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 >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54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快穿之捡到一只看脸系统_第54章

作者:叶叶之秋更新时间:2017-01-11 21:43:03下载: TXT全本下载

“这个禽兽!不仅抢这么可爱的宿主大人的食物,在看到宿主大人哭了还要丧病地涨好感!拉黑!”
   叶幕:……拉黑是什么新功能?
   被感冒灵打上“禽兽”标签并且顺带拉黑的慕容禽兽尚不自知,心里心疼得要命又忍不住被萌得肝颤。他也开始挣扎了,一边想着要给小狐狸一个教训,一边却不断地心软心软再心软,最终,他还是败给了自己的心软,让人拿了个新的小碟子,重新在里面装好鱼汤,讨好地推到小狐狸面前。
   陷入暗无天日的绝望之中的小狐狸连搭理主人的力气都没有了,在看到小碟子里鱼汤又出现了的时候,它先是雀跃地跳起来,然后又无精打采地趴下。
   虽然小狐狸连嗷一声都没叫,可慕容沉就是知道,小狐狸一定是觉得这碟鱼汤也会被他喝掉,所以就很失望地不想理会。那蔫蔫的小模样直把旁边的人都看得心酸不已,甚至有大胆的小丫头已经暗暗向主子投来谴责的目光。
   慕容沉感觉心像被扎了一样,连忙千哄万哄地保证自己以后再也不会抢它的东西吃。好不容易小狐狸像是勉强相信了,探着圆圆的小脑袋在鱼汤上舔了一口。
   慕容沉刚松了口气,只见小狐狸又停下了,他的心顿时揪起来。只见小狐狸指了指自己可怜兮兮的被挪到外间的小屋子,眼眸湿润地呜呜了一下,在看到主人还在犹豫的时候,它连最爱的鱼汤都不要了,低着脑袋挪到主人身边,小心地在慕容沉手上舔了舔,又蹭了蹭。
   小狐狸除了刚被捡来的时候因为体力不支而蔫过一阵,后来可是一直都生龙活虎又傲娇高贵的,哪里有现在这样虚弱讨好的时候。慕容沉心里的愧疚更上一层楼,马上就让人把小狐狸的窝搬回去。为了让“不安”的小狐狸放心,慕容沉还特意抱着小狐狸一路跟着仆从,看着它的窝被一点点挪了回去。
   这个方法果然奏效,小狐狸总算不再耷拉着了,两只耳朵很可爱地竖起来,精神抖索地抛下主人吃鱼去了。
   猝不及防又被善变的小狐狸再度抛弃的慕容沉有点失落地站在原地,半晌失笑地摇摇头,走过去看着无忧无虑的小狐狸,觉得自己大概是败了,还是败在一只小狐狸的手里。
   “叮,慕容沉好感度增加10点,当前好感度80.”
   叶幕舔完最后一滴鱼汤,又开始品尝爪子上沾着的味道,做狐狸做得不亦乐乎。直到听见系统提示音的时候他才稍稍回过神来。
   好感度80,差不多了。
   ·
   于是叶幕就这么又被移到了慕容沉内间,继续白天卖卖萌晚上撩撩拨。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颜绯不知被什么事情拖住,已经好一段日子没来了,而慕容府的梧桐树已经渐渐泛黄,每夜都伴随着风声发出摩挲的脆响。
   这一天,慕容府来了个客人。这位客人年纪轻轻,长相极为俊美,长眉如剑,眼似寒星。他背上负把桃木剑,一身白衣翩翩,气质正气凛然,倒是很有道家大弟子的气派。
   这个一看就出众仙气的少年却十分不客气,一上来就直说府上有浓烈妖气,竟是要来除妖了。
   慕容沉坐在主座上,端着茶盏似笑非笑,“我并未请过道士。”
   白衣少年似是看出他心中所想,直言道,“我并非是为了钱财。”
   慕容沉看了一眼少年身上的素色白衣,身上装饰除了背上的桃木剑也再无其它,他缓缓垂眸,隐晦地敛去眸中的不耐,“既不是为了钱财,慕容也再无可招待,请回吧。”
   白衣少年很坚持,“妖物不详,莫要等被害了性命再后悔不及,如果我没有猜错,府上寄居的应是一只妖狐。”
   听到“妖狐”二字,慕容沉心中一凛,重重把手上的茶盏放下,冷言道,“胡言乱语!”
   说完他也不再挂着笑脸,直接就让人把少年轰出去。白衣少年倒是也不多加纠缠,在旁边仆从虎视眈眈缠上来之前就干脆地转身离去,扔下一句,“我就住在慕容府旁的小竹林,若是有事,遣人到竹林口敲打三下便是。”
   慕容沉冷着一张脸,表情十分难看,连旁边平时嬉皮笑脸的小丫头都不敢吱声了。他静静坐了一会儿,站起来起身回房。
   屋里,小狐狸正在特意铺了层厚厚波斯毯的地上追着只毛团玩得正欢。慕容沉在看到小狐狸后脸色才稍稍恢复,他很没有存在感地在旁边站了一会儿,小狐狸也没有搭理他这个主人,慕容沉不由得失笑地叹了口气,走到桌前,提笔蘸墨开始描绘夜夜入他梦里的少年,那个少年,正好有着两只毛绒绒的狐狸耳。
   画完之后,慕容沉执起画像看了一会儿,恍然想起方才少年道士的警告,喃喃道,“即是妖精又有何妨。”
   小狐狸不知什么时候也放掉了玩具,一小团蜷缩着趴在他手边看着画像,与画中人几乎如出一辙的耳朵抖来抖去。过了一会儿,小狐狸突然很痛苦似的叫了起来。
   慕容沉慌了,忙放下画像检查哀哀叫唤的小狐狸,小狐狸不住地发抖,转眼间就变得气若游丝,微张的嘴巴发出虚弱的哀鸣。
   慕容沉大惊,不明白这突然是怎么了,连人都忘了叫,捧起小狐狸就想往外跑,却被小狐狸呜呜地不住躲开,他顿时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着急得冷汗直冒。
   这时,小狐狸身上突然发出一阵暖暖的黄光,紧接着,原本小小的身体就开始渐渐抽长,变幻出了一个精致无比的少年模样,一个他无比熟悉的少年模样。
   小狐狸本是缩在他掌心,化形以后陡然加重了分量,直接就把呆呆的慕容沉扑倒在了地上。狐狸少年也有些迷茫,他看了眼自己的手,发现自己真的变成了人形,反应过来后他顿时大喜,眼角眉梢都跟着飞扬起来,比方才的画不知生动了多少。
   狐狸少年刚化形,所以身上也赤裸的。他注意到身下惊愕到说不出话的主人,嫣红的唇瓣邪邪地往上一勾,赤身裸体地俯身在慕容沉胸口画圈圈,嘴里调笑道,“慕容哥哥,怎么不认识小狐狸了呀?”
  
   第108章 鬼狐聊斋文
  
   慕容沉愣愣地看着面前的少年,这是他第一次真真正正地看到少年的模样。以往的梦中,尽管他们夜夜缠绵,可是他却始终很难看清少年的脸。只有等到云消雨散之时,当浓雾散尽,他才能稍微窥伺到少年的一丝真容,他就是靠着这点微小的印象,渐渐把少年的容貌刻进脑中,放在心上,日日藏入画中。而这从来只存在于他梦中画里的少年,此时却真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如此真实地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
   少年真正的模样比他在所有的幻想中勾勒的还要更好看,也跟灵动。一双圆圆的杏仁眼,其中的黑色瞳仁如浓墨点入水中,细细长眉如三月抽出的新柳,鼻梁小巧高挺,嘴唇嫣红水润,他的嘴边挂着一丝略带邪气的笑意,就像一只思量着如何勾人的小狐狸。
   可不就是小狐狸吗?慕容沉想起方才情形,不得不承认,原来野狐山精的传闻并不全是作假。那现在,小狐狸是要来勾引他了吗?
   慕容沉忍不住伸手环抱住身上绵软的身躯,万般留恋地不舍得放开,桃花眼一眨不眨地凝望着这个把他的魂都勾走了的小狐狸,眼里蔓延出无尽的温柔与宠溺,就像凝视着一生中最珍贵的宝贝。
   “叮,慕容沉好感度增加10点,当前好感度90.”
   好歹在梦里温存了那么久,慕容沉就是上道。叶幕满意地笑起来,圆圆的狐狸眼弯弯弯的,看在慕容沉眼里又是一阵酥麻与甜蜜。
   “公子,公子……?”许是听到了从房内传来的桌椅翻到的动静,门外几名仆从忍不住靠在门外询问。
   慕容沉顿时从滔天的欢喜中清醒,他看了看叶幕头上显眼无比的兽耳还有赤裸不着一物的身躯,心中不由得一惊。
   门外仆从听不到回应,却是急了,顾不得主仆之仪,咬咬牙就把门推开了。
   这一推开,他们却齐齐愣住了。只见他们的主子正压着一人躺倒在波斯毯上,主子虽然衣冠完好,可底下的人似乎是已经被脱了个精光,只从底下露出一截诱人的脚踝和一只光洁细嫩的脚掌,但是仅仅只是这么一点点,也足以让人知道那底下是个怎样销魂的美人。美人可怜兮兮地蜷缩着圆润的脚趾,仿佛难耐似的与地毯上的毛绒相纠缠,整个场景香艳无比。
   仆从们万万没想到推开门看到的竟是这样的场景,顿时愣在了那里,眼睛也控制不住地瞟向那截袒露的一角,直到被主子怒喝了一声,他们才回过神来,慌慌张张地退了出去,深思不属地胡乱关上了门。
   慕容沉对仆从方才的目光十分不满,已经开始暗暗寻思是不是平日里对他们太过放纵,才让他们这么没上没下,不懂自己的本分。
   叶幕刚才突然就被慕容沉压倒在身下,那猝不及防的动作差点让他惊叫出来,但在叫出声之前,他一双大手马上捂住了他的嘴,他顿时十分憋闷。有外人在的时候就罢了,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叶幕马上就开始挣扎起来,甩开慕容沉的手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息。
   慕容沉看到小狐狸这样,心里的愧疚一下子就涌上来,他咳了一声,把叶幕抱起来放到床上,“我给你找件衣服。”
   叶幕悠然坐着,挑挑拣拣出一件慕容沉的衣服,眼珠子一转,把衣服直接丢给慕容沉,“慕容哥哥我不会穿。”
   慕容沉傻傻地看着手里的衣服,叶幕大剌剌地站了起来,瓷白的肌肤光溜溜地暴露在他面前,这还不止,叶幕还伸开了双臂,天真无邪地对他说,“慕容哥哥帮我穿。”
   这样的姿态,像极了主动献身的模样,慕容沉的鼻子突然一热。可是,小狐狸只是让他帮忙穿衣服而已吧。慕容沉强忍下急促的呼吸,打开衣袍给叶幕穿衣。生来富贵的大少爷哪里做过服侍人穿衣的事情,可是尽管不熟练,他却却依然做得很认真,认真得心甘情愿,认真得甘之如饴。
   绿色长袍轻轻覆上了这具鲜嫩诱人的躯体,叶幕在他怀中乖乖地任他动作。慕容沉一点点帮叶幕拢上衣襟,系好腰带,好像在完成一件万分神圣的事情。穿好衣服后,慕容沉没有放开叶幕,反而着迷地在叶幕颈间嗅闻,声音有些沙哑地问,“小狐狸有名字吗?”
   叶幕被脖子处的鼻息喷得有点痒,反射性地缩了缩,“我叫叶幕。”
   “叶幕,”慕容沉紧随着跟上去,双手牢牢地握紧掌中纤细柔软的腰肢,控制不住地在叶幕脖子上开始啄吻,“我可以叫你幕幕吗?”
   叶幕躲不开,咬着下唇笑起来,“可以啊。”
   “幕幕,幕幕……”慕容沉的手越收越紧,吻也越来越往下,叶幕穿的衣服本就不合身,这么被揉弄几番,马上就变得松松垮垮的,慕容沉的手犹豫不决地停在叶幕腰带旁边,既想一下子把自己亲手系上的腰带扯开,又担心他太过孟浪会把叶幕吓到。
   这时,一只白嫩的手悄悄抚上了他的手,这只手带着他梦中熟悉的微凉,引导着他干脆地一扯,那让他踌躇不定的腰带就被解开了。月白色的腰带缓缓落地,小狐狸歪过头,衣襟滑落,他一边雪白的肩头暴露出来,香艳诱人地占领了慕容沉的视线。叶幕的眼睛却仍是一如既往的清澈透亮,即使是在这么暧昧旖旎的时刻。
   叶幕瞥了一眼紧张得手都在发颤的慕容沉,踮着脚尖含住慕容沉的耳垂,在他耳边说,“慕容哥哥好坏,刚帮我穿好衣服就全部脱掉了。”
   耳垂是慕容沉的敏感点,在叶幕含上的那一刻,他的手就更不稳了,听到叶幕的话,他苟延残喘的理智终于油尽灯枯,猛得一把横抱起叶幕,在叶幕得逞的笑声中双双跌入帐中。
   青天白日下,紧闭的房门中传来阵阵暧昧的调笑,时不时夹着着少年诱人的呻吟。门外的仆从擦了擦冷汗,想起方才看到的那一截细嫩的脚踝,纷纷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可他们又紧接着想起了公子那副要吃人的模样,顿时涨红着脸吓出一身冷汗,紧闭着眼努力当作没听到,在深秋的冷风中瑟瑟发抖。
   他们想当作没听到,可是有人却不可能视若无睹。
   柔儿今日穿着新做的衣裳,粉嫩的色彩映照着她的脸庞更为光彩照人。慕容沉已经很久没去过她那儿,虽然也没有找后院其他侍妾,可她还是觉得莫名不安。今日,她终于按捺不住,特意打扮了一番想来找他。
   现在还是白天,她刚走进院子,就看到昔日推推搡搡打闹的小丫头们此时都安安静静地站着,几个小厮的脸色也是说不出的古怪,她心里顿时一咯噔,挥开阻拦他的下人就往前走。靠近房门的时候,他总算知道了为什么那些仆从个个神情怪异,原来,竟是……
   白日宣淫!柔儿的手控制不住地发抖,下意识地就想推开门进去,却被旁边一直紧盯着他的小厮拦住。
   被这么一拦,柔儿总算恢复了些许理智,想到自己的身份与慕容沉一贯的风流,不甘心地收回了手。房间里突然响起一句少年的埋怨声,虽然是在埋怨,语气却脆脆软软的,带着情欲的迷离,听上去只让人心尖都忍不住发颤。
   竟然还是个男孩?柔儿回想近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公子就很少去外面的勾栏酒肆,往往忙完了各个庄子店铺的事情就会早早回家,一副归心似箭的模样。可她分明记得公子最近并没有带回什么人,这个少年又是从哪里来的?
   柔儿眼中神情变幻,猛然想起早间那个少年道士的话,顿时茅塞顿开。她喘息着往后退了退,咬了咬牙,转身匆匆离去。
   ·
   第二日傍晚,叶幕才悠悠转醒,调出系统一看,慕容沉的好感度已经满了。
   第一个目标攻略完成,叶幕心情不错,随手扯了件衣服披上,光着脚踩在地上,走到壁上挂着的画像前欣赏起来。
   唔,画得的确挺像,连眉宇间的神韵都一分不差,看来真是用情至深。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慕容沉推门走了进来,看到叶幕已经醒了,多情的桃花眼中就带上了一丝温柔的笑意。他反手把门关了,从后面揽住叶幕,“喜欢吗?”
   叶幕点点头,“还可以吧。”
   慕容沉在他鼻尖轻点了一下,拉着他来到案前,环抱着他,牵着他的手执起画笔,蘸好墨,低声询问,“再画一幅如何?”
   叶幕道,“我来画。”
   慕容沉愣了愣,笑道,“好。”
   然后叶幕就真的撸起袖子,大开大合地开始画画了。慕容沉起先在笑,以为叶幕只是胡乱画画,慢慢地他就认真了起来,等到叶幕画完,他终于忍俊不禁地失声笑出来。原来叶幕画的竟是一尾鱼,这尾鱼栩栩如生地张着嘴巴,安安然躺在盘中,看上去十分……美味。
   “想吃鱼了?”
   叶幕点头,然后催促他快去拿食物。
   慕容沉只好叹息着被赶去厨房端菜,临走前,他颇不甘心地向叶幕索了个吻,这才心满意足地当起了端菜工。
   慕容沉离开后,叶幕一跃到窗台上坐下,晃荡着赤裸的脚踝悠闲地等待喂食。
   这时,门突然“啪”地一声被打开了,一个身着白衣的少年手执一把桃木剑,眉宇间尽是凛然正气,他皱着眉头挥剑指向他,口里训道,“妖孽!”
   随着他的出现,系统欢快地响起提示音,“叮,检测到可攻略对象三,陆离微,当前好感度-10.”
   叶幕看着面前钟灵毓秀的英俊少年,一只手撑着窗台,一只手漫不经心地缠绕胸前散落的发丝,无辜地眨眨眼,说道,“胡说,人家明明妖而不孽。”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君:稀饭这种正气的骚年!快来作者君怀里~(众:报告jc蜀黍,这里有一只怪阿姨……)
  
   第109章 鬼狐聊斋文
  
   窗台上的少年身上只披着一件薄薄的红色外衣,腰间松松垮垮地系着,一大片雪白的肌肤都裸露在外,双腿也光溜溜地垂落,晃荡着惑人的影子。他就这么软软倚着窗台,整个场景香艳而魅惑,然而他的眼睛却很剔透,乌溜溜如同浸水的墨点,看上去竟然又有种与妖娆的身姿格格不入的纯真。
   如果是一般人,此时说不定早就被惑得五迷三道了,可陆离微不是一般人,而且本身还对妖精深恶痛绝,所以他反而更加皱紧了眉头,怒斥了一声“伤风败俗”,就挥剑直取向叶幕。
   叶幕叹了口气,觉得自己今天估计是喝不上鱼汤了,然后迅速避开刺向他的剑,转身从窗台上一跃跳了出去,陆离微紧跟着也追了上去。
   叶幕修炼的本事不行,逃跑却极为内行。他三两下窜到小树林中,来来回回地绕了好几个圈。他善于逃跑,陆离微更善于捉捕,且体力比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叶幕强得多,所以不久之后,叶幕就不行了,气喘吁吁地在一棵古树上停住,整个人都趴在了胳膊粗细的树干上,粗糙的树皮磨得他皓皓如雪的皮肤都变得通红。
   他似乎觉得有些委屈了,朝着树下的白衣道士叫道,“道士哥哥你不要追我了,我好累。”
   陆离微根本不看叶幕,竖起木剑念了几句咒语,天空就想起隆隆的滚雷声。叶幕反应快,撑着树枝往上一勾,倒吊在另一根枝桠上,恰好错开直击下来的雷电。
   999害怕极了,“好凶啊!”
   叶幕摇摇晃晃地分出心思安抚一下受惊过度的999,“乖,待会儿咱就报复回来。”
   999:“嘤嘤嘤。”
   陆离微见一击不成,面色也不变,再度念咒,一道紫色雷电又紧接着穿破云层向叶幕袭来。叶幕本就还没缓过气,这一下紧接着的攻击又太快,他躲闪不及,马上就被击中了胸口,直直从树上坠落下来,掉进底下的枯叶堆里。
   陆离微走过来,谨慎地引来一阵风慢慢把枯叶卷走,才看到了缩在地上的一只雪白毛团,毛团没了遮掩,更加变得瑟瑟发抖。
   被打回原型了?拎起叶幕小狐狸,虽然看到叶幕的时候就知道他应该不大,可陆离微还是没想到,他的原型竟然会是这么小小的一只。
   小狐狸眼睛湿漉漉地在他手中挣扎,发出一声声脆弱的嗷嗷声。陆离微本想将叶幕收了,可是手上的小狐狸一看到他拿出了法器,就立马惊恐地发起抖来,见躲避不能,还讨好地抱住他的手,哀哀地不住蹭他,水润的黑眸中满是让人不忍的祈求。
   叶幕如今的模样太弱势,尤其是他甚至连一般人的拳头大小都没有,这和陆离微以往遇到的妖物形象都大为不同,再加上叶幕还一直可怜巴巴地讨好他,他忍不住就把现在的叶幕和其他“妖孽”区分开来,手上寒光凛凛的法器也被收了回去。
   既然已经变回了原型,应当也不会再为祸人间,不如就放过它一次。
   “叮,陆离微好感度增加10点,当前好感度为0.”
   虽然不打算再对付叶幕,可妖孽毕竟是妖孽,即使是兽形,陆离微也不打算带着它。他扒下在他收回法器后就对他万分留恋的小狐狸,不顾小狐狸依依不舍的嗷叫,强硬地把它放到了地上。放下之后,陆离微想了想,从怀中掏出干粮,放在了叶幕身边,这才才转身离去。
   可他没想到,在他转身之后,原本楚楚可怜的小狐狸就不再低低哀鸣了。小小的毛团蹲在地上伸了个懒腰,身上发出一团暖黄色的微光,紧接着,团子小狐狸就又重新变成了一名赤身裸体的少年。与此同时,一点金光从他指尖流泻而出,悄无声息地没入尚未察觉的陆离微后背。
   陆离微正走着,突然觉得后心一阵刺痛,他猛然惊觉地想要回头,却发现自己竟已经完全不能动了。而他的身后,一阵轻盈的脚步声缓缓靠近,身披红衣的少年从后面绕到他面前,墨水般的瞳孔里闪动着点点狡黠,嘴角也牵着一丝得意洋洋的笑意。
   陆离微冷冷地看着面前的狐妖,一双星眸里燃烧着怒火,可他却说不清自己是因为被欺骗而愤怒,还是对自己竟然轻易相信一个妖精而抑郁。
   那个利用自己的外表成功欺骗了他的小狐妖笑意盈盈地站在他面前,如果忽视他身上伤风败俗的穿着,简直像一个风华正茂又春风得意的少年郎。陆离微撇过脸,冷冷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叶幕很惊讶地重新跳到陆离微正对面,“道士哥哥你怎么会这么想我。”
   陆离微继续瞥脸,不想再看到他。叶幕锲而不舍地又跳到他面前。见躲不过,陆离微干脆闭上了眼,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闭上眼睛,看是看不到了,肢体的感觉却更敏感了。当一双微凉的手顺着他的衣领攀爬上了他脖颈的时候,那
首页      目录      (可以用方向键(← →)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关于我们 - 阅读指南 - 联系我们 - 真意耽美小说网 -网站地图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皆由网友发表,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顶部