛喷泉吗?
  
   第113章 鬼狐聊斋文
  
   叶幕看看手边的小道士,再看看前方不远的正不要钱地呕血的哥哥大人,不由得陷入了为难。
   999:哇哇哇啊,哥哥吐血了!
   叶幕按按999毛绒绒的脑袋,“好了,不要添乱,主人已经够头疼的了。”
   一个个的,比赛谁比谁病娇吗?
   病娇一号似乎是感觉到了叶幕的情绪波动,虽然还是拒绝吃药,手却暗暗收紧了,一双俊眼中流露出几分紧张。
   病娇二号倒是颇有风骨,直接冷笑一声,伸手把血迹给抹了,点点血色如红梅绽放在唇角,衬着雪白的皮肤,更加显得惊心动魄。即使是这么狼狈的时刻,颜绯也依然美得惊人。
   这么美的病娇哥哥直接把看脸狂魔叶小狐狸看呆了,乌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前方,尽管身体还在,心显然早就飞了。
   病娇一号陆离微看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这下他是再也顾不得任性了。如果刚才他还只是暗搓搓的紧张,现在他就已经是明晃晃地担心叶幕又会被勾走了,“不要过去。”
   叶幕的确是犹豫了,毕竟你这么不乖啊……他为难地看了眼手上的药丸,语带暗示,“可是……”
   陆离微马上懂了叶幕的意思,劈手抢过药丸就吞下去,因为吞得太狠差点,药丸都差点和着血噎在喉咙里,还好药丸融得快,这才避免了一件人间惨案的发生。
   好不容易吞完了药,叶幕小坏蛋却突然欢快地笑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地站起来,没心没肺地拍拍手,说道,“吃了药就没事啦,我去看看哥哥。”
   听到这种不负责任的话的陆离微差点再次吐血,喉咙里的药早就化了,就算后悔也没有用,他的肠子都几乎要青了。
   颜绯撑着身子侧躺在地上,三千青丝绝望不甘地垂着,他的眼神淡淡的看不出情绪。在听到脚步声的时候他抬起头来,美艳而妖异的红色眼眸散发出阵阵恨意,看上去危险无比。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恨不过是虚张声势,只要叶幕朝他再走一步,那些全部的恨,就会完全转化为爱。多么可悲,他又多么甘之如饴。
   然而叶幕能看到的只有颜绯恶狠狠到几乎要吃了他的表情。
   哎呀,不领情呢。叶幕在几步之外停下来,估量了下距离自己应该还比较安全,于是他又开始犹豫了,这个眼神,貌似有点危险啊。为了人身安全考虑,要不……还是回来?
   在叶幕犹豫的时候,吃了药稍微回了点血的陆离微靠近了他,颤颤巍巍地拉住他的手,“幕,小幕……”
   叶幕回头,发现一双可怜巴巴的眼睛。啧……
   虽然吃了药,可陆离微的脸色还是很苍白,即使恢复了些许力气,也仍旧不够颜绯一指头捏的。如今颜绯受伤不能动弹,不如就先把他送下山。
   思量好之后,叶幕就重新扶起了陆离微,颜绯也再没能看到到他想要的那一步。似乎是注意到他的目光太过露骨,叶幕抽空回了个头,朝他灿烂地笑了一下,轻飘飘地往他身上捅了血淋淋的一刀,他说,“哎呀,哥哥你这么厉害,一定会没事的。”
   我这么厉害,一定会没事的?颜绯在心中喃喃。
   “陆离微伤得好重,我先送他下山再回来看你。”
   说完之后,叶幕就再没有回头了。颜绯突然捂住嘴,浓稠的血液无声地从指缝间源源不断地流出,而他的幕幕始终背对着着他,就那么一步步离开了他。
   他怎么能让他离开呢?招惹了他,他怎么还能想着离开?颜绯选择性忽视了叶幕的“再回来看你”,心中只疯狂地回荡着一句话,“幕幕要走了,要和别人走了……”
   颜绯移开手,被鲜血染满的掌心凝聚起阵阵红光,危险在未知的地方一触即发。
   这时,地上的“枯叶”却突然动了。金黄的叶片先是颤了颤,继而竟然像蝴蝶翅膀一样展开来,抖动着飞往空中。紧接着,越来越多的枯叶都开始抖动,就像是瞬间活过来了似的,自巨木开始往外连绵不绝地飞出,瞬息之间就形成了一股黄金乱流。
   乱流的冲击中,本要离开的叶幕和陆离微也被卷了进去,陆离微挣扎着将叶幕抱在怀里,碎叶片片从他身上刮过,空气中的血腥味越来越浓,他却只是紧紧拥着叶幕,说道,“不怕。”
   叶幕艰难地抬起头,摸了一下他的脸,上面有一道长长的血痕。
   陆离微也感觉到了,却只是温柔地笑了笑,“小幕会嫌我不好看了吗?”
   999泪眼婆娑,“不是才70的好感度吗?”
   叶幕看着他得伤痕皱眉,有点嫌弃地说,“是丑了……”
   虽然那么说,可陆离微并不是真的想听到叶幕说他丑的。被这么猝不及防被捅了一刀,他的笑容也变得有些勉强,语气里不由得带上了一点小委屈,“这样吗……”
   叶幕“哼”了一声,抱紧他,把头埋在他胸口,“虽然丑了,不过没关系啊,我又不是看脸的人。”
   不是……吗?999和陆离微难得在互不相认的情况下达成了一致的疑问。999还好,嘴角抽搐也看不出来,因为嘴巴长在毛绒绒里面,但陆离微的复杂就很明显了,于是叶幕果断不满了,“你这是什么表情?”
   陆离微咳了一声,忍住嘴角的笑意,“没什么。”
   叶幕眉毛都倒竖了,“你是在心里嘲笑我对不对!”
   陆离微忙连连说不是,紧张得连刚撑起的小结界都差点要撑不住。叶幕看他这狼狈的样子很是嫌弃,“瞧你那挫样。算了,就暂且原谅你一次。”
   叶幕此时的脸颊鼓鼓的,嘴巴也微微撅起,看上去就像一只傲娇的小狐狸,陆离微不由得想到叶幕的原型,顿时觉得心里暖融融的,忍不住低头在那花瓣一般的嘴唇上偷亲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