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55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55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44:04下载: TXT全本下载

滑滑腻腻的触感让他不由得感到战栗,陆离微于是不得不睁开眼,然后就看到了叶幕那张近在咫尺的精致脸庞。
   见他终于睁眼了,叶幕歪着头笑起来,“道士哥哥终于肯看我了。”
   陆离微从未与人这么亲近过,猝不及防就红了耳朵,他愤慨地转过脸,“离我远点。”
   叶幕怎么可能听话,他不仅没有听话“离得远点”,反而撒娇似的说了句“不要嘛”,紧接着就更胆大包天地从红衣底下露出光裸的双腿,以一种磨人的速度缓缓顺着陆离微的大腿往上贴,暧昧地缠上动弹不得的小道士,在他腰上扣好,完完全全地吊在了他身上。
   陆离微像是受了极大的侮辱,整个人都气得不住发抖,在叶幕的动作越来越放肆的时候,他终于忍无可忍地转过脸,“要杀便杀,何必如此侮辱我!”
   叶幕像被陆离微的语气吓到了,竟然比陆离微还委屈,“道士哥哥好凶,人家从来没想过要杀你啊。”
   陆离微冷哼一声,一副愤怒到极点的样子。
   叶幕把脸贴在陆离微的脖颈间,深情款款地说,“从第一眼看到道士哥哥的时候开始,我就一直对哥哥念念不忘,甚至恨不得化为女身,只想与哥哥做一对人间的神仙眷侣,可是哥哥却如此无情,一看到我就对我喊打喊杀,幕幕真的好难过。”
   叶幕此时的表情已经不再是以往的嬉皮笑脸,长卷的睫毛垂下,形成一个失落的弧度,他痴痴地看着心上人的侧脸,尽管那人冷酷到不愿意给他一丝余光,他却仍旧是深情不悔。
   这种目光并不灼热,也没有火烧燎原的威力,却像山间一股股的涓涓细流一般,虽然缓慢,却不可忽视地迅速填充满了整个空间,陆离微忍不住回过头来,正好对上叶幕满怀期待的眼睛。
   陆离微像是有所触动,张了张嘴,却想到叶幕的身份,于是又强硬地板下脸,但是已经不如一开始那么冷漠了。
   “叮,陆离微好感度增加10点,当前好感度10.”
   叶幕被陆离微的目光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害羞地捂住一边脸,亮晶晶的眼眸扑闪扑闪的。
   陆离微愣了愣,心里莫名有点慌,迅速错开与叶幕的视线,却被身上状似害羞的人揽住,紧接着,一个大胆缠绵的吻就附了上来,他猛然睁大了眼睛。
   陆离微十分洁身自好,十九年来更是从未与他人有过一丝越轨之举。可现在,他却被一只小妖缠住,被动地交出了自己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他指尖颤了颤,发现自己居然已经能动了,那么,如果他现在要推开身上的人,那也必然是轻而易举的。
   挂在小道士身上的小狐妖紧闭着眼,一点防备也没有地亲吻着白衣道士,看上去既虔诚又认真。陆离微不动声色地抬起手,一晃指尖夹出一道符纸,危险地停留在叶幕的上方。叶幕的睫毛颤了颤,却没有停下动作,反而更紧地抱住了身上的人,像干渴到极点的人紧紧攀附最后一丝水源,用尽力气汲取这仅有的雨露。
   黄符纸虚虚在空中停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被收了回去。陆离微眼神有点复杂,他没有回应,却也不拒绝,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站着,直到叶幕亲够了停下来,他才头也不回地快步走开。
   叶幕还想跟上去,可他刚跟了两部,陆离微就刷一下抽出木剑,面无表情地指着他,眼睛瞟向地面,“再跟上来,就杀了你。”
   原本叶幕因为他的不拒绝正乐滋滋的,却没想到他一放开,心上人就立刻翻脸了,一点情分也没有地拿剑指着他,还口口声声要他的命。叶幕顿时感到很受伤,凝望那截无情的剑尖,突然大步往前走了一步。陆离微没想到叶幕这么不要命,慌忙往后退了一步,叶幕继续往前,他又不得不往后退。明明他才是握剑的人,却反而被手无寸铁的小狐妖逼得连连后退。
   终于退到退无可退,陆离微靠着身后的树干,他握剑的手已经被叶幕包住。叶幕嘴角微勾,将手搭在根本不敢看他的小道士肩上,纤细的手指抵住他下巴,把几乎没有反抗之力的小道士脑袋勾过来,水润的墨瞳中流露出丝丝邪气,“现在,还要杀我吗?”
   陆离微的呼吸不受控制地变得急促,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他的心底飞出,被一双柔软的手牢牢捏在手中,他一直以来的苦苦克制瞬间溃不成军,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落入某只妖精的迷情陷阱之中。
   “叮,陆离微好感度增加40点,当前好感度50!”
   涨了这么多?叶幕笑意更深,真是纯情的小道士。他觉得此时陆离微涨红着脸,想看他又不敢看的表情十分有趣,正想再调戏两把,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凉飕飕的声音。
   “不过数日不见,小幕竟然又找了个‘哥哥’,这么不乖,哥哥真是很生气啊……”
   叶幕眼神一闪,迅速地收回手,无辜地看向身后散发丝丝冷气的妖孽,“哥哥你怎么来了?”
   颜绯靠着树干,嘴角勉强扯了扯,“我若不来,幕幕指不定就和别人好上了,可怎么还能记得我这个昔日的‘哥哥’呢?”
   叶幕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若无其事地抱住颜绯的腰,真诚地说,“我怎么会忘了哥哥呢。”
   颜绯抬了抬眼皮,看向一脸呆呆的陆离微,“那他呢?”
   叶幕还是笑眯眯的,语气懒洋洋的漫不经心,“这个人方才竟然说要杀我,我不过是戏弄他一下罢了。”
   陆离微的胸口仿佛一下子变空了,他怔怔地看着背对着他的小狐妖,脑中回荡着他刚才的话,“我不过是戏弄他一下罢了。”
   不过是戏弄,罢了。陆离微无言地重复了几次叶幕的话,那因为某人骤然变空的地方突然又开始细细密密地疼起来。
  
   第110章 鬼狐聊斋文
  
   颜绯眼眸中那股不正常的红似乎比上次见面时还要更暗,红得妖异的瞳仁状似不经意地瞥过脸色苍白的陆离微,他的唇角几不可察地往上勾了勾,伸手回抱住叶幕,“是吗,我方才似乎看到,幕幕与他的亲密并不像是戏弄啊。”
   听到颜绯的话,叶幕脸色倏然一变,看上去有几分心虚,慢慢得又变得有点委屈。颜绯柔声问道,“幕幕怎么了?”
   叶幕紧抿着嘴,半晌,突然哇地一声哭出来,“哥哥对不起……”
   颜绯给叶幕顺毛,眼神更冷的同时,声音更加温柔了,“幕幕对不起哥哥什么?”
   叶幕一边抹眼泪一边指着无辜的陆离微,正大光明地开始颠倒黑白,“其实一开始我是想作弄他一下的,可是后来,我发现这厮竟然好生厉害,我,我根本就打不过他。而且他不仅厉害,还十分好色,见到我的真容后就十分猥琐地想要轻薄我,我法力不及他,虽然不愿,却也只能忍耐着巨大的痛苦任由他为所欲为……”
   陆离微被叶幕无耻的言辞惊呆了,竟然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叶幕还在继续声情并茂地向哥哥哭诉,滔滔不绝的言辞从他嘴里出来,直把陆离微形容成了一个色欲熏心又道貌岸然的牛鼻子,而他则是又最最无辜又楚楚可怜的美貌小狐狸,总之是把自己的责任推了个干干净净。末了,他双手揪着颜绯胸前的衣服擦了一把“辛酸苦楚”的泪水,下了结论,“哥哥对不起,我给你丢人了。”他说的时候还配着一副羞愤欲死的表情,眼睛也红通通的,从下往上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家哥哥。
   颜绯面无表情地看着叶幕,表面上很淡定,肩膀时不时抖动的频率却暴露了他的内心其实很想笑。直到看到叶幕不满的眼神,颜绯才连忙摸摸他的头,义正言辞地哄道,“这个臭道士果真是罪大恶极,哥哥这就为小幕出气。”
   “叮,颜绯好感度增加10点,当前好感度30。”
   颜绯说要出气,那就是妥妥的要命,这可不行。眼看颜绯指尖已经凝起一缕缕古怪的红丝,叶幕还在思忖,反应过来的陆离微先不甘心地出声了。
   在听到叶幕的话之后,陆离微是很不好受的,他既想质问,又找不到质问的理由,同时他也羞于质问。他要问什么?问为什么他要欺骗他,为什么他偏要勾得他心慌意乱吗?这能有什么回答?一切都不过因为是他自己太过蠢笨,明知妖物的邪性,却仍旧不自觉地上了当。
   陆离微尽管这么清醒地和自己说着,尽管也想让自己变得如同往常一样,可心底的波澜既已经掀起,又岂是那么容易可以平息的?泛起的波澜带着丝丝缕缕的疼痛,裹挟着某只小妖的身影回旋在他心口久久无法散去,他既难以启齿,又更难以割舍。
   既然无心,又何苦撩拨?
   陆离微正一个人独自低落的时候,突然就听到叶幕在那里瞎扯胡掰加抹黑,心中的纠结顿时化为怒意,“我何时曾轻薄于你,明明是你……”俊朗的面颊突然闪过一丝羞赧,陆离微不说话了。
   999:“咦,为什么话只说一半,另一半呢?”
   叶幕笑吟吟地给999接下去,“明明一直调戏他的人是我啊。”
   叶幕转过身,恰到好处地挡在陆离微面前,十分贱气地堵回去,语气吊儿郎当,“流氓在事后当然也不会承认自己是流氓了,人是最怕丢面子的嘛,我懂。”
   陆离微气得发抖,“你……简直强词夺理!”
   叶幕在心里摇摇头,小道士语言词库实在是匮乏,然后眯起眼睛继续说道,“你敢说,你心里对我没有那种见不得人的心思吗?”
   陆离微的确对叶幕有那么些难以启齿的心思,于是成功地被噎住了,涨红了脸,有点害羞又有点委屈,“我……”
   叶幕抓住这个机会,“嗖”地拿出一只玉瓶,在旁边两人都反应不及的时候就打开瓶口,把还在纠结委屈的陆离微装了进去,迅速盖上盖子,然后得意洋洋地晃了晃,“这下看你怎么欺负我!”
   颜绯不得不收了法术,看到叶幕小心翼翼收起来的法宝,不知想到了什么有点嘲讽地弯了弯唇。
   其实天狐王真的非常宠爱他唯一的这一个嫡子。他大概也知道自己儿子的秉性,虽然明着不许原主下山,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给了原主一堆护身的法宝。这些法宝通通被装在一只乾坤袋中,由于乾坤袋的外表和一般钱袋也没有什么区别,为了掩饰还放了些许金银钱财在里面,所以原主压根就没发现这一个小钱袋里面竟然另有乾坤,只傻乎乎地被陆离微追着跑,最后倒霉地被天雷劈中。
   小道士现在已经安全了,这么可怕的终极boss又在面前,是时候去刷刷他的好感了。叶幕思忖,既然颜绯自称哥哥,他也已经能够化形,那么自然就是要回家了,要知道,回家才更好刷好感啊,于是叶幕开始催促“哥哥”带他回家。
   颜绯这次来本就是为了带走叶幕,叶幕主动请求,他自然也不会拒绝,可是等他掐动咒诀的时候,叶幕却按住了他的手,义正言辞地谴责他太没有情趣,然后眼睛亮晶晶地求背背。
   叶幕说求背背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先斩后奏地跳到了颜绯背上,双腿也紧紧夹住了大boss的腰,单方面提前为哥哥大人做好了决定。
   颜绯没法,只能有点无奈地抬起背上的小包袱,纤尘不染的锦鞋少有地接触松软的泥土地,让人闻风丧胆的大魔头就这么背着小狐狸走向回家的路。
   颜绯一边背着叶幕走,叶幕一边随手摘花折枝,刚刚化形的他好像对什么都很新奇,看到什么都要问哥哥一句,颜绯也很耐心地回答,眼里有他也没察觉的丝丝缕缕的温柔。
   走着走着,颜绯突然问,“幕幕什么都不记得了,就这么相信我一定是你哥哥?你不怕我是坏人,要把你给拐了吗?”
   颜绯状似问得不经意,好像只是在散步途中随口扯起的假设,语气也轻飘飘的没有特别的波动,可叶幕了解他,身为一只报社型反派大魔王,颜绯自小在畸形的教育下长大,又生性多疑,即使是最亲密的人,他也不一定会全身心地信赖,更别说是他们这种强行“兄弟”的关系了。
   999:“气氛突然紧张了起来!”
   叶幕在颜绯头顶比划了两只角,毫不犹豫地说,“不怕啊,哥哥生得这么美,就算被拐掉了,怎么样也是我赚了,有什么好怕的。”
   听到这种标准的看脸式回答,颜绯突然默然了。叶幕晃晃他,嘿嘿笑起来,“怎么样,我的理论是不是非常地无懈可击?”
   颜绯沉默了半晌,再开口时话里带了丝无奈的笑意,像哄小孩似的称赞道,“是啊,幕幕最聪明了。”
   “叮,颜绯好感度增加10点,当前好感度40.”
   叶幕一点也不害臊地照单全收,“那是滴!”
   江州城小竹林里,一名好看得不似凡人的红衣美人兢兢业业地背着身上的小少年,不断地踩过深秋飘零的枯叶,整个画面静谧而美好。
   但是静谧的画面没持续多久,叶幕小少年又不安分了。秋风,夕阳,小树林,还缺什么呢?当然是歌声了!于是,叶幕提议给辛苦的哥哥唱歌加油,颜绯没听过叶幕唱歌,于是点头应允了。
   叶幕趴在背上,抱着要让哥哥大人印象深刻的决心,扯开了嗓子唱道,“我是一只狐狸精,狐狸精,狐狸精——”
   这下不止颜绯,连999都被雷翻了,它外焦里嫩地躺倒在地上,只剩一只脚爪在苟延残喘地颤抖,“宿主大人,你在唱神马——”
   叶幕自我感觉良好地唱完了,还硬要让颜绯说好不好听。虽然叶幕是在问,但是据以往的经验来看,叶幕要的答案必然是只有一个滴,其他答案都是无效滴,于是同样雷得外嫩里焦的颜绯言不由衷地说,“好听。”
   叶幕眯着眼看神情认真的颜绯,好像在探索他说的是不是真心话。过了一会儿,叶幕终于满意地放松视线,然后扔下重磅炸弹,“好听我就再唱几次给哥哥听。”
   颜绯的表情顿时僵住,这时,叶幕才哈哈笑起来,搂着哥哥的肩膀抖得差点滚到地上去。
   颜绯忍不住也笑了,狭长双眸流露出一丝不自觉的宠溺,“太顽皮。”
   叶幕笑了一会儿,凑到颜绯耳边,认真地说,“哥哥刚才是吃醋了吧。”
   吃醋吗?颜绯收起笑意,一瞬间脑中晃过无数错杂的影子,他应该直接配合地说是,或者顺便再调笑几句,这样才能将叶幕抓得更牢。可是,当看到叶幕清澈的眼眸,那本应很容易说出口的话却像石块一样沉重地压在他心口,让他再也无法说出来。
   叶幕一如既往地不需要任何回答,他把哥哥的沉默当成不好意思的默认,伸出双手抱紧了他,“不要吃醋,幕幕给哥哥一个亲亲。”说完,他真的在颜绯的侧脸上印下了响亮的一吻,然后两吻,然后三吻,最后他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嘴里砸吧砸吧仿佛意犹未尽。
   侧脸上的亲吻已经结束,颜绯却仍旧记着那微凉的唇瓣带着热气印在他脸上的触感,这个吻仿佛穿过了那层看不见的薄膜,带着滚烫的温度与一往无前的力道深深刻入了他的心底。
   颜绯还在恍惚,叶幕却已经在他背上开始沾沾自喜地嘀咕,“嘿嘿,赚到了……”
   颜绯的嘴角忍不住扬起,红色琉璃般妖异的眼眸中划开一道柔情,仿佛妖娆盛开的彼岸花,危险,醉人,又带着缠绵的刻骨。
   “叮,颜绯好感度增加30,当前好感度70.”
   叶幕按了按胸口挣扎着抗议的玉瓶子,感叹深情与温情,果然是攻略孤独着长大的孩子们最强悍的两大杀器。
  
   第111章 鬼狐聊斋文
  
   细纱飞舞的床幔无风自动,带着阵阵馨香缭绕在巨大的寝殿之内。宫殿灯火通明,每一盏烛火都像永不熄灭似的排排照亮寝殿里的每一个角落。可在寝殿之外,这偌大的宫殿内却空无一人,高挺耸立的圆柱投下深深的黑影,无端让人升起一股毛骨悚然的战栗,仿佛这不是人住的宫殿,而是深埋于地底不被人挖掘的华贵坟冢。
   叶幕是被脸上的一阵麻痒弄醒的,一睁开眼,他看到的就是某只妖孽放大的脸。颜绯俯身在他上方,红色琉璃一般的眼眸里满是丝丝缕缕的柔情,正温柔地在他脸上不住啄吻。
   来这里已经几天,玉瓶子在回家的第一天就被哥哥大人以“不能让对幕幕心怀不轨人继续待在幕幕身边”为由收走了。叶幕试过,这个瓶子只有他能打开,所以也并不担心陆离微会被怎么样,只暗暗记下了放瓶子的地方,就欢快地和哥哥滚床单去了。
   是真正的纯·滚床单。
   一开始,为了表现自己的矜持,叶幕倒是问了自己的房间在哪里,结果颜绯直接就回答,从小到大,幕幕都是和他一起睡的,他的房间就是他的房间。
   说这些话的时候,颜绯的表情一脸的正直坦然,完全不像是在说假话。一看叶幕还隐隐有疑问的迹象,他还搬出了自己“哥哥”的身份,配合美貌大杀器泫然欲泣地控诉他,说是不是幕幕见多了外面的花花草草,所以现在已经看不上在家里枯萎的哥哥了。
   同床共枕之后,叶幕每天早上都会被他各种撩骚的亲亲抱抱弄醒,可颜绯却始终不会真的要他,不管叶幕是委屈控诉还是不满,他都假装视而不见,所谓一本正经地做下流事就是这样了吧,偏偏这妖孽技术还好得很,就算不进去,也依然让叶幕有种欲仙欲死的感觉。
   每日例行地被抱到浴池洗澡,叶幕半身浸在水中,懒懒地趴在白玉池边,歪着头看美人更衣。一层层轻薄的布料飘落在白玉铺就的地面上,雪白的胴体映着周围缭绕的热气,端的是活色生香。
   颜绯感受着来自水池里小狐狸的灼热视线,朱红色的唇角微微弯出一个弧度,虽然面上不显,他却刻意放慢了动作,好让某只小色狐狸看得更仔细。
   脱得精光之后,颜绯一手从后面揽住叶幕的腰肢,一手从叶幕的大腿处缓缓往上爬,直到叶幕的脸已经染上诱人的红晕,他才佯装不知地问是不是水太热了。
   呵呵。叶幕闷闷地看他一眼,憋屈地说,“不热。”
   颜绯在叶幕耳边呵气,“原来不是水热,而是幕幕这里……热。”纤纤玉手在叶幕硬起来的地方稍微一用力,叶幕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可恶,不管是欲拒还迎还是欲扬先抑,都要先有个度啊先生。叶幕没好气地扒开颜绯作怪的手,义正言辞道,“哥哥你真是太色了,这样很不好!”
   颜绯轻轻笑起来,长指甲划过叶幕的顶端,刚才还气势凛然的叶幕就软倒在了他怀里,似乎是想到了叶幕缕缕的前科,他的语气顿时变得有点意味不明,“谁才是小色狐狸?”
   “江州城那位是谁?前些日子的小道士又是谁?幕幕真的对他们没有任何想法吗?”
   狭长的双眸中,颜绯暗红色的瞳仁闪动着点点诡异的光芒,周围的烛火也突然晃了几下,带来一种莫名危险的气氛。叶幕一点也不怕,理直气壮地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颜绯的表情顿时就冷下来,叶幕却钻到了他怀里,讨好地告白,“不过他们再好看也比不过哥哥,幕幕最喜欢哥哥了。”
   颜绯顿了顿,叹了口气,回抱住叶幕,有点幽怨地说,“哥哥真是担心,幕幕若是遇到了更好看的人,是不是就会离开哥哥了。”
   小狐狸根本什么都不懂,他只是一个小孩子,像喜欢玩具一样喜欢着所有长得好看的人,又像孩子一样善变,今日说着喜欢他,明日却转眼就能更喜欢另一个新的玩具。太容易得到的往往不会珍惜,所以这些日子他就一直吊着他,从身体开始让他离不开他,或许只有这样,才能在小狐狸心中多占有一些位置吧。
   叶幕道,“不会有比哥哥更好看的人的。”
   是“不会有比哥哥更好看看的人”,而不是,“我一定不会离开哥哥”,颜绯的心中骤然漫上一股说不清的悲凉。叶幕已经滑到池子底撩水,玩到兴起还直接变回了原型,满身的毛绒绒都变得湿哒哒的,就像一只雪白的小绒球。
   颜绯拎起差点呛水的小绒球,小绒球抖了抖满身的水珠,咕噜噜吐出一嘴的温泉水,又开始抱着颜绯的手指开始玩攀岩。颜绯摇了摇头,把叶幕放在浴池边,没好气地戳了戳小狐狸的敏感点,小狐狸马上就受惊地抱住自己的尾巴。
   “没心没肺的小狐狸。”
   这一天,颜绯在哄完叶幕之后就只身走了出去。今晚是满月,正是颜绯体内的魔火最不稳定的时候。
   999报告说颜绯进了一间密室。叶幕清楚,魔火不是那么容易压得下来的,于是便放了心,从床上坐起来,马上就跑去取装着陆离微的玉瓶子。
   颜绯的宫殿建在一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